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种你留下+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中)

字体:[ ]

 
  第一百零一章敢背着小老爷偷偷摸摸
 
  夏季看看张辉,看看男孩。
  对着张辉的胳膊肉就是一百八十度的旋转。
  “亲爱的,我们回去吧,我饿了。”
  夏季用从没有过的甜腻声音叫着亲爱的。笑得很热情,热情到虚假。
  “回去我们研究一下我曾经说过的话,关于辟邪的话题。”
  揪着他胳膊内侧的肉不放,回忆一下说过的话,他要敢勾三搭四,切了他的那个孽种当辟邪物件挂在天花板下。
  张辉笑了,把手里的山鸡,交给夏季,弯腰。
  “来,宝贝儿,我背你下山。”
  这个不错,夏季窜上他的后背。
  张辉大步往山下走,说说笑笑的,两个人耳语着,交谈着,偶尔会传来张辉的大笑,也会传来夏季的骂混蛋的声音。
  妖娆男子眼里都是羡慕嫉妒,还有哀伤。
  要不说,夏季聪明呢,啥也不问,啥也不说,他要是想告诉自己,他肯定会说,那个妖娆男还是谁。他要是存心隐瞒,他会滴水不漏。
  没遇上他之前,张辉偷腥不擦嘴,勾三搭四,跟他没关系。要是在现在,归他管了,张辉还跟旧情人恋恋不忘,,,
  夏季拿着水果刀来回看,对着张辉阴森冷笑。
  他说的话可不是放屁,给小爷记心里去。
  张辉还真是啥都没说,他好忙的,回农家乐,送了山鸡去后厨,还有那条死蛇,吓了厨师一跳,血乎拉的一条死蛇。张辉特意吩咐,我家那位要喝蛇汤,一定要弄好。
  手机响了,张辉一看电话号码,第一反应不是接电话,而是四下寻找夏季,他家的小祖宗不在身边吧,他说他累了要休息一会的。不会跟他过来吧。
  身边没发现夏季的踪迹,他还是没有接通电话,直接按掉了。
  走几步路,电话又响了,他又按掉了。
  刚到湖畔,手机没响,张辉眼前多了一个人。
  “辉哥。”
  还是那个妖娆的男孩子,看着张辉是一片深情。
  张辉叹口气。
  “真没想到在这遇上你,小修。”
  小修,就这个妖娆的男孩子,低着头。
  “每年我都会这个时候来,因为当年我们是这个年纪相爱的。我忘不了。”
  张辉冷笑一下。
  “不好意思,你有事就说,我爱人还等着我回去给他捏捏腿儿,他疯跑太多,累得慌呢。”
  “我们谈一谈吧。”
  “我没时间。”
  “晚上,晚上就到湖边,我们谈谈,辉哥,我是真的很想你,很想跟你聊聊。”
  张辉往旁边走。
  “我没时间。”
  “辉哥,我会等你的。你不来今晚我就一直等你。”
  张辉头也不回的进楼了。
  阳台上,夏季也进房间了。他看得一清二楚,对话没听清楚,可是,妖娆男孩最后那句吼得挺大声的。
  果然,他们俩是认识的,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今晚,有好戏看了吧。
  以不变应万变,到底看看他会干嘛。
  吃的肚子撑,山鸡肉真不错,野山菌也好入味,最好的就是那条蛇做成的汤,虽然抱着有裂头蚴的危险,烹调熟了就没事了吧,味道好极了。
  “让你袭击我,小爷吃了你。”
  这是夏季的话,那条蛇,真的就被他吃了。
  弄的张辉瞪着眼睛看他,他这口子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散步什么的就免了吧,那湖是很漂亮,尤其是晚上,荷叶滴翠,波光澜艳,可别忘了,岸上还有一些野花野草的,那条曲曲折折的湖上桥梁,有个男孩子在那等着呢。
  夏季花粉过敏,哪也不去。
  张辉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按掉。
  夏季瞄了他一眼,张辉去给他拿水果,照例的,每一个苹果上都被咬了一口,那个味道最好的给了夏季。
  靠在一块看综艺节目,夏季笑得东倒西歪,广告的时候,来了一句,这群白痴。
  张辉有些无语,是,综艺节目搞的就跟二货聚会一样,可是,他不也跟着笑惨了么?
  手机又响了,张辉再一次按掉。
  “谁啊。”
  张辉笑了下,这种以前的风流债,还是别让夏季知道吧,要不然,他家小老爷会疯掉。没他的好果子吃。
  “没谁。他们几个跟我闹着玩呢,知道我来跟你度假,凯子捉弄我。不用搭理他。我给你放水洗澡吧,跑了半天累了吧。”
  张辉去给夏季放水,手机再次响起来,夏季动都不动,他没那么大的好奇心,他就是给张辉这个机会,想看他到底怎么做。
  张辉肩膀搭着毛巾出来,看见夏季没动它手机,心有余悸得赶紧拿起来,稍微有一点毁尸灭迹的感觉。做错事,不想被人知道的掩饰。
  “宝贝儿,去洗澡吧。我给你捏肩膀。”
  毛巾裹住了夏季的肩膀,一边一个毛巾角,就把夏季给拉过来,亲了一口,夏季笑了下,拿着毛巾去洗澡。
  看样子,他是不去了啊?
  本想锁门的,因为外面那是一个色狼啊,不锁门他随时都会犯病,冲进来怎么办?
  可是,刚要锁,琢磨一下不对劲,悄悄的打开一个小门缝,可以听见客厅的声音了。
  第四遍手机又响了,张辉皱着眉头,他现在的感觉就是,新婚燕尔的时候,前女友来纠缠不休,他想跟新婚妻子好好过日子,恩恩爱爱的,可是,毕竟那是以前喜欢过的人,新欢旧爱,他伸出夹缝中啊。
  只能感叹一句,张辉,你活该啊。
  谁让你没遇上夏季那时候太胡来,这时候小老爷凶悍,你一宠到底,不敢招惹,你害怕了吧。
  “辉哥,我等你来。你不来我不走。”
  “小修,你身边有人了,我也有爱的人了,你还想说什么?”
  “不,辉哥,我等你,我从咱们分手,我就等你回头的。你来吧,辉哥,我这些年特别想你。”
  张辉听见那边又哽咽声了,叹息,什么都没说,挂断电话。
  夏季踩着水吧嗒吧嗒的走出来,头发滴着水呢,就这么出来了。
  一看见夏季跟一个落汤猫一样,张辉就笑。其实吧,说到底,那么多恋人,他流连花丛很多年,能一看见就想笑的,就只有夏季,他就算是喷毒,白眼,骄傲,得瑟,怎么都好,怎么看怎么喜欢。
  就跟看着眼中欢,心头宝一样,看着就高兴。
  “小辉子,伺候小爷就寝。”
  “喳。”
  夏季慈禧太后一样,大咧咧的坐在那,张辉满足他所有撒娇,给他擦头发,水滴顺着耳朵流到锁骨,往下流进浴袍内,张辉的嘴就控制不住了,扯开他的浴袍,就从他的胸口往上亲。顺着那颗水滴的路线,从下而上。
  夏季推了他一把。
  “滚,老子成你棒棒糖啊。带着你口水睡觉我会皮肤过敏。”
  张辉的手也不老实,从浴袍的开叉处,摸进去,摸着他的膝盖他的腿儿。
  “宝贝儿,你这样子真迷人。”
  “小爷什么时候都是最帅的。那些人眼睛瞎了,怎么就看上你这个中年猥亵大叔。”
  “我是眼神最好的,拐了世上最好的夏医生。”
  “我最好,那必须的。”
  夏季骄傲的就跟一个小公鸡一样,得瑟的不行。
  就喜欢他抬着下巴的样子,骄傲得不得了呢,这是自己宠出来的骄傲,很有成就感。
  他要把它家的小夏医生宠成纨绔子弟,宠成豪门小公子,让他高高在上,永远都这么春风得意。
  脾气不好怎么了?嘴巴毒怎么了?给人的感觉是傲慢又怎么了,我宠的,我喜欢。
  弯腰就把他最骄傲的夏医生抱起来,公主抱,送到被褥间。
  摸摸他的头发,夏季有些困倦。
  “腿酸。”
  嘟嘟囔囔的,张辉让他趴卧在被子里,小心的给他捏腿,也就五分钟,夏季的呼吸平顺,睡着了。
  张辉小心得让他右侧卧,理理他头发,亲亲他的嘴唇。
  起身关了床头灯,开门,出去了。
  他一走,原本沉睡的夏季,刷的一下睁开眼睛,就跟那夜晚突然出现的恶狼眼神一样,都发出渗人的绿光了。
  “*你个铲铲儿,藕断丝连啊。小爷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第一百零二章狗血镜头出现鸟
 
  要不说这农家乐好呢,那条湖泊上,有一条横跨的桥梁,纯木的结构啊,桥栏杆一米左右,纯木结构,就连脚下的一个挨着一个码放的桥面,都是木板做成的,巴掌宽,十厘米厚,中间间隔五厘米左右,既能平稳走在上面,还可以看见桥下的湖面。曲曲折折的,那叫一个原生态淳朴。
  天气还有点凉的,尤其是潮气大的湖面,不穿长袖外套不行的。
  那个一身白色休闲服的男孩子小修,就靠在桥栏杆上,看见张辉来了,赶紧从桥栏杆上下来。
  “辉哥。”
  未语泪先流,本来就是一个妖娆男孩子,这月下看美人还赠美色三分呢,这么一副楚楚可怜,呸,男孩子用什么楚楚可怜,就这幅让人心疼的样子,让张辉很挠头。
  他跟夏季相处时间还太短,回想一下,还真没看过夏季哭泣的样子呢。这辈子他都不想看见。
  “有话快说,他睡了,我不能离开太长时间。”
  “辉哥,当年是我对不起你。”
  “算了,我们交往的最后几个月,我对你也是没多少兴趣了,给你空虚寂寞的机会,你那时候劈腿,我也松口气,说好和平分手的。你当年不是说爱他吗?这个时候跟我说对不起我干嘛。”
  要说张辉,无往不利,都是他甩别人,独独就这个小修,他最后一个月没多少兴趣,很少陪小修,他寻找新的猎物了,小修就出轨了。这就是你无意我无情,一拍两散的事儿,他没多少留恋,但还是被人甩,唯一这么一次,张辉才记着这个男孩子了。
  “我当时是引起你重新重视我的一个试探,可你头也不回的走掉了,你从来都没有留恋过找过我。”
  “我这个人从不回头。”
  小修哽咽一声。
  “这么多年我从没忘记过你。”
  “你不是有新恋人了么?”
  “可我不爱他,他虽然对我不错,可是脾气很坏,一发火就打人。辉哥,我受够了他,我一直都想你,今天看见你,我就很想打招呼,可你身边有人了。我没敢。”
  “你要是跟他相处不来就分手,年纪轻呢,什么样的都找得到,找一个真心爱你的好好过日子。你要是寻找我的帮助,也可以,他要是再打你,我可以帮你找律师告他故意伤害。这时候,你身边有人,我也有了我的爱人,在联系,不合适。”
  “辉哥,我们重新开始吧,当年我们相处得很愉快啊,我们感情很好的,这里还是我发现的,你还说喜欢我找到的地方,今天你又来玩,也是忘记不了吧。辉哥,我们在一起吧,我是真的很爱你。”
  张辉揉揉额头。
  “不可能的。我有了爱人,你也看见了,我们感情很好。”
  小修一下子抓住他的手。
  “可你不是很爱玩的吗?对谁都没有真心的吗?你跟他分手了我们再继续不就行了吗?”
  张辉甩开手。
  “他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认定的人。我在告诉你一句,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我想安定下来好好过日子,好不容易遇上让我神魂颠倒的,我绝对不可能分手。你别痴心妄想什么,生活不如意,那也是你自己走的路。你再回头看,我从来不会留恋。当初你跟了我,就说好了,互相做伴儿的,你有人了我们分手,简单的事儿,何必再纠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