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种你等着+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中)

字体:[ ]

 
    第一百零一章   这里没外人
    
    “太多凑巧的事情凑到一起了,昨天被袭击,今天就刹车失灵。周麟这是干什么了,有人要置他于死地?”
    “回去吧,站在这也不行。赶紧的恢复交通。”
    张辉招呼着所有人上车,留下司机等待拖车。
    他们今天开的车也都要大修了。
    反正为了救政府高官,对吧,政府花钱。
    小齐没有受伤,平复了心情之后,去了工地,告诉那些等待的公司的人,周副市长去医院了,他们再等等吧。
    潘雷陈泽把车丢到公安局,人家俩人回家了,准备饭,中午给各家那口子送去。
    黄凯特想去慰问弟妹,被潘革指挥着去了他的店里,别闹,去店里打游戏去。
    张辉也回自己的酒楼了,估计晚上这顿饭要在他这吃,提前准备着。
    潘革贺廉去了医院,林木正在给周麟缝合伤口。
    “胳膊刮开一个大口子,缝了四针。关节处都是创伤,掌心也都是伤口,短期内这只手别用了。”
    衬衬衫袖子上都是血,已经剪掉了。手臂到掌心缠了厚厚的纱布。
    “伤口里有些玻璃碎片。”
    田远交代着贺廉,不要碰水,不要碰到伤口,忌口。
    周麟笑着谢过林木田远。贺廉心疼的摸了摸他的手臂。
    “疼不疼?”
    “还好,没事。”
    “其他地方有受伤吗?”
    “鞋子烂掉了,要重新买。”
    他一只脚在地上拖行了一会,前尖都破了。
    “还是先回去吧,这么惊吓,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
    潘革发现周麟的脸色没有缓过来,有些担心。
    “我在这边有地方住,咱们先回家换换衣服。”
    周麟顿了顿。皱皱眉头。看着贺廉的眼镜炸裂了,额头也有鲜血。
    “你的伤口也要处理。”
    贺廉刚要说没事就被他按在那,田远抱着急救药品过来,消毒,查看伤口,伤口不大,表皮破了,贺廉没让缠上纱布,只选择贴一块透气胶带,头发一盖也看不出什么。
    潘革准备送他们俩回去,周麟思考再三。
    “潘革,有时间的话咱们聊聊。”
    “现在就可以。”
    “那就先回我那,你们聊天,我去医院看看潘革说的那两个女受害者。”
    “好。”
    周麟站起来,对着林木田远笑着。
    “今天说什么我都要好好请请哥几个,就在张辉那里,晚上我做东,请大家吃饭。”
    怎么都要好好感谢这些人,没他们自己就交代这了。
    “多带钱,吃穷你。”
    田远林木笑着打题周麟,周麟说绝对没问题。
    带着周麟回到以前租住的地方,这里贺廉就住了几天就上京了,所有家具都盖着白布,直接扯开,打开窗户通风,收拾了地板,卫生也好收拾,煮水泡茶。
    贺廉在这边也有衣服没有全部带走,翻出一件衬衫来,让周麟换上。
    和潘革要了医院的地址,这就要去医院,把空间留给潘革周麟,他们也许说什么秘密的官场的事情,不想去探知。
    “你先别去,在这里听着。”
    周麟回到这里,长出一口气。神经有些疲惫,看着贺廉要走,赶紧拦住他。
    “你们谈话我不好再一边、”
    “没外人。”
    根本就不用回避,贺廉不再是他排斥在外的,这些事情,再怎么私密的事,他知道了也不怕。
    没有他自己早死八回了,还回避什么?他才是最知根知底的,最值得信任的人。
    贺廉有些受宠若惊,周麟这是给他充分的信任了。
    坐到一边,周麟抽着烟,皱着眉头。
    “昨天,我被人抢劫。今天我刹车失灵,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有人想对你下手?或者你听到没有有人要你的命的传言?”
    “我也和你说开了吧,昨天,我把保险柜里的几块玉石籽料转移出去,想弄回家,就这么个档口,被袭击。”
    潘革也皱紧眉头,要说是否有清官?一分不贪的,目前没看到过。和贪污几个亿的来说,这几块石头不值什么钱。
    “总价位多少?”
    “有三块是我自己买的,就两块石别人送的,加在一起也值不了一百万。前几天我家里装修,我把保险柜的东西转移出去,装修好了我就给抱回来。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一直放在包里,谁都没看见包里的东西,就算是看到了,没加工的玉石籽料和普通石头差不多。谁能抢劫几块石头?还对我下杀手?匕首都很长了。”
    “我带过来了。”
    贺廉拿起包,找出那把袭击周麟的匕首,给潘革看。
    潘革皱着眉头反复打量。
    “这个和我市抢劫的工具不同,大了很多。”
    侧头看了看,没有发现刀柄上有指纹。
    “林木给那两个受害者检查过伤口,刀口不足三厘米,这把刀的刀刃都快五厘米了。”
    “不是同一个人干的,我总感觉,是有人假扮恶性抢劫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对周麟下的毒手。”
    “浑水摸鱼,周麟出事的话,也都会归到那个人的头上,真正的凶手却抓不到。”
    潘革把这个刀子放到手绢里卷起来。
    “我在叫刑侦部门做个鉴定。”
    “我知道京城不是你的地盘,你要插手调查我被袭击的事情肯定不方便,但是,现在我相信不了别人,总感觉身边有人在设计害我。”
    周麟挺抱歉的看着潘革。
    “这次要麻烦你了。”
    潘革看了一眼贺廉,笑着。
    “你我是朋友,贺廉和我又是发小,看在你的面子,他的面子,我肯定不会不管。”
    “就说了潘革会管的。”
    贺廉拍拍周麟的手。
    “别担心了。”
    “他这两天精神一直紧绷,也想不出个什么。”
    “周麟,你把圣石籽料转移的时候是不是被人发现了?也许他不知道你抱着什么东西,只是看你很小心地抱着有所好奇?想知道你这么谨慎保护的东西是什么,然后借此来抓到你的破绽?”
    他包里是什么不重要,那么保护着小心翼翼的,给别人的感觉就是非常重要,被有心人知道了都会有所好奇,进而想拿到周麟怀里的东西。
    所以不管是石头,玉石籽料,他都要到手。所以才会去抢劫。
    周麟很努力的去想,他转移玉石籽料的时候,特意乔装改扮了,一般人认不出他来,他出去的还很早。一路上就遇到了,突然想起来,路上他遇到了程华,还有李坤。李坤是他手下的人,多少年了,应该不会是李坤。那,就剩下程华。
    “程华。他看见了。他和我住在一个公寓小区,我那天转移玉石的时候,就在电梯里看到他了,他还很好奇的问我是什么,我说是书,随后他的秘书就跟踪我,被我甩掉了。”
    程华,那个老王八成精的。
    “有可能是他,你的小区挺高级的,管理很完善,小区内住了不少政府的官员。他要是安排谁做门卫也很容易,就等你回去,给你指路,顺便弄坏路灯,他的嫌疑最大。”
    贺廉仔细一想,也觉得这个人太有可能了。
    “这么说他的嫌疑真的很大,首先,他住在你家楼上,对你家装修了如指掌,进度他都清楚,装修好之后你肯定把转移走的东西再弄回来,算准了时机。不排除你身边有人把你给出卖了。”
    “我把那天晚上遇到的几个人都开除了。”
    
    第一百零二章   不是有你吗
    
    “你和程华结仇了?”
    “他压根看我不顺眼。他担心我抢走他市委书记的位置。”
    潘革耻笑了一声。
    “人无伤虎意,虎有噬人心。他已经对你有了敌意,对你抱着的东西有了好奇心,我建认你赶紧把玉石籽料转移,万一他把那些石头偷去了,顺着这个扒出有人给你送礼行贿,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行赌受赌,一两百万,和一个亿两个亿结果都一样。一撸到底是必然的了。官位不保。
    周麟点头。
    “还有,你不要掉以轻心,你身边的人,他能收买一个也能收买第二个。”
    “我知道。”
    潘革看着贺廉。
    “一会你和我去看看监控视频,指正一下是否是我市抢劫伤人的人袭击了周麟。然后我安排刑侦的人,你诉说那个人的体貌特征,让人画出来。还有那个给周麟指路的门卫也画出来,我在本市寻找,我们家凯子在道上也有人,找个人也方便。你呢拿着画像,在京城找,只要找到他们,就能问出谁是幕后指使。如果真的是程华,周麟,你找准他的弱点,反击回去吧。”
    “我回去收集他犯罪的证据。”
    如果真是那个老王八蛋,干脆解决了永除后患。
    “车又是怎么回事?”
    贺廉担心的是这个。
    “行驶过程中刹车失灵,这太奇怪了。”
    “车子没有鉴定报告,我没法说。等结果出来咱们在研究。”
    “这是准备要了我的命。程华他对我包里的东西好奇,却没胆子杀我灭口,这把刀也是起震慑作用吧。刹车失灵这事儿,却是实实在在置我于死地。除了我糟心的兄长周麒,喝醉了说过想得到周家成为周家大少爷之外,我还没听说过谁敢弄死我。”
    “周麒进去了,酒后驾驶。”
    贺廉补充。
    “要说胆敢对周麟下此毒手的,还真没几个。首先,要弄死周麟的话,周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其次,这不保险,如果弄不死,周麟反击,那就是别人死到临头了。事情结果挺严重的。这是有什么仇下这个毒手?势力要庞大,不怕周家报复。胆大还很莽撞心狠手辣的,眦睚必报的那种。周麟,你有目标吗?”
    周麟摇头,京城里敢对他下毒手的还真没几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