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种你等着+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下)

字体:[ ]

 
    第二百零一章 这天,变得太快了
    
    “那好吧,我和你说说我的经济状况,我父母普通工人,但是我有一位小叔,小叔对我视如亲子,我上学的费用小叔给的。
    我出国第三年就自己赚取生活费,我在国外第五年就留校任教。我虽然不懂得投资,但是我的一位患者是精算师,他帮我管理我的资金,投资买股票,这几年我虽然没有成为富翁,但是经济不是问题。
    我的心理诊所注册资金就是五十万,我投入在诊所里的各种钱将近三十万,我有一辆三十万的策划,我的账户内也就一二十万了,你会有所怀疑不假,但是,这钱是我两个月的心理诊所收入而已。
    我的存款还在我的英国账户内,你调查不出有多少钱的,田黄石是我十年前购买的,那时候价格没这么贵,我买的是原石不是成品,价格不高,和田玉是我今年买的,二十万一斤的价格。“贺廉一摊手。
    “这下你明白了吧。不是所有老师都很穷。再穷不能穷教育,这是领导人说的。警官,怀疑我的经济能力,不如去帮我追查这些东西的下落。拖上几年还办不了案,我会怀疑你们的能力。”
    警察脸都红了,贺廉叹口气,这位警察也是逼不得已,他一直在紧张尴尬,肯定不是来自他的意思,而是被人指使的。
    “我们会继续追查的。”
    “好。静候佳音。”
    贺廉站起来往外走。
    过了半小时左右,从派出所门口走出一个人,前呼后拥围着,一会这人上车了,贺廉在对面的咖啡馆看得清楚。
    程副局长?就是周麟说这个是程华亲戚的一位副局长。
    哈,好玩了。这位程副局长是程华授意的吧,就是想知道丢失的玉石籽料是不是周麟的。
    如果套出什么话去,程华是准备对付周麟了?贪污受贿吗?玉石籽料就是证据?
    程华是在想尽办法想把周麟拖下去。打击报复?程华不知道他秘书曹硕是周麟给整进去的。给曹硕设局还是鲁炎,鲁炎现在非常中心耿耿,他不可能出卖周麟。打击报复不太对,那就是临死拉个垫背的?认为他完蛋了也要拖着周麟一起?谁也得不到市委书记的位子?
    看起来是这样。这位程副局长是程华的人,还真会帮程华干出些事情来。
    周麟上班就感到有些不对劲,感觉他进了市政府办公大楼,所有人的眼神都对准了他,他一靠近,又不会有人在说话,周麟摸了摸脖子,昨晚亲热的时候,贺廉一激动在他脖子上嘬出个印字来,今天的衬衫非常合适,领带也很紧,不可能露出来,怎么回事?这气氛太诡异了。
    接过一些给他的信,报纸,杨处长匆匆的走过去,周麟快走几步跟上。
    “杨处长。”
    杨处长一看到周麟笑了下,脸上有几分不自然。
    “周副市长,您有事儿。”
    “一起走。”
    杨处长和周麟一起走进了电梯,周麟看到杨处长眼神一直瞟他,欲言又止的。
    “有话就说,杨处长,咱们虽然是同事,也是好朋友,我把你当老大哥的。”
    杨处长迟疑了一下还是压低声音。
    “周副市长,涨两天你是不是去了一家夜总会啊。”
    周麟想了下,他去了夜总会处置李坤。
    “去了。”
    “有人在夜总会门口看见你了,还看见你出来之后,夜总会的不少人对你鞠躬,前呼后拥把你送出去。态度恭敬的不得了。都说哪家夜总会的老板是黑社会,那些人对你这么恭敬都怀疑你和黑社会有关系。”
    周麟一听笑出来。
    “哪家夜总会的老板是个大学老师,你也认识的,贺廉,他是什么黑社会啊。乱传造谣。”
    “嗨,贺先生。”
    杨处长一拍大腿,这谣言造的,可真够没品的。别人不知道贺廉,他最知道。贺廉挽救他的家庭,救了他闺女一命,脾气好的不得了,那人怎么可能是黑社会,无稽之谈嘛。
    “贺廉做的投资,情人帮忙管理。这些人不了解贺廉,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他那人连杀鸡都不敢。”
    “还真是造谣。也奇怪了,现在不是有市长电话吗?二十四小时有人接待。大晚上的就有人打来这么一个电话,说周副市长在夜总会消费,享受帝王级服务,左拥右抱,极尽奢靡。政府高官做出这种事情道德败坏。接电话的人问有没有证据,没有证据这就是诋毁,对方就挂电话了。”
    “所以这件事今天一早就传遍了政府大楼?”
    “你也知道,有些人就是闲职,没事就爱传个闲话的。他们说,程副市长病休以后,又一位副市长要出事。”
    “胡说八道。”
    “是呀,我估摸着明年不是要改选吗?最有希望的副市长一个个落马。都等着看看戏呢,觉得这段时间太热闹了。”
    “真有必要让各个科室管管这些舌头长的,没事也让他们传出点事儿来。”
    杨处长长处一口气。
    “我就说嘛,周副市长不是这种人,周副市长,你最好和市委书记解释一下这件事,洗脱嫌疑,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周麟保持笑容。不是这种人?那你刚才还躲我干什么?官场的人情更冷。
    “谢谢。”
    周麟回到办公室,觉得这个问题来得太突然,明明一切都在掌握,他胜券在握的时候,怎么突然爆出这种谣言来?
    这天,变得太快了。快得叫人有些瞠目结舌。
    昨天还是阳光普照,今天一上班就是阴云密布。
    程华离职也就这几天的功夫,所有人对他阿谀奉承,周副市长青年才俊,周副市长业绩突出,周副市长肯定能成大事,各种赞美,各种讨好,大老远的看见他了就打招呼,今天早上,什么都变了,闪躲,不靠近,就是怕真出事了被牵连。
    这就是官场。
    官场无常,变化的条块,一个电话,就让他成为人人躲避的周副市长了。
    不行,在这节骨眼上,他不能被控制住,谣言传三遍,不相信的也会半信半疑,杨处长一个人不信不行,要所有人都不相信才可以。
    周麟敲着桌面,准备去找市委书记,提前把这问题解决了,不然事态扩大,对他真的很不利,现在只是谣传。在大楼内部,传到外头去拿就麻烦了。到了纪监的耳朵里,那就不是一个和黑社会有交情,真要扯出什么线头来,他的仕途真要完蛋,拿起电话准备给市委书记打过去,小齐敲门进来。
    “周副市长,市长办公室传话来和开会,市委书记主持会议。”
    “说了关于什么的会议吗?”
    “没说,很急。“
    周麟点头,拿着笔记本进了会议室,其他人三三两两的也到了,市委书记和市长早就坐在位置上,看到周麟来了,周麟打声招呼,他们二人也点点头,市委书记随后抱住肩膀,周麟观察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嘴角下垂,抱着肩膀,贺廉说过行为心理学,嘴角下垂说明这个人在克制着愤怒,抱着肩膀,说明拒绝交流。从看到他的时候,市委书记做出这两个动作,那么,说明,市委书记的愤怒和拒绝交流是针对自己?
    这个会议针对自己吗?
    周麟低着眼睛快速的转动大脑,难道因为大楼内的谣言?这扩散速度太快了,被重视的速度也太快了。
    市委书记的秘书下发了红头文件,每个人面前一份。
    周麟一看标题,微微皱眉。
    关于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不得涉黑。,
    这什么意思?谣言刚起就下达这个红头文件下发,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这文件不会是市政府内部下发的,而是上级部门。大楼内今早才传谣言,上头就研究决定下达这文件?影射谁呢?上头也针对他了?难道,上头也知道了什么吗??
    
    第二百零二章 这会给谁开的
    
    这速度,快得叫人来不及想对策,上头有人盯上他了?
    他一直不和上级部门的人交恶,平时做事也极少留有马脚,单凭一个没有证据的市长在线电话,不可能这么快的针对他,任何一个红头文件下发就不会那么单纯。这里边肯定有事儿要发生了。
    周麟的心里七上八下,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留了尾巴,或者有谁要针对他!
    只有一个程华,可他也病休了啊。
    这里边的事儿太扑朔迷离了,周麟有些猜不透了。太被动,这样他完全没有还击的办法。
    看了一眼市委书记,市委书记的眼睛刚从他身上离开。
    周麟动了动身体,没说话。后背的汗毛有些立起来了。
    “这个,说几句。”
    市委书记官腔十足。
    “前段时间,南方某市的领导干部给社会充当保护伞,黑社会在当地形成一股极为恶劣的势力,打杂抢杀,无恶不作,坑害百姓,有人告到当地政府,市领导敢不把问题不往上反映,压着,让黑社会进行打击报复,弄得当地苦不堪言,黑社会势力猖狂急了,就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
    很多时候,警察都没发管,造成的影响非常不好,让百姓们对警察市领导都大失所望,虽然现在已经铲除了黑社会势力,相关市领导干部也被收押,但是这影响极其恶劣。
    做事情要对的起良心和老百姓,不要以为自己是领导干部就胡作非为,咱们政府机关给百姓做主的,一旦失去了人民基础,信任,官做得再大也没有用,这件事轰动中央,领导人下达命令,对任何私养打手和黑社会挂钩私相授受,背地里称兄道弟的政府官员严惩不贷。
    官是官,不是匪,也不是黑社会老大,必须要遏制这种事情。在座的各位一定要引以为戒,绝对不要出现和黑社会有所牵连的事情!“周麟低着头记者会议摘要,可他的手已经攥成拳头了。
    对,前段时间这件事成为焦点,官黑勾结,以官养黑,黑社会势力都有枪了,盘踞一方长达十年之久,异地调兵才铲除了这股恶势力。出动的都不是警察,而是特警。一锅给端了。轰动了全国,这才消停没几天,正在风口浪尖上,如果这份文件影射的是他,他就处在风口浪尖,撞枪口了。
    不打馋的,不打懒的,就打不长眼的。
    他似乎就是那不长眼的。
    “现在有的领导干部,和黑社会挂钩不算,还让黑社会帮助他打到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是以官养黑,在工作中有竞争对手或者是和谁有私怨,官员就会下命令让黑社会处置了对方以此达到官运亨通。黑社会在官员的庇护下也是胡作非为。”
    周麟感觉自己的之间快速的变凉,和黑社会挂钩,让黑社会达成不可告人的秘密?这话,越听越不对,含沙射影,说的就是他。
    市委书记敲着桌子一脸的痛心疾首。
    “拉帮结伙啊,铲除异己下手狠毒啊,这样的的人,怎么能做官员?就算是他位高权重,那也是危害一方啊。我们政府对对不能出现这样的领导干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