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檀痕 作者:风中蝴蝶(下)

字体:[ ]

 
  第75章
  
  温朗英被穆檀痕的巴掌拍醒,第一反应是小花豹输不起在撒气,稍微一想,就否决了。穆檀痕行事有时看着幼稚,却绝对说话算话,认赌服输。输了拍他撒气不是穆檀痕的性格,应该有别的原因。
  “到底怎么了?小檀?”温朗英控制住穆檀痕的两只手,发现对方的眼眶红红的,让人看着心疼。
  “手机,我的手机坏了。”穆檀痕嘴巴朝床头柜驽了驽。
  昨天晚上开战时间虽拉短,战况却比上回剧烈,两人从床上滚到地上,又从地上翻到床上。穆檀痕挂在衣架上的裤子不知怎么碰掉到了地上,裤兜里的古董手机就这样被翻滚的两人压碎。
  当时两人都没注意到,早晨穆檀痕醒来看到地上的裤子,捡起翻手机看时间,才发现裤兜里的手机被毁。
  温朗英顺着目光一瞧,看到穆檀痕的古董老手机屏幕开裂了,手机的功能全部罢工。
  “唉,不就是手机坏了,到街上重新买一个就是。”
  温朗英放下心,之前看穆檀痕伤心欲绝的表情,还以为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祸事呢。
  “手机是我奶奶的,我要一模一样的!市场上有得卖?”穆檀痕真的很伤心。
  穆奶奶留给孙子的遗物并不多。生前使用的衣物和日常生活品,按照武海市习俗,火化的时候,由亲戚们做主,放在棺木里跟穆奶奶一起火化掉了。手机是穆奶奶最常用的物品,因为手机上的信息对活人还有用处,才得以保留。
  使用着奶奶生前的手机,穆檀痕就有奶奶还在自己身边的幻觉。手机坏掉,内心深处不想失去的幻觉就会破灭,穆檀痕怎么会不急。一急,除了自责,还把温朗英当成了出气筒。认为不是昨天战况剧烈,就不会压毁手机。
  穆檀痕不但眼眶发红,还有液体盈在其间,欲坠不坠,让人心疼。
  温朗英心有不忍,将穆檀痕拉进怀里安慰:“小檀,别伤心,手机拿给我看看,我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手机可以修的吧?”穆檀痕从床头柜上将手机拿了递到温朗英手中,目光充满希翼。
  温朗英接过手机翻来覆去看了一会,眉头皱得很紧。这款古董手机已经碎得没有修的价值,要修是修不好的,除非重买一个。
  只不过,早在十年前,这款手机在市场就不再销售,那时,还是数字手机时代。十年过去,华国已进入智能手机时代,旧货铺都不买卖数字手机,更不会有穆奶奶这款古董样式手机。
  要想得到,除非到手机爱好者那里搜寻。就是能从手机收藏爱好者那里买过来,也不可能跟穆奶奶用过的一样。
  “朗英,你最有能耐了,一定能想办法修好,是不是?”穆檀痕推了推温朗英,对他的能力充满期待。
  温朗英抬眼,挺了挺腰:“是,小檀,我一定想办法帮你修好。”
  “要一模一样!”年轻人嘴角微扬,双目灿烂如星辰,脸庞有一抹让窒息的光彩。
  温朗英深吸一口气,压住身体的蠢蠢欲动:“唔,一模一样。”
  “叭!叭!”穆檀痕在温朗英脸颊上重重亲了两下:“朗英,你真是不错的对象!”
  温朗英被亲得眉开眼笑,手指了指嘴巴:“光那里不够,这里也要!”
  穆檀痕很听话,倾过头去对准温朗英嘴巴啃了下去,啃完想离开,温朗英不舍,按住穆檀痕的后脑勺,反客为主,足足深吻了四五分钟才放人。
  穆檀痕的嘴巴绯红,温朗英瞥见心里继续痒痒,想拖过来继续亲热。
  “不能亲了,再亲嘴皮要破的。”
  穆檀痕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抵住温朗英肩膀。
  说到嘴巴要被亲破,温朗英才感觉自己嘴角在抽疼,估计已经破了皮。不对,怎么眼角也有点疼,难道亲的时候撞到的?
  “今天不亲,下次得让我亲个够。”
  “下次来会把修好的手机带来?”穆檀痕眨眨眼。
  温朗英微怔:“嗯,下次会把修好的手机带来。”怎么就记得让他办事?
  “行,下次我随便你亲。”穆檀痕立刻大方答应。
  温朗英没好气地摇了头,低头将穆奶奶旧手机上的手机卡取下。拿出自己的一个手机,退出上面的卡换上。
  “小檀,你先用我这个手机,会用吗?”
  这时候还早,没有手机店开门营业,再说,温朗英也没空陪穆檀痕去买新的,七点他就得动身回尚海,这时已过六点。
  温朗英身边使用两个手机,一个手机号码只有亲人和重要亲信知道,另一个手机上的联系人就普通多了。重要的那个手机,基本不会有关机的时候。
  温朗英的手机能同时使用两张手机卡,换下来的卡装上使用无碍,就是来电的重要性识别上麻烦了一点。麻烦只是暂时,回到尚海,温朗英自然就有新的。
  “会,我玩过顾馨的。”穆檀痕接过手机就开机捣鼓,智能智能,其实还是往傻瓜模式设计,操作越便利,就越被市场接受。
  温朗英见穆檀痕已不伤心,眉毛舒心地扬了扬,举手揉了揉年轻人的短发,才起床到浴室洗漱,准备动身回尚海。
  莲蓬水龙头的水喷到温朗英身上,温朗英立刻呲牙咧嘴,这一回,不但后背和肩膀,连脖子和嘴角都有火辣辣的疼,貌似这回胜利代价比上回还重。
  等温朗英洗好澡准备漱口,抬头看清镜中人影,立即气得大叫一声:“小檀!小檀!你给我过来!”
  镜子中的人一只眼框周围和嘴巴一侧嘴角肤色乌青,看着跟国宝熊猫有近亲关系。温朗英记得,昨天晚上大战,眼睛和嘴巴那里绝对没受伤害。两处的乌青,只会是今天早晨穆檀痕迁怒拍打所致。想到自己之前还尽心尽力要为罪魁祸首解忧,温朗英如何不气闷。这幅模样,让他怎么出门到公司见下属?
  浴室外寂静无声。
  温朗英手指触着嘴角提高声音:“穆檀痕!别躲!你给我进来!”
  还是没有回音。
  温朗英忍耐不住,冲到卧室,却发现,穆檀痕已不见踪影,趁温朗英进浴室,就偷溜掉了。
  回尚海的路上,汽车带有冰箱,温朗英一路上都用冰块敷着青肤,希望能将那两处颜色敷浅。小马开车开得三心二意,视线总不由自主从后视镜去瞄老板惨样。
  到了公司,温朗英异于寻常的模样,一路上囊获的关注无数,碍于温朗英板得死死的脸色,公司无人敢上前问下原由。
  温朗英能震住下属们的好奇,但不敢让长辈看到,一直以公事太忙为借口不回主宅。温朗英忙碌是常事,温老夫妇没有多心。只不过,那几天,关于温朗英脸上伤痕,公司流言蜚语很多,没有一则靠谱。知晓真相的小马嘴巴紧闭,连私交最好的莫秘书都没能从他嘴里撬到一点内情。
  温朗英生起穆檀痕的气来,回去后一次也没跟穆檀痕通话。穆檀痕记挂着古董手机,等了三天,就主动给温朗英打去电话。
  “哼!你还晓得给我打电话?”温朗英见是穆檀痕的号码,心里高兴,不过声音带着怒意。
  “朗英,对不起,我那时急,下手没了轻重。”穆檀痕已从小马那里知道,温朗英对自己在他脸上弄出的杰作很介意。
  “你急你就打我出气?”温朗英磨牙,打也就罢了,还挑特显眼的地方。要是在看不到的对方,温朗英就不太介意。一个大男人,皮肉稍微疼点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手机不是我们打架才打碎的嘛,我打你出气也没打错。”穆檀痕认为自己打温朗英还是有理由的。
  “你干嘛不打你自己?”温朗英有点没好气。
  “本来想打完你再打我自己,不过你说你能修手机,所以就……”手机能恢复原状了,还自责个毛。
  温朗英扶额,看样子在小花豹那里找不回公道了。“小檀,你很想我帮你修好手机?”
  “是啊,非常想!”穆檀痕声音立刻小心翼翼。
  “我帮你修好手机总有功劳吧?小檀,你看,以后我们见面就不要打架,好不好?”温朗英索取酬谢。
  “不好,那样我就没你舒服了!”穆檀痕皱眉,一脸不乐意。
  他明白温朗英的意思,取消干架分上下,就是要他同意一直当下面那个。
  温朗英抹把脸,继续说服。“小檀,我要是让你很舒服,后面也不疼,是不是就不用争上下了?”
  “那样啊,也可以。”穆檀痕对性的认识就是身体要享受到舒畅。
  “叭!”温朗英对着手机亲了一下。“小檀,你等着,后天我一定让你很舒服舒服。”
  “后天你来武海?”
  “嗯!后天是周末,我有两天时间,我们好好玩两天。”温朗英所谓的玩,自然是指在床上玩。
  “哦,不要忘了把修好手机带来。”
  对于穆檀痕,还是奶奶手机重要。
  “知道了,会带给一个一模一样的。”
  结束通话,温朗英盯着面前公文资料,忽然觉得自己这回找到床伴,有点像是找来一个小祖宗。
  
  第76章
  
  拿到驾照的穆檀痕开着奔驰围着东洲公园绕圈子,奔驰车的车主黎凯青坐在副驾驶座上当陪练。
  穆檀痕考驾照相当轻松,所有项目都是一次完美过,开奔驰练手也就启动时生疏,转了两圈后,就开得很稳很流畅,让陪练想指点的黎凯青很侧目。
  “小檀,看来,你很有驾驶汽车的天赋。”
  穆檀痕耸耸肩:“教我的教练也说过跟七哥一样的话。”驾驶教练说这话之前,深刻怀疑穆檀痕在家学过开车。
  “那教练跟我是英雄所见略同。”黎凯青哈哈一笑。
  穆檀痕正待说话,右裤兜的手机响了。穆檀痕新出炉的司机,开车技术是学得不错,不过没自大到第一回练车就边开车边接手机,他挪了挪屁股,示意黎凯青帮他接听。
  “咦,你换手机啦。”黎凯青从裤兜掏出手机,才知道穆檀痕换了新款智能机。
  穆檀痕摇了摇头:“这是朗英的手机,我的手机屏碎了,给朗英带到尚海去修了。”
  黎凯青一愣,那款古董手机能配备到手机屏?零件在市场上是绝迹的。
  穆檀痕见黎凯青盯着手机愣神,不由问道:“谁打来的?”
  黎凯青回神,定睛去看手机屏面上的来电显示名,上面是温朗英三字。
  “是朗英打来的。”黎凯青边说,边按接听键。
  “哦,朗英说今天要来武海,你帮我问问,手机修好带来没有。”穆檀痕脸上带了开心,看在黎凯青眼里,也不知是听到温朗英来高兴,还是因温朗英会把修好的手机带来而高兴。
  “小檀…”
  温朗英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那声音听在黎凯青耳朵里就过于温柔,让他头皮麻了一下。
  黎凯青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甜言蜜语,赶紧抢先说话:“朗英,小檀让我问你,有没有把修好的手机带过来。”
  手机那头默了一下,接着带有责问的语调传来:“黎七,怎么是你接的手机?小檀呢?”
  每次温朗英称呼黎凯青排行,都是对他有意见,带有情绪。
  “小檀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黎凯青撇了撇嘴,好友刚才说话带着抹醋味。
  “哦,小檀拿到驾照啦?”温朗英声音恢复成平常。
  “拿到了,两小时前拿到的。”
  “哈哈,小檀够急的。”
  “可不是。”
  驾照还没捂热,就开车上路溜达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