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非君 作者:江南十四

字体:[ ]

名:非君
作者:江南十四
 
出身名门的文学青年夏殊言,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被花花公子沈郸盯上。
两人一路斗智斗勇,见招拆招,开展了一段新奇的爱情冒险。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殊言,沈郸 ┃ 配角:夏正清 ┃ 其它:
 
 
 
☆、楔子 分家
 
?  多少年以前,上海的人家就通了电,然而夏家老宅却嫌白炽灯太晃眼,非要点煤油灯。每到晚上,别人家都是灯火通明,只有他们还沉浸在黑暗里,催眠似的沾沾自喜。
  男人们在客厅等候着。太太们、未出阁的小姐们照例是要回避的,她们穿着花花绿绿旗袍洋装,争奇斗艳似的团簇在后堂的偏厅中。脂粉味、香水味、混合着女人肉体的芬芳,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不断发酵,一旦化作了声音,仿佛便能掀开屋顶,颠倒乾坤。
  七奶奶点燃了水烟,对长房的大少奶奶道:“照我说,这家就该分。我们那口子说了,当初六伯要当家,老祖宗一句话都没说。大伯三伯还在呢,怎么轮也不该是他,这是摆明了偏心二房!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要说六伯在也就算了,如今他不在了,留下个半大孩子,难不成还让他去当家?”
  大少奶奶绞着手中的帕子,犹犹疑疑的道:“可二叔父家的六弟,也算是过继给六叔父的,今年也有二十二了罢?就这么把家业分了,传出去会不会……”四奶奶一听,就冷笑道:“他算个什么,说难听点不就是个野种!也不看看他亲娘是做什么的!还沪上名伶,不就是个戏子么!真叫说的比唱的好听!”
  五奶奶听她说的露骨,皱眉道:“你少说两句罢!嘴上留点德行!六哥儿什么时候招惹过你了!”四奶奶怒道:“我就说了怎么了!二房里就没一个像样的!”她回头对大少奶奶道:“你们这些小辈是没见到!当年闹革命那会儿,二伯让衙门抓了去,老祖宗动了多少关系才把人赎回来!一个中过清廷探花的人,反过来要革清廷的命呢!”七奶奶插嘴道:“我也听我们那口子说了,老祖宗好歹做过一品大员,硬是去求一个知府放人,闹得灰头土脸,说出去就是让人笑话。”四奶奶冷笑道:“谁让老祖宗最喜欢这个孙子!他倒好,出来了还不消停,又找上个戏子!二爷爷就是被他气死的!报纸上说的好听,什么才子佳人,苦命鸳鸯,真要轮到自己家头上,看他们还说不说得出这风凉话!”
  大少奶奶听得出神,将帕子攥到了心口上:“我倒是听正桓说过,二叔父就因为这事害了病,没多久也去了。”四奶奶道:“可不是,爷俩前后没隔几个月,那女人生下六哥儿没多久也死了。真是造孽!”五奶奶垂下眼,低声道:“可怜了六哥儿,一出生就没爹没娘。”四奶奶不理她,继续对大少奶奶道:“要我说,二房的老三,更不是什么好东西!放着好好的家业不管,竟然做了个流氓头子,简直丢夏家的脸!”
  七奶奶听了这话,忽然一笑道:“我可是听人说了,四伯早些年还求过他帮过忙,你这么说怕是不太好吧?”四奶奶哼了一声道:“他算什么东西!说是帮忙,压根就没安着好心!”七奶奶道:“好歹事情办成了不是?你这么红口白牙的糟践人,不亏心吗?”四奶奶冷笑道:“我亏心?这可好笑了!你倒是摸摸自己良心,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给你说亲的时候,原本定的老八,是他死活不愿意,你才嫁了老七!这里头有什么门道,咱们可就不知道了!”七奶奶又羞又怒,指着她鼻子骂道:“你个不要脸的!你什么意思!”四奶奶呸了一口,帕子直甩到她脸上去:“到底是谁不要脸!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要真是清清白白的你干什么老护着他!”
  七奶奶这时一咬牙,扑上去就要拼命。五奶奶和大少奶奶齐齐抢上去拉人,三少奶奶原本在一旁剪着指甲,这时候也加入战团,拽着七奶奶的胳膊不松手,嘴里说着:“各位婶子,有话好好说呀!都是一家人!”四奶奶被六小姐拦腰抱着,伸出双手在空中乱抓:“谁跟她是一家人!我看是她巴不得跟老八一家人!”七奶奶挣的头发也散了,眼睛红了一圈,颤声道:“你们听听!她说的还是人话吗!我今天非撕烂她的嘴!”五奶奶一会拉着四奶奶,一会儿挽着七奶奶,忙的不可开交:“你们都少说两句吧!这成什么样子!”四奶奶和七奶奶一齐道:“干你什么事!我今天就跟她拼了!”
  混战中,五奶奶在被人推了一把,哎哟一声摔在地上,七小姐见娘亲吃了亏,心中又气又急,反手刮了六小姐一个耳光:“要死了!你敢打我妈!”六小姐气的浑身乱颤,一把揪住七小姐的头发,两人脱离人群,在旁边又撕成一团。
  偏厅中乒乓乓乓,前厅却一片寂静。挂钟敲过八点钟,三叔公拄着拐杖下了楼。客厅里坐了满满一屋子夏家人,老的少的,胖的瘦的,新的旧的,喜的优的。这时灯芯忽然闪烁了一下,那一张张脸在空气中齐齐晃动着,宛如鬼魅。
  夏思源在那空出的太师椅上坐下了,一双眼睛一一扫过满堂的子子孙孙。这是夏家二十年来的头一等大事,非得要他这个老家伙从苏州赶来不可。他这一生活的毫无悬念,临到老了,反而成了这个家的主心骨——不为别的,只为他活的比较久罢了!
  坐在他身边的是夏四爷,一双獐子似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这时候看他坐定了,迫不及待开口道:“三叔,您来一趟也不容易,咱们就趁着这机会,把话都讲清了吧!老七拟好了一份单子,您老给过个目。”
  他接过七爷递来的那张羊皮纸,凑在煤油灯下费劲的看。耳朵里听见七爷说:“这些年老六当着家,挣下不少家当,也不是我们非要分这些个财产,只是老六不在了,九哥儿年纪又小,这么大一摊子事没个人继承,与其看着它败下去,倒不如化整为零,也许还能有些个起色。”
  夏思源不置可否的放下羊皮纸,面无表情地看了两个表侄一眼,道:“老四老七,你们这是铁了心的要分家了?”七爷忙道:“三叔,这事我们可做不了主,都是大家商议过的,觉得还是分了的好!”四爷接口道:“三叔公,话可不是这么讲!当年要不是老六卖了祖上的地,也难有今天的局面。虽说他是做出了名堂,但到底还是从祖产来的,咱们现在分的就是祖产,那可不是天经地义!”
  夏思源摇了摇头,眼光转了去看夏五爷。“老五,你的意思呢?”
  夏五爷在阴影里瑟缩了一下,仿佛怕见光似的。“我没意见,全凭三叔公做主罢。”夏思源又问了一句:“老八呢?这么大的事他怎么说不来就不来?”四爷冷笑一声道:“人家现在可是三岳门的大当家,哪里还会把夏家放在眼里!老六葬礼上大家也都听见瞧见了,好一句‘老死不相往来’,是他自己要断干净的,可不是我们逼他!”
  夏思源道:“老四!你少说两句罢!老八这些年可没亏待过你,两年前你在得月楼跟严大帅抢粉头的事,还不是他给你摆平的?要不然你能有命活到现在,还提什么分家产的事?你自己摸摸良心罢!”四爷遭了一顿抢白,自觉脸上无光,悻悻的道:“他又安什么好心了?怕是早就想看我的笑话……”夏思源不耐烦的打断他,道:“你闭嘴罢!”
  屋子里静了一会,只听见煤油灯燃烧的孜孜声,火焰仿佛跳动了一下,五爷默默走过去,剪掉了一点灯芯。
  “六哥儿,你来。”夏思源挪动了一下身子,朝角落中一个瘦弱青年颤巍巍地伸出了手。
  “三叔公。”六哥儿垂着眼帘,在他身边站住了。他个头不高,眉毛是淡淡的黛色,皮肤是透明的瓷白,眼角微吊,鼻梁秀挺,很有几分阴柔的美。
  夏思源道:“你也算是老六的儿子,老八又是你亲叔叔,你说说。”六哥儿低着头,胸口安静的一起一伏。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半圆的阴影,像一把小小的扇子。“我没意见。就依各位叔叔。”他的声音轻而柔,表情却很淡漠。五爷突然开了口,问道:“最近没见到小九,他……他还好罢?”六哥儿回答了:“暂时送他去了谢家,托您的福,一切都好。”五爷点头,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了一紧,喃喃自语一般的重复道:“那就好,那就好……”
  七爷是个急性子,天生和五爷不是一路人,这时候插口道:“三叔,单子您是看过了,六哥儿也说没意见,就给拿个主意罢,这家迟早是要分的。”四爷像是活了过来,连忙附和着:“是是,老七说得对。这事宜早不宜迟!”几个小辈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他们与六爷又是隔了一层亲的,不过是个半生不熟的地步,范不着在这件事上心怀愧疚。
  夏思源叹了口气,惋惜似的看了一眼六哥儿,道:“好罢!你们要散,那就散了吧!老七,这单子是你抄来的,你来念。”
  七爷接过了羊皮纸,清了清嗓子,就着昏暗的火光一字一句的念起来。“记在夏家名下的财产共有同福商行、同心百货、同盛贸易、另有法租界的里弄三条、公共租界的公寓五栋、南京房产两处、公债二十万、美元债券五万,银行存单三十万。”四爷听进耳朵里,却从鼻子往外哼了一声,他早就知道老六的家业大,却料不到竟大到了这个地步。他在同福商行做着名不副实的经理,只知道大概一年的流水有五六十万——这已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夏思源道:“行了,就按照你们的意思分。老四在同福做事,就拿同福了,老五老七你们自己分租界的房产。同心给老大家的正桓,同盛给六哥儿,南京的房产给老三家的正兮,款子分给几个没成家的。债券继续存着,等老六家的小九成年了划到他名下。”他一番话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又道:“你们谁还有意见,趁早当面说出来,我一把年纪了,不陪你们折腾!”
  他说了话,别人就不敢说,满满一屋子的夏家人,这会儿倒是心齐的——都忙着在肚子里计量!过了一阵,约莫是算的七七八八了,四爷道:“照我说,那债券也应该分了。你们不知道,老六这些年攒了不少私房钱,光小洋楼就值个三十万,还有那栖凤园,里面的碟子都是玉做的,这些加一块怎么也有个一百来万,将来还不都是十三哥儿的……”
  他话还没说完,一只茶杯就扔了过来,正好落在他脚下,摔了个粉碎。只听得夏思源冷笑道:“老四,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了!我今天把话摆在这儿,六奶奶带来的嫁妆,你一个子儿也别想。至于栖凤园,那是你二哥的心血,你们谁敢动!”
  七爷见老头子动了怒,连忙和起了稀泥,道:“嗳!老四不过是开个玩笑,大家伙别当真了。三叔说的在理,本来就是九哥儿的东西,我们怎么好动呢!”四爷心有不甘,但苦于孤军奋战,撑着脸皮争辩了两句,也只得作罢。
  隔了几分钟,众人都没了意见,夏思源便对身边的六哥儿道:“你今年该有二十二了罢?”六哥儿点着头道:“是。”夏思源道:“也算半大不小了,你自己拿个主意罢。是要带着九哥儿一块过,还是自己过。谢家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你若顾不过来,我就把九哥儿带回苏州。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活上几年,总不会亏待了那孩子。”
  六哥儿抬起头,目光荧荧地道:“我带着他!”夏思源听他说的坚决,不由很是感慨,伸手抚了抚他的发,缓缓点头道:“好孩子!”可这样一个好孩子,却有人谋他的财产,笑他的出身,说他的闲话。夏家走到这一步,就像一棵大树烂到芯子里去了,拖得一天是一天。他老了,管不到上海的闲事,散了就散了罢!
  ?
 
☆、第一章  回上海
 
?  X月X日。阴。
  今日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庆贺的日子!一个属于我和君怡的生命诞生了!我们亲爱的孩子!
  我从未这样欢喜过。上午九点钟笙儿从医院捎来了消息,我没等他说完就奔出房门,大约在庭中跌了一跤。拓儿说那场面蠢极了,可这与我内心的快乐相比又算得上什么呢。这个家已经许久没有值得高兴的事了。这样一个可爱的生命到来,就像寒冷的夜终于等到了第一缕阳光,我恨不得将这个消息告诉路上的每一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