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是你呀 作者:地水师

字体:[ ]

 
 
书名:就是你呀
作者:地水师
 
命运呢,就是一根很长很长的毛线,被高高低低的缠好,在逐渐编织着一个人的人生时,这根叫命运的毛线就会被扯地有起有伏,又或许会因为追求一种缤纷的美丽,和另一根毛线不期而遇……
陈思满是乐天知足的小司机,每天在宽阔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电台里那个醇厚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安抚着他一个人的孤独。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既有着继续陌生的距离,又拥有相互熟悉的契机……你看,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__^*)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思满 ┃ 配角:贺明城 ┃ 其它:作者喜欢温暖的故事~~
 
 
 
☆、第一章
 
?  梅城的夏天闷热的很。
  大中午的太阳,正正好好的挂在天空中央,肆无忌惮的将灼热的光线投射在地面上,路边的柳树全部都安静的站成一排,庞大的树冠就像雨天中撑起来的一把绿伞,细长的柳条从四面八方笔直的垂下来,倒也在地面上连出了一块又一块斑斑驳驳的阴凉来。
  陈思满用一只手垫着下巴蔫怏怏的趴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摇着那把从两元店里买来的卡通扇子给自己扇风。一道避无可避的阳光,从车窗外直愣愣的扑倒陈思满的脸上,他忍了忍,到底还是心情烦躁的坐了起来,伴着一声叹气,整个人又向后仰在了靠背上。
  陈思满就是梅城里一个年轻又普通的的哥。才刚刚二十四的年纪,就已经做了三年的司机了。从高二辍学以来,他就一直在认认真真的打工赚钱,然后考驾照,帮人开大车开客车,最后用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又朝几个亲戚借了点钱,买了这么一辆价格还算便宜的小轿车,给自己开出租。想赚钱了他就出车,觉得太累了,他也可以什么都不干就只是在家待上那么一天,真是选择了一份自由自在的工作——如果不出意外,这也就是陈思满最喜欢过的生活了。
  在陈思满还是小孩儿的时候,每当被喜欢他的大人摸着头发,和气又宠爱地问到:“满满,你以后想干嘛呀?”被养的白白圆圆的陈思满就会很认真的想一想,然后眨巴着眼睛笃定的回答:“就是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大家都快快乐乐的!”后来长大一些,这个越来越文静纤细的少年会腼腆的低着头,用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嗯,就在梅城就好啦,能养活自己,多陪陪我爸我妈。”
  唉,我们的陈思满呀,从小就是这么个既没有大志气又不知道进取的人呢。他总是依恋着自己的家,舍不得自己的爸爸妈妈,无论何时都只想朝九晚五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过命运呢,就是一根很长很长的毛线,被高高低低的缠好,在逐渐编织着一个人的人生时,这根叫命运的毛线就会被扯地有起有伏,又或许会因为追求一种缤纷的美丽,和另一根毛线不期而遇……
  陈思满正用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脸打量着外面的大街。
  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阳光将笔直宽敞的柏油路都晒的好像在闪闪发亮,隔着这条马路,映在陈思满眼里的店铺,不是用什么英文法文命名的干净高级的西餐厅,就是这个阁那个楼的奢华老店……因为是炙热的中午,街面上除了诚诚恳恳一站一停的公交车,几乎连出租车都看不到几个。想想也是,本来天气就热,人们都窝在家里懒的出门了,更何况,能够来这条因为价格砸死人而著称的街面上吃饭的,也全都是自己有车的有钱人。
  陈思满瞧着那些店铺门前停好的一水儿的私家车,有点沮丧的又趴了下去。
  好像在这地方没钱可赚呐……
  正这么想着,陈思满漫无目的的目光,却忽然间就被吸引住了。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刚刚推开了咖啡厅的玻璃门向门外停着的车走去。他微微低下头拉开车门,正要坐进驾驶座的时候,贴着漂亮贴纸的玻璃门再次被拉开,一个焦急的身影迅速冲到了男人的身边,伸着胳膊拦在车门处。
  陈思满仔细看了一下,冲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白T恤牛仔裤的青年,清清爽爽的打扮,像一个大学生一样,他扯着男人的手急切地在说些什么,可男人却站在那边稍稍偏着头一动不动,显得有些无动于衷。
  陈思满揣测着两个人之间可能发生的故事。
  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同理,自然就是直者见直基者见基了。陈思满从一打眼儿瞧上这两个人的时候,就觉得他们肯定是关系匪浅的一对儿,再加上主观定义出的冷酷精英男 X 单纯大学生的设定,让陈思满这么个小gay的心忽然雀跃了一下,这可是他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碰见的同性情侣呢!
  他们是在吵架吧?为了什么呢?陈思满一边暗搓搓的好奇,一边一眼不落的将两个人的举动瞧在眼里。
  在那青年上前一步想要抱住男人的时候,男人立刻就侧过了身子,拉开了一点距离,好像是说了一句什么,忽然把那青年说的十分消沉,整个头都垂的低低的。男人见状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只是有些冷漠的将青年轻轻推开,想要坐进车子里。
  就在这个时候!陈思满瞪着眼睛看着明明还在伤心的青年,突然用力推了男人一把,然后趁着男人脚步趔趄的时候,一下子坐在了驾驶座上。
  陈思满隔着马路的距离,看着扶着车门站定的男人,似乎都能想象到男人的脸上定然是一副皱眉无奈的表情,心里有些夸张的赞叹着青年的机智。
  这下男人走不了啦,青年又可以说些什么软话来宽慰男人的芥蒂啦!陈思满有些替青年洋洋得意的想着,侧着脸趴在方向盘上,浑身洋溢着有戏可瞧的好兴致,早就看不出在这之前,他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无聊样儿了。
  男人没有拉扯车内的青年,而是有些不耐烦的东张西望起来,想来是厌倦和青年的谈话。
  两个人都没了动作,陈思满瞬间觉得没戏可看了,便打量起对面的街景。灿烂的阳光,装修精致的铺面,一排安静青翠的垂柳,男人挺直的身形却紧紧抓着陈思满原本飘忽的眼神,这倒是让陈思满有些苦恼的挠挠头发,哎呀!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好男人啊,好想和他谈恋爱啊……唔,还是算了吧,我和他根本没有交集嘛!要是谈恋爱了,肯定连说什么都不知道……在一起得多尴尬呀……哎,那我还是赶紧多看几眼好了!
  陈思满就这样怯怯懦懦的打了退堂鼓,整个人安安静静的趴在方向盘上瞧着与青年对峙的男人,心里安定的连那束一直烦着他的阳光都不再在意了。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陈思满过于专注的视线,忽然间瞥了一个眼神过去。陈思满也有所感,立刻就心虚的将头转正低下,埋在了搭在方向盘上的胳膊里。
  我心虚个什么呀?他又不一定知道是我在看他……陈思满默默的安慰着自己,等紧张的心跳平静了下来,再抬头,就看见男人已经过了马路,正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车子走过来。
  男人拉开后座的车门,被西裤包裹的长腿迈了进来,整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备受委屈。他将门关好,将头靠在窗户上,闭着眼睛。
  “去河畔花园。”
  陈思满在男人靠近的时候,就立刻坐直了,从男人开车门到闭上眼睛休憩,陈思满紧张的不要不要的。待男人说好地址,他立刻将车顶显示器调成“有客”,然后客客气气的寒暄道:“那先生您休息吧,等到了我再叫您。”
  去河畔花园的路,是要沿着护城河走的。宽阔的梅柳河波澜不惊的流淌着,阳光大公无私的将自己的温暖与绚丽一同分享给这条大河,让整个河面看上去亮眼又使人觉得清爽,河漫滩上有建起的小公园,零零散散的有人拿着钓竿在垂钓。河堤上栽种下的垂柳,将长长的柳条垂在河面上,有一些甚至都伸进了河水里,陈思满稳妥的开着自己的出租车,看着偶尔吹起的河风将柳条带的摇摇晃晃,心里忽然美的轻松自在。
  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陈思满从后视镜里看见闭着眼睛的男人皱了皱眉头,然后抿着嘴接起电话。
  “喂,我是贺明城。”
  陈思满听着男人用有些低哑的声音自报家门,有心的暗自点头觉得这人的名字还很好听。
  “今天才到的梅城,”那边不知道问了这什么,男人疲倦的笑了笑说道:“回去了两个多月,终于把事情定下来了。以后可能要在梅城呆很久了。”
  陈思满听见这句,嘟着嘴心想,梅城不是很大,如果有缘分,可能他还会搭我的出租呢……
  陈思满正愉快的想着,男人忽然叹了一口长气,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我和庄轩分了。”
  想也知道那头的人定是十分诧异,男人语气平静的解释说:“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又碰见他和那个人在一起了……嗯,就是之前和他亲吻的那个……可能我出差之后又牵扯到一起了……”
  “勾搭听起来太难听了……”男人笑了一下,“怎么说也算恋人一场,不好这么说他……”
  “可不用你再给我介绍了!”男人慢悠悠的望着窗外在河面上微微飞扬的绿柳,轻轻道:“我还是希望,可以自己遇见那个有缘分的人。”
  陈思满听着男人的电话,心里又是平静又有点难过。
  果然是谁都想要好好过日子呢……可是哪有那么大的福气,就能让你正正好的找到自己最适合的人呢……
  ?
 
☆、第二章
 
?  陈思满就在这种矛盾的情绪里,将车开到了据说是梅城最高档小区的河畔花园门口。
  车子里,贺明城的电话还没结束,他看见陈思满将车停下后并没有催促自己的意思,有些抱歉的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计价器。贺明城一边用肩膀夹住手机,一边从钱包里拿出钱,将整钱递给了陈思满之后,贺明城扬了扬手,示意陈思满不用找零,然后就匆匆忙忙地拿住手机,边和电话里面的人交代事情,边单手推开了车门,向河畔花园的小区里面走去。
  陈思满在河畔花园门口等了一会儿,看着贺明城挺拔的身影一点点变小,耷拉着眉眼,幽幽的叹了口大气出来。
  这以后,可能就再也碰不见了,人家自己就有车可以出行呀……而且就算有机会碰见,大概连陈思满自己就已经不记得这个人了……
  什么都好,只是缺了一个恰巧。
  不过再怎么觉得遗憾,陈思满的运气还是很好的,在目送贺明城离开之后,他就又接了一趟去市医院的活儿。
  梅城的司机一般都不愿意到河畔花园这边儿来,来回路途远不说,回去的时候往往都是开着空车走的,任谁都觉得是在浪费油儿钱。而陈思满本来就不是个习惯挑拣的人,送客人去哪里他都乐意,能在回去的时候拉到客人,对陈思满来说都是一种意外之喜。
  去市医院的客人是一个打扮的年轻漂亮的女生,偏偏却一脸的愁容坐在了车后面,她反复的搅着包包的拎绳,最后忽然倾着上身拍了一下陈思满的座椅,有些哀求的说道:“师傅,能再开快点么!我妈在医院等着我交手术钱呢!”
  “哎!行的!这么着急的事儿,我也不能耽误你!”陈思满立刻就温言答应了,看了一下那女生着急的样子,陈思满抿了抿嘴,笑眯眯的安慰着:“市医院的医生都可好啦!肯定不会让你妈妈多受罪的,我以前带着我妈过去看病的时候,人家态度又好手艺又高呢!”
  “真的么?”那女生扒着陈思满的靠背,看着陈思满一脸阳光的笑模样,似乎心里有了底气,赶紧追问道:“那你妈治好了么?”
  “嗯!过了很长一段的好日子呢!”陈思满点点头,在丝毫不拥挤的路面上加着速,安慰着女生:“我尽量开快点儿,你妈妈也肯定没问题的!”
  等陈思满将人稳稳当当的送到了急救大楼,女生的情绪已经被安抚下来了,火急火燎的付了钱,临下车的时候,却没有忘记和陈思满诚心实意的道了声谢。
  陈思满排队出医院的时候,就隔着车窗看着市医院大门进进出出的车辆和人。每个人都是差不多的面无表情步履匆匆,明明还是阳光璀璨的下午,可在这鲜花绿草装点的市医院门前,连生机都让人觉得沉重且娇弱。被疾病折磨的不仅仅是病人,还有陪伴在他们身边的亲眷,每日在医院出入,好像把他们的悲喜都耗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