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华灯初上(娱乐圈)+番外 作者:小厉

字体:[ ]

 
    文案
    沈文初养着三岁的儿子,不好不坏地混地在娱乐圈;
    华睿阳是高高在上的权贵,习惯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莫名其妙,不情不愿地走进了交集。
    内容标签:娱乐圈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文初,华睿阳 ┃ 配角:老周等等 ┃ 其它:小厉
 
 
 
    第1章
    
    参加完新片的发布会已经六点多,本来是安排在两点开始,差不多三点半就能结束,可关阳迟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他是影片的男主演,最近又绯闻颇多,媒体再怎么不满,还是耐着性子一直等。
    我自然也是陪着等,男二号压不住场的,何况今天是影片的首次媒体见面会。
    平时倒是没关系,关阳向来喜欢耍点大牌,倒也习惯了。只是昨天家里保姆请假,说订了今天下午的火车,要回趟老家,本以为今天能早点收工,便答应下来,没想到还是耽搁了。
    四点多保姆打来电话询问,语气很是着急,我这边发布会又马上要开始,实在没办法,给老周打了个电话,但愿他今天不用上节目,能帮我带带孩子。
    电话打通后,听老周迷迷瞪瞪声音八成是在睡觉,他不满嘟囔道:“睡觉呢,干嘛?”
    “今天不用上节目吗?保姆要回老家,马上的火车,我走不开,帮我回家看孩子,接到你家也行。”
    “保姆几点走?怎么不早说,我马上过去。”
    又交代几句便收了线,还好身边有个靠谱的朋友。其实也可以安排助理回去帮忙,可我不大愿意叫圈子里的人接触孩子,老周是发小,使唤起来放心。
    那边灯光音效已经准备就绪,主持人也上去开场介绍了,关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前,见他换了发型,头发上还残留着化学制剂的味道,便随口问了句:“做头发了?”
    关阳咧嘴一笑,小声道:“是啊,本来染成了棕色,觉得不满意又染回来了,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关阳外形阳光潇洒,加上今年风头正猛,被郑导力邀加盟贺岁片《岁岁安好》,关阳刚出道的时候我与他合作过一次,那时候我是男二号,他只是演了一个小配角。如今只过了不到两年,我还是男二号,关阳已经是压过我的主演了。
    说不在乎是假,可真要在乎起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可计较的,在圈子里混,要有脸蛋、有心计、有后台,上得了床,狠得下心,我混了将近八年,能从默默无闻走到今天,也已经知足了,好歹能给儿子挣够奶粉钱。
    上台之后,主持人逐一介绍着主创人员,请导演和演员介绍影片,女主演姚盈是个新人,还有些怯怯的样子,一个劲儿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倒也青涩讨喜。话筒传到我这里,我简单说了几句场面话,又将话筒给了关阳,分寸拿捏地正好,体面地露露脸,也不抢人风头。
    走完流程,又熬过了群访、单访,重复了些乏味的问答,发布会也算是结束了,还有几家媒体缠着关阳问他绯闻的真假,关阳回答的也暧昧,留了好多空间给媒体猜测。
    导演要请大家去娱乐娱乐,一帮人兴致也高,我趁大伙不注意悄悄跟导演说了下,郑导也清楚我的情况,没有强留,放我先走了。
    叫助理随他们一起去热闹了,要来钥匙自己去停车场取车,刚出电梯便在门口碰到了新娱晚报的杨记者,见的多了也算是相熟,客气地打了几声招呼,杨记者抱怨道:“关阳迟到那么长时间,差点耽误了我下场采访。”
    我随口问道:“之后还有?”
    “是啊,这在这里,秦卫的新片子。真正的大牌从不迟到的,跟秦卫比,关阳还差些火候。”
    杨记者说完也觉得自己话有些过,又道:“随口说的,别往心里去。”说罢便扛着相机匆匆走开了。
    秦卫怎么会迟到,他从来都是一板一眼,当初与他三年交往,他连约会都不曾迟到过一次,从未叫我等过,倒是我有时候拖拖拉拉。所以秦卫连分手都那么干脆,一通电话就断得干干净净,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寒。
    坐在车上发了会呆,老周打来了电话,接起来听他道:
    “跟你说个事儿你别生气啊。”
    我心中一惊,赶紧问道:“楷楷怎么了?”
    “你儿子好着呢,就是我接他过来,半道上同事着急叫我过去取个东西,我就带楷楷一起过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道:“我这边也完事了,你哪儿?”
    那头老周迟疑一会,道:“在夜半。”
    “……”我一听,真想当下便踹老周几脚,夜半是成人会所,标准十八禁,老周这缺心眼的把我不到三岁的儿子带进去了,果然不能把老周当成靠谱的人。
    都是市中心,去夜半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我赶紧发动车子出去,出去时看到进来一行车队,里面几辆眼熟的,大概是秦卫那帮人。
    虽然没人注意,我还是装成目不斜视的样子驶了过去。
    我好歹还有些公众人物的自知,压低帽檐带上墨镜几分鬼祟地进了夜半,找了个僻静的过道给老周打电话,没过多久老周便嘻嘻哈哈抱着楷楷过来了,我抱过楷楷,这小子小脸红扑扑,糯糯地叫了声爸爸,小胳膊搂上我的脖子。
    老周也觉得带小孩过来不妥,讨好解释道:“我同事真有东西急着交给我,明天做节目用的,我就顺道过来了。那啥,去我家还是你家,晚上吃点什么?自己做还是出去吃?”
    楷楷听到吃的,嘟着小嘴道:“爸爸我要吃麦当劳的小冰激凌。”
    刮刮小孩鼻子,应下,楷楷又道:“爸爸,要嘘嘘。”
    过道旁边就是卫生间,老周也跟着一块进去了,一边往里走还一边嘟囔道:“刚才我进来瞧见大人物了,那个华睿阳你知道吧?身后哗啦啦跟着一大串黑超特警,整一个面瘫脸,那气势足的。”
    我抱着楷楷进了隔间,听到外面老周还在唠叨:“有什么了不起的,搞得跟黑社会似的,,等我有钱了,整上一个连的黑超特警。不过,沈子,进了这卫生间我觉得我境界又升华了,刚才我就在想,这爱慕权贵是不对的,人生而平等对不对,他华睿阳再怎么厉害,不也得进厕所撒尿拉屎吗?对吧。”
    楷楷嘘嘘完,我牵着他出来,看见老周正一边对镜自恋一边叠叠不休,正要唤他走,隔壁出来一个少年,打扮得时尚精神,看起来是个富家小公子,他看了看老周,又将我上下打量一番,我连忙带上墨镜,抱起楷楷,推门出去。
    那少年却尾随我们也一起出来了,跟我们一同往正门走去,正疑惑间便瞧见了大厅里站着一圈人,黑衣墨镜的,还真挺像黑超特警的。少年朝人堆走去,满脸坏笑地对站最前面的人道:“睿阳哥,方才他说睿阳哥就是一面瘫黑道,就一俗人,跟他一样也得进厕所撒尿拉屎。”
    少年说着,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一指,不歪不依,正正好好指向我。
    被叫做“睿阳哥”的人,抬眼看了我一眼,他表情管理的甚好,看不出任何情绪,倒瞧得出高高在上的睥睨感。
    我干笑一下,只觉得尴尬,怀里还抱着楷楷,楷楷见那帮人都凶巴巴的都望着我,往我怀里缩了缩,小嘴一瘪,喊道:“我爸爸是明星!不许欺负爸爸!”
    他不喊还好,这一喊,气氛更是僵。
    男人视线下移,从我的脸上转到了楷楷那里,只看了几眼,竟也没追究,转脸带着人走开了。
    我只觉莫名其妙,古人道隔墙有耳诚不欺我,都是老周嘴巴上没长个拉链,还得替他背黑锅。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当闹了个笑话,回头看老周,他满脸是汗,拿袖子揩了揩脸,道:“完了,华睿阳会不会派人暗杀我们?”
    我不解,问道:“华瑞阳是谁?”
    老周恨铁不成钢地瞪我一眼,道:“沈文初,你这种人死了肯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第2章
    
    老周说的急皮赖脸,我还是不大当回事,捏捏儿子圆滚滚的小屁股,叫小孩帮我往上推了推墨镜。看到老周还是惊魂未定的瘪三样子,笑道:“难不成那位是你大老板?没关系吧,反正我帮你背黑锅,要被套麻袋沉江也是我去,你害怕什么。而且我戴着墨镜,认不出来的。”
    老周极其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还要多唠叨几句似的,楷楷却比我更没耐心,踢哒着小腿开始要冰激凌吃,我赶紧抱着他离开夜半。
    老周也是开车来的,他问我累不累,累的话坐他的车,我的先放在停车场,明天他帮我来取。一人开一辆也是耗油,既然他答应帮我来拿,停车费自然也是他出,我正好懒得自己开车,乐得答应。
    最近忙着拍《岁岁安好》,片子开拍的稍晚,为了赶档期,通宵熬夜都是家常便饭,紧赶慢赶完成了大半,郑导还算是有点良心,开完发布会放了我们两天假。旁人平时还好些,我要顾着楷楷,时间更是紧张,三两个月奔波下来,很少能睡个囫囵觉。
    老周说话做事不靠谱,开车却稳当。我抱着楷楷坐在后面,小孩身上有暖暖的奶香气,抱着车上的熊猫靠垫玩,乖乖的不吵闹。我做了个深呼吸,难得这么放松惬意,没出半晌,打起瞌睡来。
    跟老周早有默契,他直接把车开回了他家,在车库停好才叫醒我。一般有假期都在老周这边过,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刚睡醒身上有点冷,楷楷也趴在熊猫上睡得香甜,老周打开车门掐掐楷楷脸蛋,大声道:“小子快起来,到家了!”
    叫他起来也好,省得白天睡多了晚上折腾。
    楷楷揉着眼睛嘟着小嘴,带着起床气,老周要抱他下车,小孩瞅他一眼,爬到我身上,道:“周叔叔坏,爸爸抱。”
    老周咧着嘴甩着钥匙自个儿乐起来,道:
    “这真是养不熟的小白眼狼。沈子,你能不能给楷楷换个小名啊,天天楷楷楷楷的,又呆又板,听着一点都不活泼。”
    我看看儿子胖嘟嘟的腮帮子,小红嘴唇还是嘟着,笑道:“就叫豆包吧。”
    老周提议叫快餐外卖,儿子跟着瞎起哄,非得要麦当劳。一个和尚担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有我在是坚决不允许儿子吃垃圾快餐的,干脆打发老周陪儿子看动画片去,自己进了厨房。
    单身男人再怎么想正经过日子,也还是会缺三少四。搜罗了一圈,老周冰箱里就剩三瓶啤酒,半打鸡蛋挂面,一根黄瓜,几个鸡蛋。
    下面吃吧。
    煮面,煮好用凉开水一拔,黄瓜去皮锉成丝,跟鸡蛋炒成稍咸的卤,浇在盛好的面条上。
    不过半个小时便做好了,唤来他们两人,老周爱吃面条,楷楷爱吃黄瓜,俩人倒吃得不亦乐乎。
    折腾了到这会,楷楷吃晚饭又玩了几个拼图便困了,安顿他睡下,去客厅看见老周拿出了冰箱里的三罐啤酒,老周道:“喝点再睡吧。”
    也好,一点点酒精有助于睡眠。
    老周晚上会犯烟瘾,今天楷楷在,所以一直克制,这会终于忍不住,抽出一根上了阳台,我也跟过去,老周突然道:“我前天在台里碰见刘媛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