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城掠地(娱乐圈) 作者:小厉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概论】老戏骨和新导演的故事,骚叔影帝许晋城的起伏人生。
 
【人物简介】
 
许晋城:世人皆以为他风流,其实他才是最长情的那个,只是许影帝装模作样的功夫太好,愣生生在人欢马叫的热闹繁华里活成了孤家寡人。
 
许晋池:许家养子,许晋城的弟弟,这个身份成了囹圄,锁死了他对许晋城的一往情深,当他痛快地砸碎了枷锁,才惊觉往事随风早就化成了灰。
 
迪诚烨:迪导披着阳光青年的明媚皮囊招摇撞骗,实际上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他脸皮甚厚,目标明确,手段多样,直取许影帝命门。
 
 
【《华灯初上》的平行篇,老背景,新人物,新故事。】
 
内容标签:娱乐圈 年下 阴差阳错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晋城,许晋池,迪诚烨 ┃ 配角:江玉婷等 ┃ 其它:小厉
 
==================
 
  ☆、第一章 (已修)
 
许晋城是个演员,如果非得给他定个级别,那就是神级。
    这个“神级”并非只是赞扬他是位多么厉害的演员,已经拿过多少个响当当的影帝称号,更是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此人一直神神秘秘,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各种找不到,各种请不动。
    去年这个时候,许晋城凭借在一个历史片中的出色表现,在最富盛名的国际颁奖礼上拿到了影帝,他可是该颁奖礼上的头一个华人影帝,自然是出尽了风头,狠狠为国人争了一回脸。拿完奖回国后,许晋城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觉得太闹腾,懒得应付,就干脆潇潇洒洒扔下一句话,对大大小小媒体说了句言简意赅的话:“我休息一年,各位明年再见,谢谢。”
    然后许晋城就真的淡定消失了整整一年时间,这一年间,就连号称拥有“宇宙最强狗仔武装队”的某娱乐小报也没能窥探到许晋城的半点讯息,小报的各路八卦娱记们想尽千方百计,蹲在许家大院外面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餐露宿,人都要熬成风干肉了,硬是没见到许晋城半个影子,更别提什么跟车围堵了,许影帝完全就是人间蒸发了。
    不过,平静了这么久之后,近几日的娱乐头条突然出现了许晋城的大名,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一整年的许影帝终于又回到了某娱乐报纸的头版头条,那粗大的黑壮标题,生怕大家看不到似的,恨不得撑破版面直接飞进读者眼睛里。这篇报导一出,转眼就被各大媒体相继转载,在社交网站也很快疯传起来,谁叫它的内容绝对够话题,够劲爆,其标题为:
    “传许晋城不堪情伤,看破红尘,毅然出家!”
    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更有一众不明真相的影迷捧着许晋城的海报在公司门口前哭哭啼啼、呼天抢地、悲痛欲绝,叫过路的人看着,还以为许晋城出了什么事儿。
    关于许晋城的各种消息一波接一波地扩散,大小媒体无中生有的本事在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一会说许晋城被哪个女星踹了,一会说许晋城被哪个男人玩弄了,各种小道消息已经传得满城风雨,不过不管声势再怎么浩大,仍然不见许晋城现身,他这样安静,莫不是真的看破红尘了?于是人们的各种疑惑渐渐加上了感叹号:难道许晋城真的出家了!
    许晋城当然没有出家,此刻的他正安安稳稳地待在家中,悠闲地晒着太阳料理自家的小花园,他哼着小曲,拎着小喷壶仔仔细细地浇一株矮矮胖胖的仙人掌。
    许晋城的经纪人兼助理兼保姆兼表弟阿南正站在他的身后,一脸纠结地攥着一沓报纸,报纸上硕大的标题赫然写着“许晋城出家之十大猜测”,阿南看着眼前跟没事人似的许晋城,几分悲愤地质问道:“哥,你是不是又乱讲话了?”
    许晋城稍微提了提喷壶,说着:“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压根都没见人,怎么可能乱讲话?”
    阿南抖了抖手上的报纸,道:“那为什么外面都在疯传你出家了,说得有模有样,你倒是有点反应好不好?”
    许晋城放下喷壶,接过报纸扫了几眼,嘴角一挑,笑道:“还真行,看来我影响力丝毫不减嘛。前几天接了郑导的电话,他问我过得怎么样,我说我清心寡欲过得很好,比和尚还祥和。”许晋城摇摇头,啧了一下,又道:“看来中招了,郑导这个老狐狸。”
    许晋城攥着报纸,走到阳光房中间,随手将报纸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双手掐腰扭动了两下,又活动了活动脖颈,活动好了筋骨,他笑着说道:“红尘这么精彩,我可舍不得离开,既然是众望所归,那我就出山!”
    阿南听到,立刻像得了圣旨一般,几乎要热泪盈眶了,他低头哈腰地跟在许晋城后面,就差满嘴奴才样地“喳”一声,等到这一天可真是不容易,可把他熬坏了。许晋城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指着一盆仙人球问道:“阿南,我怎么觉得它变矮了似的?”
    阿南一哆嗦,生怕许晋城再改主意又去侍弄花花草草不愿复出,他赶紧过去查看,然后诚实交代道:“哥,你浇水浇太多,底下全都烂了。”
    许晋城叹口气,说着:“那算了,改天给我弄几盆新的。你去打听打听最近有什么进口的动画片?联系一下,我去给配个音,别的活我也不想接,好歹干点事儿先出去露个脸,免得被人说成和尚,你说他们那只眼睛看出我是个清心寡欲的?你再去夜店定个房,今儿晚上我就左拥右抱给他们看看。”
    阿南真想把烂了根的仙人球糊到许晋城脸上,当然,他不敢。阿南一脸愁苦相说着:“哥,你还是弄死我吧,你毁自己不要紧,别把我饭碗也毁了啊。”
    许晋城一笑,道:“我可舍不得。”
    他说罢,径直去了衣帽间,拉开衣柜扫了两眼,对阿南吩咐道:“去拿几套新衣服,我已经订好了,你再跟主办方联系一下,我要出席晚上的金梅奖颁奖典礼。”
    阿南马上应下,立刻去联系各种事务,心里默默想着,这货绝对早算计好了,就是装!
    许晋城是谁,怎么可能会犯糊涂,从来只有被许晋城算计的,还没见过谁能算计得了许晋城,他太了解这个圈子,太懂圈子里的规则,这里没有意外和偶然,只有步步为营。
    如果要做焦点,那就要做绝对焦点。
    许晋城的意外出现,可以说,几乎扰乱了整个金梅奖的秩序,从红毯到颁奖,所有人将关注点全部放到了许晋城这里,完全无视哪个女艺人又走光了,哪个女艺人穿着又是多么不得体。
    许晋城大大方方站在红毯中央跟媒体打招呼,还是那副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老样子。不过一旁的阿南很清楚,别看许晋城一副高贵典雅的淡定相,心里肯定得瑟坏了,绝对在咆哮着庆祝自己的人气魅力,他天生喜欢成为焦点,也习惯了成为最闪耀的存在。
    红毯主持人在几分钟前才接到许晋城要出席的通知,女主持是最近才红起来的,估计都没见过许晋城真人,又紧张又激动差点被自己长裙绊倒,许晋城绅士地伸手扶了她一把,也不等主持人讲话,直接接过话筒,自己说了起来,他还是走的简短范儿,对着媒体密集的□□短炮说道:
    “各位好久不见,算起来到今天我正好休息了一年,见到大家很高兴。”说罢略一点头,算是讲完了,直接撂下话筒,进了会场,弄得主持人哭笑不得,回不过神来。
    许晋城久未出席这种活动,按理说过来打招呼的人应该是络绎不绝,不过稍微了解一点情况的,都不敢冒然来打扰他。稍微懂点事的,都知道许晋城不喜欢被打扰,很不喜欢,原因很多,此人道道太深,你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轻了重了,许影帝不爱听的话,后果很严重。
    今天许晋城的心情很不错,坐在视角极佳的位置上观看这场颁奖礼,而且竟然能稳坐着坚持到颁奖礼的最后。最佳女演员是陶桃,他以前合作过的,俩人关系还不错,算是熟人。不过最佳男演员倒是有点叫他意外,竟然是沈文初,这人他以前有过一丁点印象,算是有天分的演员,只不过没什么干劲,看来终于上道了,是个好苗子。
    颁奖礼接近尾声的时候,许晋城叫阿南把车提前开出来准备好,一会自己好迅速直接离开,免得被乱七八糟的人缠住。安排是好安排,不过他还是被人缠住了,有人猜到他会提前走贵宾口开溜,早早就在等待了,是个导演,圈里人都叫他地中海吴,由此可以想象出他那油腻腻的形象。
    地中海吴直接拉住许晋城,煽动着两片厚嘴唇叨逼着:“许先生答应过我的别忘了啊,拜托拜托,我的身家性命全在许先生一念之间了,要是能跟您合作,我算是有救了,拜托拜托!”
    许晋城一笑,拨开地中海吴的手,文雅道:“具体事务请跟我经纪人谈吧。”说罢,快步跳上一旁正在等待的车子,地中海吴着急得直拍打车窗,啪啪啪拍得窗户直震。
    许晋城沉着脸道:“快开车,好心情都被糟蹋了。弄了个幼稚园水平的剧本也好意思送来,连抄带凑以为我看不出来,自己傻逼就算了,当我也傻逼。烦死个人,阿南快开车。”
    车子发动,开出去十几米远,开车的人开口道:
    “都是讨生活,吴导近况不好。许先生要去哪儿?”
    很陌生的声音,许晋城诧异,抬眼看去,才发现开车的人并不是阿南,而是个带着墨镜的陌生男人,再细看车子,型号是一样的,里面摆设却不同,这压根不是自己的车,根本就是上错了车!
    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太多,许晋城本来还觉得尴尬,不过转念一想,既然阿南没有跟着,倒是成全了难得的自由,许晋城动起了歪歪肠子,说道:“前面路边停一下。”
    开车的人没多问,直接停到许晋城指定的位置,在许晋城下车之前,他摘下自己墨镜,递给许晋城,道:“许先生可能用得到,还有,这是我的名片。”
    许晋城一愣,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开车的人看着许晋城带着自己的墨镜下了车,弹出一根香烟点上,吸了一口,轻轻吐纳,嘴角微翘,像是颇为满意,不枉他特意去找了辆型号相同的车子耗了一晚上守株待兔。
 
  ☆、第二章 (已修)
 
许晋城看着车子徐徐开远之后,隔着墨镜看了看手中的名片,路灯昏黄,墨镜又将不怎么亮堂的光线继续削弱几分,巴结的人见多了,他懒得一个个都上心,不过看在对方主动借给他墨镜的份儿,许晋城还是瞥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迪诚烨。
    怎么起这么个拗口的名字。随手将名片扔进路旁垃圾桶,许晋城戴着大墨镜,双手潇洒插裤兜里,慢悠悠向前走了几十米,来到一处公交车站。站牌上密密麻麻的路线和站点看得他有点眼花,这么晚的时间点,估计大部分公交的末班车都开走了,车站中空荡荡半个人也没有。
    许晋城坐在长椅上,把玩了一会手中的墨镜,阿南打过来好几个电话,许晋城干脆把电话调成静音,压根不准备接。在公交车站坐了不一会,见有几个年轻人朝这边走来,他便起身离开了长椅,随便挑选了一个方向,沿着路边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荡,夜色正好,清风朗月不需买,他难得清闲一个人压马路溜达,溜达着溜达着,就有点寂寞了。
    路过一处地下通道时,里面有位古稀老人蜷缩在破旧的军大衣里,正靠在墙壁上点着头打盹,面前的破铁罐子里堆放着零零散散的小额纸币。许晋城停下脚步,老人像是有所感知,迷糊着眼睛抬起头,老人胸前的旧大衣起伏了下,拱出一只脏兮兮的小狗崽,眼睛亮亮地,亲昵地蹭着老人下巴。
    狗不嫌家贫,许晋城说不清自己是心疼流浪的老人,还是心疼那条脏兮兮的狗崽子,反正他脑子一热,把自己钱包里所以的钱都抽了出来,都是大票,厚厚的一沓,放进老人面前的罐子里。老人惊愕得瞪大眼睛,结巴道:“□□还是冥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