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已知我爱你,求证你爱我 作者:参商阔

字体:[ ]

 
西皮one : 陆泽*沈若凡 : 貌美心慈温柔攻 * 高冷(对别人)贤惠温柔(对攻君)受
生性冷淡寡言少语的高中生沈若凡在考场偶然结识了学霸陆泽。陆泽温柔俊美人气爆棚,
被深深吸引的沈若凡费劲心思和陆泽成为了好朋友后,才发现自己想得到的远远比朋友多。
沈(含泪):“我喜欢你”
陆(深情):“我也喜欢你。”
沈(要哭了):“可是我的喜欢,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
陆(大受打击):“是啊,我的喜欢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
作者(笑抽了):其实你们说的就是同一种喜欢,哈哈哈哈哈
----------------------------------------------------------------------------------
西皮two: 李唐*卫则 : 阳光健气攻*腹黑成熟受
缺心少肺的中二少年李唐,在得知自己的兄弟陆泽喜欢男人后,陷入了难得的忧愁之中。
爹打娘骂遇人不淑孤独终老,李唐为陆泽担忧的时候却不知道已经有人织了一张温柔的罗网,
只等自己心甘情愿束手就擒。
李唐(认真脸):你放心吧,就算我爸妈打死我我也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卫则(宠溺笑):你也放心,等我帮你生个猴子,你爸妈不会打死你的。
李唐:(⊙o⊙)?!
作者:你们都是我的亲儿子,放心吧~
--------------------------------------------------------------------------——
1v1 温馨无虐,甜到牙疼,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若凡,陆泽 ┃ 配角:李唐,卫则,陆渊 ┃ 其它:暗恋校园互宠
 
 
☆、序章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天使,求收藏求鼓励!                        
  冬日,教室。黑板前的挂钟上,时针与“6”的标识尚有微小而可见的角度,夜色已经笼罩校园。沈若凡坐在窗边,透过雾气氤氲的玻璃,远远望见教学楼前的大道上亮起了朦胧的灯光,映得白日里突兀萧瑟的树枝也柔和起来,讲台上的老师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些什么。
  “后天就是期末考了。虽然只是高一第一学期,但是大家都知道,你们高二要面临着重新分配班级,这次考试会和下学期的期中期末考一起作为你们分班的依据。因此,大家要端正态度,全力以赴!”不愧是语文老师,抑扬顿挫,感情充沛,不过大家似乎被暖气吹得昏昏欲睡,反应并不积极,甚至从某些角落里传来了整理书籍收拾书包的不和谐声音。 
  年轻的女老师扫视了一遍教室,无奈道“好了,快放学我就不多说了,大家早点去吃饭。考场安排班长拿去贴上。班长?顾泓?”
  “卧槽,你戳我作甚!”久唤不应的班长突然一声哀嚎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炸毛似的看着尴尬得想捂脸的同桌。全班顿时哄笑起来,效果不得不说比班主任慷慨陈词好很多。女老师苦哭笑不得,心里默念:班长一定是复习得太认真,嗯,是这样的。。。
  当教室又趋向于平静时,老师像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按照我们一中的传统,期末考试是按照期中考试的成绩排考场的,这个大家都知道吧,看考场的时候别觉得奇怪。”
  教室里又嘈杂起来,显然有些同学尚不知道还有此一说。不过,相当一部分同学早已从爸爸妈妈大姑小姨学姐学长那儿听说了,便热情地给不知道的同学科普一番。
  沈若凡就属于那类见识少的,他父母早逝,亲友寥寥,只与外婆相依为命,自己又性格内向,没有广交游的兴致。于是他就难得地主动问了问同桌的小胖子。
  小胖傲娇地说:“这你都不知道?咱们一中历来都是这样。期末的时候,期中考试年纪前三十名的在第一考场,三十一到六十的第二考场以此类推。一考场几乎都是半斤八两的,作弊都难!”
  “是这样啊。”沈若凡表示明白了。小胖子觉得这同桌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自己只得找后座的人聊天,时间长了脖子都疼,搞得他都不爱唠嗑了!难得这闷葫芦主动开口,哪能轻易结束?
  “哎哎,我记得你期中走了狗屎运,是咱班第二来着,是年段前三十吧?”
  沈若凡回忆了下,然后点点头。
  “哇,这样你可以去第一考场了!那可是牛人会聚,说不定还能认识闻悦鸣呢!”
  闻悦鸣是目前一中高一年级中非公认的校花,并且是学霸一枚,也是小胖同学初中以来的女神之一。沈若凡看见小胖子用白白胖胖的手指扶了扶眼镜,圆溜溜的眼睛写满了羡慕。他笑了笑,觉得这同桌真是萌萌的,不过自己对在哪个考场这种事真的不怎么在意。小胖子还想再说些什么,放学铃声就响了,教室里也笑闹声起。沈若凡背起书包,拍了怕小胖子的肩膀,就回家去了。
  同班同学都不会多熟,考场能见到谁又有什么好在意。寒风在出教室的瞬间汹涌而至,沈若凡缩了缩脖子,加快了步伐。
  沈若凡的家离学校很近。初三时,比起对良好教育环境的渴望,不愿住校给了他更多的考取一中的动力。一开门,温暖的气息伴随着熟悉饭菜的香味飘来。
  “凡凡回来啦?姥姥刚刚把饭做好,快去吃吧!”。
  “姥姥你吃过了么?”
  “姥姥吃过了,姥姥在上网,凡凡自己吃,有事情叫姥姥喔。”
  “好,您玩您的。”沈若凡的姥姥是名退休多年的老师,年近七十身体依旧硬朗,最大的乐趣就是照顾外孙,衣食住行样样都想包办。最近几年家里装上了电脑,老人没事就上上网,注意力才有所转移。
  喝着温热的粥,沈若凡觉得自己过着很是幸福的生活。尽管父母没能陪伴着他,但是他还是健康地长大了,说不上每天开心,但也不难过。可是,他又觉得自己缺少了什么。每天会见哪些人,说什么话,干什么事情似乎都是一成不变的。同龄人过剩的闹腾劲儿,是他羡慕而又抗拒的。
  不知道自己读的书算不算少,可是想得是真多。那天晚上入睡前的沈若凡是这么想的。?
 
☆、陆泽
 
?作者有话要说:  挥挥您可爱的小手,收藏奴家的文章吧!么么哒~                        
  沈若凡拿着考试袋,夹着一本笔记本就去考场了。前三个考场在学校的行政楼,其他考场则是教学楼里普通的教室。小胖对此颇为愤懑,因为据他说前三个考场配备了真皮座椅,而其他考场的人只能坐硬板凳,这种差别待遇简直让人想去教育局投诉。当然和每个吐槽学校的学生一样,他们的反抗方式就是打个嘴炮。
  教学楼的走廊里满满都是奔赴战场的学生,喧闹非常。沈若凡顶着一张扑克脸在霜打茄子和充血公鸡中逆行。好不容易到了自己的考场,沈若凡坐在舒适的椅子上,觉得小胖子还是有很多过人之处的,比如他的消息准确率就很高。
  考场里很安静,已经到来的同学大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或低头看书或闭目养神,也有几个带着探寻的目光打量周围。这样的情况下,沈若凡前座的女生与围在她桌前几个女孩的嬉笑声就显得格外清晰。沈若凡不想看书,所幸听听她们在说些什么。从她们的交谈中大概知道这三个女生初中都是附中的,早就相识,而目前她们议论的是坐着的女孩旁边迟迟未现身的考生,名字听起来应该是个男生。
  “本来没能留在附中高中部挺伤心的呢,没想到咱学校来一中的还挺多的呢!”一女道。
  “是呀,开学的时候听说陆泽也来一中,我惊讶了好一会呢。他中考成绩那么高,家里又不缺钱,本以为会留在附中然后直接出国读本科呢。悦鸣,你说他怎么来这儿啦”另一女问坐在沈若凡前方的那女孩。
  “想要出国读本科自然是留在附中好,但是我想陆泽他来一中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我只是他的初中同学,不知道他想什么。”坐着那女孩声音很是悦耳清脆,可是说话的调子却很平缓,语速偏慢,好像是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一样。
  “诶诶?真的只是普通同学么,我们还以为你是因为陆泽才跑来一中了呢!”站着的女孩一副你别骗我的语气。
  “是么?但是这种没脑子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就像不经大脑的话我不会说一样。”被叫做悦鸣的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倒轻快,好像在说着什么玩笑一般。沈若凡抬头,看到她束起的长长马尾。虽然简单但应该是悉心打理过,连发尾的小卷都透露着精致的意味。难道她就是自己同桌的女神闻悦鸣?
  她说完这话,两个女生立刻尴尬起来,一时间没人再挑起话头,沈若凡估摸着这天是聊不下去了。这时,站着的女生突然说:“陆泽来了。”也许是生活过于平淡滋长了长久处于正常青少年平均线下的好奇心吧,沈若凡和前面那位叫悦鸣的女孩一同转过头看去。
  沈若凡是很爱读书的,毕竟他不爱和人交流,看点书打发时间是不错的选择。看陆泽的第一眼,沈若凡觉得他就像书里面走出的人。容貌也好,气质也罢,让人惊叹。现实里见到美女很是容易,帅哥就难得了,而“帅哥”这样的词用来形容陆泽就显得俗气难耐了。他记得同桌小胖杨慎吐槽过一部小说,里面老是用“丰神俊朗”形容男主,小胖子说这词真矫情,尽管他还是津津有味得从头读到尾。沈若凡觉得小胖一定没有见过陆泽,否则就不会觉得这个词矫情了。
  刚进教室就被四个人盯着,陆泽觉得有些尴尬。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确认自己刚刚睡觉的时候没有把头发睡得翘起来,然后朝四人笑了笑,唇边有酒窝若隐若现。
  “陆泽,你的位置在这里!”前座女生招手唤他。
  “多谢!好巧啊,闻悦鸣同学。”陆泽走过来坐下,边解围巾边打招呼。
  “是呢,没想到高中还能在一个学校!”面对着陆泽,闻悦鸣显得落落大方,只是言语不似刚刚冷淡,而是欢快利落,有一种娇憨之感。
  “你们也是附中的同学吧?”陆泽没有继续接闻悦鸣的话,而是问站在桌前的两个女孩,温柔自然。
  “嗯嗯,是的。我们两个是三班的。”
  “难怪这么眼熟,原来是邻班。高中又在一个学校,以后多指教啦。”
  沈若凡猜这两个女生一定兴奋得不行。他依旧低着头,想听这个叫陆泽的还会说些什么。突然,沈若凡觉得眼前光线暗了暗,旋即是陆泽低沉悦耳的声音:“你也是附中的同学吧?”仿佛说话的人近在耳畔。
  沈若凡猝不及防,猛地抬头。目光的对视,猛烈的心跳,莫名的慌乱,让沈若凡狼狈中带着恼怒。“我不是附中的,你也见我眼熟么?可是我之前又没见过你。”一出口,沈若凡就后悔了,觉得自己简直是神经病,这语气好像对方欠了自己两百块钱似的。
  陆泽愣了下,他没想到这长得和小白藕似的男孩其实是颗小辣椒。刚刚看见他和三个女生一起盯着自己,便以为这也是初中同校的来着。虽然确实没有什么印象,但是附中学生那么多,自己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礼貌的问一句,没想到竟然被对方呛着了。这感觉倒是很久违,想他平日里老师宠爱同学喜欢,哪里有人无缘无故冲他发火呢。他虽不生气,不过看到对方白净的小脸涨得通红,不禁生起了几分逗逗对方的心思。“啊,不好意思,是我搞错了。不过,我是真的觉得你眼熟。”
  沈若凡没想到对方竟然脾气这么好,更觉羞愧。打定主意不再说话,沈若凡的脑袋简直要埋到桌子下了。可对方却接着说:“我一进来就看到你一双含情目紧随我,我看你自然就像宝哥哥初会林妹妹,眼熟得很。”《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选段是这次语文考点中的考点,几个女生瞬间哄笑起来,沈若凡觉得自己脑子轰隆隆的,似乎整个教室的暖气都在朝着自己脸上吹。现在的小孩子开玩笑都这么不正经吗!感觉自己被调戏了,沈若泽想反击一番,只是当看到陆泽托着腮看着自己,纤长的睫毛下,眼睛里是温暖的笑意,亮晶晶的,他立刻又把头低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