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设计师 作者:常叁思(上)

字体:[ ]

《设计师》作者:常叁思
 
文案
 
工科男有工科男的温柔,在钱心一三十五岁那年,陈西安参照行业最严标准瞒着他造了栋房子。
 
抗震9度,耐火一级,防雷一级,传热系数2.0,地震不倒,雷劈不到,冬暖夏凉,节能环保。
 
精装验收后,他把设计说明连同钥匙一起递到钱心一面前,说:“我给你一个家吧。”
 
结果职业病发作的钱心一震惊的说:“你他妈这是建了个军火库吧?”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强强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钱心一;陈西安 ┃ 配角:赵东文;杨江 ┃ 其它:都市暖文,三观笔直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有些专业的词汇我就放在前面了,一把年纪也卖不起萌了,你们随便吧,么么哒。
    镀锌:一种金属表面的防锈技术。
    钱心一有个好名字,一心一意的赚钱。
    他也很对得起这个名字,是院里最出名的加班狗,平常一周七天,他就有七天在加班。大概是加班上火,他整个人就像头喷火龙,新招的小姑娘那么颜控,都不敢正眼瞧他。
    陈西安来面试的时候是周日下午,正好碰上他在会议室骂人,两层玻璃加一层翻转百叶,都拦不住他汹涌澎湃的怒火。
    “你脑子是不是忘了镀锌,啊!!!”
    陈西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就有点啼笑皆非,心想这谁骂人还挺专业的,不做建筑的都听不懂他是在说人脑子生锈了。
    他占着身高的优势,瞥见引路的前台美女明显单眯了一下左眼,脸上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这个小动作在她转头的时候就不见了,她微笑着对上陈西安的视线,八颗牙道:“抱歉陈先生,会议室被占用了,我先带您到接待室吧。”
    陈西安点了下头,路过的时候透过百叶叶片的缝隙看见会议室里有两个人形,之前“镀锌”那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一股“你在逗我”的疑问。
    “什么?UA(Urban Architecture)一个看大门的说你没穿正装,没让你进去,所以你让他帮你把图纸拿给前台,然后回来当了个安静的美男子,结果从昨天等到今天,都没看见UA的新图……你是这个意思吗,啊?”
    他的语速很快,而且音量越拔越高,咄咄逼人的感觉十分明显。
    挨训那个吭声了没陈西安没听见,他跟着前台往门口走去,在转身进接待室的时候,瞥见一个男人走出来拐进了工位里,那里有道响了一阵的手机铃声。
    他接着电话又进了会议室,蓝色T恤和灰色运动裤,很瘦,一般刚毕业学生的体型,那里又是职工的位置,陈西安以为是那个挨训的。
    因为会议室被占,陈西安在老总办公室完成了他的面试,他是建筑学博士出身,又有国企两年实习、两年工作的经验,薪酬要求也很中庸,谈吐也不浮夸,问起为什么离开国企,他也很坦然的说是因为钱少效率低。
    GAD(高远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大老板高远对他满意的要命,两人起身握了手,高远笑着将他往外送:“陈大博士,欢迎加入GAD。”
    陈西安走到门口,“不敢当,谢谢高总肯给机会。”
    高远正要夸他太谦虚,一抬头看见过道里的蓝T恤,立刻抬手招了下:“心一,来,我给你介绍下你的新搭档。”
    蓝T恤抬头看过来,眯了下眼,要近视不近视的模样。他的视线和陈西安撞上,勾了勾嘴角对他点了下头。
    他看起来挺年轻的,大概二十六七,挺柔和的面相,头发稍微有点长,但是待人的态度不太像刚工作的人。他边走边低头,将又响起来的电话掐了。
    陈西安一看见他的脸,就觉得他有点面熟,想了想没想起来,人已经到了面前,见他伸出手说:“你好,钱心一。”
    他此刻的语气很平静,但是陈西安抬起的手还是一顿,认出了他就是会议室里说人没镀锌的那个。
    设计院敢骂人和指挥别人送图纸的起码都是设计师级别的,他和这个眼熟的年轻设计握了下手,一边觉得他的名字更耳熟,一边想着他肯定比看着年纪大,“你好,陈西安。”
    掌心的手指有些凉,是长期呆在低温的空调房里的痕迹,握手一触即放。
    高远笑着介绍:“心一,中建八局设计院出来的博士,以后配给你们所当计算,你很喜欢的那个小三居财富广场的双曲入口的力学模型就是他出的,怎么样,满意吗?”
    小三居的财富广场入口,是国内做的最好的双曲模型实体,在业界里非常有名,连国外的设计师都赞不绝口。
    钱心一闻言看了陈西安一眼,脸上有些意外,又笑着对高远说:“我满意有什么用,主要还是看你高扒皮满不满意,恭喜你啊,又多了个随便剥削的剩余价值。”
    他用的是开玩笑的语气,但这么跟老板说话还是很不妥当,然而年纪看着能当他爸的高远却一点没生气,只是瞪了他一眼,开始向陈西安介绍他:“你别理他,他就喜欢胡说八道,西安,这是我们设计院一所的所长,最年轻最帅脾气最坏的,你以后多担待点。”
    陈西安这下真的吃了一惊,他从八局出来的时候,也还没到项目负责人的位置,而这个看着比他还小一些的钱心一,居然已经是高远国际这种规模中等偏上的设计院的所长了。
    建筑是特别吃年龄饭的一个行业,再有天赋的设计师,没有几年的从业经验,是没人敢拿来担项目的。他不动声色的又把钱心一扫了一遍,在觉得他的年龄是个谜的前提下,承认他的确很厉害。
    陈西安出自国企,在关系融洽的上下级之间打太极:“应该是多请教。”
    老幼莫辩的钱心一瞥了他一眼,那意思陈西安竟然看懂了,国企有些马屁风私企的人都看不顺眼,这是宿怨。接着又见钱心一不肯吃亏的对他老板说:“第三个最是污蔑,任劳任怨的我不服。”
    高远估计是被他搞怕了,无可奈何的应和道:“对对,你说的对。”
    陈西安登时觉得这个钱心一的性格肯定很强硬,实力就不用说了。
    说着钱心一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了眼显示屏,扬了下手机说了声抱歉,走出两步转身把电话接了。
    高远看介绍的目的也达成了,就对陈西安打趣的说:“我们钱所每天比我还忙,我找他谈话,还得等他打完电话,呵呵,那今天就到这里,你回去好好休整一下,明天开始,就是GAD的计算大师了。”
    陈西安又跟他握了下手,在他的送行下往门口走。
    他走出去的时候看见钱心一转身靠在玻璃隔断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只笔在手里甩,侧着的脸上半边眉毛锁着,一副又要发火的架势。
    高远将陈西安送到了电梯口,还亲自帮他按了电梯,言行间都表达出他对陈西安的重视,陈西安道了谢又跟他说了再见,就伸手去摁闭门键。从电梯合上缝隙里,他看见对他微笑的高远转过了头。
    让他侧目的是钱心一,陈西安还没走出大厦,就被人叫住了,他回过身,看见他一直在回想曾在哪里见过的钱心一跑过来,“那个陈西安……博士,等一下,我有个事麻烦你。”
    穿堂是逆风,他跑起来刘海被掀了起来,露出了整张脸的轮廓,陈西安脑中灵光一闪,忽然被他捕捉住了。
    他想起来哪里见过这个人了,在他高二国旗下演讲的时候,那天他作为十佳学生代表发言,发完言后的流程里,学校开除了一个人……
    很多片段迅速从脑中掠过,但因为不合时宜和反差被他暂时压了下去,陈西安看着停在他面前,比他矮一点的钱心一,心里全是恍惚,气质天差地别,他说:“什么事?”
    钱心一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的笔晃了几下,迟疑了一下看向他,说:“我有个模型明天就要,计算家里出了事,来不及看了,你要是不赶时间,帮我核一下吧。”
    他这话忽悠外行人还行,说给内行人听就是个笑话。
    一般一套图拿到手里,设计说明就得看两小时,然后建筑结构加水暖电气各专业,光消化就得要个小两天,然后才能到谈模型,这忙要是帮了,陈西安的晚饭也不用赶了。
    钱心一肯定也知道面对一个明天才是同事的人,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不然他GAD一霸从来都强势压人,哪里会面露迟疑。
    陈西安设算两专,自然比他还清楚,但他只是稍微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从日后的同事关系来看他这么选择是明智的,但他心里清楚,他肯帮忙的真正原因是想进一步确认一下,钱心一是不是他以为的那个学生。
    陈西安点了头,钱心一立刻对他笑了一下,他笑起来的时候看着很舒服,一点也不凶,也很陌生,在陈西安有限的记忆里,他似乎总是阴沉着脸,或者焦头烂额。
    钱心一争分夺秒,引着陈西安往回走,边就说起了情况,一点也不客气。
    “是这样,这个项目是C城的,绿地旗下的一个商务中心,设计院是我们,方案公司是UA,结构已经起到了裙楼顶。结果顾问周五发函说雨篷那里的结构扛不住……”
    他描述的很专注,用笔随便戳了下关门键,没戳亮都没发觉,陈西安默默的补了一下,点头示意他往下说。
    很常见的设计信息整合失误问题,讲究的甲方为了兼顾功能和效果,往往会请两个设计院,一个负责功能,一个负责效果。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理论下,好看的不实用,设计和方案在激烈的自我验证后,都做个让步,调整图纸后给外立面设计。
    C城绿地商务的问题是,方案公司在上次会议里同意调整图纸,但最终没有修改,也没有知会设计院,使得结构已经做完了,幕墙公司才发觉结构强度不够。
    入口是商场的脸面,甲方一惊悚,连责任都来不及追究,先把所有单位都赶上架来亡羊补牢。
    两人回到办公室,大老板已经走了,他们来到钱心一之前拿手机的工位上,现今那里坐着个小平头,挺高大精神的一小伙子,看见他愣是站起来,小媳妇似的叫了声师父。
    这是钱心一被强行塞过来的一个徒弟,赵东文,去年的应届毕业生。
    钱心一平时很不喜欢他表现的这么怂,但这会儿也顾不上了,他推了徒弟一下,“赵儿,把顾问的雨篷受力分析、sp2000打开,然后起开,让陈博士坐。”
    赵东文没挨训,登时如蒙大赦的坐下去开图,一边还因为钱心一难得不敌视高学历,还偷偷瞟了陈西安一眼,只觉这男人看起来就很有勇气的样子。
    他飞快的开了图和软件,起开着还没开口,就听见精英对他的师父说:“钱所,咱们是同事了,你要是不习惯叫我的名字,就叫我陈工,小赵也是。”
    赵东文不面对钱心一的时候还是很机智的,他从善如流的将博士憋了回去,让出座位来:“陈工,您坐。”
    钱心一根本不在意称呼,“行吧,屋里陈工已经有7个了,我就叫你陈西安,公平起见你也叫我钱心一。”
    陈西安坐下来,心里忽然有些感慨,算来他知道这个人有将近11年了,却是第一次和他正式认识,而且看他的样子,对自己似乎一点印象也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