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挣宠 作者:哈欠兄(第一部)

字体:[ ]

 
    文案
    他踩他于脚底,蔑视,嘲讽,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爷,而他,只是他花钱雇来的保镖,人卑命贱。
    四年辗转,再次相遇,他成了默默无闻,衣食拮据的劳动下层,而他曾最瞧不起的那个男人,已然站在了权势巅峰!
    少爷,你知道我找你多久?呵呵,整整四年!
    你放手!!
    
    【——第一部——】
    
    契子
    四年前
    懒洋洋的倚在雕刻精美的软椅上,绝俊的少年手撑着额头,神色悠然的望着跪在自己面前,垂着脑袋,不断颤抖的男佣。
    愤怒?不!为这么一个偷了东西的下贱佣人动怒,不值!富在穷前尽显高贵,穷在富前自卑自贱,这种富与穷的乐趣,他时天得优雅玩弄。
    柔和的笑颜漫开,像条温柔的毒蛇,时天慢条斯理的抬起一只脚,用脚尖垫住男佣的下颔轻轻抬起,望着那张惊恐湿润的眼睛,时天皱着眉,怜声道:“啧啧,真可怜,怎么吓成这样?我这还没惩罚呢。”
    “少…少爷,真不是我拿的,我…我打扫完房间就出来了,真没看见您的那根项链,求求您放过我吧。求求您”男佣再次连磕了几个响头,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唉。”好看的眉毛紧锁着,时天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么说的话,你是不打算交出来喽?”
    男佣跪在地上,开始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他知道,若是时天将他论为窃贼处理,怕是不会将自己送警,而是直接动用私刑,将自己打残,甚至,打死!
    这位性情恶劣,跋扈专横的少爷,惹人憎,遭人恨,但他父亲是一方财团霸主,所以他是富流社会里的骄子,错有人担,罪有人扛,享受着物质社会里的最高丰盈,亦如是靡光璨彩里的恶人,罪恶,却高贵,他腻烦却骄傲的接受着四面八方的拥宠,理所当然的用鄙夷嘲讽的目光斜视他人!
    时天从椅子上站起,年仅十七岁的他,身形偏瘦却修长健美,即便脸上少年的稚气未褪尽,但依旧不见半点阴柔,他很俊美,笑容有着不符合他性情的纯真,但他的周围,似乎永远都围绕着用骄傲铸成的悍墙,像是他自我保护的外壳,有点坚硬,有点冰冷。“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他?”时天突然转身,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望着一直站在自己身后沉默不语,面无表情的男人。
    男人一身黑装,身形伟岸,笔挺的站着,至始至终神色无变,那张宛如刀削斧劈过的脸,沉冷,凛冽。
    “我让你回答我!你聋了吗?!”时天脸色微变,声音沉下几分,这个男人是他最厌恶的保镖,他总是用一张面无表情的扑克脸,冷眼看着自己,好像在他眼里,自己只是个散发金钱恶臭的富家恶少。
    男人漆黑如耀的双眸终于微微转动,淡淡的落在时天的脸上,中沉磁性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对不起少爷,我只负责您的安全。”
    “哦,是吗?那你就不想替他求求情?”时天贴近男人,堑着脚,温软的鼻息轻轻喷洒在男人颈部,轻声笑道:“我记上次你受伤,还是这个男人替你上的药,他对你,可是好得不得了,人都说保镖最有情义,怎么现在他有难,你连开口替他求情都不愿意?”
    时天靠男人很近,所以很轻易的捕捉到了男人眼里犹豫的颤动,他就知道,这个男人并非冷血!
    这个世上,有软肋的人,最容易掌控!最容易,碾压!
    “要不这样,你抽他一百耳光。”时天的声音很低,透着恶毒的笑意,眯着眼睛,笑望着男人,“不然的话,我会把他关起来,活活饿死他!”
    时间静过五秒,沉默的男人选择走到男佣面前,挥起手,对着那张惊恐无辜的脸,用力的打了下去。
    时天重新坐回椅子上,仰倚着,白皙骨感的手指嗒嗒的敲在把手上,懒洋洋的欣赏着眼前这一幕,他能感觉到自己这个保镖有多不甘心,或许他正幻想着,所抽打的人,是自己的少爷吧。
    “你可是我爸高薪聘请来的保镖,力气怎么这么小?还是你想维护这个有恩于你的窃贼?”时天歪着脑袋,轻笑道:“奥,我想起来了,你母亲重病在床,你除了贴身保护我外,一有空就去医院照顾他,导致你休息时间很少,呵呵,所以现在提不起力气是吗?”
    提到自己重病的母亲,男人终于不再是雷打不变的神情,他暗暗咬牙,猛力一掌打下,男佣便被他打昏了过去。只有这么做,才能真正救他!
    “晕了?嚯!这么狠啊!”时天再次起身,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佣人,确定是真昏迷后,才让其他佣人将其拖出去。
    时天手插口袋,一脸无趣的转身,恰好捕捉到自己保镖望向自己时,那类似嫌恨鄙夷的目光,如同望着一块腐臭的烂肉!
    他看不透自己这个保镖,看不懂那浓黑剑眉下,锐利漆黑的双眸里,到底对自己藏着些什么情绪,他知道有对自己的讨厌,至于其他的,他琢磨不透,当然,也懒得去猜测,毕竟这个男人比起自己,人微命贱!
    时天大步向前,挥起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括在男人脸上,狞着脸,愤声道:“敢这么望你的主人!”
    男人低下头,面无表情的望着地面,没有说话。
    男人漠然的态度令时天更加愤怒,他厌恨,这个男人身上的,那种穷人的,恶心的,骨气!
    幻彩的琉璃灯下,一张通体白玉,雕镂精美的餐桌上,五颜六色的佳肴摆满一桌,时天身着一身名贵手工剪裁的白色西装,慢条斯理的用餐动作优雅的犹如古皇家的贵族。
    不知过去多久,时天才微微睨了眼,从用餐开始就一直跪在自己旁边的男人,那个自己最讨厌的贴身保镖!
    印象中,这是男人第一次向自己下跪,因为父亲交代不要太过为难他,所以时天从不会刻意逼迫这个男人像其他佣人一样对自己低三下四。
    所以这次下跪,是他自愿的!
    “求求少爷,救救我母亲,她撑不了多久了!”男人失去了以往那份笃定,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双拳紧握,可见对时天做出这种下跪乞求的事情,让他有多难堪和不甘!
    可他不得不来求时天,母亲的手术迫在眉睫,可是手术费却是一笔天额数字,他刚当保镖不久,手上根本没那么多积蓄,加上无亲无友,毫厘难借,只能来求这个唯一和他有点关系的男人!即便他有多么不愿意!
    “那个女人能撑多久跟我有什么关系?”时天挑着眉,“话说我时天凭什么去救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关的女人?难道就因为我有钱?”
    “只要少爷愿意拿钱救我母亲,我愿意无偿为时家做一辈子保镖!”男人说着,再次磕了个响头。时天摸了摸下巴,似乎很认真的思考着,“嗯~听起来的确是挺划算的。”
    男人抬头,满怀期待的望着时天,“少爷的意思是愿意。”
    “不。”时天打断男人的话,轻蔑一笑,“我不愿意!没有理由,就是不想帮你!”
    男人的双拳几乎握出咯吱响声,阴冷的戾气顿时爬满冷峻的面庞,他毫不避讳的用着憎恨的目光看着时天,好像要在时天身上生生剜下两个洞!
    看见男人一副恨不得自己死的目光,时天笑的更加灿烂,随之俯下身,俊美的脸庞靠近男人充满戾气的双眼,低声笑道:“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呵呵,人卑命贱的东西就是可笑,总自以为是的认为有钱人就理所当然的该去帮他们,就不知道不相干的个体,根本没义务出手吗?所以,靠人不如靠己!呵呵,自己想法儿去吧。”
    时天轻笑着说完,男人用一种平静且诡异的目光望着时天,最后从地上缓缓站起。
    “少爷的意思是,无论我做什么,都不愿意拿出一笔钱救我母亲?”
    “是。”时天回答的很干脆,一脸无所谓。
    男人突然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餐厅,管家刚想叫住男人,结果被时天止住。
    “他多半是去医院陪他母亲了,不用理会他,去聘请个更优秀的保镖把他给我换了,我懒的看他一脸阴沉孝儿的模样!”
    “。是!”
    吃了几口,时天的视线不自禁的望向了门口,最后有些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指着旁边站着的,前不久刚被他认为窃贼的男佣,不耐烦道:“去,帮我办件事!”
    入夜,时家古欧式城堡般的别墅内无比安静,幽暗宽长的走廊上,传来皮靴踩地的嗒嗒声。他还没有被正式辞退,所以这栋别墅,他依旧出入自由。
    轻轻推开时天卧室的大门,男人面无表情的来到时天的床边,一声不吭的站着,血丝遍布双眼,攥在身侧的拳头蠢蠢欲动。
    该恨这个男人吗?或许不该!正如他所说的,他凭什么自以为是的认为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应该帮自己。
    可是,对那个男人来说,那笔钱只是一次玩乐消遣的小额开销,如果他愿意,自己的母亲也不用死!
    这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女人不在了,因为他儿子的无能,也因为这个男人的绝情!
    男人带着薄茧的手掌缓缓卡上了时天白皙的脖颈,并一点点的收紧!眼底漫起的杀气逐渐吞噬着他作为保镖的理性!
    时天最终被惊醒,待他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准备活活掐死自己时,立刻剧烈的挣扎起来。
    “你…额好大的胆子!来人!”时天怒吼着,将男人强劲的手掌往外掰。
    白皙的皮肤因呼吸不畅而微微涨红,贝扇般的睫毛无助的颤动着,俊美的面容在激烈的抗争中有着别样的诱惑。
    男人突然俯下身,粗暴的吻住了时天,卡在时天脖子上的手迅速下滑,猛的撕裂了时天身上的睡衣,带着怒意的大手迅速绕至时天身后。
    时天睁大眼睛,难以置信自己居然被一个下贱的保镖给猥亵了!
    房内挣斗的声音终于将外面的守卫给引了进来,紧接着,男人被电击,全身虚软的被冲进来的守卫架着。
    “你他妈居然敢这么对我!居然敢这么对我!”时天连吼几声,对着无还手之力的男人连打带踹,又一脸嫌恶的用手大力的摩擦着嘴唇,恨不得擦下块皮。
    母亲的去世对男人打击很大,布满鲜红血丝的双眼逐渐失去光彩,空洞且无神的望着地面,任由时天愤怒的拳打脚踢。
    “你他妈不过是我时天养的一条狗!一条畜生!居然敢反咬主人一口!活腻了是不是?!”此刻的时天毫无绅士可言,像条疯狗。
    被打的保镖至始至终一言不发,他接受着时天骂出的所有极度难听的话,最后在时天下令要将其关进地下室活活饿死时,男人终于抬起头望向时天。
    那是一张绝俊的面容,高傲与倔强藏在眉宇之间,眼底永远有着对弱小者的鄙夷和不屑,他是时天,是他古辰焕刻在脑子里,化成灰都不会忘记的男人!
    《契子》完
    
    第一章 相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