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挣宠+番外 作者:哈欠兄(第三部)

字体:[ ]

 
    【——第三部——】
    第一章 是他?
    
    “好处我也说了不少,希望您能考虑考虑,您放心,不会有人知道,就算最后事情败露,您也大可将全部罪责推到我一个人身上。嗯…好,那我明晚等您的答复。”
    挂了电话,时天听到楼下传来古辰焕的声音,于是立刻回到床上,将手机放在枕头下,背对着房门口躺了下来。
    古辰焕一进门,便问佣人,“时天回来了吗?”
    佣人向古辰焕微微行礼,恭敬道,“回先生,时先生回来已经快一个小时,这会儿估计睡下了。”
    “嗯。”古辰焕满意的应了一声,转身上了楼。
    轻轻推开房门,古辰焕便看见躺在床上的,背对着自己的优美背影,古辰焕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舒心的笑容。
    其实连具体理由都说不清楚,这一刻莫名其妙的让古辰焕感觉身心舒畅,好像这一刻是他期盼了很久一样。
    步伐轻稳的来到床边,因为时天睡的太靠里,古辰焕不得不一膝跪上床面,伸手温柔的抚住时天的肩头。
    时天穿的睡衣很薄,古辰焕的手掌很轻易的能感受到时天皮肤上的温度,带着几分温热的撩拨。
    “睡着了吗?”古辰焕的嘴唇在时天耳廓上轻轻蹭着,声音轻柔,“少爷?”
    时天没有回应,但当古辰焕用嘴邪恶的含住时天的耳垂,口中舌尖挑逗时,时天的身体忍不住颤了颤。
    古辰焕心中轻笑,知道时天在装睡,却又不忍心叫醒,于是又亲了亲时天光滑的侧颈,这才意犹未尽的收回身。
    古辰焕想脱了衣服直接躺进去,但觉得身上有股酒味,看着床上的男人,古辰焕皱眉想了想,最后转身去洗澡。
    洗完澡,古辰焕围着条浴巾来到床边坐上,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轻轻道,“如果没睡的话,就和我说两句话吧。”
    时天还是没有回应,古辰焕有些失望叹了口气,也没再继续说什么,最后不管头发还没擦干,便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有力的双臂却异常温柔的搂住时天的腰。
    嘴唇就贴在时天的头发上,那种柔软的清新感令古辰焕痴醉不已。
    时天以为古辰焕会就这样抱着自己安安稳稳的睡一晚,可不到两分钟,时天就意识到,自己太天真了。
    古辰焕的一只手顺着时天睡衣的下摆缓缓伸了进去,在时天的胸前一阵抚摸,时不时的按压着时天胸前的突起,等那只充满色。性的手从小腹摸到锁骨处,又从后背摸到腰侧时,才缓缓退出去。
    时天松了口气,但下一秒又骤然全身绷紧,因为古辰焕的手又贴着他的睡裤的边缝缓缓伸了进去,没有丝毫犹豫的,伸进了内裤里面。
    拍的一声!时天抓住了古辰焕的那只手!
    “不装了?”古辰焕的声音充满低沉的磁性,带着蛊惑人心的笑意。
    时天也不想去争辩,声音很轻,但也有点冷,“我困了,只想睡觉。”
    “放心,我不欺负你。”古辰焕依旧轻笑,他用牙齿轻轻咬住时天的耳朵,“我就让你舒服一下。”说着,手挣开时天的手,握住了温顺的目标物。
    “你。松开”
    “我喜欢听你的声音。”古辰焕一边动着手,一边轻声说,“从你嘴里出来的声音,让我着迷。”
    ---------------
    古辰焕和时天第二天几乎是同时醒来,似乎为昨晚的事感到难堪,时天从睁眼后就没有主动和古辰焕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古辰焕。
    古辰焕脸上却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看上去心情似乎很不错。
    在时天穿上衬衫时,古辰焕走到时天身前,很自然的抬手为时天扭纽扣,时天却脸色难看的后退半步。
    “这种事我自己来就行了。”时天脸色不自然的坐回床边,面无表情的低头扭着纽扣。
    这种事,就算是在自己还是少爷的时候,也没有矫情的让佣人做过。
    古辰焕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强求,他一声不吭的蹲下身,将时天的鞋子齐整的摆放在时天脚边,然后一手握住时天一只脚的脚踝,另一手去脱时天脚上的拖鞋。
    显然,他是想帮时天穿鞋子。
    时天突然站起身,侧退几步,紧蹙着眉心,脸色极为难看的看着眼前的古辰焕。
    这种感觉,这种说不清的感觉,让时天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他有些难以置信,这个男人居然帮他做这种。事。
    而且他本人,似乎没有感觉到做这种事的任何不协调感甚至是尴尬。
    古辰焕抬起头,有些不解的望着时天,声音依旧温柔,“怎么了?”
    这一刻,看着古辰焕一脸诚然的表情,时天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回答。
    “没什么。”时天淡淡的说完,向前几步,双脚从拖鞋里出来,弯身拿走地上的一只鞋子和古辰焕手里的那只,然后绕过古辰焕迅速穿好鞋子,最后朝门口走去,“我去洗漱去了。”
    这一刻,古辰焕才感觉到尴尬,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刚才想替时天扭纽扣穿鞋子的行为有多么的。幼稚。
    可刚才,他竟觉得一切都那么自然,仿佛那种事就该是他古辰焕做的。
    吃早饭的时候,古辰焕还是忍不住看着时天,即便时天一句话不跟他话,只要看着时天嘴唇的嚼动,他便有种浓蜜的满足感。
    “吃完早饭,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吧。”古辰焕不等佣人上手,起身为时天盛汤。
    “你说过那家公司给我管理的,是担心我会让你赔钱吗?”
    “当然不是。”古辰焕温柔笑笑,“那家公司是我新**的,给你练手再适合不过了,就算被你弄垮了,对我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跟你一起去,只是因为我想和你在。”
    “我不太希望你插手。”时天神色自然的吃着,没有去看古辰焕的眼睛,很平静的说道,“我想自己磨练,你跟我一起的话,我会有压力。”
    古辰焕忍不住轻笑起来,“好,那听你的。”
    “过几天我一朋友生日,我能不能去参加他的聚会?”时天的口气,像是在征求古辰焕意见。
    古辰焕脸色微沉,放下手中餐具,目光认真的看着时天,“时天,我没有任何囚禁你自由的意思,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有些事情你完全可以自己拿决定。”
    “那你可以撤走那些整天监视我的人吗?我觉得不自在。”
    “那不是监视。”古辰焕的声音不知不觉的低沉起来,“那是保护,时天,相信我,我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决定。”
    知道这一要求不可能实现,时天也没有固执下去,“我知道了。”
    和时天之间的对话似乎怎么也无法柔软起来,古辰焕有些无奈,也有些心酸。
    吃到一半,古辰焕的手机响了。
    他接通电话,听完周坎的汇报,目光不由自主的扫了眼对面的时天,声音压得较低。
    “嗯好,我马上过去。”
    简单几句,古辰焕便挂了电话,他拿起手边的车钥匙站起身,佣人给他递上西装外套。
    外套搭在肘弯上,古辰焕走到时天身旁,微弯着身,眯着眼睛,笑容里充满对眼前人的宠溺。
    “本来打算今早亲自送你去公司,但我现在有点急事要处理。我下午去接你下班怎么样?”
    “你没有关注新闻吗?原常耀在媒体上干净利落的划清了我和原轩的关系,他把理由说的模棱两可,但现在媒体普遍猜测我是因为担心原轩‘车祸’后会留下后遗症才单方面的抛弃他,我现在的形象可恶劣的很,为保持你的形象,我好心建议你在众人面前,最好不要靠我太近。所以上下班,我自己开车来回就行了。”
    古辰焕的动作僵住,顿了很久,他才再次温柔的开口,也许是声音太过温和,反倒显的不自信,“我现在要走了,那你。吻我一下?一下就好。”
    时天喝着汤,连头也没转,古辰焕脸色失落不少,他依旧不死心的轻笑着温声道,“那就叫我一声辰焕听听,嗯?”
    “我快迟到了。”时天擦了擦嘴,面无表情的起身离开了餐桌。
    古辰焕微弯的身形还僵硬在空中,脸色越来越阴沉,手掌也不自觉的握紧,最后待手掌全然舒展开始,冷峻的脸上又充满无奈。
    古辰焕来到门口,正好时天已经上了车预备离开。
    古辰焕为时天安排了专职司机,司机本打算启动车,但当他看到古辰焕向自己车走近时,又连忙熄掉引擎。
    古辰焕敲了敲后车车窗,司机立刻摁下后车车窗。
    古辰焕微弯着身,目光复杂的看着车后座的时天。
    “下班后打我电话,我陪你去吃晚饭。”
    “我应该会加班。”
    古辰焕终于受不了时天对自己这种刻意的冷漠疏离,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捧住时天的脸吻住,但只一下。
    “今晚六点后,你的时间必须是我的。”
    很冷硬的声音,古辰焕说完后又吻了下时天的嘴角,然后才离开车。
    
    第二章 是或不是!
    
    古辰焕被手下送进了医院,廖明易得知情况本也想赶过来,但被古辰焕阻止了,这天毕竟是廖明易的四十生日,酒店还有一群人等着他去应付。
    当廖明易问古辰焕被撞的前因后果时,古辰焕也言简意赅的告诉他,他看见时天了。
    而且他确定,那就是时天!
    廖明易听到手机里古辰焕的话,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我以为这四年你已经变的能完全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了,没想到一个相似的声音背影,就能让你失控成这样,阿辰,你非要为一个已经不在的男人把自己逼死才甘心吗?你想过没有,如果那辆车开得再快一点,可能就不是从你身侧擦过去,而是直接对着你碾过”
    “我很冷静。”古辰焕打断廖明易,眉色坚决,声音肯定,“明哥你相信我,我现在绝对比四年来的任何一刻都要冷静,我确定那不是我酒喝多后产生的幻听幻觉,那就是他,他没死,他回来了,我听到那个男人跟他打电话,他好像今天才来K市,而且目前可能就住在你现在设宴的酒店里。”
    听古辰焕说的头头是道,廖明易也开始怀疑起来,最后叹了口气,“好吧,我让人在这酒店查一查。”
    ---------
    古辰焕的腰侧肌肉受到了较为严重的损伤,除了身体不能大幅度活动外,其他还算正常,在医院住了一天,古辰焕便不顾欧阳砚的劝阻出了院,而出院的第一件事,便是联系廖明易。
    廖明易的回复,令古辰焕陷入一片狂喜中,因为廖明易难以置信的告诉古辰焕,他的确在酒店的监控上,看到了一个和时天长的几乎一样的男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