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最恩爱夫夫 作者:晚非(上)

字体:[ ]

 
  书名:帝国最恩爱夫夫
  作者:晚非
 
  文案
  诺亚,帝国没落贵族的瞎儿子
  埃德加,帝国炙手可热的最年轻有为的少将
  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两人,意外结成婚契
  埃德加,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长相英俊,战功赫赫,家世又好……总之是全星域女性心目中最理想的丈夫人选,没有之一
  诺亚和埃德加是帝国公认的最模范恩爱夫夫,
  诺亚: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好男人,谁用谁知道 凸(艹皿艹 )
  跳坑须知:
  1.有狗血,有虐,有包子,有渣渣,结局HE。
  2.作者脑洞奇葩,文笔一般,不喜请点叉。
  3.祝大家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生子 虐恋情深 未来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诺亚 ┃ 配角:埃德加 ┃ 其它:渣攻、带球跑、狗血
  
 
☆、意外
  “……一千年前,外星生物入侵略地球,因为科技文明发展相差太多,地球人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死伤无数。梅洛星系的伊洛帝国的大王子蜜月旅行时路过银河系,恰好遇上了这场侵略战争,大王子联络伊洛帝国请求派兵援助地球。地球人最终胜利了,只是战后的地球也是千疮百孔,环境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地球人随即迁徙到了梅洛星系……”
  诺亚穿着一身白色丝质睡衣,趴在硬邦邦的床上,双腿弯起,前后来回晃悠着。
  他瓷白的脸上带着惬意的淡笑,轻轻地抚摸着左手腕上的腕表式光脑,枕着胳膊聆听着里面娇柔婉转的女声讲解千年前的历史。
  金色的阳光从厚厚的遮光落地窗帘的缝隙透入卧室里,给黑暗的空间带来唯一的一点点光亮。
  不足二十平米的卧室,里面简陋的很。一张双人床,右边床头柜上放着一个青花瓷水杯,左边床头柜上放着一摞盲文书,靠墙一个简单的衣柜,衣柜旁一个衣帽架,挂着两件明显过时了的简单套头T恤。
  墙角趴着一只小黑猫,只有四只小爪子和鼻尖是白色的。小猫缩成一团,趴在地上睡得很香甜。
  诺亚是布罗德伯爵的长子,可惜母亲早逝,他又自幼双目失明,更是在七岁时测试出精神力为废物一样的E级,这对布罗德家族简直可以说是个耻辱,就是家里的仆人精神力都比他高一级。
  自那以后,他的父亲格纳伯爵越发不待见他了,几乎遗忘了他这个儿子,诺亚在家里几乎是透明般的存在。继母葛兰对此喜闻乐见,只当没他这便宜儿子。
  要不然,即便布罗德家族早已没落,退出了首都星贵族圈,但给他换一双眼睛,所需的花费甚至没有葛兰定制两件华丽的礼服的价钱多,为何就从来没有人提过给他医治眼睛?但凡他父亲格纳伯爵心里有一丝认可他这个儿子,也会给他治眼睛的。
  想起父亲,诺亚心里非常平静。父亲对于他来说,有还不如没有。在他七岁被弟弟妹妹用茶杯砸破了头,被葛兰一顿威逼利诱不准去告状,他哭着跑去找父亲评理,反而被父亲指责他不懂得照顾弟弟妹妹,让他给弟弟妹妹和葛兰赔礼道歉,他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现在这个家,对诺亚来说,其实和宾馆差不多,他要做的就是忍耐,等自己成年,然后才有机会离开布罗德家,这才有机会治好眼睛。
  随着科技文明的发展,人们的平均寿命已经提高到了二百岁,所以即使一般人都是十五六岁身体就已经完全发育成熟了,法律还是规定了二十岁才算成年。
  诺亚今年十九岁了,再过一年就成年了,到时候葛兰便不能借口他年纪小又看不见,而限制他出门了吧。
  手腕上的老旧的光脑,是诺亚八岁生日时,老管家偷偷给他的。要不然,他极少出门,又双目失明,整日窝在这二十平米的房间里,一年出门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几乎是与外界隔离,不是闷死也是憋成神经病了。
  诺亚闭着眼睛,按了下光脑右下角显示时间的地方,耳边瞬间响起娇媚的女声:现在是阿德格拉斯时间下午两点四十六分。
  诺亚摸了摸咕咕叫着的肚子,心道难怪觉着饿了,早餐午餐他都错过了。
  他翻身坐起,在床头墙壁上摸索了一阵,摸到一个按钮按下,落地窗帘哗哗哗地缓缓滑开了。暖暖的阳光瞬间洒满了整间卧室,金色的阳光照在诺亚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诺亚惬意地眯了眯眼,伸了个懒腰,然后下床了。摸索着穿上拖鞋。他侧耳听了听,没听见其他声响,便猫着腰轻声叫着:“塞西尔,咪咪,咪咪,塞西尔……”
  墙角处的小黑猫耳尖微微颤了颤,爪子扒拉了下,抓了几下脑袋,然后睁开了双眼,大大的琥珀色眼睛,很是清透漂亮,望向床上的诺亚。
  “喵~ ”小猫低低地叫了声,跑到诺亚脚边,两只前爪扒着诺亚的脚背。
  诺亚轻笑着弯腰摸它:“塞西尔,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喵呜。”小猫欢快地叫了一声,跳上诺亚的手。
  诺亚把小猫抱起来往外走。住了十几年的地方,诺亚对卧室了如指掌,即使眼睛看不见,他也能够很从容地房间里行走,而不会磕到碰到。
  诺亚几步走至门口,很准确地按了按墙壁上的按钮,房门缓缓地向右滑开。他走到外间,向前垮出两步,然后左转,又走了五步,来到一张旧木桌前,拉开椅子坐下,随手把塞西尔放在桌上,双手在面前的桌子上摸了一阵。
  没有触摸到应该有的餐盘,诺亚英气的眉毛微微上扬,有些不满。葛兰最近脾气很大,诺亚觉得很有可能是更年期提前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明着苛待他,不给饭吃。
  他眼睛瞎了,又住在三楼,餐厅在一楼,葛兰便让仆人把饭菜给他送上来,省的他上下楼不方便。诺亚心里明白,葛兰并不是体贴他眼瞎不方便,而是不希望他经常出现在父亲面前,以引起父亲的过多的关注。
  诺亚虽不耻葛兰的作为,但是葛兰这么安排,也正和他意。对于那个薄情寡义的父亲,他也不愿多见。
  不过葛兰除了对他实施冷暴力外,在物质方便也甚少苛待他,今天没有送餐,或许不是葛兰授意的。
  反正闲着无事,诺亚决定下楼去厨房找吃的,至于叫仆人送饭什么的,诺亚讥笑了声,在家里他过的还不如仆人呢,那些仆人他真使唤不了。
  诺亚动身出了门,贴着墙壁缓缓地走着。塞西尔紧跟在他身后。
  “喵呜~” 塞西尔突然低低地叫了一声,撒腿朝前跑去。
  “塞西尔!”诺亚惊叫一声,顺着墙壁小跑追去。
  “臭猫,滚开!脏死了,弄脏了本小姐的衣服,本小姐剥了你的皮!”米露漂亮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双手轻轻提起华丽精美的裙摆,以免不小心踩到,凶巴巴地冲着塞西尔低声喝斥。
  这一声怒斥,完全破坏了她的甜美的外形,不过米露一无所觉,继续怒视着塞西尔,面目狰狞。
  塞西尔离她有两三步远,连她的裙摆都没碰着,贴着墙角,微微弓起身子,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米露!”远远地传来诺亚有些喘息的喊声。
  米露眼底浮现深深的厌恶,一瞬而逝。这只蠢猫跟它的主人一样讨人厌。她眨了眨眼,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上前两步一脚踢向塞西尔。
  “喵呜!”塞西尔惨叫一声。它被堵在墙角,没躲开,被米露一脚踢中,小小的身子在空中滑过一条弧线,砰地一声撞到了楼梯口的墙壁上,又咕咚咕咚地滚到二楼转角处。
  “塞西尔!快回来!”诺亚听见米露的声音,就觉得要糟了,米露非常讨厌塞西尔。
  “米露!”诺亚远远地听见米露的声音,他怕米露伤害塞西尔,就喊了一声,然而他话音一落,却听见塞西尔凄惨的叫声。
  他心一沉,心急如焚地加快脚步朝前跑去。
  米露冷眼看着跑过来的诺亚,扬了扬精致的下巴,挑衅地勾起唇,朝着楼梯转角处躺在那里的塞西尔努努嘴,嗤笑一声:“ 快点去见你的蠢猫最后一面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米露!”诺亚气呼呼地吼了一声,然后弯着腰焦急地来回摸索,一脸紧张地叫着:“塞西尔,咪咪咪咪,塞西尔。”
  “呵呵,”米露笑的天真无邪,樱唇一开一合,说着恶毒的话语刺激诺亚:“哦,我差点忘了,诺亚你是个瞎子啊,看不见哦。嘻嘻嘻。我就好心告诉你吧,那蠢猫在二楼楼梯口,快点去看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呢。”
  诺亚直起身,心里很气愤。在他看来,塞西尔就是他唯一的亲人,塞西尔被伤害,他真想一拳砸在米露的脸上,只是现在也不知道塞西尔怎样了,他心里焦急,也顾不得米露。
  诺亚急忙下楼,还是忍不住哼了声,说:“恶毒的女人!”说完就扶着楼梯扶手,跌跌撞撞地下到二楼,有些不安地叫着:“塞西尔--”
  塞西尔勉强睁开眼,一双漂亮的猫眼此时黯淡无光,它看了看诺亚,虚弱地叫着:“喵呜,喵呜。”
  “塞西尔!”诺亚循着声音,摸到了塞西尔,小心翼翼地把它抱起来,左手摸到了一片黏糊,温温的,能嗅到很浓的血腥味儿。
  塞西尔的叫声很弱,诺亚抱着它,一脸悲戚之色,这家里的人没人会明着帮他,就是管家伯伯也是暗地里帮他,他又很少出门,对外面的情况不熟悉,该怎么才能救塞西尔?
  这时一楼传来优美轻缓的音乐声,夹杂着一片欢声笑语,听着有好多人,像是在聚会。诺亚一愣,这个时候,他更不能下去,不然惹的葛兰不悦,塞西尔会死的更快。
  米露被诺亚刚才的话气的娇躯颤抖,等反应过来,她蹬蹬蹬地踩着价值不菲镶满钻石的高跟鞋下楼来到诺亚身边,气鼓鼓地狠狠推了诺亚一把,恶狠狠地说:“臭瞎子,你敢骂我?哼!”
  米露本来是想把诺亚推得撞到墙壁上的,只是没想到诺亚本就没站稳,被她一推,身子歪了歪,沿着楼梯就滚了下去。
  “啊呀!”诺亚猝不及防,惊呼一声,怀里抱着塞西尔,他又是靠着墙壁一侧滚下楼梯的,想抓住楼梯扶手都够不到。
  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很长,还有一个拐弯,诺亚惊叫着,撞上墙壁,又接着骨碌骨碌往下滚落。
  “啊啊啊啊啊——”诺亚发出一连串的惨叫。
  一楼大厅里,摆了一圈康乃馨花盆,红的粉的紫的白色黄的,千娇百媚,香气袭人。
  很多俊男美女们,都是帝国豪门贵族的少爷小姐,穿着精美的礼服,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围着花轻声笑语地交谈着。听见诺亚的惨呼声,齐刷刷地抬头看向楼梯。
  诺亚瘦小的身子蜷成一团咕咚咕咚地往下滚。他缩着身子,把塞西尔紧紧地护在怀里。
  离楼梯口两三步远的埃德加正举着水晶茶杯,笑盈盈地看着眼前身材火辣的少女。埃德加心里对这种故意拿傲人的胸部蹭他勾引他的女人厌恶的要死,但是碍于从小受到的良好教养,埃德加继续脸上带着堪称完美的迷人笑容,跟少女谈笑风生。
  突然传入耳朵的惨叫,让埃德加愣了一瞬,他转身看见正从楼梯上滚下来的诺亚,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然后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飞奔过去救人。
  诺亚只觉得头晕目眩,突然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鼻子重重地撞到对方的胸口上,又酸又痛,他眼眶立马就湿了。他早就吓的魂飞魄散了,皱了皱鼻子手胡乱地抓了抓,正好抓住了埃德加胸前的衣服。
  胸口传来的刺痛让埃德加英挺的剑眉微微上挑,他低头看着怀里的诺亚,额头撞破了一道口子,正汩汩地流着血,狼狈之极。一双极其罕见的银灰色眼睛倒是漂亮透澈的,正惊慌无措地眨了眨。
  那双眼睛湿漉漉的,睁的很大,长而浓密的睫毛忽闪着,显得无辜而又充满了诱惑,埃德加觉得喉咙有些发痒。他正要把人放下来的动作顿了顿,手捏了下诺亚的瘦弱的腰,温柔体贴地询问:“你没事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