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最恩爱夫夫 作者:晚非(下)

字体:[ ]

 
  奥斯扒了扒头发,表情夸张地说:“我真命苦,我就是被干妈和我爹赶来给你打杂的。”他们以前只希望诺亚平安地活着就好,如今皇室给封了爵位,有了机会,还是要建立自己的势力,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才能不被人随意拿捏。这个世界,不是你不欺负别人,别人就不欺负你的。
  “哥,”诺亚叫了一声,眼睛有些湿润,妈妈,奥斯和干爹都是真心为他着想的。
  “好了好了,我们兄弟,你可别说谢谢啊。我儿子呢,好想他,也不知道胖了没有。”奥斯揉了揉诺亚的头发。
  “胖了。”诺亚叹气,儿子太贪吃,埃德加的厨艺日益精湛,做的甜点也很好吃,他倒是想限制儿子的零嘴,埃德加又太宠着他。
  “胖了好,胖了才好玩。”奥斯说着,拍了下脑袋,说:“哦对了,干妈让我告诉你,花茶的花蜜应该效果比花茶还要好呢。”
  诺亚眼睛一亮,激动地问:“真的?那太好了,正好如今花房里的花都开了,先试试效果如何,效果好了,到时候在种植基地里养蜜蜂。”如此他就不急着种其他几种花茶了,等过几年再把手里的其他几种花茶的种植方法卖出去,他一家种植太遭人嫉妒了。
  “哦,还有,干妈还让我给你带了些茶树,她说你知道怎么种。”奥斯面容有些疲倦,揉了揉额角说着。
  “嗯,”诺亚应了一声,低头沉思着。妈妈让奥斯特意给他带来,让他种植,肯定不是普通的茶树。可他不知道怎么种茶树啊。
  他忽然灵光一闪,难道妈妈说的是用灵水浇灌茶树,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吗?
  诺亚有些激动,真想现在就去建立属于他自己的种植基地。
  两人很快进入了大厅,里面一片欢声笑语,觥筹交错。诺亚一眼就看见埃德加很打眼地站在那里,和几个人有说有笑,里恩坐着轮椅,也在一旁。
  他只看了一眼,就冷笑着移开视线了,和奥斯一起往梅拉夫人那里走去。梅拉夫人抱着安格斯,被一堆贵妇围着,安格斯的白胖的脸蛋被捏来揉去的,诺亚看儿子都快哭了。
  
 
☆、57|6.4
  诺亚没有继续掩饰自己的眼睛,径直朝着梅拉夫人走过去,面带笑容地打招呼:“母亲。”
  “诺亚,快过来。”梅拉夫人很热情地把周围的贵妇人介绍给诺亚认识。
  “干爹,抱抱~”安格斯眼尖地看见了诺亚身后的奥斯,就乐颠颠地伸出胖手要奥斯抱他。
  奥斯被安格斯软软糯糯的声音萌的心都要化了,把他抱过来狠狠地亲了一口:“好儿子,真乖,还记得干爹。”
  结果他刚亲完,安格斯的小脸就皱的跟包子一样,胖手抹着脸上奥斯留下的水印,臭着脸嚷嚷:“干爹臭臭!”
  奥斯气的脸都扭曲了,他一直忙着赶路,困的时候就喝了些酒,可能嘴里有酒气,竟然被嫌弃了。
  诺亚看着奥斯表情精彩的脸,心情很好。在梅拉夫人的介绍下,和那群贵妇人一一礼貌地问候,笑的脸都僵了,还要听着那群人言不由衷地赞美他。
  “小伙子长的真英俊……”
  “真有气质,和埃德加真是天生一对……”
  “年纪轻轻就封了伯爵,真有前途……”
  诺亚觉得自己像猴子一样被这群女人围观了一遍,这个场面还真是不适应,以前眼睛看不见时,倒不觉的,如今偶尔一瞥,就能看见她们笑着赞美你的时候,眼底流过的不屑。
  他实在不擅长聊天,也不愿违心地说一些夸张的赞美的话,就和梅拉夫人她们告别,然后带奥斯去吃东西了,他刚才听见奥斯肚子咕咕响了。
  宴会上的食物很美味,奥斯很不客气地狼吞虎咽起来,艰难地咽了一口食物,奥斯又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个盒子,给诺亚:“干妈亲手给你做的。”然后故意臭着脸瞪安格斯:“臭小子,敢嫌弃干爹,不给你吃!”
  诺亚把儿子放在腿边,接过包装精美的盒子,轻轻地吸了吸鼻子,是他喜欢的香甜的味道。他把盒子打开,你了一块小猪形状的黑巧克力,在儿子嘴边晃了一圈,眼见儿子张大了嘴等他投喂,他一个拐弯把巧克力喂进自己嘴里,口感细腻滑润,让他满足地眯了眯眼。
  安格斯眼见到嘴的零嘴飞了,小嘴巴一扁,就要哭。诺亚又拿起一块巧克力掰下小猪尾巴喂给安格斯,把他抱起来,语气宠溺地说:“宝贝儿乖,一天只能吃一块,吃多了牙疼,剩下的给你晚上吃。”
  奥斯每次来都会给他带一盒妈妈亲手做的巧克力,结果每次他才吃了一块,剩下的就被安格斯和埃德加吃光了,儿子对甜品的喜好程度简直到了疯魔的地步,让他头疼不已。
  果然安格斯很快把嘴里的巧克力吃完,抬头眼巴巴地看着诺亚。诺亚早就把盒子收进空间戒了,他指了指奥斯:“没有啦,被你干爹吃完了。”
  安格斯委屈的眼泪在眼眶地打转,要哭不哭的小模样看的诺亚心里柔软一片。
  “宝贝儿,谁欺负了?”正巧走过来的埃德加看着儿子的可怜相,心疼地把他抱起来问。
  安格斯一见疼他的爸爸来了,眼泪滚滚落下,哭的撕心裂肺:“干爹把宝宝的巧克力吃完了,干爹欺负宝宝,呜呜呜……爸爸揍干爹……”
  很无辜的奥斯狠狠地戳安格斯的脑门:“小没良心的,下次再也不给你带好吃的了。”
  诺亚瞥了眼跟在埃德加身后的里恩,然后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儿子和手忙脚乱地哄他的埃德加,头疼地取了半块巧克力出来,哄儿子:“好了好了,别哭了,再给你吃一块。”
  安格斯果然止住了哭声,睫毛上挂着泪珠,眼巴巴地看着诺亚。诺亚站起来,很准确地把巧克力喂进儿子嘴里。
  然后他看着里恩,笑的很无害,语气很诚恳:“里恩先生今天打扮的很有魅力。”
  里恩放在身侧的左手紧紧地攥着,指甲掐进手心里,有温热的液体顺着手心流淌。他没想到这么坦然地表现出他的眼睛没问题,根本不惧埃德加会不会因为他的隐瞒而生气。
  埃德加震惊地看着诺亚的眼睛。刚才诺亚喂儿子巧克力时,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如今听到诺亚说的话,他终于知道了,是诺亚的眼睛。
  他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盯着诺亚的眼睛,这双眼睛里有了光彩的时候,眼波流转间,比他想象中的更要漂亮,眼底清晰地映出他的身影,他看着诺亚这样的眼睛,心里突然就有一种被这个人放入心底的感觉。
  “本来不想告诉你,想等你自己发现的,没想到今天被里恩先生先发现了。‘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对手’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诺亚看着埃德加,语气很轻松随意地说。
  埃德加一手抱着儿子,上前一步,另一只手抱了抱诺亚,很高兴地说:“这是我听到的最最高兴的消息了,诺亚,恭喜你。”他说完,轻轻地吻了吻诺亚的眼皮。
  “……谢谢。”诺亚退开一步,偏头错开埃德加那让他有些不舒服的眼神。这一偏,正好看见米露脸色不善不朝这边走来。
  诺亚看着她气冲冲的样子,真是毁了一身鹅黄色的露肩礼服。他瞥了一眼里恩,见他嘴角带着一抹恶意的笑。看样子里恩刚才威胁他的话,并没有告诉埃德加,而是告诉了米露,或者格纳其他人也知道了吧。
  米露离诺亚还有三步远的时候,就恶狠狠地冲他吼:“诺亚,你这个贱人!是你害得我精神力被废!我饶不了你!”
  “坏女人!坏女人!”安格斯看米露要欺负诺亚,气呼呼地喊,抓着埃德加的头发:“爸爸快打坏女人!”
  埃德加拍了拍儿子的背,诺亚也笑着看了眼儿子。
  米露狠狠地瞪了眼安格斯,然后抡起胳膊就要抽诺亚,诺亚冷冷地看着她,抓住她的手腕,声音低沉冰冷:“你想人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泼妇就继续闹吧。”
  米露面目狰狞地喊:“我就要闹!我要大家知道你的真实面目,看看你是怎样恶毒的人!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下药废了我和弟弟的精神力,还把罪名栽赃在父亲头上,害得父亲爵位被降……”
  她的声音不小,瞬间周围其他的声音都停了,都看向他们这里,毕竟去年有jiān细要暗害埃德加少将的消息闹了很久,最后却没查出什么结果。
  如今听着竟然是埃德加的老婆下的手,嫁祸给娘家人吗?这么一场夫妻相杀、兄妹相害、父子反目的戏码,在场的众人八卦的心思都被勾起来了。
  “来人!”埃德加冷声喊一边的护卫:“米露小姐喝醉了,扶她去休息。”
  “等等!”诺亚出声阻止护卫带走米露,他看了一圈看向这里的宾客,朗声说:“这么糊里糊涂地把她带下去了,她指责我的事岂不是要坐实了!我觉得还是在这里说个明白的好!”
  “米露,没有证据的事,不要乱说。”赶过来的格纳出声指责米露。而葛兰则是眼神恶毒地盯着诺亚,哈维也是。
  “父亲!”米露瞪圆了眼,气呼呼地说:“你还要替他被黑锅吗?他根本就没当我们是一家人!”
  诺亚闭了闭眼,在他恢复记忆之前,哪怕从小被米露姐弟言语欺辱,被葛兰无视,他还是认为他们是一家人的,只是觉得是他精神力废,眼睛又瞎,又不会讨人喜欢,所以才不得家人喜欢,虽然心里有怨恨,可他始终觉得他们还是亲人,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一家人。
  诺亚看着米露,又看了眼比去年苍老了许多的格纳,冷笑着说:“在我眼里,你不过是小三生的私生女,我为什么要当你是一家人?我的家人只有妈妈、和父亲。”很不情愿地,诺亚加上了最后三个字。
  “父亲,我知道您和葛兰夫人如今是合法夫妻,可是米露和哈维非婚生,我的妈妈当年也是因为葛兰夫人介入了你们的婚姻,才一气之下离家散心,因而出了意外,至今生死不知,父亲,我真的做不到把他们当做一家人。”诺亚本来面上的悲伤都是装出来的,可是想着妈妈这些年受的苦,还有妈妈脸上的伤,他就真的红了眼眶,赚了很多同情心。毕竟对于小三,所有的已婚女人立场都一样。
  至于家丑不可外扬什么的,他真的不介意,反正那场婚礼,估计很多人都知道他们父子不和,葛兰是继母了,他不介意让大家知道的更清楚一点。
  格纳一家四口脸色都难看之极,米露更是面容扭曲:“你妈妈才是小三,你和你妈妈都是贱人!”
  “啪!”诺亚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扇在米露脸上,扭头看着葛兰:“谁是小三,谁心里清楚!”说完,又抽了米露一巴掌,眼神冰冷地看着她:“侮辱我妈妈的人,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他这一年,每天坚持锻炼体力,如今战斗力也提升了不少,两巴掌下来,米露的脸惨不忍睹。他也不介意别人说他打女人,名声什么的,他不在乎。
  格纳脸色更难看了,他一早就觉得诺亚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自从诺亚要回乔伊的遗物时,他更是不放心诺亚,婚礼上诺亚的出其不意,他的后手也没有奏效,埃德加更不是他能掌控了,诺亚又很少回家,他们父子之情淡薄,如今闹成这样,脸面丢尽了,一双儿女也废了,家族壮大也无望了。
  他不由得想,当年是不是他太贪心了。他和乔伊是夫妻,那个东西在乔伊手里,和在他手里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会闹成今天这个样子?
  在一旁看热闹的奥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份资料,递给诺亚。
  诺亚接过来看了一眼,开心的笑了。这是茗香阁的产权证书,署名是他。想来应该是妈妈的资产吧,茗香阁在首都星繁华街区有好几处分店,是布罗德家收益最好的产业了。
  他把证书递给身边的埃德加,然后看着坐在一旁面色有些尴尬的三皇子德洛,笑着开口:“三皇子殿下,让您看笑话了。不过米露指责是我当日废了他们的精神力,还请殿下做主,还我一个公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