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局中人 作者:慕云兮兮

字体:[ ]

 
书名:局中人
作者:慕云兮兮
 
从到了严家,冯语凝就过着惨兮兮的生活,严恒每天对他颐指气使,没有过好脸色,他却被对方所吸引,这是受虐狂吗。被骗一次还不够,兜兜转转又变成了他的助理,感情上的折磨让他这次下定决心,一定要离开。
 
内容标签:娱乐圈 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语凝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  深夜,冯语凝晃动着手中盛着酒的玻璃杯,里面折射出的灯光弄花了他的双眼。过了一会儿,他捂住自己的眼睛,嗤笑了一声,喃喃地说:“到底是什么时候,我竟然变成了这种样子,这到底该怪谁。”
  第二天,毫无意外的,我们大明星的助理又一次宿醉了。等他到了摄影棚,看到严恒早就到了。
  严恒最近接拍了一个广告,造型师正在他脑袋上忙活着。严恒五官长得甚是俊美,不但没有一丝女气,甚至能从他脸上看出一点凌厉的味道,交叠着两条大长腿,惹得后面那个娘炮造型师频频咽口水。
  看到冯语凝匆匆赶到,他抬起眼皮,从镜子里皱眉看着精神恹恹的冯助理,啧了一声:“昨儿晚又去哪嗨了,天天这样身体受得了吗?”
  冯语凝笑得眯起了眼睛,哼哼着:“我这身体,用得着操心么。”说着还比划了一个展示肱二头肌的动作:“瞧瞧,还担心不。”
  严恒也跟着哼笑了两声:“得,说来说去倒是我瞎操心了。”边说边用手捏了捏冯语凝的肌肉,坏笑着说:“昨晚把人伺候得挺好啊?”
  冯语凝不动声色地把胳膊抽回来,淡淡笑了笑:“还成吧,缠着我不让我走呗...”
  正说着,严恒的私人电话响了,冯语凝从化妆台上拿起手机,瞅了一眼屏幕:“唔,还是那小孩儿。”说着把电话递给了严恒。
  冯语凝给造型师使了个眼色,造型师心领神会,停下手里的工作,俩人一起走了出去。严恒的风流在圈子里算是个半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谁也不会把大明星的私事儿随便拿出来说。
  冯语凝倚在门上抽烟,方便严恒使唤,一听到里面严恒喊他,就推开门倚在门框上:“哥,把造型师叫进来吗?”
  冯语凝从来不会问严恒私事,尽管他是严恒的私人助理,还跟严恒一起长大,因为他已经不想再听到严恒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给自己找不痛快,何苦呢?
  记得以前,自己总会因为这些事难受,那是什么时候呢,唔,那是自己认为他俩恋爱的时候的事情了吧。思绪一回到那时候,冯语凝就觉得心里堵得慌,晃晃脑袋,又狠狠抽了一口烟,把那些事儿从脑子里赶了出去才觉得好受了点儿。
  严恒把冯语凝刚才的表情尽收眼底,看着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恍惚的,觉得甚是有趣。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靠在门框上的人,冯语凝坚持健身后,身材愈发好了,尤其不再穿以前那种土不拉几的衣服后,整个人噌噌提升了好几个档儿,英挺的身材配上深邃的五官。严恒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怎么这两年没注意,冯语凝变化这么大?现在肯定比前几年的味道好多了,心里不禁叹息,可惜啊,自己吃早了。
  听到冯语凝喊了他一声哥,严恒楞了一下,已经多久没听到这么个声音喊他“哥”了?其实从冯语凝到他家,他已经听了十几年,开始他觉得别扭,自己怎么就多了个便宜弟弟。等他对这个称呼习以为常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冯语凝又不喊了。
  “唔,先别叫他,广告还得一会儿再拍。黄大小姐架子大,没到呢。”严恒低头摆弄着手机,接完电话的火气突然消下去不少,是因为那句“哥”吗。
  跟严恒相处了十几年,冯语凝一眼就看出他现在心情有点糟,是因为刚才那个电话吧,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自己现在可是懒得管他这么多。
  俩人谁也没说话,冯语凝把剩下的烟抽完,叫造型师进来继续干活。
  不一会儿,黄若秋在十几个人的簇拥下来了。也难怪她有这么大的排场,黄若秋算是今年最火的女星了,拍了大导演的电影,拿了个电影节最佳女主角,身价一路飙升,现在算是跟严恒地位相当了。
  看看颐指气使的黄若秋,再瞅瞅玩手机的严恒,冯语凝觉得自己这个助理当得算是轻松了。
  “嗨!”黄若秋笑着过来跟严恒打招呼,不可一世的神态都收了起来。
  严恒收起手机,扯了扯嘴角:“黄小姐今天很漂亮。”
  黄若秋咯咯笑着,说:“你也会夸人的吗。”说着又挤了下眼睛,很是娇媚。
  冯语凝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看黄若秋往严恒身上贴,严恒一边不耐地敷衍一边给自己使眼色,就忍不住出声打断:“严哥,导演催了。”
  黄若秋瞥了冯语凝一眼,娇笑着跟严恒说:“那我先去造型了,等会儿见。”
  冯语凝有些懊恼,原本他可以委婉一点,毕竟自己一个小小的助理,说不定哪天被严恒给开了,还在这个圈子混不混了,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啪”一声响,冯语凝猛地回过了神。一瞧居然是严恒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再一瞅那人正似笑非笑地瞅着他。
  “怎么,今天心情不好?”
  “没,我是怕时间拖得太久,耽误你下午的行程。”
  “哦,刚才忘跟你说了,下午的节目录制,你跟主办方说声我晚点到。”
  “好。”冯语凝点点头就跟节目方联系,他没有问严恒为什么,他知道,外人面前的严恒彬彬有礼,其实私下是个很跋扈的人。冯语凝以前被骂过不少,现在终于学聪明了,一切都按他说的做就行,不用问原因。
  等黄若秋造型也弄好,比预计的开拍时间已经晚了近两个小时,导演正在片场大发雷霆。
  黄若秋看见导演黑着脸,马上上前微笑着诚恳说:“李导,刚才路上有点堵车,耽误了大家的时间真是对不起。”
  伸手不打笑脸人,导演也不好说什么,嗯了一声就让大家开拍了。
  广告内容很简单,就是一款珠宝广告,俩人广告里是一对情侣。不愧是俩演技派,看着他们含情脉脉对视的样子,冯语凝差点认为俩人真是情侣了。
  广告很快拍完了,冯语凝等严恒卸完妆,拿起他的外套问:“严哥中午去哪?”
  严恒接过外套:“中午送我去‘左岸’吧,不用陪我吃午饭了,睿睿在那等我。”
  “哦。”冯语凝答应了一声就去取车了。
  其实严恒之前有个专用的司机,不过后来严守志也就是严恒的父亲,担心严恒的私生活被太多人知道,影响家族声誉。硬是把司机辞退了,让冯语凝即当私人助理又当司机的。冯语凝一直把严守志当父亲看待,所以对他是言听计从。
  严恒觉得谁当助理啊司机啊都无所谓,他就是觉得冯语凝工作量太大,每天忙里忙外的,不过看他从来没抱怨过,也就由他们去了。
  严恒也动过给冯语凝涨点工资的念头,不过想到冯语凝那副感恩严家的样子,这念头马上放下了。
  冯语凝真心觉得严守志是从心里疼爱严恒,只是严恒生性霸道粗糙,体验不到这种“父爱”......严守志知道自己儿子的私生活乱七八糟,乱搞女人也就算了,连男人也不放过。只是他这一辈子都在外面忙活,严恒的母亲去世得又早,严恒小的时候他没有过多陪伴,等长大了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子相处,以至于在严恒的感情生活上面,严守志真真是有心无力。
  一路上严恒都在闭目养神,冯语凝在等红灯的时候总会侧头看他。这时候的严恒少了平时对外人的圆滑,也收起了锐利,看起来像一个睡着的大孩子。
  冯语凝暗暗吐了一口气,上天真是眷顾这个男人,给了他一张好看得让人呼吸一窒的脸和看了忍不住咽口水的身材,所以才会风流债不断啊!
  冯语凝居然越想越不是滋味,赶紧把这些有的没的赶出大脑,专心开车。
  左岸是附近有名的高级西餐厅,因为是会员制的,最注重保护客人隐私,很多明星都喜欢约在这里。
  “两个小时以后接我。”严恒留下这句话就下车了。
  冯语凝没有马上开车走,而是在车里看着严恒远去的背影,不知怎的想起那天下午,严恒也是这样,头也没回地就走了。
  冯语凝的嘴唇忍不住抖了起来。
  冯语凝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在他的记忆中是没有父母存在的。唯一的亲人就是他的爷爷,爷爷将他一手拉扯大,其实还没真的拉扯大,在他十岁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
  对于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当唯一的亲人也离开时,冯语凝表现得异常平静,没有崩溃没有哭闹,他当时想的全是怎么让爷爷安心下葬,以后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就是这样一个孤独无助的时刻,严恒的外公来了。带着严守志,帮冯语凝妥善下葬了爷爷,又嘱咐严守志负责起以后冯语凝的生活。
  冯语凝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爷爷年轻时当过兵的经历也是有用的。冯语凝爷爷跟严恒外公在部队时就是好朋友,只是退伍后一个回家当了农民,而另一个因为家里的背景一步步进入了部队的高层。
  从那时候起,严恒的外公在冯语凝心里就像自己的爷爷一样亲,因为那位老人一看见自己就把自己搂在了怀里,然后他就像一个天神一样,有条不紊地吩咐严守志做哪些事,而且还吩咐严守志重新给了自己一个长大的地方。
  冯语凝不知道该不该称那个地方叫家,其实他心里很感激,因为有一个避风港怎么也比自己流浪长大要好太多。
  冯语凝被严守志带回了家,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严恒。
  十六岁的严恒已经成长为一个挺拔的少年,他站在楼梯口上,看上去是那么高高在上。
  看见严守志带了个小孩儿回来,严恒“咦”了一声,噔噔跑下楼梯。
  “爸爸,这小孩儿是谁?”一边说一边扯起冯语凝的胳膊来回瞅,看见冯语凝身上破旧但是整洁的衣服,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冯语凝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厉害,肯定已经红到脖子根儿了。在这之前,他从来没觉得贫穷是多么丢人的事,可是在这个穿着考究,有着黑亮眸子的少年面前,他第一次觉得如此窘迫,就像大庭广众之下被扒了衣服。
  严守志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恒恒,把手放下,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叫冯语凝,你要对他好一点,知道吗?”
  又转头对冯语凝说:“语凝,这是我的大儿子,叫严恒,你就把他当做你的哥哥吧。”
  严恒不是独生子,他自己有一个弟弟叫严裴,严裴从小跟他们的姨妈生活,在国外长大。只是让一个对自己亲生弟弟都不爱护的人去对一个不知哪来的野孩子好,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严恒脸上讶异的表情转瞬即逝,从小就跟着父亲经历各种大场面的他,小小年纪就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哈,爸,这是哪来的便宜弟弟啊,不会是你年轻的时候跟别人生的吧。”严恒嘲弄地说。
  “胡说!”严守志瞪了严恒一眼,他对这个儿子有点不知如何是好,这个大儿子不像小儿子那么乖巧听话,他是管得越严厉,严恒就越反叛,以至于现在他都有点不敢管了。
  “语凝,你坐过来。”严守志在沙发上坐下,换了温和的口气,拍了拍身边的位子。
  冯语凝战战兢兢地挪了过去,他不是怕严守志,他是怕站在一边对自己上下审视的严恒,在严恒锐利的目光里,他浑身不自在。
  冯语凝不敢在沙发上坐,他怕弄脏了雪白的沙发套,只能低着头站在沙发一侧。
  “语凝,以后你就把这里当你自己的家,叔叔平时工作比较忙,不能在家照顾你跟恒恒。我还有一个小儿子叫严裴,他从小在国外生活学习,明年也要回国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在一起生活,恒恒平时被惯坏了,你也...总之你们互相谦让互相帮助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