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做大咖,就死磕了! 作者:林花一谢(下)

字体:[ ]

 
    小哲觉得自己完全明白,便也没有二话,再者说了,要不是苏哥哥之前见过那个叔叔,他这话原本也没地儿讲去。
    苏澈放下心来。
    那一位私人感情方面再怎么不讲究也好,轮不到他来置喙,他需要牢记这一点。
    冬日凛冽的寒风在玻璃外面呼哧呼哧地刮,已经到了最冷最冷的时候,当天上又一次地落下鹅毛大雪,苏澈开始挂念起牢里的老头子,半年了,上次见面还是夏天,而今呢,纷纷扬扬的大雪都下过好几场啦,过年虽然没大意思,可是时间一天天地临近,年味多少也有一点了,老头子一个人呆在那种地方,身上穿得暖不暖呢?吃的呢?他只盼望老头子在里头没人苛待了他,吃饱穿暖也就够了。
    可一个人孤单单数着日子过年,又得是个什么滋味。
    他很想去探望老头子,可是不行,不仅现在不能,在可以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能,《小白菜》虽然意外没播,剧照和海报却早已传到网上,又是上过娱乐版头条的,偶尔走在街上,都不时有人能认出他来,他不能到那种地方去,万一被有心人看到,长城还没开始建,先把自己给埋坑里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打算让邬鑫代他去,这个打算他跟花哥说了。
    “你肯定不能去,”花哥一听就说,“那就让邬鑫去一趟吧,你定个时间,看什么时候方便,其他事情我来交代他。”
    苏澈点头,事情就这么定下。
    大概知道花哥要交代什么,无非就是让他谨慎从事,一来口风要紧,二来也要注意避开记者,听起来可能有点杞人忧天,毕竟他这种可有可无的小角色,自己这边且没记者盯着呢,哪个又去管他一个小小的助理,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总是不错的。
    且不说苏澈自己,便是在花哥这个经纪人的眼中,有易先生的支持,他将来不说大红大紫,那也绝对是要往一线上走的人,这件事,绝对不能爆。
    苏澈自己也有事情要交代邬鑫。
    他把□□给了邬鑫,来回花销直接从里面走便是,又交代他到了地方给老头子卡里打两万块钱,不可多打,也不能少打,一定要留意他爸气色怎么样,身体好不好,问问他爸在里头的生活,最关键有没有人欺负他,另外有没有什么缺的,有就记下来,下次一并带给他,一样一样的都叮嘱到了,然后就到了最关键的部分,说到这里,苏澈稍作停顿,才接着交代道:
    “这趟过去,你就直说你是代我去的,要是我爸不问别的,你就不用说,他要是问了,你也不要瞒着,就实话告诉他我已经退学了,现在在北京签了一家经纪公司,接了一部剧,快播了,不方便去看他,你告诉他公司很看好我,准备给我长期发展,说不定过个三年两载的,我就成大明星啦——别的我也不用教你,记住我这里一切都好,让他什么也不用担心。”
    邬鑫点点头,让他放心。
    和邬鑫分了手,苏澈一个人沉默着慢慢往别墅里走。
    说是这么说,可他心里清楚,老头子之前虽然也老念叨着,不让他老去看他不让他老去看他,可真这么久不去了,好容易了露面了却是别人,老头子怎么可能不问呢?
    纸终究包不住火,紧瞒慢瞒,也只能瞒到这里了。
    他心里想着,待老头子都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是怎么个想法。
    不过他又想,终究要有个交代的,这样也好。
    他是两天后接到的邬鑫的电话,邬鑫的名字伴随着铃声在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时候,心头只觉一跳,他接起电话。
    “喂?”
    “苏哥,是我,”邬鑫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来,“我刚出来,叔叔看上去气色挺好的,让你不用担心,没人欺负他,衣服也够穿,一天三顿,都能按时吃上,里头有小卖部,日常用品什么的会发,不够的也都能从小卖部里头买到,不用从外头专门带什么——另外,”说到这里,邬鑫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了下去,“叔叔问我了,我按你说的告诉他了。”
    苏澈虽说已经有了准备,此刻听了,心里还是一紧,“他是怎么问你的?”
    “叔叔先问我,你是阿澈的同学吗?我说不是,我说我是你朋友,他就挺奇怪的,问我你怎么没来。”
    苏澈沉默了一下,才又问:“你说了之后,他怎么说?”
    “倒是也没说什么别的。”邬鑫答道。
    这话哪里能信,苏澈心里发苦,加重语气道:“到底是怎么说的?”
    邬鑫这才说了实话,“其实也没什么,我说了之后,叔叔一开始没说话,然后才说——说他现在老了,你也大了,主意也大,他是管不了你了。就这么一句。”
    邬鑫说完,电话那边就沉默了。
    他心里难受,眼睛里也发热,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不过心里这一块大石头,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是落了地了。
    也好。
    《清末民初》剧组不久前杀青,现在电视上网络上一波波的宣传已经开始了,他在网站上看了片花,还不错,电视剧将在大年初三隆重推出,也算是个跨年剧,花哥也打了电话过来,说刚给他注册了个官微出来,以后就交给小美打理,女孩子心细。
    他明白花哥的意思,怎么说他在里头也有那么一丁点的戏份,假如收视率够高的话,勉强也算在观众朋友们面前混个脸熟了,万一要有了几个米分丝呢?哪怕是小猫两三只,总也得给人家一个唠嗑的地方不是?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清末民初》剧组竟然还请了他一起做宣传,不过一想,明白了,他戏份虽然不重,不过宣传么,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估计是花哥那边打的招呼,混个露脸么。
    加入到剧宣阵营,艺人们彼此见了都跟老朋友似的,徐云老师和许嫣老师以前对他特别一般吧,可能是远香近臭,现在不说春风化雨似的,也客气了不少,苏澈之前脸皮就厚,这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更是完全没压力。
    还有不少人老朋友似的问他,说上回杀青宴你怎么没来啊?苏澈心说你们这杀青宴啥时候吃的在哪吃的也没人通知我啊,我要自己打听着蹦上去,呃,要不要这么尴尬啊亲。
    在电视台做宣传的时候,苏澈这个蹭露脸的被安排站在台上一个靠边的位置,年轻的女主持人说笑间便活跃了气氛,与几位主创氛围很好地一问一答,苏澈在一旁低调微笑,到了记者提问这一环节,待几位主创都一一询问过,一个女记者忽然把话题转向了他,对着话筒道:“这位帅锅你真的很帅哦,请问你是不是《小白菜的恋爱笔记》里演男主角的那个啊?你们俊男美女很多哦,我和朋友们一直很期待呢,能不能请教一下剧播的时间呢?”
    没想到他也有问题,苏澈微笑作答,“什么时候播出我也不清楚,这个要看剧组安排,不过我不是男主角哦,你这话要是让安老师听见,他可要生气了。”
    这话轻松幽默,台上台下都出现笑声,好感度瞬间得到提升,拍照声咔嚓咔嚓的。
    一时又有人就《小白菜》向苏澈提问,苏澈心里却是个透亮的,这里是《清末民初》剧宣台,可不好喧宾夺主,简单回应两句便把话题传回导演手里,成导对自己的创作心得侃侃而谈。
    到录像结束,皆大欢喜。
    第二天一早苏澈发现他在台上的照片还上了娱乐版,标题:新人清纯夺眼球,现场幽默刷好感。下面跟着头天剧宣的一篇报道。
    他一个小透明,竟然还上娱乐版了,苏澈觉得这必须不是自己的功劳。
    一时有种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感觉。
    有人会想问他那一位感情方面这么不讲究,对于这起姐夫与小舅子之间的相爱相杀,他是怎么个看法,对此苏澈只有一句话。
    那些与他无干。
 
☆、第四十三章
 
接下来几天天气晴好,这天苏澈跑完一天的剧宣回来,到了别墅大门口,看见老管家和一个一看就不是善茬的男的在一边很不愉快地嚷着什么,那个男的三十多岁,身上穿得花花绿绿,世俗点来说,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走在大街上,绝对闲人自动避让的那种。
    老管家和这个男的不在别墅大门口,他们在围墙拐角那地方,花木围墙一遮,要不是有声音,还真不大容易看见,眼下苏澈透过车窗,看见那个男的对着老管家拉拉扯扯的。
    苏澈皱了眉头,让刘师傅停车。
    刘师傅往那边瞥一眼,一脸的见怪不怪,还跟他说:“那个是福伯的儿子,就一地痞无赖,一个大男人家的成天不干正事,没钱了就来找他老子要,倒霉催的生了个来讨债的!”
    这苏澈倒没想到。
    “你下去也没用,”刘师傅说,“父子间的事儿,别人怎么好插手?”
    门卫就在那里,一准也听见了,坐得也是四平八稳。
    苏澈还是下了车。
    他承认刘师傅说得有理,可是老管家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比他家老头子都老了,下了车他循着围墙悄悄过去,先听听再说。
    “……你一个老头子在这么大的别墅里当管家,有多少油水可以拿你当我不知道呢!每天刮下来一点就够我们一家吃喝不尽的了!你一个老头子你手里攥这么多钱你花得完吗!我告儿你,你今天必须把钱给我拿出来,你儿媳妇大着肚子还在家里等着呢!”
    老管家气得不行,“我哪辈子欠了你了要供你一辈子!从今天起我就没你这个儿子!个王八羔子!我还就告儿你了!别说我徐大福没钱,就我就有钱,扔臭水沟里我也不给你!以后我再给你一分钱我徐大福就倒过来喊你一声爹!你他妈的给我滚!”
    “没钱?!屁!鬼才信!没钱你守着这么大的别墅给人当个屁的管家!你一个老头子你手里攥那么多钱你不给我们花你想给谁花!你儿媳妇现在大着肚子!你个当公公的拿点钱出来不应该啊!啊?我告儿你!赶紧地把钱给我掏出来!老子没空儿跟你这穷耗……哟哟哟,还跟我这装呢?喘不上来气啊?怎么以前没听说您老有心脏病啊?屁!老子可不是吓大的,有本事你给我死一个看看!”
    老管家“你你”地说不出话来。
    苏澈一听不对,别再真出个好歹,忙上前两步露了面儿,老管家一张老脸给憋得通红,一手颤巍巍地抚着胸口,有点气上头的意思,另一只胳膊却被那混账儿子拽着,人还被往大门口方向推嚷着,意思让他回去拿钱去,苏澈一把上前捏住这混账的手腕,手上一个用力,就迫使他把手松了开,混账盯着他惊怒交加,嘴里也骂骂咧咧。
    “哪来的王八羔子!敢管你爷爷的闲事儿!我们自家人在这说话,哪个轮得到你个小王八羔子在这插嘴放屁……”
    “滚你妈的蛋!你这一张嘴才是在放屁!满院子的骚味儿!”苏澈市井间长大的小孩儿,平时看着斯文,关键时候也不含糊,就这种人,你绷着劲儿张不开嘴骂他,就落了他下乘了,苏澈拿手指头点他,“我告儿你啊,识相点立马给我滚蛋!不识相正好你爷爷我老长时间不打架手都痒痒了,今天就拿你开开祭!你要没死爷爷我送你去警察局,死了爷爷直接送你去火葬场!怎么样?陪爷爷玩两把?”
    苏澈还真不怕他,他的跆拳道可是一练好几年的,打不死这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
    “哟呵!你妈的小王八羔子还敢跟你爷爷玩横的……”说着就要上手,老管家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他怕苏澈吃亏,憋红着脸也忙喝道:“虎子!你可别耍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