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自作多情》作者:时不待我

字体:[ ]

 
    文案:
    被渣攻欺骗多年后,替身终于知道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第1章
    
    这是宋峭第四次见沈太太,沈云清的母亲。
    两人面对面,桌子上摆着两杯没动过的咖啡。
    沈太太慈祥地笑了笑,眼角的皱纹也柔和极了,她问:“最近云清怎么样?过的还好吗?”
    一位母亲要从别人嘴里得知自己儿子的消息,这大概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宋峭露出一个不甚熟练的笑来,看上去恭敬又谨慎,把沈云清最近的事细细说给沈太太听。
    其实沈云清的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大约只有工作和生活,工作的事他也不太清楚,可在家的时候就整日缠在一起,可说的就多了起来。
    沈太太听得很认真,像是要从这只言片语中描摹出自己孩子现在的样子。他们已经多年未曾相见了。
    直到宋峭说的口干舌燥,沈太太才反应过来,把手边的咖啡推向他,叹了一声,“真是谢谢你了,把他照顾的这样好。”
    宋峭咽了一口苦涩的咖啡,努力不让自己的眉头皱起。其实他自认是受不起沈太太的谢意的,同沈云清在一起的七年,认识的八年,对方做的要比他的多得多。
    沈太太越看他越欢喜,眼睛都笑眯了,忍不住握住他的手,掌心温暖,是母亲的温度。
    宋峭觉得有些尴尬,却又不好挣脱,只能浑身僵硬地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沈太太好笑地看着他,“你是一个好孩子,愿意这么对云清,事实为他着想,是他的福气,”说到这里,他仿佛有些伤心,眉眼都稍稍低垂,“这样我就放心了。”
    之后两人又说了些闲话,大多是关于沈云清的,再来便是宋峭的事。沈太太是一个温柔慈祥的人,也不乏幽默,还笑着打趣道:“我总要知道自己儿媳妇喜欢吃什么用什么,不然以后来婆家还亏待了你。”
    宋峭禁不住红了脸。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沈太太也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他要带着沈云清在三个月后回一趟沈宅,参加沈父的七十大寿。
    说是参加寿宴,其实是找个由头解决父子多年来的矛盾罢了。
    直到陪沈太太走出咖啡厅,把她送上车,宋峭才松了一口气,心渐渐放下来了。
    这大概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耗费这么大力气讨好一个人,可惜他对如何讨好别人这件事上没什么天赋,即使沈太太再平和温柔,刻意相处下来总让他有些难受。
    可他甘之如饴,只因为沈云清。
    宋峭生在这个城市最底层的角落,肮脏的小道,窄小的门面,贴着窗纸的发廊,影影绰绰映着女人们叼着烟翘着腿的影子,里面有一个就是宋峭的母亲。他的父亲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吃喝嫖赌,拿的钱还是老婆的卖身钱。
    这样的日子终究过不长久,两人吵嘴到最后就是动手,宋父下手没轻没重,打死了老婆,把自己送进监狱。
    那年宋峭十六岁,刚上高一,即使是吃糠咽菜,余下的那么点钱也不够念书。只不过后来运气好,就遇上了回校的沈云清,一眼就看重他,资助他念完高中。宋峭原来想要努力报恩,没想到最后自己就以身相报,和他在了一起。
    宋峭后来问他,“你为什么只见了我一面,就决定资助我念书?”
    那时候的沈云清也是个有钱人了,但绝不会无缘无故资助旁人,所以他一直好奇的很。
    沈云清抬起头,指尖仔细描了一遍他的脸,微微笑了起来,“当然是我对你一见钟情,再难相忘,才情不自禁偷偷去查了你的资料。”
    宋峭也摸了摸自己的这张脸,头一回有些庆幸母亲给了自己的这副好容貌,才能吸引沈云清。
    
    第2章
    
    回到了家,宋峭才想起打开手机,上面显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沈云清的。
    他一贯不放心宋峭一个人,总爱把宋峭比作白白净净的小白兔,担心被外面的坏人叼走了。宋峭若是恼怒不信,就压在他身上,贴着脖子咬下去,留下一排细密的牙印,毫无羞耻之心地说:“你看,这不就被我叼进怀里了?”
    宋峭就笑着由着他闹,心里却舒了一口气。当年的事一直是两人心里的一道梗,但现在在一起,总不过互相原谅宽恕,过去的事总要过去的。可这却让他误以为宋峭性子过于善良,什么都能原谅。
    其实不是的,只有沈云清,甚至在强上了他之后,他也愿意宽恕他。
    把电话回拨回去,又仔细编了一个谎话,好不容易才把那段失踪的时间隐瞒过去,也幸好宋峭很少说谎,沈云清才不假思索地相信他。
    宋峭半依在冰箱门上,拿着青菜的手顿了一下,不是不愿意告诉他,只是还不知道怎么开口。
    两人相处多年,都没有谈及过对方的父母双亲。对于他的情况,沈云清早就知晓的一清二楚,可沈云清的,宋峭还真不清楚。
    在很久的一段时间,宋峭甚至以为过沈云清是父母双亡,不敢提起这件事。
    可有一次他意外看到沈云清在读一条短信,脸上的表情是难见的隐忍而痛苦,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短信的内容,就已经被删掉了。
    在屏幕闪烁间,宋峭很确定自己看到了一个字“妈”,就在发信人那一栏。
    从那时起,他就存了心思,想要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亲自下手去查。
    可即使现在已经和沈太太见了四次面,当年的事,她还是没漏一点口风,宋峭也不好直问,就一直拖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详情。
    大约到了晚上八点多钟,沈云清推开门进来。
    宋峭瞥了他一眼,继续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汤,皱了皱眉,往里面加了勺盐。
    沈云清放下手里的包,走到厨房从背后抱住他,嘴唇贴上了他的脖子。宋峭被他弄得浑身一颤,差点没抓稳手里的汤勺。
    “别闹了,”宋峭正色,拍下沈云清的手,“吃饭了。”
    沈云清的在他的脸上啪嗒一声印下一个吻,“吃完了就可以闹了吗?”
    宋峭忍无可忍,用额头撞了他一下,才把他抵出厨房。
    两个人坐上桌子吃饭,只有几个家常菜,可沈云清却赞不绝口。其实宋峭的厨艺不好,可奈何沈云清更是一窍不通,即使是两个男人住在一起,也不能靠外卖过日子,宋峭自认倒霉,接手了做饭这件事。沈云清落得轻松,也不敢提他做的菜好不好吃,从来只有赞美。
    吃完饭,沈云清把宋峭搂在怀里,自己一只手处理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处理公务,另一只手在宋峭身上游离,从头发丝摸到脚指甲,终于向衣服里面窜去。
    宋峭也没在意,任由他的动作,手上拿着平板批改交上了的作业。
    忽然间弹出一个窗口,里面是一张图片配着一段文字。
    那段字说什么,宋峭没看清楚,可那张两个人暧昧相依的图片却明明白白地映在他的眼睛里。
    即使那只是一张背影图,可宋峭还是一眼辨认出来,那人是沈云清。
    他的爱人,在前天晚上凌晨一点和一个小明星勾勾搭搭,相互依靠,甚至像是在亲吻。
    
    第3章
    
    可宋峭没说话,只是手指微微颤抖,点开了那个链接。
    这是今天的娱乐新闻,绯闻的主角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小鲜肉薛开,虽然没什么演技,可长相着实出众,有一张极为英俊的脸。更重要的是,这张脸和秦笑长得有几分相似。
    秦笑是什么人,真正的娱乐圈奇才,无论长相还是演技,都是一流。不仅在拿遍国内所有奖项,还斩获了包括奥斯卡在内的国外重大奖项。
    他是娱乐圈的神话。只可惜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发展,惹得国内一片叹息。
    薛开也沾了他的光,仅仅是有一个“小秦笑”的名字,也让旁人对他刮目相看。
    可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和沈云清扯上关系。
    宋峭很理智地把那篇文章看完,其中的大概内容便是记者猜测新晋小鲜肉薛开可能是一个GAY,深更半夜和不明身份的男子在外亲吻,实际上还可能不是不明身份,因为报道最后隐约指出男子为一名企业老板,家产万贯。
    这种捕风捉影的消息,连上头条的资格都没有。
    那一天沈云清确实不在家,宋峭回忆过后想,然后直接把手里地平板塞到沈云清面前,甚至温柔地笑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沈云清一时措手不及,满眼惊愕,搂着宋峭的手都收紧了不止一分,“这是什么东西?”
    宋峭咬着牙,纤细修长的手指在上面点了点,指尖落在那个背影上,“你说说这是谁?是你,沈云清。”
    他只好把这篇报道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宋峭盯着他的脸,连上面浮现的一丝表情也不肯错过。
    沈云清倒是风淡云轻地看完了,坦荡荡地回答,“宝贝,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接着回忆:“那一天我参加一个饭局,里面也有娱乐圈的,他大概因为这个进来的吧。当时我喝醉了酒,就是喝醉了酒,什么也不知道,那种状态下夜干得了什么。”
    这算是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最后又盖棺定论来了一句,“我什么都没做,一定是那些记者看我长得帅又有钱,非要把我写进去,好多赚些关注。”他又啄了一下宋峭的额头,声音里带着些沾沾自喜,“我这么厉害,你可要好好把握我呀,不能让我被那些小妖精给勾去了。”
    宋峭简直拿他没有办法,又好气又好笑,眼前这个男人比自己大上一轮,三十多岁的年纪还是像个小孩子,一巴掌就拍到了他的脑袋上,“瞎说什么。”不过想了想还是爬起来跪到沈云清的身上,双手托着男人的下巴认真道:“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
    虽然什么事都没有,可第二天早上回来时沈云清难受的很,一边叫着他的小名一边吐,宋峭请了半天假给他端茶递水,恨不得以身代之。
    可沈云清的反应还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眨了眨眼,直接把宋峭打横抱起来,埋到了自己的肩窝里,“你是不是还是被我吓到了,以为我真的会被那些小妖精把魂给勾走了,”他的声音低了下来,暗哑中带着一丝温柔:“我有笑笑就够了,怎么会看别人一眼。”
    这是温柔深切的表白,听得宋峭心里一动,虽然不好说出同样的话,可拥抱的力度却又加了一分。
    笑笑是沈云清为他取的小名,“峭”字去“山”,再用谐音称呼,是希望宋峭能笑口常开,一生欢乐。
    这是沈云清给予他最深刻的温柔。
    可惜沈先生的温柔向来只不过三秒钟。下一刻,一双粗糙的手已经伸入宽大T恤中,摸上了他的一边乳`头。
    宋峭狠狠瞪了他一眼,身子早就被他刚才的情话说软了。他扭着从沈云清身上爬起来,双颊因为情动而染上一层绯红,“我先去洗个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