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轻夏回忆录 作者:冬临渊(上)

字体:[ ]

《轻夏回忆录》作者:冬临渊【完结】
 
 
 
作品简介:
    膝盖受伤了,我艰难的走在蜿蜒如长蛇般的铁道线上,唯一伴着我的只有一根我从绿化带里强扯硬拽出来的竹竿。
    当我行在道路与铁道线交错的地方时,一个男人在行驶的车辆里对我投来关注的目光……
    作者标签: 恩怨情仇 一见钟情 命运 青梅竹马
 
 
正文
第一章    失去依靠
今天天阴沉的很,我坐了一辆同村的面包车去城里的二叔家。坐在车上时,我想起了以前家里的境遇,心里不尽悲凉了起来。
我今年已经十四岁了,一直都在村里的老房子里,和奶奶相依为命。可她去年去世了。在她弥留之际,她把村长叫了来,当着大家的面,把家里的老房子给了我。并把我托给了城里的二叔照顾。
奶奶在村长面前替二叔做主,要他每半年给我一次生活费,直到我成年。从二叔的表情我看出了他的不情愿。
不过他没有吭声,这或许是为了我奶奶,也许是为了他的面子。
在奶奶按照我们地方的风俗葬了后,我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到我二叔了。他在回城的时候给了我半年的生活费。
现在又到了开学的时候,我想着能不能先把下半年的生活费要着了,好付学费。
我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了他的住址。二叔很有本事,十几岁就当了兵,后升了团长。他娶的是他们首长的女儿。我还只是听说过这位婶婶,因为他从来没有出现在我们村里人面前。即使是奶奶去世时她也只是让二叔捎来了一个很大的花圈。我在想以前的事!车已经停了下来。
“夏衡,你在这里下车就行了。记住了,下了车往前走,看到了小区门口你进去就行。”同村村民李甫跟我说。他是来城里给他老板送货的。
“我知道了。”其实说这话时我的心里没有一点底,这么大了我还是第一次出门。身上背着一个用的很旧的双肩包,我用手把它托了托。用打探的,不确定的,脚步向前走着。
这是一个旧的小区,从小区的绿化带里的柳树的粗度看它的年份不亚于十七八年。告诉我二叔情况的另一个村民说,二叔在这里已经住了有十五年了。我看到了正门有些踟蹰的停了下来。在看到出入并不像我想的那么难时,又托了托背包,行到了门口。
“你找谁?”一个穿保安制服的人问我。
“我找住在这里的,夏卫国。”噢,那你进去吧!我还以为这里的保安不让人进呢!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我终于找到五号楼。我记得那个村民告诉我他住在三层。可我不知道他住在东户还是西户?我在楼门口呆着看到了很多住户出入。等了很久后看到了一个面色和善的老人,终于开口问她。“大娘夏卫国住在哪里?”我确切的说。
她看了我一眼,他是在3层东户,你按301就行了。“谢谢,大娘,”我说。她似乎是皱了一下眉,然后冲我笑了一下走了。我们按了一下301,我听见对话器里有人说话。“你好,你是哪位?”一个男声说。从他的声音,我判断出那就是二叔。“二叔,我是衡衡。”我说。话筒后面现入了一阵沉默。我在打算再说一次我的身份时。话筒处传来了声音。“衡衡,你就在下面等着,我马上就下去。”二叔说完话。话筒连那种我在收音机里听过的那种发磁性的噪音也没有了。
我只好静静的等待着,那种期待的神情和这里的风景到有了不小的融合。我等了有5分钟,终于看到了二叔的影子。他首先冲我摆了摆手,一下子就止住了我急切想跟他打招呼的冲动。
他快步走到了我面前,“你怎么来了?”我还没有回答。二叔就抓着我的胳膊把我往外带。这跟我想的也不一样,被他抓的胳膊也有一些疼。
我任他带出了小区,“二叔,你别拉着我了。”二叔听到了我的话后,并没有放手。在他看到了一个街边的小饭馆把我带进去以后才放开了我。二叔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衡衡,你有什么事?”二叔穿的并不随便,由于长期的军事训练,军人的坐姿在他身上太急明显了。我刻意的看了一下周围为了缓解他在气势上对我的压迫感。二叔看我不说话就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千块钱,递了过来。“二叔我不考高中了,和老师商量后,她觉得我上职高就很好。我这次来是想要一学年的学费。”我却没有接二叔递过来钱,极不自然的说出这番话。
“这个你先拿着吧,学费的事,到开学时我给你想办法!”二叔强行把钱塞我手里。“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叫点东西。“二叔起身去了对面的吧台。我一时也有不知所措的感觉尴尬的坐在了桌边。不一会他端着一个餐盘走了过来。把餐盘放在了我坐着的那一边,“你先吃饭,一会我送你到车站。”这是在嫌我,我想着就说“二叔,我是坐李甫的车来的,一会还坐他的车回去。“那行,你和他说好在哪里汇合。“二叔接着说。此时此刻我的心凉到了极点,这么快就当我是负担了,迫不及待的叫我走!“快吃吧!我还有事一会你自己回去。“我听了也没有吭声,看着二叔出了这的门。那种以前也偶而有过的距离感又浮现出来。
终于收回了视线,我看看餐盘里的饭菜。是我没有吃过的。拿起了筷子我狠嚼起了一块肉,好像是吃饱了就能解决了我所遇到的问题似得。“你要饮料吗?”一个服务员同我说话。我是有点渴,可我出门是不打算花钱的,一时为难的愣在了那里。“刚才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你要需要什么尽管说。”服务员忙向我解释。我看了一眼面前的餐盘,又回头望了一眼吧台,“帮我倒一杯水。”我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说。“”好的,你稍等。“那个服务员多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确认。我吃完了饭,无所事事坐在了那里。李甫是说过要捎我回去的,可能是他也不确定几点能干完活了。
我已经在磨磨蹭蹭的喝水了。在这杯水终于喝完时,我不得不站起身,出了饭店的门。
太阳躲在了云层中不肯出来,天愈来愈阴沉。我不确定它是不是会下雨。望着人来人往的道路,忽然之间不想再继续走下去了。
“吱,”一声尖厉的刹车声。我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挂倒了。接着我听到了咒骂声,“你他妈的,走路不长眼啊!”一个体态壮硕的中年男人摇下车窗骂道。倒在地上的我因为摔了一跤,跌破了膝盖一时没有起来。我茫然的看着他的车,上面的那个标志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他妈的没事就给老子起来,……”那个看我还是没有动,他终于从车上下来了,“你还真有本事。”边说边把钱包里的几张钱抽出来,甩在了我的身上。之后他上了车把车倒了1.2米后,打转方向开车走了。
我艰难的站起身,往路边的绿化带挪去。那里有一个花坛,我坐。在了大理石的花坛沿上。刚才我什么也没有做,不过是为了看清他车牌上的那个标志,往前挪了挪。然后伸出沾了血污的手摸了摸那个我所关注很久,终于见到了的标志。可意想不到的是那个人的态度,他为什么给我钱一时我也没有想清楚。腿比刚才还疼,这是一个十字路口,李甫一定能看到我。所以我静静的等着了。汽车来往引起的气流和着真的风,让我闻到了一种不适应的汽油味。要是再换个地方,李甫不一定能看到我。
“上车吧。”我等来了久违的那辆面包车。
我缓慢起身后,走到了已经拉开车门的面包车前。我用手探到了车座的后靠椅,借了一下力才爬上了车。李甫看了我一眼问我,“怎么了?”“刚才不小心跌了一跤。”我说。“那你也太怂包,你看我干的也不是啥好活,整日爬上爬下的卸货不也好好的。要不你别上学了跟着我干得了。
“我本来就是为学费的事来的。“听了他的话心情更是糟糕。
想着他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人,又帮了我的忙,一时间我只好沉默了。汽车驶往回去的方向,我已觉得行车中我熟息的不想闻到的味道离我远了。
车道渐渐变窄了,路况也变的坑坑洼洼的。我看到了熟悉李家村的门楼。“我还是送你到你家吧。”李甫回头和我说道。按照以前的惯例,李甫只需要把我放在村口就行了。现在的我没有办法走到了家里,虽然感到不好意思,还是默许了他的行为。车开到了我家的那条小胡同就再也开不进去了。李甫也是头一次把车开到了这么窄的地方。“这是叫我练技术啊!”他把烟掐了后说。我自己拉开了车门下了车,又转身把车门拉上。他把车开过了胡同后,又倒了回来,然后急打方向盘,艰难的调了个头把车开走了。我在原地站着直到看不到他的车后才转身回去。
大门并没有锁,只要把手从门缝里伸进去,把门闩拉开就行了。“吧嗒”。门闩被我打开的声音。我推门进入了院子,这是五间椽子顶子的房子,围墙是青砖的。以前这种房屋很常见,现在村子里大部分人都翻盖了楼房。像这种结构的一层房屋已经很少见了!家里的院子里还有两颗枣树,一颗槐树。老早以前也有两颗柳树,可有一年碰到了一个看风水的人说家里院子里有柳树对人不好,所以奶奶特意请人把它们给砍掉了。
我穿过院子进入了屋里。屋里没有奶奶的遗像。奶奶一生倒是照过照片,不过是由于房子漏雨潮湿,照片发霉没有保留下来。在奶奶被埋葬时用的也是人工画像。那个画像被做在了墓碑上了。我环视了一下屋子和我去城里前没有任何的区别后,我退了出来。去了东房,也就是小厨房。拿盆子打了一盆水,先洗了脸。我看了一下膝盖上的伤,就把水倒了从接了一盆。这条裤子已经破了一个口子,我把那个口子小心的挑了起来用力一撕,“呲啦!”这个口子足够大了。我小心的拿毛巾清洗了伤口。“噢……”伤口真疼,我已经到了呲牙咧嘴的程度了。
 
 
 
 
第二章  被迫买下电脑
想想今天的事,顿时觉得心里窝火。我像是要饭的似得被人嫌弃了。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心里暗骂。负面情绪影响的我一时忘了,我下午还要去李宇家。上回他说要把他家淘汰的一个电脑给我。我看了眼被我撕烂的裤子,它已经不能穿了。无奈的我又回到屋里去换裤子。我换好后,稍微活动了一下膝盖,它还是很痛。在怎么着我还是忍着疼出门了那台电脑我看到过多次了,除了外观旧了点,性能还不错。
李宇这个人是他们家里的独子,还是三代单传的。他们家还是村长的本家。在村里有很大的影响力。李宇自小就娇生惯养的,不过后来被他爸爸看到了他被家里人过度溺爱后,所表现出来的蛮不讲理时。心里也很担心,就给他顾了一位体育老师,按他爸的意思就是让他能从运动中磨练意志能往积极向上的态度转变。
他上次就让我拿走那台电脑了。由于我不习惯要别人的东西,就拒绝了他。在学校时他又对我说,如果我不要的话他妈就把它卖给收废品的了。我听后才说我要了。
我走的很慢,好半天才来到了李宇家。他家是三层楼房,楼房的外墙贴着瓷砖。阳台也是封闭式的,窗户上的玻璃被人摖的透亮,从外面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橡皮树长的很繁茂,中间窗台的几盆我不知道名字的花也开的正艳。“衡衡,来了!”李宇他爷爷从油漆着锃亮的黑色大门里走了出来。“李爷爷您出去呀。“我同他打招呼。“我去找村长。”李宇他爷爷迈着稳健的步子出了巷口。“你进来啊!”李宇在三楼拉开了窗子冲我喊。我答应了一声,就进了门。一路直上三楼。他家里是铺着地板砖不过我并没有换鞋,只是在我进门时在脚垫上蹭了蹭鞋底。我上了三楼来到李宇的房间。“哎呀!不是让你早点来嘛!怎么现在才来。”他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一边同我说话。“有点事给耽误了。”我说。
“你去城里,你和你二叔说了你要上中专了。”李宇问我。由于我的成绩不好,按老师的意思是让我上中专的。我这次去城里也想找二叔商量的。“没有我看他的意思是不想管我了。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听说中专一学年的学费要七八千,加上生活费起码要一万块!”我又生气又无奈的回答。“那你直接考高中啊!高中的学费便宜。”李宇回头看着我说,我从他的表情确定,他认为我死脑筋了。听到他的话,我还是比较为难毕竟成绩就在哪里摆着嘛!也许我可以试试。“你愣什么神?”李宇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没什么,你考哪所学校?”我问。“考什么考!我爸给我弄了个特长生上的是三中。“李宇无奈的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