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轻夏回忆录 作者:冬临渊(中)

字体:[ ]

 
“衡衡,你吃这个。”李宇拿着一块月饼给我,还是啥咸蛋黄陷的。“哦!”我拿过来咬了口。“味道将就!”我说话时把月饼渣渣喷了半圈。“衡衡,你吃完再说。”李宇看到我的球样这样说。我挤他身边把吃了多半块的月饼强塞他一张一合的嘴里了,也顺便看了半秒他的球事然后加速跑前面去了,那架势好像有恶狗撵我。李宇随后也跟跑过来,一把就搂我脖子了。“靠!这家伙上山还跑这么快,真的不愧是体育特长生。”我心里腹诽。“你别压着我。”我想摆脱他,可李宇反而变本加厉的一下跳我身上了。“衡衡,背我会儿。”李宇耍赖任性的说。“滚开,老子可是伤患,还没好利索了!”我说。“怎么衡衡你腿还疼?”李宇紧张的问我,不在闹腾从我背上灰溜溜的下来了。“让我看看。”李宇蹲下就绾我的裤腿,然后手就摸我膝盖上了。“是不是这疼?”李宇摸着我的膝盖问,一时间王维、李小冰、赵迪都停下来看我们。“我没事,你起来了。”好家伙李宇还弄了个单膝着地!我揪了他的胳膊把他揪起来。众人看到风平浪静了,扭头又开始爬山了。“衡衡,你要走不动我们就歇歇。这里我以前来过一回不会跟他们走散的。李宇拉我,迫使我的速度变慢了。“这刚开始爬我就歇着,你让前面那几位咋看我?”我甩开了他抓住我胳膊的手,扬扬下巴指了下前面的人。李宇还没放弃似得说:“要不别爬山了,回去也行。”我那听他胡说了,快步跟上前面的赵迪。
“衡衡,我们跑上去看看。”赵迪突然拉我的手,我心里又惊又喜。不由跟他跑了起来,虽然台阶不好跑,可我真的很开心。“呼呼,我跑不动了,赵,赵迪我们歇会儿。”我们跑到一个半山的稍缓平台上,我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赵迪也不再拽着我了。李宇、王维、李小冰随即也跑了上来。我随便坐了平台旁的一块光秃秃的岩石上。岩石被风雨吹洗的很是干净,我用手一蹭也没蹭下一点尘。“唉!你别拉我。”我正想躺着才刚有行动的苗头,李宇一把把我拽的站了起来。“你站站再说,哪有你这样突然停下来就躺着的。”李宇这么教我。“我忘了!”我不好意思的摸头,好像是有这个说法。“唉!你这发型再扒拉就不好看了。”李宇抬起手,用手指当梳子顺了顺我前额的毛。“咕咕!”我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起,吃李宇半块月饼也不顶事。我早上有时吃早饭有时不吃,不吃觉着饿的时候也有,但忍忍就过去了。出来玩这是怎么了竟然饿的不能忍了?虽是这样我也没有进食的打算,怎么着我也得随大流不能搞特殊不是!“赵迪你知道这附近有饭店?”李宇询问。“这是风景区,外面才有,不过我觉得我们绕过这去那边的谷地看看,那边有人家只不过是没开发而已,对了也有河也有鱼。”赵迪对李宇说。“不行!那不是成野游了。”王维老练的拒绝赵迪的提议。“其实就是玩玩我们有五个人,也不在山上过夜,你不是还练过么,有啥东西能让你害怕,难道这年头这地方能有野兽?我们这又比不得南方,能遇上啥东西比如是菜花蛇、野兔子、都算你撞大运了!”我大胆嘲讽王维却躲在了李宇和赵迪身后。“呵呵!”“哈哈!”李宇和李小冰都认为这个地方安全的很,大概看到我怕王维的龟缩样都笑的很夸张。“这样我们投票好了!”李小冰这么说。“同意跟赵迪走他那条线的举手。”李小冰扫了我们几个一眼后说。我第一个把手举的老高,随后李小冰也举了手,李宇看了我一眼也迟疑的举起手却没有举高。“我为自己投一票。”赵迪说着也举了手。王维依然如故不肯随大流。“呐!同意王维走风景区线路的举手。”李小冰又说,这回他只看着王维了。王维没有举手,说:“你们要去我跟着,不过我可不赞成这个。”
绕过风景区走自然不能让人看见,这不,我们等了后面的一波中老年大军团超过我们后直到看不到他们的人和举着的旅游旗子了。才斜插上小路,赵迪带路,一开始他就走的非常快,大概是怕寻山的保安人员发现了。大家虽然心里抱怨走的急,可年轻气盛的我们还是一股劲的抢着赶路,很快就再也听不见游客停下来拍照或者吼他们的同伴时的喧哗。我知道我们已经走远了。“衡衡!”李宇大方的把他的手贡献出来,我毫不客气的让他走我前面,然后我才握住他的手让他牵着我走,别说上山的台阶走的人颇不耐烦,可斜坡小路,比那个台阶还要难走,这地方也确实有人走过踩过地上有的植被倒向两边,可它们的恢复能力也强有的地方又被它们占领高地了。“你没事别扒拉那个草,有的草有点小毒,如果不是过敏体质没事,要是你倒霉正好赶上了,哼!”王维呵斥李小冰的捻草行为。“哪有那么邪乎?”我对王维的大惊小怪不以为然。“还是小心点好,你也别碰。”李宇牵着我一只手,打量我另一只手。“好嘛!老大,这地方哪哪都是草,你这么看我叫我手足无措了。”我笑嘻嘻的把另一只手举在他眼前手一抓一放的玩花样。李宇立刻捉住,我像蚌开合一样的手。
“快走了!翻过山到了谷地我们再歇着!”赵迪一看大伙停了下来,略皱了下眉后催促道。
 
 
 
 
第九十三章  小冲突
“给你!”李宇又递给我一块月饼。“这还不到中秋了,你家这么早就吃这个?”我捏了他翻出的另一个月饼。把撕掉的包装还扔回他的包里去,顺便看了眼敞开包口的里面,“瞧你的包乱的,衣服和吃的都搅的一起去了,比放搅拌机里搅的还匀。”李宇停下来翻腾他的背包,大概不愿意把包放草地上,左腿屈起,把旅行包放他膝盖上。“要不你弄!”李宇一瞪眼,火大的把他的包甩我怀里了。“这一时半会儿也收拾不起。再说我也不是你妈凭什么伺候你啊?”“嗤拉!”我把他的包拉上拉锁,掷还给了他。才走几步就踩了个什么东西脚下一滑,“唉!”下意识的伸手一拉前面的李宇的背包,好在及时稳住身形。“衡衡,你干什么呢,才放开你你就要摔跤,小脑是不是有毛病啊!”李宇在我叫出声时,疾速转身拉住了我,可他要不说后面的话多好,说了歹话恨的我牙痒痒。“把手给我!”李宇冲我说。本来我是想很有骨气的拒绝的,可这是爬山还是斜插上去的,怎么也有点小威胁。沉静思考了半秒把手放他手了,当他握住我手的一刹那多多少少还是有安全感的。“赵迪,你先站住。”王维回头看到我和李宇走的很慢,忙叫住前面如履平地的赵迪。赵迪听见后果然站在了原地,“怎么了?”“他们拖你后腿了!”王维回答。“要不这的,我们上山就歇着。一会儿再翻下去。”赵迪看看他身后的几个人然后特意盯了我一眼。我被看的不好意思了,“拖后腿的”难道是我?“我们还接着走也不用上山就歇着,还是到了谷地在玩,这时间都耽误到路上了,我们尽走路了,那不是白来了!”我和李宇走过去聚到了他们自然围成的包围圈里。“是啊!走吧,赵迪你走的稍慢点,我们也不是山民没那个腿脚爬的很快的。”李小冰叉着腰,面色微红,虽不至于像狗似得伸出舌头“哈哈!”喘粗气不过气息也不稳,看样子他也不是啥“能人”。“不过你的‘我们’是包括我?”想到这心里不爽,就五个人李宇是体育特长生,王维也不知道是练散打还是什么总之有功夫,赵迪我不清楚他的底细不过看他爬山就和走平地一样也知道他很厉害了,算来算去,李小冰就是把我也归为“不是山民”的那一类人。想到这我不甘示弱的说,“赵迪走吧!”抬腿就爬前面去了,李宇也紧跟了上来,随后就是赵迪,王维等李小冰开路后他成殿后的人了。
爬山是个苦差事,满眼的绿林草木,稍一撇头就能让蓝天白云触目,不过也顾不得欣赏,赵迪不觉又走到了我们前面。“会有蘑菇么?”我肚子饿的实在是抓心挠肝的,小声问我后面的李宇。“我哪知道!”李宇不避讳很大声的呛了我一句。“你叫唤什么?”我也急了。“要吃东西就吃月饼,其它的你瞎想想就有用了?”李宇迈过我拦路的腿,又牵着我往前走。渐渐的爬山变成爬山了,没有行人踩过的痕迹再显露出来。“赵迪咋回事儿?”王维停下不走了,吼了赵迪一声。赵迪在离我们有两层楼高的山坡上,此时他停下来却不是像刚才似的折返回来,冲王维招手让他先上去再说。王维不请愿得爬山,其他人看他都行动了也都往上爬,我还由李宇牵着这会儿由于坡陡几乎变成了他拽我上山,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我走的又饿的脱力了,李小冰也顾不得王维先前的警告又攀又拽旁边的杂草藤蔓甚至是不粗的小树干艰难的前行,如果说一开始的坡度均小于45°那么现在的坡度早大于45°多的多了。“什么破风景区?”我在心里暗骂,虽然知道自己这是在另一条山道上山的,但还是趋利避害的把过错推风景区头上了。王维发挥他练家子的精神,左闪又绕捡好爬少障碍的地方往上攀,不一会儿就挨近了赵迪。“就这一段不好走,其他地方都能过去,你扶着点小冰!”赵迪等王维近了他说。我和李宇也随后爬到地方,此时我已经饥肠辘辘了,李宇也没吃饭,难道他是铁打的?我盯着李宇的腹部看了两眼觉得奇怪了!“唉!给我点月饼!”我开口向李宇讨食了。“衡衡,你不觉得腻啊,还吃那个。”李宇哼笑一声,手都不往他背包上伸。“你故意刁难我干啥?吃饱撑着的才嫌腻了,我这肚子什么存货也没有腻个屁啊!你立马交出买路食来,不然休想过去此路是我开的!”我横在他身前几乎面对面贴着他的上身了,这也不怪我姿势别扭爬山李宇不得前倾嘛,我在他前面也是在他上面一点了。“哼哧!”李小冰总算爬上来了,真还巧了,正好听了我这句话。“呼!你也不害臊,这要有路你再要‘买路食’,夏衡,要不你把我们要走的路也清清障先把掩在茂草密林里的乱石搬一搬,要不你当开路先锋也行。”李小冰“呼”了一大口气,抢着说了一堆话。我刚才挡李宇的时候正巧看见他被什么东西拌的踉跄了一下,原来是石头,它们确实有点想暗雷。“哦!什么开路先锋啊?你干脆说趟地雷的不就行了吗!穷酸书生!”我前面说的不爽,后面几个字一字一顿的骂他。“啊?你说什么?”李小冰脸色一变推搡了我一下,我没防备一下坐地上了。“妈蛋,咋了?”我羞气急了,起身攘了他一拳。“唉!”李小冰“唉”了一声,李宇反应即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干什么?”李宇怒瞪着我厉声说。说实话我也很后悔要是一拳把李小冰推下山,那我不是?“夏衡,早说不带他出来了。”王维冷眼看着这一起纷争,总结似得这么说。“算了,我们是来玩的,你俩没有意见了吧?”赵迪看看李小冰。李小冰不吭气了,绕开我爬了上去。我也没说什么扭头等他经过。李宇用胳膊肘击了我一下,“你别惹他,他心里本来就不痛快。”我知道李宇说的意思,不就是一句“穷酸书生”惹的事么?人家李小冰要是没出事儿,那考五中妥妥的。“呐!你吃这个。”李宇快速从包里掏出一根火腿肠,我一看眼都蓝了,纯粹的恶狼样。李宇把递过来的火腿肠又收回去了,“我拿小刀割开包装。”“就你婆婆妈妈的,直接牙咬就行!”我等了他足足一秒啊,才吃着东西。
“都加紧赶路,一会儿上了山顶再歇。”赵迪冲大伙说。“李宇你拿的东西够几个人吃啊?”我悄悄的问李宇可他没有回答。这些人啥也没带,我抬头看看太阳,抹了一把汗,李宇牵着我的手心里也湿湿的,我扬头看他,他的脸上微红满是汗水在阳光下印的皮肤水灵灵的,可他没有顾上擦。前面的赵迪明显也慢了下来,王维掫扶着李小冰走,尽管我不愿意离他这么近可大家爬的都慢了难免挤成一坨。
 
 
 
 
第九十四章  谷地小河边扎营
等费劲吧啦的爬上山顶时,我好容易才能直起身子站立了,一直前倾身爬山还真是小腿肚子都转筋。尽管天气很热可好在还有树荫,我力气也所剩无几了,就是精疲力尽了吧!好几个人都向李宇围拢过去,当然是期待他的背包里能有瓶装水了。李小冰和王维一人要了一瓶矿泉水。我在一个树荫站了站,这地方都被草占满了,还真没有下屁股能坐的地方。他们也是四处看看,没有一个人想办法要坐着,或许真如赵迪说的,到了谷地再歇了。我朝山中的谷地往去依稀可见有条蜿蜒小河,那地方还好够美妙,不然我这像狗似得爬上来又爬下去真他妈的不值。等赵迪说要赶路了,我才往李宇身边凑凑,他自然知道我要东西了,掏出半瓶水和一跟火腿肠,人急了也就什么也不顾了,饿慌渴急的也不知道这半瓶水是谁剩下的。李宇也不知道干啥吃的脸上的汗只由着他滴落在凉山的巍峨大地上,我只好用我口袋里的纸帮他擦了擦。“这里,呀!不是是这里。”李宇一边享受我的免费服务一边还指摘我工作做的不到位。“行了,你自己弄去。”我猛喝了几口水,啃完一根火腿肠,把火腿肠的外包装又塞回李宇背包左侧的装水杯用的黑色小网兜里了。倒不是我有多爱护环境主要是这个火腿肠的塑料皮很扎眼,鲜红发亮的,扔地上太过明显会让人有罪恶感。“李宇你们快点!”赵迪清澈明亮的声音是从离我们有好几米低的下坡穿来的,他们已经翻过山体往下走了,我和李宇还留在山顶一只之间只留声音不见赵迪他们的身影。我稍微看了下地形还真吃了一惊,这个坡比我们上来的坡还要陡峭险峻,坡度也比上来那边的大,“这要怎么走了?”我看看这山觉得吧,上来时自大的小看它的气势了,这会儿有被它教训的感觉。“跟这走,不是是那里,你踩我踩过的地方就行了”李宇先一步下坡,他走的也不是赵迪走的那边,我有些不信任他老想走赵迪他走的那条路,可李宇坚持己见认为他走的地方好走。我趋于自己无能也就依他了。赵迪、王维下坡动作虽然不是像猴子一样敏捷不过身子也很稳当,可也算得上轻松。李小冰就不行了,下个山摇摇晃晃的重心不稳要不是王维紧拉他的他都能不小心像球一样滚下去。人就不能被不好的事例影响着,我连带着走一步也好像身子往下坠,有时真想屁股着地像坐滑梯似得滑下去得了,可惜这到处都是障碍树、草、藤蔓、乱石都成功告诉我,这不是沙丘不能滑沙。“衡衡,我拉着你。”李宇第三次把手伸给了我。“起开!”我一拍,把他的爪子打开。“还拉,又不是上山,你要是脚下一滑我们全都滚下去了!”我觉得还是自己下山保险。就这样我把重心靠后,屁股往下沉,屈膝,手伸开,好像随时准备以防万一能抓住什么的奇怪姿势往下坡出溜。别人还好王维和李小冰竟然停下来直瞅我的滑稽样,我心里不服也没有丝毫办法,盼着早点下山进了谷地这两人能忘了我刚才的不佳形象。走到地势平缓的地方时我松了口气,拍了下屁股,觉得新裤子白白糟蹋上烂草汁液了,幸亏没有硬磨不然还不给石头锋利的岩边给划破了?走风景区的台阶虽然无聊可不至于搭件新裤子吧!看来有趣、惊险啥的,也是给能买起衣服的人准备的。“你看那个地方,我们去哪里扎营。”李小冰煞有介事的指着一块谷底下一块他看上的地方,规划着要在那“扎营”。我心里都笑翻了,他们啥也不带就“扎营”?莫不是像《荒野求生》那个男的似得,把小树折断再拿啥类似芭蕉叶的树叶搭一个远离地面的庇护所?“扯淡!”我骂了一句,把头撇向赵迪的方向,最后还是走到了赵迪身边。“衡衡,累了?你不是早饿了,那条河里确实有鱼,你看你站那个狭窄的地方很容易堵住几条鱼的。”赵迪看我过去指着河流窄处的一块能站人的光滑大卵石这么说。“有鱼也是小小的。我知道那种当下酒菜的油炸小鱼,鱼太小连鱼鳞内脏都有,就那么吃难吃死了!”我说。以前见过有男的夏天连游泳带捞鱼在临近城市边缘的水塘里玩,回来后在小卖铺的树下歇着,吃的就是那种炸鱼还就着啤酒,我那会儿小闻见香味就站他跟前,他豪爽的夹了两大筷子在我玩过玻璃蛋蛋没洗的手里,我双手掬着当宝贝一样捧着飘着炸鱼香味的东西一路走回家,在我家巷子里我用牙叼起一只小鱼的尾巴呼噜进嘴里一嚼根本全是鱼的骨架,鱼头、鱼鳞、鱼刺都有,就没有可吃的部位,好不容易大嚼几下要咽下去,李宇来我家找我,正在巷子中碰上。弄的我一团涩鱼渣骨梗在喉里噎着了,李宇发现后在我后背捣了好几拳,终于把那鱼骨渣给吐了出来,随后我看着一地散落在黑色泥地里的金黄色的炸小鱼鱼久久傻眼。而且在一下午都觉得喉咙里有异物,李宇也骂了我一下午“蠢死了”!“也有你要的大鱼,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碰见这么大的!”赵迪笑了眨了下有长睫毛的大眼睛,用手掌比了一下,他说的那个大鱼的尺寸。“你还捞鱼,别闪河里。”李宇就在不远处听到我和赵迪的对话,就好像要揭我老底似得凑了过来。“没事,河水很浅,你看这天湿点衣服都能立马干了。”赵迪冲李宇笑笑说。“我们五个人就吃点那个能顶中午饭了?”我不由的把手放我肚子上了,啥时候能逮住大鱼,就算逮住了等吃上什么时候了?难道真用烤的?我抬眼盯着赵迪,目露乞求的神色。“哈哈哈!这个只是打打牙祭,不行我们再翻前面的山去山民家里吃顿好的,我赵迪请客管包大家吃好喝好!”赵迪笑的爽朗,大伙也无话可说,只是还要爬山么?我心里隐隐不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