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轻夏回忆录 作者:冬临渊(下)

字体:[ ]

 
晚上。
我往我家走。覃沐勇跟着我挺紧。
“覃老板,你别跟着我。我家有老鼠、虫子说不定还有蝎子。”我吓唬他说。覃沐勇不自在的挠了手臂。“没事,有你呢。”覃沐勇用很信任我的眼神看着我。
带着一个恶老虎回了我家,覃沐勇在睡觉的时候执意要开灯,为了让恶老虎能睡的着。我也就舍得那两个电费了。真是不习惯开灯睡弄的我没睡着,只听着恶老虎的浅鼾声。
“夏衡,你起的真早。”覃沐勇惊讶的看着我说。“我要上学哩,那像你没干的。”我回他说。“我没干的?”覃沐勇瞅了我一眼,后又在被子里拱了拱。“覃老板,你还要睡呀?”我觉得昨天晚上他早就睡够了,还赖在床上干嘛?想要掀他被子又不忍心,让他睡着我又不得劲。我干站在地上有气也没处撒。
“夏衡,要不你在睡会儿?这才几点啊?”覃沐勇半睁着眼,挑眉看我。
我用炉子生了半天火,把堆院子就有的柴都烧完了才熬了一锅白粥。
“覃老板你起来,我都迟到了!”我在覃沐勇的耳边叫他。“几点了?”覃沐勇看了一眼手机后不满的说:“夏衡,你骗我!”覃沐勇瞪着我说。“快点起来!”我大叫。“知道了。大清早的,夏衡,你叫唤什么?”覃沐勇磨磨蹭蹭的起床了。
“夏衡,你生火了?这么呛!”覃沐勇一来到院子就捂鼻子抱怨道。我心里还不忿呢,挨呛的主要是我,你捂甚鼻子?
“吃嘛,你看什么看?”我把一碗我熬的白粥和一点老咸菜递给覃沐勇。“夏衡,我没给你搬米,你这大米是哪来的?”覃沐勇喝了一口白粥疑惑的说。“什么哪来的?我家的。”我回答。“夏衡,你,你这是谋害。”覃沐勇想吐又吐不出来,干呕了两声。“咋了?不过是白粥又不是毒药。”我不以为然的轻笑着说。“夏衡,你吃的是啥?”覃沐勇看我就咸菜就把我夹咸菜的筷子夺了去,拿着看了半天,把它扔地下了。“你家这卫生真成问题,这么吃还不得食物中毒!”覃沐勇把我的一锅白粥给端跑了。我追出去时,他已经把那锅粥给倒外边的垃圾池了。“你个败家子,我家的大米怎么就不能吃了?”我打了他手臂一下。“你家的米袋子在哪儿?”覃沐勇问我。我没有吭气知道他是拿去要扔的。“你告不告我?”覃沐勇压着我在我家里四处寻放米的地方。他翻了半天总算在一个瓮里找见了半袋子大米,他把它提到外面的台阶上。“你看见了没,这都潮了。要是发霉了人要吃上那还得了?”覃沐勇捧了一捧大米在我眼前迫使我细瞧。“要是发霉我也看的见,我眼好着呢。”我心里被他说的后怕,可嘴上也不承认这事我有过错。“夏衡,你家里存着的粮食还有些啥?都拿出来处理了。”覃沐勇盯着我说。我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把一袋子面也贡献出来。“还有了?”覃沐勇还盯着我。“没了。”我说。“你吃的那个也给我交出来!”覃沐勇把我拎到他认为是放咸菜的坛子跟前。“那个是咸菜也坏不了。”我不想交出来,那是我奶奶腌的。“不行,你放的时间长了,它没坏也被老鼠趴过了。”覃沐勇给我讲利害。“就在那个坛子里。”我指了一个坛子给他看。“只扔了咸菜就算了,我坛子还要的。”我补充一句说。“哦。”覃沐勇抱着坛子出了我家大门。
“你这么洗不成,得用热水,泡点洗洁精。”覃沐勇看我洗坛子站在旁边瞎提意见。
“没柴了,没法烧热水。”我说。
“不早了,我们出去吃,然后送你去学校。”覃沐勇把我洗坛子的水倒掉。把坛子放回屋里就拉我出了大门。
上了一上午课,中午时。
和我一个宿舍的那个长的五大三粗的男生过我班上来找我。“找我什么事?”我问。“去操场说。”他先走一步。我跟着他来到操场说:“到底什么事?”“也没啥,只是这些天你不在学校住,晚上熄灯前有查宿舍的老师,都是我找借口替你遮掩。”那个男生话里有话。“你啥意思?”我没好气的问。“你这住校生,在校外住咋说也不合适,要是哥们需要我帮忙的话就稍微给点好处,我们这学校虽然管的松,可你要是太不像话,通知你家长也是有可能的。”那个男生这会说的直白的好似威胁了。
我一听这话就烦,这住校是我二叔给我办的,他肯定留电话给管住校的老师了,要是真通知他,也是我的麻烦,我没办法的从兜里掏出一百块给他。他接过钱后,不好意思的说:“哥们按理说我这也是义务的,可最近真的手头紧,你放心有我在,保证管住校的老师不知道你在校外住。”我没吭气,冷眼看着他,他讪笑了下快速离开。
我这给他一点儿封口费事小,怕他以后还找我要。这都怪我二叔,现在才想起来管我,办住校干啥?我早就不需要你管我了!
 
 
 
 
 
 
第一百六十三章 齐佑铭喜欢的人
上午王与众没来学校,我憋气的等到下午他终于到校了。
“王与众,给钱。”我在校门口截住他,即刻问他要钱。“给你。”王与众掏出一张五十的递给我。“怎么是五十?”我不高兴的看着他递过来的钱没有接。“五十给你都多,你也没去村委会,也不像李二婶阻过领导的路。”王与众把钱拍我手里扬长而去。
“不行,这花销大,我挣钱赶不上它的速度。”我心里觉得我得想点啥办法能不住校,这样我也不用拿钱堵人嘴。
下午放学时。
我和齐佑铭相跟着出了校门。在校门口没有见到覃沐勇的车子。我给他发了个短信。他回我说他有事要我在校门口等他。那我只好照办。过了没两分钟覃沐勇的短信又回了一条。上说:韩沐彦过来接我,要我坐他的车子回去。我正在写短信时,韩沐彦家的车子已经停在校门口了。我才要拉车门,突然发现齐佑铭抢先一步拉开韩沐彦家的车门先上车了。而韩沐彦家的那些个门神保镖也没有驱赶他。“小猪,你愣什么神赶快上来。”韩沐彦一副主人家的姿态,邀我上车。我上了他家的车后,车子转向驶入行车道。
“你们认识呀?”我看齐佑铭泰然自若的神情,以及韩沐彦见怪不怪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人不但认识很可能还非常熟悉。他们两人一个也没回答我的问题,我被晾在一边。这时我不好意的把脸转向车窗看外面,心里盼着司机能早点把我送回李家村。
“哎,司机师傅,李家村是从那个路口拐。”我大声提醒开车司机。“小猪,你不要吵,司机先把我送回去,然后送佑铭,最后才把你个小猪运回去。”韩沐彦这么跟我说。“李家村比你家近的多,韩沐彦你先让司机把我送回去吧。”我心里虽然想骂人可是嘴上还是同他说好话,要是像他说的最后一个送我,那我得几点才能回去?“要不先送夏衡吧,我看他挺着急回去。”齐佑铭这么对韩沐彦说。“那不成我这都定好了。”韩沐彦拒绝更改他的计划。
我不吭气了,转回头看着车厢里的几个人,那两门神保镖就不用说了。只是这个齐佑铭这么漂亮,他既然认得韩沐彦那他一定认得覃沐勇。这个恶老虎不知道心里咋想的?此时此刻,我心里担忧。总有不好的感觉在心里。
“小猪,你咋愣性性的?”韩沐彦下车前还推了我一下脑袋。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先送夏衡回去。”齐佑铭对司机说。“不用了,还是先送你吧,这都到城里了。”我赶紧说。司机还是往齐佑铭家开去。我心里满不是滋味,也不知道覃沐勇常等我放学是在看谁?
“夏衡,你回来了。”覃沐勇同我打招呼。“你来我家干嘛?回你院里去。”我没好气的冲他说。“怎么了?是不是怪我没去接你?”覃沐勇试探着问我。“不关你的事,一边去我还忙着呢。”我把书包一甩到床上就把靠在枣树边的我那破自行车推院当中了。双手按了两下车胎发现还有气,只是气不足,车胎有点瘪就另寻气筒给自行车打气。“夏衡,你这是干啥?”覃沐勇在一旁看我说。“那啥,从今往后覃老板就不要来我家了。”我对他说。
“怎么了?”覃沐勇把我的打气筒夺走了。“没事,就是我们两清了。以后都不需要来往了。”我看着他黑亮的眼说。
“覃老板你给我出去。”我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出拖他。这个恶老虎还牵着不走。“夏衡,你什么意思?”覃沐勇在我家大门前甩开我又走回了我家院子。“你出不出去?”我手指着大门冲着覃沐勇说。“夏衡,你别闹了行吗?我又没得罪你?你也给我个明白话。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无言以对。
一阵铃声响起,覃沐勇接了电话。片刻后,“夏衡,我出去一趟,你把大门关了,我不过来了。”覃沐勇说完就径自离开。覃沐勇前脚离开,我就把大门关上。心里打定主意,不让他来我家了。我家那另一半的房子我也不打算要了。怎么说,我心里对覃沐勇产生了好感,可这是危险的,喜欢他有什么好,也不是个好人。在关门的一瞬间我有把我现有一丝情斩断在最初萌芽的想法。
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早上。
我早起就骑自行车出了门。
一直骑到青山体育场。看了下手机还早,就把自行车靠在体育场的墙外。早晨的冷风吹的我脸上冰凉。我揉了下脸,不禁骂自己太娇气了,才坐了几天好车,吃了几天好饭,就把自己的身体惯出享受的毛病,我生来就不是被人娇惯。想到这我发愣把外套给脱了。我身上有的一点热量就这么被不需要热气的冷风带走了。我看着才升起不久红通通的太阳,觉得这一刻也挺好,我不想在背负什么败家子的罪名了,我也不想为了喜欢什么人把自己弄的喜怒无常了。
等到了上课的点钟,我随学生流到了校。因为有我这扎眼的破自行车在,我又成了不大不小的焦点,可我也无所谓了。
“夏衡,这天都凉了,你这是搞什么鬼?”齐佑铭看我只穿了T恤,把长外套拿在手里进的教室好奇的问。“我锻炼。”我白了他一眼坐座位上了。“哈哈,锻炼好。”齐佑铭嘲笑的看着我。我看着他的笑脸觉得,这人这么好看,肯定对覃沐勇的胃口。
课间时,我忍不住问齐佑铭,“你跟韩沐彦早就认识?”“对,从小认识。”齐佑铭说完这话,就起身离开了教室。
齐佑铭也没女朋友,他不会是同我一样喜欢男的吧?齐佑铭的哥们可是都左拥右抱的了。
“齐佑铭,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大着胆子问他的个人问题。“夏衡,这关你什么事?”齐佑铭嫌我啰嗦的皱了下眉。“我就想问问,你要是没女朋友我给你介绍一个呗。”我嬉笑着腆着脸接着问他。“夏衡,你可真是好事婆,我告你,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齐佑铭对我说。“是吗?我跟你同桌这久了也没看着,是不是你编出来的。”我用质疑的眼光看着他。“带出来见见呗,你那些个朋友的女朋友我都看见了,就你的没影。”我轻蔑的说了这句。“行,只是我带他出来你别大惊小怪就成。”齐佑铭看着我摇了下头。
“夏衡,你不是要看我喜欢的人么?走吧!”齐佑铭在中午时拉了下我的胳膊要我跟他走。我本着看看放心的态度就跟他出了校门。在那个我去过的青山与城里交界,集网吧、台球厅、录像厅、棋.牌室一体的店里。我看到了齐佑铭事先打电话约出来的人。“怎么是个男的?”我明知故问。“废话,跟你说他就是我喜欢的人。”齐佑铭对我说。我一看不是恶老虎,心里一喜,也不管啥场合高兴的咧嘴一笑。“夏衡,你这是什么表情?傻乎乎的。”齐佑铭不悦的瞪了我一眼。我好不容易才收起咧开的嘴,对他说:“你挺有眼光的他长的挺好看的。”来人像是跟齐佑铭同龄,看我盯着他看也不表现出厌烦来。“你好,我叫夏衡。”我主动跟他打招呼。“伍鞘。”他回答。我一听就忍不住笑了出声,就这名字?“夏衡,你别光咧嘴笑了,傻兮兮的让人看着多不好。“没事,都自己人。”我说。伍鞘,你要喝什么我去买去。”我因为高兴也就大方起来。“我跟佑铭喝一样的。”伍鞘回答。“你们真有情有义。哈。”本来我有想咧嘴笑来着,可齐佑铭说我笑的傻,我只好抿嘴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