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顾生传+番外 作者:木光瑟瑟

字体:[ ]

 
书名:顾生传
作者:木光瑟瑟
 
顾生觉得,他和易长庭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人。
无奈,命运太过弄人。
短介绍:非典型性强取豪夺(内有强攻出没。)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励志人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生,易长庭 ┃ 配角: ┃ 其它:
 
 
 
☆、一
 
?  顾生到达易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他被几个月前帮着他将父母丧事办完的大伯紧紧拉着手,一路沉默的走到了一座看起来很是漂亮的别墅前。
  他父母是因救人而出的意外,是英雄,虽然顾生很是伤心,可是,他却知道若能重来一次的话,他的父亲母亲还是会选择去救别人于危难的。
  在进入大厅的前一刻,大伯松开了拉着他的手开口说道:“别怕,只是让易先生见见你,毕竟你暂时是要住在这里的。”
  顾生点点头,对于即将要见到的什么易先生,他心里却是真不怕的。
  都是人,有什么好怕的。
  只是当跟着大伯左转右拐的到了花厅后,第一次知道了何为气势逼人的顾生,看着面前不远处很是闲适的低头摆弄着白玉瓶中颜色搭配适宜的花束的青年,心里倒是有些紧张了。
  “易先生。”大伯笑的很是可亲:“我的家侄今天过来了,让您见见。”
  顾生只看着这青年慢悠悠的将一枝花的枝叶剪好后,这才抬头朝他们看了过来。
  看着这长相斯文端正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将视线移到了他的脸上,顾生下意识的便就低下了头,只听这人对他评价道:“这孩子,是从非洲过来的么?”
  他大伯笑了笑:“是晒的黑了些。”
  “有十二岁了么?”这青年继续问道。
  “呵呵,这孩子长得小,今年已经十五岁了。”
  “哦,还真看不出来。”
  一直低头不语的顾生听着大伯和这个青年简单的介绍完他的情况后,一下属敲门走了进来说道:“易先生,李少爷打电话过来说,想要过来。”
  青年点了点头,稳稳的将手里的花放到了花瓶中适当的位置后,说道:“派辆车子将人接过来。”
  “是。”
  跟着大伯走出了屋子,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顾生不由的呼了口气,他大伯侧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过段时间,等你堂哥从国外出差回来就让你去住他那里,上学也方便些。”
  顾生点了点头,想了想开口说道:“大伯,其实,我自己可以生活的。”
  因他父母工作十分繁忙的原因,自上初中已后,顾生就已经学会了独立。
  顾管家听完笑了笑:“总会让你独立的,不过,现在你还未成年,还是和大伯住在一起好一些。”
  顾生不再推辞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以后,我就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么?”
  这个城市繁华似锦,和他的家乡有着天壤之别,可是顾生还是喜欢他的家乡多一些,因为那里有他的朋友、有他的伙伴还有他的父母。
  顾管家知道自己侄儿这是想家了,不由拍了拍顾生瘦弱的肩膀说道:“怎么会?等你长大了,成才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过,现在还是要以学业为重。”
  “嗯。”
  来到易家的第一天,因有了自己的初步的愿望,顾生对于未来倒是充满了期待。
  却不知捉弄人的命运已经开始慢慢的向他偏移。
  大伯在易家的住处是在易先生居住的别墅的后方,吃过了晚饭,安顿好了他后,大伯又去了前宅。
  无事可做的顾生便拿出了书本,开始提前预习高中的科目。
  过几天,他就要上高一了,听说大城市的高中题目都比小城市的难,虽然人长得小但是自认为脑容量不小的顾生,却不想换了个新学校就跟不上新同学的节奏。
  仔细的看了一章又将练习题试着做完后,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顾生合上书本,便准备洗澡睡觉了。
  只是当他脱掉了衣服看到镜子中自己的身体后,不由的,从来不需要在乎过外表的顾生,第一次有些郁闷了。
  他这身被夏天的阳光一晒就黑到没边的皮肤,真是不适合生活在太炎热的夏季。
  等他上大学的时候,一定要考到没有夏天的最北方去,最好一年四季温度都不过二十度,这样的话,他就不会老是被人调笑说是去非洲了。
  稳稳的睡了一觉,因大伯一早便要去厨房检查饭菜的准备情况。早起的顾生便去后花园跑步力求能长高了。
  大伯说过,后花园是易先生一般不常来的地方,他可以去哪里玩的。
  这个时刻,宅院的主人可能还在休息,后花园静悄悄的,除了清洁的员工,便只有叽叽喳喳鸟儿的叫声了。
  后花园的花草种类很多,早晨带着露水的玫瑰垂涎欲滴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顾生亦是如此,他停下了脚步,不由倾身闻了一支玫瑰的香气。
  易长庭从这里跑步经过的时候,只见他特意让人栽培的玫瑰树旁,一个黑乎乎的傻小子,像个小狗似的,一枝一枝的嗅着玫瑰的芬芳,然后一脸的陶醉样子。
  易长庭勾了勾嘴角,难得起了逗弄这少年的心情:“顾生。”顾书的堂弟是叫顾生吧。
  顾生回头,看到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后,不由一愣,随着大伯开口叫道:“易先生。”今天没戴眼镜穿着运动服的易先生看着倒像是大学里的讲师,很是青春儒雅。
  “我家的玫瑰被人闻了可就不怎么开花了。”
  “啊!”有这种玫瑰么?顾生忍不住说道:“对不起,易先生,我不是故意的,就是看它长得好,忍不住想多多了解一下。”
  多多了解。听这少年的用词,易长庭不由笑了笑,平时看着很是凛冽的面容,此时难得看着柔和不少。
  “漂亮的东西是上天的恩宠,是该认真欣赏。”又看了看顾生身上那趁着他更黑了的白色衣服,易长庭看着这少年很是明亮的眼睛说道:“不如这样,你陪着我跑步,我就不计较你这一早便不让我的玫瑰开花的错误,如何?”
  顾生点头,不由疑惑的看了一眼旁边这不下百枝的玫瑰树。
  这花开的不是挺好的么。
  不过,毕竟面前的这个青年是这宅院的主人,顾生却是不好如平时一样,与人讲道理的,不由说道:“好的,易先生。”
  反正他也要跑步的。
  不过,等他跟着这位易先生跑起来后,顾生便就后悔了,此时只有一米五五的他,怎跟的上看着就如高山般的易长庭。
  跟着跑了一段路后,顾生忍不住一点一点一点的向后移去,想着慢慢的从易长庭的视野中淡下去。
  只是还没等他循序渐进,只见一个和他一样身穿白衣运动服的年轻人在不远处的前方等着他们。
  看到这人,易长庭停了下来,快要累死的顾生忍着只想趴在地上吐气的冲动,终于也跟着停了下来。
  “长庭。”白衣青年看了顾生一眼,笑了笑走上前,毫不忌讳有别人在场,抱着易长庭就是一个深吻。
  顾生当场就愣了。
  男人和男人也能如此么?
  尚且还年少的顾生,看着面前这一个长相漂亮,一个看着让人有些害怕的男人,第一次知道了,原来男人和男人也是能谈恋爱的。
  虽然和他平时见到的热吻情侣不同,可是这一高一低、一白衣一黑衣的两男人亲吻画面,看着却毫不显得突兀。
  “不是说昨晚太累了要睡到中午的么,怎么这就起来了?”
  退开了一步,李凡笑着说道:“你不在身边,我有些睡不着。”
  易长庭笑了笑却是不再说什么了,他看着旁边眼睛直直的盯着地上的一棵小草明显是非礼勿视的顾生,不由又笑了笑说道:“顾生,和我们一起去前厅吃饭吧。”
  此刻还听不出易长庭说出的不是疑问句话语的顾生,抬头看着面前这位气势随处流露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推脱道:“大伯已经交代厨房做好我的早餐了。”他就不去了吧。
  和这人吃饭,束手束脚的太尴尬了。
  易长庭笑了笑:“那可是不能浪费,不过,偶尔让别人帮你将早餐吃掉也是可以的。”
  说完,看着面前率先走出去的易长庭,顾生眨了眨眼,这人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走吧。”和他一样穿着白衣的青年此刻笑了笑,看着顾生道:“一起去前厅吃饭。”
  不在多语说了也等于没说的顾生,不由无语的跟着白衣青年的步伐走了出去。
  “你是顾书的堂弟?”路上,顾生听到白衣青年如此的问道。
  “嗯。”顾生点点头,对着这看着还算面善的青年笑了笑,像极了他母亲桃花眼的眼睛弯了弯,因晒的有些黑的皮肤此刻看上去却只是格外的明亮。
  白衣青年笑了笑,将视线转到了他身旁的男人身上,上前一步主动拉起着这人的手,笑的有些像偷到鱼的猫。
  顾生一愣,只觉得这一幕好生熟悉,上初中时,他的那些早恋的同学,男生不都是这么偷袭女生的么。
  如此,男人和男人,倒也没有什么特殊得了。
  一样的如此谈恋爱。
  ?
 
☆、二
 
?  跟着面前二人到达前宅的餐厅时,顾生见到自家大伯正领着员工往餐桌上摆放着菜品。
  看到易长庭身后的他,大伯笑了笑,依然做着自己的工作,倒也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
  本以为自家大伯会不怎么高兴觉得他有些失礼的顾生,看到大伯看着他一如往日的温和眼神后,便在心里偷偷的舒了口气,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等着宅子的主人发话开饭。
  运动了一小会儿,他还真是有些饿了。
  顾生吃饭时不怎么喜欢说话,当然,此时此刻,也没有他说话的份,静静的吃了一会儿,只听白衣青年对身旁的易长庭说道:“长庭,我父亲知道错了,他已经自请降职了,你能不能看在他真心悔过的份上,原谅他一次啊?”
  易长庭吃饭的手一顿,放下了筷子皱眉说道:“李凡,我这人向来都是公私分明的,可是看在你跟过我一场的份上,若这是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
  “长庭,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像上次那样为我父亲求情,我就是不想让你因我父亲的事生气而已。”
  顾生看了一眼因易长庭一句话而吓得面色有些发白的青年,不由低下了头,非礼勿听的吃着自己的饭。
  大概是李凡的表情太过的害怕,静了几秒,易长庭又将筷子拿起来说道:“行了,快吃饭吧,回去告诉你父亲,在c市好好的做事,若是表现的好,我会考虑将他重新召回总公司的。”
  “嗯,谢谢你,长庭。”李凡听完笑了笑,主动帮易长庭盛了碗汤,心情不由的又高兴了起来。
  吃过了饭,李凡拉着没什么表情的易长庭上楼换衣服。真的就是过来蹭口饭吃的顾生,无事可做的出门找他大伯去了。
  在一处花木移栽的小观景园里,看到指挥着工人移栽花木的大伯,顾生走了过去叫道:“大伯。”
  顾管家侧头看着自己走过来的侄儿,笑了笑说道:“和易先生吃饭吃的还好么?”
  只敢吃饭不敢吃菜,怎么可能会好?
  当然顾生还是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不过,想到了在饭桌上听到二人‘争执’的话语,顾生想了想又说道:“大伯,我以后是不是尽量少出门乱逛啊?”
  遇到了易先生,听到了不该听的,多冒失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