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色的曼陀罗+番外 作者:梅三有语(中)

字体:[ ]

 
  “老爷从来没对戴文少爷发过脾气,他——只是一时无法接受。”
  贺清文是个极为高傲的人,时时刻刻都像一只仰着头的白孔雀,对于一个一直被呵护在手心里的人,突然间遭受到这等颠覆般的待遇,内心的冲击又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用三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 
  身上的伤容易愈合,心上的伤难愈。
  而最让贺清文受不了的,应该是道格朗对他的那几句轻蔑和侮辱吧。
  “老爷!你和戴文少爷——”
  霍德不知道该怎样继续说下去,只是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有些事,他作为一个管家也不能过分参与,只不过,这两个人若再这么相互折磨下去,除了伤人伤已,是不会有其他结果的。
  而且,他太了解道格朗了,此时看着道格朗,外表看似镇定,实则内心深处,一定是像怒潮一般在狂澜着的吧!
  他的痛,他的苦,长久以来,被深深地埋藏在了他的冷酷狂野和威严下,不被外人所视。
  所有人都以为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但,又有谁——能体会他的孤独。
  此时,道格朗抬起眼,转头看向霍德。
  宝蓝色的眼眸周围布满红红的血丝,透着满目的疲惫。
  “霍德,究竟还要我怎么做,他才能满意?他才能不恨我,接受我?霍德,你知道吗,当我在教堂里,跪在地上向他求婚的时候,我心里到底有多么紧张?没错,我紧张,我从来都没那么紧张过。”
  “求婚?”霍德一惊,“老爷——”
  道格朗却冷冷地笑道,“霍德,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是的,我也觉得,我疯了,无论在心里,还是在众多世人,以及上帝面前,我都想要给他一个最无比尊荣的位置,我要让他光明正大地,站在我道格朗·沃*的旁边,享受所有人的敬仰,可是,为什么?他就是不能接受,他居然还说,我们只是一场交易——”
  虽然这句话贺清文对他说过很多次,每一次他都可以平心静气地面对,心平气和地去化解,可为什么单单这一次,单单这一次他竟无法接受。
  因为贺清文变了,道格朗明显地感觉到了贺清文回到美国之后的变化,哪怕只是那么一个细微的小变化,也说明他变了。
  而正是这些微妙的小小变化让他以为,过了这么长时间,贺清文终于可以忘掉从前的那些不快,两个人重新开始,他以为他看到了阳光,可是——
  呵呵!可是他却给了他地狱,真的是——一脚把他踹进了无底的地狱。
  他累了!
  道格朗拿起酒瓶,倒了满满地一杯酒,然后举起来,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
  “老爷,您不能再这样喝下去了,老爷——”
  霍德极力地劝阻,想要拿下他手中的酒杯,可是道格朗却推开了霍德,拿起了酒瓶,一口接着一口,直到整个酒瓶见底。
  砰——地一声,他把空空的酒瓶摔在了地上,砸得粉碎。
  “为什么?为什么?”他怒吼,“虽然我无法给他一个合法的身份,但是我可以给他一切,一切!我恨不得,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全部拿来给他,可他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颗心,为什么?”
  道格朗红着眼睛大声叫喊,愤怒的吼叫声在书房以及走廊里回荡着,叫人惊憾。
  他踉跄地后退,疯了一样扫掉书桌上的所有东西,扫掉一切,他看得碍眼的东西。
  “交易,呵呵,交易是吧——”他用手捂住脸,从来都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被他用手扯得凌乱不堪,他的声音像是低低的在撕吼,也像是无力妥协,他仰起头,看向房顶,像是思虑过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好吧,Diven,如果你非要说这是一场交易的话,那么我,就让你彻彻底底地享受,享受所谓的交易应该享有的待遇吧!”
  道格朗冷冷地哼笑,整个房间骤然让人觉得异常的寒冷。
  “老爷——”霍德看着他,却也只能哀哀的叹气,无法再劝下去了。
  ?
 
☆、讨回
 
?  已经快要临近圣诞了,虽然庄园远离城市的喧嚣,但在这里,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浓烈的节日气氛。
  为了迎接节日的到来,霍德每天都会带领着庄园里的佣人,对庄园上下,里外角落进行着彻底的清扫。
  院中央矗立起了一棵硕大的圣诞树,彩灯缠绕,眩目缤纷,为这座庄严而宽广的庄园带来了喜庆的色彩。
  贺清文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俯看着窗下的那棵被移栽到院中的松树,看着上面挂着的各类小物,糖果,天使,也不免被这种欢悦的气氛所感染。
  “Silent night,holy night!All is calm,all is bright,round yon virgin——”
  他倚在窗边,合着暖袍,头抵在玻璃窗上,轻轻地哼唱着这首“平安夜”,并用手指在玻璃窗上应着节拍,弹弹点点。
  而后他轻轻地笑了笑,微微地扯动了嘴唇上的伤。
  吸了一口气,心情又变得有些低落了。
  躺了几天,终于可以下床走动,有点想出去,去透透空气,去看看于娟。
  已经好几天没去看她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担心,也很想念。
  以前不觉得,总觉得母亲有些唠叨,可现如今——他才觉得,那里实际才是他最温暖的天堂。
  那才是他的家,不管在什么地方。
  他匆匆地换了套宽松的衣裳,慢慢走下楼去,心里还在编排着,要怎么跟于娟说,说他这两天很忙,忙到每天披星戴月,所以才忽略了她。
  他大致地想了一路,也终于走到了一楼。
  “戴文先生,您不可以出去。”
  贺清文兴冲冲地走到门口,此时却突然从门口外面伸出了四条臂膊,然后四个保镖齐刷刷地站了出来,挡在了贺清文的身前。
  “你们干什么?”贺清文骤然止步,冷眼看着四个人。
  “戴文先生,您不能出去。”得到的是同样冰冷的回答。
  “你们——凭什么阻拦我?走开!”贺清文眯着眼睛,又向前走了一步。
  但那四个人却纹丝不动,依然挡在贺清文的身前。
  “走开!”贺清文低吼了一声,伸出手,打算将四个人推到一边。
  哪知四个人根本一动不动,甚至其中一个人只不过用胳膊轻轻摚了一下,贺清文竟耐不过这小小的阻力,身体反倒向后退了一步,身体本来就虚弱无力,这一步差点让他跌倒。
  他急急地转了个身,却扯到了还没有全愈的伤口,他咧了下唇,额头上的汗,忽地一下冒了出来。
  “戴文先生?”四个人虽然得到命令不让贺清文踏出正宅,但若是真的让他受了伤,四个人心知一定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当他们看到贺清文突然脸色发白时,也不敢怠慢,急忙询问,“戴文先生,您没事吧!”
  贺清文没有回应他们,紧紧地咬着牙,侧着脸,斜目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戴文先生,请您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是听令行事。”四个人恭恭敬敬地向他鞠着躬致歉,表示无法放行的无奈。
  “听令行事?谁的令?道格朗?”
  呵!这句话贺清文自觉问得有点可笑,当然是他,在整座庄园里,还能有谁,有这个权力阻止他走出这扇大门。
  道格朗,道格朗,你竟然——做到如此地步!
  贺清文仰着头,闭上眼,重重地运出一口气。
  道格朗,你当真是要把他彻彻底底在关在这个牢笼里吗?就像是圈养一只鸟?
  没错,他就是那只鸟,一直都是那只鸟。
  永远也飞不出道格朗的天空,飞不出他设下的网。
  他背对着门口,在门厅那里,站了许久。
  “戴文先生——”四个人见他不再说话,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于是面面相觑。
  贺清文吸了口气,突然回道,“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们。”
  他甩了下手,重新返回了楼梯。
  “少爷?少爷您去哪了?”
  霍德急匆匆地从楼上跑下来,跑到半路,碰到了正在往上艰难攀爬的贺清文,他走过去,扶住了他。
  “他在哪?”贺清文问道。
  “老爷?”  “对,那个浑蛋在哪?”贺清文低吼着向霍德询问。
  “老爷——”霍德面露难色,顿了一会儿,说道,“老爷不在庄园。”
  “给我接通他的电话。”
  “少爷,有什么事情您还是等老爷回来之后,心平气和地说吧!”
  贺清文倏地把头转向霍德,满目的怒气。
  霍德看着他,心不由的地惊了一下。
  “好吧!少爷,请您先回房间,我会马上为您接通老爷的电话的。”
  贺清文紧紧地咬了下嘴唇,看了眼霍德,没再说什么。
  反复的上下爬行牵扯到了伤处,此时那里正在隐隐地刺痛,贺清文已没有多余的精力顾及其他,所以暂时忍了心中的那股气,一直走回卧房。
  三层楼现在对于他这样的身体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他坐在床上,仰着头,喘着气,几乎要倒下去。
  霍德等他休息了小片刻,拿出电话拨通了道格朗的号码,电话接通,霍德简单报备之后,将电话递给了贺清文,然后走出房间。
  贺清文接过电话,酝酿了一小会儿,问道,“道格朗,你是什么意思?”
  电话的那端静了一会儿,然后听见道格朗沉着气回道,“Diven,你在跟谁说话。”
  贺清文微微一愣,咬了咬唇,问道,“是你下的命令,让那些人阻止我出门?”
  那边想也没想,回道,“不错,是我。”
  “为什么这么做,你凭什么禁止我出门,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我有什么权力?我当然有权力,Diven,别忘了我是谁?”道格朗的声音低低的,冷冷的。
  “不错,你是这座庄园的主人,但是——”
  “错了Diven,你一直都在搞错位置,我不只是这座庄园的主人,我还是你的主人,你别忘了,我是你的领养人,是你的侍主。”
  “道格朗,你——”贺清文咬着牙,扶着床边栏杆的手,已经捏得指节泛白,他一时恍惚,不敢相信这几句话,竟然是从道格朗的嘴里说出来的。
  道格朗哼笑,“怎么?难道这不是事实吗?你想否认?你想否认一直以来供养你的我,不是你的主人吗?那我是谁?你的养父?每天把自己的养子抱在怀里,压得天翻地覆的养父?”
  “道格朗,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贺清文怒吼,拳头紧握,狠狠地敲着床垫。
  “可这些话都是你说过的!”道格朗同样厉声吼了回来,“每一字,每一句,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贺清文被道格朗的怒吼惊得有些发怔,他再一次地,体会到了道格朗对他愤怒。
  而他却无言以对,那些话——是他说过的。
  现在,道格朗也只不过是在重复那样的字句,令角色互换。
  痛的人,换成了他自己。
  道格朗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曼西说得对,她说得太对了,Diven,是我把你惯坏了,是我一开始就用了错误的方式来对待你,才会让你一直这样肆无忌惮地来伤害我,看来,应该是时候,找准彼此的位置了。想出去是吗?想看你的母亲是吗?那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Diven。”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