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色的曼陀罗+番外 作者:梅三有语(下)

字体:[ ]

 
  “不,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李东旭听到萧暮远在电话里的语气十分急切,便又追问,“萧总,美国那边出事了吗?”
  萧暮远知道李东旭一定是听出了自己口气不对,于是稳了稳,回道,“没有出事,哦,不,应该说是好事,清文,清文醒了!”
  “真的吗?萧总,那真是太好了!”李东旭听闻,也由衷地为此事而感到高兴。
  两个人在电话里,无言笑了好一会,喜悦过后,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李东旭最先冷静下来,轻轻问了句,“萧总,您是打算,去看贺先生吗?”
  萧暮远坐在桌子前,用手抵住额头,慢慢地,也终于意识到,喜悦与激动过后,所要面临的现实,却总是那么残忍。
  就在,当贺清文在他的怀中昏迷,道格朗从他手中将贺清文抱走的那一刻起,他就该意识到了。
  贺清文与他,是永远也无法交织在一起的两条线。
  犹如航行中的两艘船,重叠的那一刻,便是毁灭。
  也许,命运之神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贺清文的出现,便如他发现了生命中最闪耀的那颗星。
  看得见它的灿烂,看得见它的美丽,虽然它同样照耀了他的灵魂,却命中注定,与他相隔九天,划迹在遥远的夜空。
  就算他再怎么努力,再怎么争取,生命里不应属于他的,终将,还是无法拥有。
  萧暮远执着电话许久,李东旭便在电话另一端静静地等候。
  最终,李东旭在萧暮远沉重的几下呼吸过后,听到了答复。
  “算了,东旭,不必——订机票了。”
  “萧总——”李东旭张了张口,没有接着再说下去。
  情感这个课题向来是人类最难过关的科目,皆说当事者迷,可是,除了当事者本人,又有谁,能让那迷者从浑沌中,真正走出来呢!
  听到电话里出现了茫音,李东旭微微叹了口气。
  ?
 
☆、连累
 
?  贺清文接爱了亨利的生理康复治疗,半个月下来,效果显著。
  身体逐渐康复了起来,贺清文也终于鼓起勇气,装作刚刚由国外归来,去见了于娟。
  说起这件事,贺清文不得不再次由衷地要感谢道格朗,若不是他命人在他昏迷的那几个月里冒充了他,用调声器与于娟通电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母亲解释他这几个月的消失。
  道格朗什么都替他想到了。
  而这个在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此时此刻更变成了一个居家好男人,手里正拿着塞丽娜上午刚刚检查完的彩超报告,在向贺清文献宝。
  “嘿,亲爱的,你快看!”两个人靠在床头上,道格朗高高举起了那张报告单。
  “看什么?”贺清文把头凑了过去。
  道格朗指着彩图里那两个胎儿的图像,表现得十分惊奇。
  “亨利说,通常双胞胎在母体里都会因为要抢地盘而发生争执,但是你看这两个小家伙,他们非常友爱,他们一直都是拥抱在一起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争斗,这种情况在双胞胎里并不常见。”
  “是吗?”贺清文也被提起了兴趣,坐直了身体,把那张报告单从道格朗手里拽过来一点点。
  果然如他所讲,虽然还太清楚身在外侧的那一个是哪一个,但他果真是在用双臂紧紧拥抱着里面的那一个,像是在时刻给予保护。
  这个画面非常有趣,贺清文忍不住把眼睛放在那张图片上扫了又扫。
  “嗯,我要把这个留起来,将来等他们兄弟长大了,给他们看一看,哈哈!”道格朗举着那张图片,眼睛里放出异彩的光芒。
  贺清文看着他,摇头哧笑,“道格朗,你知道你现正像什么吗?”
  “像什么?”
  贺清文抿嘴轻笑,“像个超级奶爸。”
  “哈?亲爱的,你说什么?”道格朗也忍不住乐了。
  “道格朗,我还真没发现,你居然会有这种潜质。”贺清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从床上走下来。
  “嘿!亲爱的,你的意思,我会是一个合格的爸爸?”
  “你已经在朝那个方向发展了,道格朗先生!”
  “那是不是也意味着,我也将会是个合格的丈夫?”
  贺清文回过头,扫了他一眼。
  “Diven!”道格朗从他身后搂住他,把头搁在肩膀上,“其实,我也没想到,有了孩子之后,自己会跟以前不一样,我会变得很轻易的就涌起一种幸福感,尤其是一想到,这两个小家伙今后会将我们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一家人,从今往后,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我跟Diven会永远在一起,白头到老,永不分离,一想到这里,所有那些不开心的事,就全部都会随风逝去。”
  “道格朗,你是想用对付女人那样的方法,用家庭跟孩子来拴住我?”
  “哦!亲爱的,我当然不会拿你跟女人去比较,但如果这种方法有效的话,那我可以试一试。”
  “道格朗——”
  道格朗接着又笑道,“哦,亲爱的,说句实话——”他扭过贺清文,面向自己,邪味地笑着看向贺清文的肚子,然后很遗憾的叹道,“如果科学可以再发达一些的话,我倒更希望这俩个小家伙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
  “道格朗,你疯了吧!”贺清文瞪了他一眼。
  “嘿,亲爱的,我们明天可以找亨利来探讨一下,也许这个真的可以实现,不管用多长时间,不管花多少钱,我们可以来尝试一下。”
  “道格朗,你真是——”贺清文一把拨开道格朗的手,“要生你自己去生,你这个变态!”
  道格朗不以为意,闲闲地拍了两下手,“很好,再有两个月,我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到时候我要看看那些老家伙们,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和我对着干,是时候该让他们明白,什么叫顺从了。”
  “道格朗,你认为一个孩子就阻止得了今后的所有风波?”
  “当然不会,亲爱的。”道格朗挑着眉,缓缓地嘘了一口气,“事实上,这也只不过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而这些问题也决不会因为某一代的衰退或者崛起随之消失,我们的孩子今后所要面临的境遇,恐怕要比我这个做父亲的,更加艰难。”
  贺清文背对着道格朗,许久无言,因为他深深地理解这其中的痛苦。
  这就是一个家族继承人的命运,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同时,自己也会被紧紧地束缚在命运的荆棘里,他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带着血腥,或是别人的,或是自己的。
  “道格朗,你不觉得我们很残忍吗?”
  “亲爱的,为什么这么说?”
  道格朗让贺清文转过身,面对着他。
  “我们明知道,他们的命运会是这么的坎坷,却还要让他们诞生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家族里,而且,正因为我们的私欲,让他们生在了一个非正常的家族里。”
  “所以,我会更加爱他们,亲爱的,我道格朗会付诸我所有的力量,去为他们创造一切,并且,为他们扫清一切障碍,那颗隐藏在沃*家最大的毒瘤不久就会显露于世了,我要趁这个机会,永远地除掉他。”
  “道格朗,这个人会是谁,你想过吗?如果他——是你身边十分亲近的一个人,到那时,你又会怎么做?”
  道格朗走到酒柜前,抬手拿出了一个杯上,倒上两杯红酒,又走回到贺清文身边,递了一杯过去。
  “Diven,从我道格朗继承当家位置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不是在为自己而活了,我是为整个沃*家族而活,这个人如果侵犯了整个家族的利益,那么即使他是从小一起与我长大的兄弟,我也不能放过他。”
  “所以,你心里早就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对不对?”
  道格朗紧紧地握了一下酒杯,将杯中的酒一口饮了进去。
  乔耐森一直都在查,包括曼西在东欧暗中扰乱市场,与赫温父子作对,也是在放□□。
  当然,曼西对东欧那一块市场也是势在必得的,因为她不想让那一块那么好的市场毁在俩个蠢父子手里。
  总之,一切尽在道格朗的掌握之中。
  贺清文一直都以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一切,战胜一切,可当他站在道格朗面前的时候,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道格朗叹了一口气,将酒杯搁置在桌子上,沉寂了一会儿,才说道,“Diven,我不放过他的理由,还有另外一个。”
  “是什么?”
  “Diven!”道格朗搓了搓手,转过身走回到贺清文的身边,“真正要说对不起的人,该是我,因为有可能,这个人,与何重身后的那个神秘人,是同一个,而他的真正目标,是我,包括你上次被绑架,其目的,也是想打击我。”
  贺清文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对不起,Diven,是我,连累了你!”
  道格朗伸出双手,将贺清文紧紧拥抱在怀里。
  “不,道格朗!”贺清文用手推了他一把,“你把话说清楚,你的意思是,何重的所作所为,并不单单是想报复我,而是受了某人的指使,想用除掉我的方法来打击你?”
  “是的,而这个人正好利用了你与何重之间的过节,又大大地激化了何重对你的仇恨,很抱歉,Diven,是我,没能及时保护好你,才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到如今,还能说什么,从贺清文出现在沃*家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早就与道格朗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而道格朗极力地想要在家族中确立他的位置,本来是出于爱的表现,却洽洽相反,成了两人的催命符。
  对此,贺清文不能去斥责道格朗,但是,本是他们俩个人的苦难,实在不该,让一个无辜的生命去为此承担一切。
  荣媛的死,是他们共同欠下的债。
  一生都还不清的债。
  “道格朗!”
  “Diven?”
  “何重,我要看见活的。”
  道格朗望着贺清文,点点头,“快了,亲爱的,维尔他们已经查到了他的下落,抓到后,他会被遣送回美国,到时,我会让你见到他,并且,随你处置。”
  贺清文任道格朗搂着,依在他的怀里。
  他感觉自己在抖,他在等待何重的到来,同时也在惧怕。
  何重对他所做的种种,就是一场恶梦。
  每晚,他都会在梦里,一遍遍地看着那张魔鬼般的嘴脸,看见,荣媛被捆在树上,一声声地叫着哥,大声的哭泣。
  他不知道,这场恶梦,会不会因为再一次见到何重后而消失,他只知道,他要亲手,结束这一切。
  “Diven,会好的,一切都会结束的。”道格朗感觉到了贺清文的颤抖,用手摩挲着他的后背。
  丝质的衣料,增加了手间与皮肤间的触感。
  道格朗的喉咙滚动了两下,放开了贺清文。
  “道格朗——”
  “亲爱的,我去——冲个澡。”
  “道格朗!”
  贺清文叫住了道格朗,他低着头,紧紧地握下了拳,很不自然地在身体前挡了一下。
  然后,伸出手,拽住了道格朗的胳膊。
  “亨利说,这几天的治疗,是有效果的。”
  道格朗愣了一下,立即便又明白了贺清文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