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攻,不再见!+番外 作者:水墨烟花

字体:[ ]

 
文案一:
一个带着朋友践踏你自尊的人说爱你,你信么?
不是受虐狂的人肯定都不会相信。
卫宁虽然打小不受生活善待,从小失亲的他也习惯了逆来顺受的生活,从不觉得自己比别人苦。但他不是受虐狂,自然也是不信的。
好在天可怜见,他遇到了那个肯善待他的人,从此远离人渣,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小剧场
席帆:这么多年来,你对我就没有任何感觉?
卫宁:感激过.......
萧晔: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
席帆:现在你就没有任何话想对我说吗?
卫宁:再见.......(再也不见......)
萧晔:我们回家吧!
 
说明:
本文主受
狗血+小白。食用如有任何不适,自行负责。
小受虽然受到过渣攻暴力对待,但并没有到最后那步,还是属于1V1吧?
结局HE
本文又名:《正攻帮我虐渣攻》、《阳光总会照到》、《幸福来敲门》。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宁 ┃ 配角:萧晔、席帆 ┃ 其它:励志人生、水墨烟花
==================
 
    第一卷 少年噩梦
  ☆、第1章 噩梦降临
 
  我手里紧紧地攥着从酒店里提出来的袋子,里面有我昨天穿的贴身衣物和校服,还有陶叔叔给的十万块钱。
  走了几步又摸了摸呢大衣里层的荷包里,鼓鼓的,里面装着那个好看的男人送我的一个扁扁的小硬币。我很宝贝地用小毛巾包着,放在大一里层的荷包里。
  我现在满脑子的念头就是赶紧回家,把妈妈送到医院,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边走不时地摸了摸鼓鼓的荷包。摸到鼓鼓的荷包,我就感到一阵安心,还有兴奋。
  包里的那个硬币金灿灿,圆圆扁扁的,就跟平常用的一元硬币一样大小,上面还有几处白色的光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它很漂亮。让人一眼见了就很喜欢。
  从我记事起,就没有人送过我东西。别人是不会送,妈妈是因为她太贫寒,没有办法送。今天有人送我一个小礼物,我觉得好开心。
  我想把这个小礼物带回家去给妈妈看,她看到一定也会开心的,终于有人送我礼物了。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走向公交车站。
  在里公交车站几步之遥的地方,一辆跑车在我身边停下,从里面下来一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个人我认识,是高三年级的席帆。他上个学期他才由国外转来,到现在也不过一年的时间。
  他是耀眼的,不仅仅是他的家世,还有他本人出众的外貌。
  刚踏进荷城一中就引起了轰动,来到这个学校不到一周已经是全校皆知,一举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和他一起站在荷城一中之巅的还有他的三个朋友,范鹏、傅阳、白少荣。
  老师说他们是从国外回来的。
  虽然我没有朋友,也不八卦,但是关于他们的一切是他们到来后荷城一中经久不衰的话题。即使我不想听,关于他们的一切还是会传到我的耳中。
  据说他们四人家里是世家至交,老家在上海。父辈就去了英国,在那边出生,在那边长大。家里的事业也大多在欧洲,如今看中了国内经济的打好发展前景,于是几家人就商量着回来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到老家魔都去,而是来了这个同属于一线城市,却更加开放的荷城。
  他们四个都是富家子弟,就算在富家子弟云集的荷城一中也是冠压群雄,没人敢惹他们,我这样的的平头百姓更是见了他们就绕道走。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总是喜欢捉弄我。
  他们刚转来学校没多久的一天,因为老师拖堂了,放学比平时晚了好多,我着急赶往要去打工的饭馆,走得很急,没顾着看路,结果在在学校的围墙下不小心撞到到了站在围墙下等人的席帆,从此噩梦就降临了。
  从那以后每天放学之后他们必然都会开着跑车等在路边,把我捉上车戏弄一番才肯罢休,让我本来就不宽松的时间变得很紧张了。
  我只能在被他们捉弄完了之后,再一路飞跑去一家小面馆打工。慢一点就可能迟到,就会被扣钱。
  我每天在那家小面馆做4个小时以上,才能得到十五块钱。要是迟到了,一下子就会扣掉五块。我舍不得。
  挣不到钱回家,继父和姐姐会凶狠的骂我,哥哥会扬着拳头打我,说我和妈妈是吃白饭的,养这么大了也不懂得回报。
  我最害怕那样的时候,所以我拼命地干活,从不敢迟到。
  看到席帆留在地上的阴影,我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以前他们都之放学后才找我的茬,为什么今天早上也来找我的麻烦了,我好害怕。
  下意识地我捏了捏手里的无纺布袋,还要赶回去把妈妈送到医院去,妈妈的病很急。
  “小宁宁,昨天去哪里了?竟然敢躲我们。”席帆阴沉地站在我面前说。
  我把布袋抱得更紧了,连连摇头:“我没有……我是要给妈妈看病……”
  席帆看了一眼我手里的布袋,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能去得起荷城大酒店,这可是咱们市里最好的酒店。”
  我低头看了一眼印着荷城大酒店的布袋,结结巴巴地说:“我真的是要去给妈妈看病,我没有躲你们……”
  “你昨晚在哪里?”席帆低沉的嗓音每一次响起,都能吓我一跳。
  “我,我……”我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吧。”他冷哼一声,“你这一身行头起码得几万块,你哪里来的钱?”
  然后抬头看了看背后不远处的荷城大酒店,表情更加阴沉:“找到金主了?昨晚在这里浪?”
  我惨白着脸连连否认:“我没有…….我没有,我要去,去给妈妈看病了……”
  席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想走?门都没有。”
  他把我拧起来塞进车后座。
  其他三人也在车上,范鹏坐在副驾驶,傅阳和白少荣坐在后排。
  我挣扎着,想下车,妈妈还在家里等我。
  傅阳和白少荣按住挣扎的我,我哭着哀求他们,让我回去给妈妈看病。
  他们却说不急这一会。
  席帆让傅阳坐到驾驶位去,上车来,一把夺过我的袋子:“我看看你昨晚浪出多少东西来。”
  席帆竖着袋子,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全部都掉了出来。把我的衣服踢到一边,内衣裤散了出来,他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还说没有,MD连衣服都换得这么彻底,你怎么不让那人养着你啊——”
  他揪住我的头发把我往车靠背上撞去,然后捡起黑色袋子包着的十万块钱,一把撕开袋子,里面的钱全部露了出来。他数了一下,然后又给我一巴掌:“贱货,我不知道你还这么值钱啊,睡你一晚给你十万,你那个金主还挺大方的啊。”
  席帆的力气很大,一巴掌扇来,我被打倒在前座中间的空隙里。脑子里面开始嗡嗡的闹着,好疼,好晕。
  “老子叫你装死。”在我迷糊的时候,又被谁一把抓住,一耳光又扇了过来。
  我感到嘴里咸咸的,下意识地舔了舔,真的嘴角流血了。
  剧烈的疼痛让我反而清醒了一点。
  我害怕地看着面前的席帆和白少荣,往后缩了缩,但是背后是就是傅阳和范鹏。
  “看来这小子百分百被人睡了,现在怎么办?”白少荣问。
  “MD,就晚了一步啊。”范鹏嚎叫,“就让别人尝了鲜。”
  ……
  车里难得沉默了一会。
  我瑟缩着蹲在前后座之间的空隙里,完全不敢说话。心里却又一点庆幸,幸好昨天提前回家了,不然我岂不是要被他们四个……我不敢想。
  虽然昨天我的确也失了身,但是只有一个人不是吗。而且那个人比眼前这几个如狼似虎的人仁慈多了。
  不,不止,那个人虽然睡了我,却是迄今为止除了妈妈以外,唯一一个对我温柔讲话的人。而且他还给了我十万块钱,让我可以救妈妈…….
  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有些忘了自己的当前的处境,直到又一巴掌打到我的脸上:“贱货,这会你还有工夫走神!”
  剧痛让我不自觉地抚上被打的脸颊,回过神来的我看到席帆一张怒不可遏的脸。
  “席少,扒了看看,究竟被上了没有。”前面的傅阳转过身来说。
  “用看么,十万块摆在这里。要不然你以为这贱货哪里来这么多钱。”白少荣撇了撇嘴。
  “哎,要不是席少讲究情调非得在他生日这天办他,这贱货早被我们上了,那轮得到别人给他破处。”范鹏的语调里像是充满了叹惜,听在我耳里却是一阵阵的胆寒,原来他们对我已是蓄谋已久。
  “也不能怪席少,这本来是个好的助兴项目啊,结果被这贱货搞砸了。好死不死,这贱货居然在席少生日这天出去卖。”白少荣说着又踹了我一脚。
  “就是,席少的生日宴会都让他毁了。以后过生日不都得想起这茬,多TM恶心人啊!这贱货就是给咱们添堵的吧!”范鹏骂着我,一只手揪住我的头发,摁着我的头就往车子的前中储物箱上撞。
  “够了,少TM给我提这茬。”席帆吼了一声,车里其他三人也不说话了。
  “那现在怎么办?”范鹏问,“把昨天的补上?”
  “老子嫌他脏。”席帆说。
  “刚从酒店出来,里头可能还是热的,确实脏。那咋办?放了?席少你忍得下?”范鹏又问。
  “放个屁,他既然要出去卖,老子玩死他。”席帆的眼里放佛跳动着火焰,如同一只嗜血的怪兽。
  “对,不能便宜了这贱货。”范鹏连忙附和,“怎么玩?”
  “把他扒了,先看看他的小菊花,被人爆成是么样子了。”白少荣说。
  傅阳朝白少荣竖起大拇指:“对,管他怎么样,先看看再说。”
  “对,先看看。”范鹏说着就来了劲,“少荣,席少,把他按住。”
  范鹏说着就来脱我的衣服,我恐惧地挣扎着,席帆左右开弓,又给了我两巴掌。我被彻底打蒙了,但是潜意识让我不要停止反抗。可我的反抗好比螳臂当车,迷迷糊糊中没多久还是被他们扒了个精光。
  白少荣将我拖了过去,将我脸朝下按在席帆腿上,身后正好对着他。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后面一阵传来剧痛,一个异物插入了我的体内,我疼得叫出了声音。随之而来的就是“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拍到了我的屁股上,应该是使了全力的,我的屁股一阵火辣辣地疼。
  体内的异物在我后面戳了两下,退了出去,然后就听到白少荣的声音:“真TM贱,里面真的有东西呢。”
  然后我感到白少荣的手指在我的衣服上擦了擦。
  “席少,你觉得现在上他脏,不如……”我听到白少荣泛起了阴冷的笑声,“咱们可以用工具玩啊。既惩罚了这个贱货,又能不弄脏咱们。”
  “好主意。”
  “这个办法好。”
  范鹏和傅阳都在附和,我还被压在席帆的腿上,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但是他应该是同意的,因为很快我就听到白少荣打了个响指:“好呐,我就去拿东西。昨儿咱们备上的东西,这不也派上用场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