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草根也宠溺 作者:渡易水

字体:[ ]

 
 
书名:草根也宠溺
作者:渡易水
 
温柔攻x别扭受
吴浩最讨厌哥哥吴睿了,样样都比他好。什么都要给他安排好,但他偏不要听他的话。
吴睿一个大好青年,工作在省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吴浩,还是绑在身边最省心。
说好的一辈子,你要和别人结婚吗
宠溺王道!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布衣生活 乡村爱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浩,吴睿 ┃ 配角:橙子,武安邦 ┃ 其它:老板,菁菁姐
 
 
☆、哥哥回来了
 
?  下午哥哥就要回来了,吴浩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吴浩的哥哥吴睿从小就比自己优秀太多,他比在哥哥面前好像丑小鸭站在天鹅身边一样。早在周围的亲戚拿自己和哥哥比,妈妈气自己不争气的时候他就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和哥哥的差距。
  吴睿在外地上大学,今年刚毕业,据说已经找到了工作。吴爸一边抽着烟,一边把这个消息在村里传了个遍。村支书是见过世面的,儿子吴经国也是个有出息的,在深圳工作,逢年过节回来,排场很大,颇有几分衣锦还乡的意思。村支书说吴睿去的是家大企业,老吴家要发财了。吴爸忙问有吴经国的公司好吗,村支书顿了一下,这个问题把他难住了,他摸出烟袋,装上一锅烟,吴爸忙给他点上,支书惬意地抽了一口,慢条斯理道,差不多。
  嘿,吴爸的腰杆挺得更直了,嗓门更加洪亮地回应着村里人的道贺声。吴浩只要一出门就会被村里人打听哥哥的事,末了还要加上一句:看你哥哥多有出息,都是兄弟,你也给你爸争点气。吴浩早已经听得麻木了,心里暗骂一句,切,什么兄弟,根本就不是什么兄弟。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不是,我怎么能和人家比,我就是受苦的命”。赫,酸的倒牙,吴浩闭上嘴。
  吴睿的学校是省里最好的大学,据说吴睿当时的成绩可以报更好的大学,但是吴睿说不想离家太远,所以就没有出省。切,谁信啊,吴睿的学校,吴浩去过一次,修得那叫一个气派,一圈走下来得小半天,比吴家村还要大。这么好的学校,吴睿能考进来那是他家祖坟冒了青烟。还更好的学校?要是他能考上,早就走了。吴浩在心里唾弃道,假清高。
  吴浩想,打小吴睿就是一副清高相,恨不得早点飞离家里的狗窝。就和他的妈一样,自以为读过几天书,当初下嫁给吴家,整天要死要活的,最后生下吴睿,还是跑了。吴睿妈的事,他都是听自己妈说的,吴妈当时说,心走了,怎么也留不住。吴浩把这话咀嚼了一遍,别说还挺有味道,难为自己没上过学的妈能说出这番话来。
  有些事就好像是天生的,吴睿妈有文化相貌好,所以吴瑞也生得俊,成绩更是一顶一的。吴浩也不负众望地继承他|妈|的普通长相,至于学习,从小学起他的成绩就不好,他也没挣扎,初中毕业就不念了。反正也读不进去,不如早点呆家里,下地干活,还能补贴家用。可家里偏偏有个爱管闲事的吴睿,一定要他读高中。说多学点知识在社会上用得到。吴爸想想自己一辈子没离开黄土地,就是没念过书,所以还是被“巧舌如簧”的吴瑞说服了。但吴浩的成绩摆在那里,普通高中进不去,只能去读个职高。破职高有什么好读的,学费比普通高中还贵。那时吴睿已经上了大学,家里供两个学生有些吃力,吴浩几次想要辍学,换来的是吴睿打过来的长途电话,以及寄回来的一笔学费。那个时候打长途电话是很奢侈的事,吴睿说那钱是他的奖学金,要他好好念书。吴浩在村头小卖铺听到这话,瞬间就被感动了。
  吴浩也认真上了几天课,但一时的激情还是敌不过本性。老师的唠叨让他昏昏欲睡,末了吴浩只能长叹一声,罢了,何苦逼自己呢,就去会周公了。
  读完职高,吴浩倒是摆脱了下地的命运。但是看着自己满手的机油,吴浩在心里默默鄙视道,修车这种破活,没读书的人也会干!
  “小吴,怎么心不在焉的啊。”胖老板挺着个啤酒肚,嘴里嗑着瓜子,摇摇晃晃地从里屋出来。这间修车店前面是店铺,后面是个院子,胖老板一家都住在后面。这是村里唯一一家修车店。村里人生活水平不高,多是修摩托车,三轮车的,只有村支书家有辆小汽车,是他儿子给买的。新车开回来那天,村支书专门摆席请全村人吃饭。吴浩至今还记着那天的红烧猪蹄特别好吃,现在想起来还留口水。
  “小吴?”老板拔高了声音。
  吴浩这才从红烧猪蹄的美梦中醒来,一看胖老板已经在发火的边缘,心里大呼糟糕。胖老板说是老板,其实只有吴浩一个伙计。老板平时笑嘻嘻的,但是发起火来,脾气也不小。吴浩刚想找个借口分辩一下。
  只听一把温柔的声音道:“老高,小浩哥哥今天要回来,他是想哥哥了,让他先回去吧。”是老板娘从里屋出来了。
  吴浩最喜欢老板娘了,老板娘是南方人,长得漂亮不说,还有着南方人的温婉体贴,对谁说话都不紧不慢,温声细语的。而且厨艺也是一绝,吴浩最喜欢吃她做的糯米丸子了,吴浩心想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一个老板娘这样的。村里人都很好奇她怎么会看得上老板,八成是被老板拐回来的。
  每当这个时候老板就会拍拍胸脯,自豪地吹嘘自己年轻时是多么高大英俊,会赚钱,老板娘一见自己就被迷住了。大家不相信,问老板娘是不是这样,她只是温柔地看着老板,抿着嘴笑,并不回答。那眼神和嘴角的笑意有谁不明白,村里人也就不再问了。
  胖老板一看老婆出来,忙过去扶住老婆,“月月你怎么出来了,这里空气不好,回里屋去吧。”老板娘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这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之前是个男孩,老板娘说想要个女孩。农村的计划生育查的并不严,超生只要交罚款就行。所以老板娘又怀了一个,老板恨不得把她供起来,修车铺又脏又油,自然舍不得老婆在这里呆着。
  所以老板大手一挥,吴浩就解放了。天色还早,吴睿肯定还没有回来,吴浩踱着步子,他才不要那么早回去,好像在专程等吴睿一样。
  路过自家西瓜地时,吴浩看到绿油油的大西瓜,随手摘了一颗,坐在地头上吃起来。他左手托住瓜,指甲在瓜上掐个缝,右手握拳砰砰两下,西瓜就从指甲印间分开。鲜红色的瓜瓤,熟透了,挂满沙粒一样的小颗粒,咬一口都是甜蜜的汁水,又爽又解渴。吴浩啃完一整个西瓜,打了个大大的饱嗝,看着太阳偏西了,这才用袖子抹了抹嘴,拍拍屁*股慢悠悠地朝家走。
  门外放着两个行李箱,一黑一红。那个黑色的行李箱,是哥哥一直用的,吴浩一看就知道哥哥回来了。
  “妈……哎哟”吴妈正好从门里出来,吴浩刚喊了一声妈,就挨了一巴掌。
  “死孩子,跑哪去了。你哥回来了,不说早点回来……”
  “知道了”吴浩不理会吴妈的念叨,掀开门帘,果然看到哥哥坐在椅子上。
  “哥!”虽然吴浩不承认,但是这声哥明显叫得声调上扬。
  吴睿看到弟弟回来,脸上一喜,“哎,浩浩回来了。过来让哥看看有没有长高。”
  “这就是你弟弟吴浩呀,常听你念叨,这回总算见着面了。”一个娇美的声音传来。
  吴浩这才注意到这回哥哥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打量了一下哥哥身边坐着的女生。一头黑黑的长发,大眼睛,鹅蛋脸,笑起来即甜美又温柔。穿着粉*白色的裙子,坐在简陋的家里,有种蓬壁生辉的感觉。
  一瞬间吴浩突然有种强烈的失落感。哥哥什么都好,相貌好,学习好,所以才配得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爸妈经常念叨着要哥哥找女朋友,他一直只是敷衍,这次居然真的带回了女朋友,而且这么光彩照人。想一想隔壁村的张英,满脸麻子,和哥哥的女友对比起来简直是天上地下。
  吴睿看吴浩两眼直盯着女友瞧,忙介绍道:“浩浩,这个是哥哥的同学,方慕晗。”
  方慕晗没想到吴睿的弟弟长相这么普通,和哥哥一点也不像,以前常听吴睿把弟弟挂在嘴边,真人却这么平淡无奇,此时不免有些失望,“吴浩你好,我是方慕晗。“
  吴浩敏感地注意到了方慕晗脸色的变化,有些局促地打招呼,“你好,方……方木……方木含?”
  “呀!你的脸?”方慕晗突然惊叫一声,脸上满是震惊,以及一点来不及掩饰?
 
☆、草房
 
?  吴浩突然像被蛇咬了一样,猛地低下头捂住自己的左脸。那里有一条不小的疤痕,像蜈蚣一样,爬在脸上。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也足以惊吓到方慕晗这种娇矜的女子。
  这条丑陋的伤疤是吴浩的心病,让他本来就平凡的脸又添几分狰狞。他一直在尽量回避着让别人看到,但是那么明显的一条疤,岂是说回避就能回避的了的。吴浩的脸色变了变,想到了过去的事,突然有种强烈的恨意。
  他看到吴睿张了张嘴,一脸关切的样子,“浩浩。”
  吴浩心中的气突然就上来了,这么会演戏,假装什么关心。还把自己挂在嘴边,难道你没有告诉女朋友,自己的弟弟是个丑八怪吗。还是说怕说了,丢了自己的面子!
  他强压着怒火,生硬道:“小时候被树枝划了”
  吴睿神色复杂,看向吴浩的目光里充满痛苦,似乎还有一丝怜惜。哼,继续装,吴浩在心里不屑地唾弃吴睿。
  方慕晗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脸上立刻出现了关心的神色,用一种惋惜的语调道:“真可怜,还疼吗?”
  方慕晗语调温柔,吴浩的心情稍稍平复,梗着脖子道:“不疼。”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接一下西瓜”吴妈端上一盘切好的西瓜,丝毫没有注意到屋里尴尬的气氛。吴睿立刻起身从吴妈手中接过西瓜,放在茶几上。
  吴妈热情地递了一块西瓜给方慕晗,“刚从地里摘下来的西瓜,小含你尝尝,比城里的西瓜甜多了。”虽然吴妈并没有吃过城里的西瓜,但就是认为自己家里的西瓜是最甜的。
  “谢谢伯母。”方慕晗甜甜一笑,小口小口地吃起来。斯斯文文的。
  小时候这条疤更加明显,因为这条丑陋的伤疤,没少受人欺负,班里调皮的同学都喊他丑八怪,大蜈蚣,向他丢石头。所以每次上学都是折磨,他总是在逃课……
  “浩浩吃西瓜。”
  吴浩从回忆中惊醒,下意识地伸手一挥。啪地一声正好打在吴睿拿着西瓜的手上,西瓜脱手而出,吧唧一声,落在方慕晗的裙子上。
  “呀!”方慕晗跳起来,西瓜落在地上,摔成了八瓣。方慕晗粉|白色的裙子染上了红色的汁水,十分显眼。方慕晗好看的脸已经皱成了一团,再没有了刚才的温柔神色。
  吴妈慌了,赶紧拿块抹布给方慕晗擦,没想到越擦越脏。
  啪!吴浩脸上挨了一巴掌,“杵在这里干什么!刚回来就惹事,看把小含的裙子弄脏了。”
  吴睿连忙拉开吴妈,“妈,不要打浩浩,裙子脏了洗一下就好了。”
  “怎么回事!”吴爸拎着锅铲站在门口,显然吴妈的大嗓门把吴爸从厨房里招了过来。吴爸身材高大,浓眉大眼,这两个优点吴睿都有遗传到。吴浩从小没少被吴爸教育,一看吴爸黑着脸就有点怵,缩了缩身子。
  方慕晗撅着嘴,裙子被西瓜水染成红色,再看吴浩缩着脖子的样子,吴爸眼睛大睁,“吴浩!明知道你哥今天回来,还不早点回来。回来了还耍脾气,我看你小子皮痒是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西瓜我已经吃过了,还吃什么吃!”吴浩心里别扭,并不服软。
  “嘿!你还来劲了,整天游手好闲,顶不上你哥哥一角。打两天工,翅膀就硬了,谁也不放在眼里?”吴爸的目光在地上的西瓜上扫了扫,“好好的西瓜不吃,干脆晚饭也别吃了。”
  “不吃就不吃,不稀罕!”吴浩拗劲上来,夺门而出。
  明明比不上哥哥,还一直被拿来和哥哥比较,吴浩一听到这个就来气,现在又被吴爸当着哥哥和方慕晗的面数落。吴浩心里憋着一团气,不顾身后吴爸的谩骂声,冲出门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