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藤蔓 作者:桃心(上)

字体:[ ]

 
书名:藤蔓
作者:桃心
 
这不是FZ文啊,这不是FZ文啊,这不是FZ文啊!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桐,赵显绎 ┃ 配角:赵显昆,赵显伦,赵榆,赵杼,连恩,太多。 ┃ 其它:HE,肉麻肉紧。
 
 
☆、楔子
 
?  赵桐的眼睛自从瞎过之后,视力就大不如从前了。
  不过即便如此,喜欢看画,仍然是他人生很重要的一个乐趣。
  他看画的胃口很怪,并不一定要挑最好最贵的看,反倒是那些不出名,没什么人去看的画,他十分感兴趣,并且觉得能在画中窥见不少乐趣。
  他的这种隐秘乐趣大概只有他自己最为了解,其他人觉得他的人生无趣又沉闷,除了他那张漂亮的脸可以称之为人生的瑰宝,其他的,大概都不值一提。
  不过外人越是这样看,他自己反倒是越觉得自己的才和貌都不堪一觊。
  从前外界对他的报道很多,无疑都是冠有“天价画家”“鬼才画家”,又或者是“美貌画家”这样的名号。有吸引眼球之嫌。不过自从他接连遭遇了不幸,外界把他看得一文不值,又在大众面前总报道他的不羁。他就懒得再去跟外界纠缠什么额。
  别人爱怎么写怎么写。
  报道,采访,一律不管。
  吃什么,用什么,也统统随便。
  失了精致,却显露出山水本性。
  赵桐自己心里明白,现在自己过得才算自在,以前的日子是活给别人看的,现在的人生,才是自己的。
  一日,他又闲着去当代艺术展览馆看画,刚巧碰见一副相当有趣的画。
  因为觉得有趣,所以立刻打了电话给赵显绎叫他也来看。
  赵显绎在家刚起床,接到他的电话,一听是叫自己去陪他看画,他脾气上来,对着电话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骂他这个什么都不知道做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外跑,又疯子一般不顾形象,自己不要形象就算了,还要偏偏拉着自己一起疯。
  赵显绎起床气不是一般的大。动不动就喜欢骂人。
  他骂完了,就要坐下来喝点蜂蜜牛奶,吃点奶油,平静一下自己的怒气,也顺带安慰一下自己那颗劳累的心。
  赵桐安安静静听他在电话里骂完,然后问,“这幅画有趣极了,我看着好,叫你来一起看,你到底来不来。”
  赵显绎在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过了半晌,他说,“来。你等着。”
  赵桐于是心满意足地收了线。
  他又一个人看起画来。
  越看越觉得这幅画实在是妙哉。
  又觉得叫了赵显绎一起来跟自己看,才不算亏。
  算来算去,被赵显绎骂了一顿,也不算什么了。
  在画厅的正中央摆放着这幅油画,色调阴郁压抑,通篇都是沉郁的墨绿色,几乎找不到一点明亮一点的色彩。但是观赏这样的画,会出奇地让人内心感到安静和透明,又带着一点别人所不知道的趣味,赵桐流连在那里几乎移动不开脚,一个人看得津津有味。
  这幅名为”藤蔓”的作品,画着无数纠结缠绕的树枝和枝蔓纠缠在一起,向上生长着,盘根错节,密密麻麻一块,几乎要把看者吞没其中。
  不过赵桐却很享受这种被吞没其中的感觉。
  上午的画展几乎没什么人来看。他一个人好像看着专门为他开设的展览,心里十分得意,也觉得这是个捡来的便宜。
  不多一会儿,赵显绎叫了家里的车送自己进城看画去,司机小罗把他送到了美术馆门口,却见他不下车,反倒是带上了一顶帽子,又带上了口罩。
  小罗不禁好奇问,“赵生,你这是做什么?陪子桐看个画而已,为何这幅打扮?”
  赵显绎在来的路上早就想好了,赵桐打扰了自己的清静,他这下来了,非得要让他急一急才好,免得早上的气都白撒了,这口气他咽不下,非要报复回来才行。
  赵显绎原封不动地把自己的计划给小罗说了一遍,“你不懂,他早上打扰了我的清闲,这下叫我出门,我费了老大劲,不能让他这么容易想怎么就怎么,我这是报复他一把,让他也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小罗就不明白了,这带个帽子,戴个口罩就算是报复了?如果真算,这又算是哪门子的报复。
  他不懂,问赵生,“赵生,这算哪门子的报复?再说了桐先生是好意请你一起来看画,你就早起出个门,哪里就废了什么劲了。而且现在接近晌午,也不算饶了你的清梦了。”
  赵显绎不管司机的匪夷所思,他自得其乐,乐在其中,这是他最近几年越发习得的一身武艺。他说,“你别管,我就这么走进去,站在他身边,看看他能不能把我认出来。我就不相信了,他还认不出我来,认不出来,我不收拾他一顿。”
  小罗觉得这赵生最近几年是越发被桐先生宠得没有了理智,常常做出一些三岁小儿都不耻的事情,反倒是他自己还觉得颇有意思。
  小罗为童先生不值。
  他摇摇头,索性自己也看不下去赵生的德行了。
  赵显绎武装完毕,汗热酷暑的夏天,穿戴成他这样竟也不觉得热。他自己打量着自己的模样,跟狗熊一样,不过他自己却十分满意。
  说道,“OK!”
  然后整装待发,潇洒下了车门,进门去找赵桐去也。
  小罗看着他古怪的背影,真不明白门口的保安怎么会答应放他进去的。
  难道他看着不是更像恐怖分子一些吗?
  小罗摇头叹气,转一个弯,把车子停到了阴凉树荫下。
  赵桐还站在巨大的绿色调色盘前一动不动,他看画好似读一部有趣的小说,看不懂的人看一眼就过了,但是他能看出别人看不懂的故事,于是越读越有趣,越看越有味道,到最后就停留在那不走。
  这幅画的作者并非有什么高超的技巧,也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号。
  不过是这幅画过于巨大,初初一眼给人相当大的冲击力,所以吸引过来很多人,常常走近看一眼,发现看不懂一堆调色盘,于是也就觉得上了当,没意思,就走了。
  不过赵桐却不同,他看完了画,等不来赵显绎,就算是看看那些捶胸顿足,气急败坏而走的看客表情也是有趣的。
  到了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赵桐见赵显绎还不来,他也并不着急着打电话,催促赵显绎,反倒是一个人闲散地散步起来。
  赵显绎在他身边不到五米的地方,热得汗水直淌,又不肯拿下来带着身上的东西,只能看着赵桐干着急。
  赵桐这些年没画画,几乎已经不问世事,淡出了艺术圈子,过着任性的生活,不过没有想到,他如今这幅打扮,却仍然有人认出了他。
  一个青年人走进他,说,“请问,您是不是桐先生?”
  赵桐正怡然自得,丝毫没想到有人认出了自己。
  他露出一丝惊讶,说,“是,居然被认出来了。”
  对方是个文质彬彬的青年,略为腼腆,说,“是,知道您不喜欢被打扰,但是见您一次不容易,既然遇到了,就不想错过,还请您原谅。”
  赵桐连连摆手说自己不介意,看着赵桐被人搭讪,赵显绎不甘心,但是又死要面子活受罪,想气一气赵桐,于是死撑着不露出自己真面目。只是略微走近了一些,想听明白两个人再说些什么。
  他们在讨论画。
  赵桐问,“这幅画我看实在有趣,不知道竟然还可以这样画一棵树,你是画者,是真见过这样的树?”
  年轻人好像有难言之隐,沉默了。
  赵桐又说,“没关系,我随口问问,你不方便,不告诉我就好。”
  青年人似乎又并不吝啬于开口,说,“并不是这样的,这棵树的原型,确实是存在的,只是我从未见过。
  “科学家发现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就有这样一棵树,树把整座岛都占满了,向上伸张的树杆又落下很多树枝来,这样主树干就被新生长的树枝给包围住了。这一部纪录片,让一个拍摄组曾经花了六年的世界拍摄全世界各个地方的藤类植物,后来无意发现了那个小岛上的这颗树,让所有人都很惊喜,便花了很多时间专门拍这颗树。那颗被包裹住的树,也是这个岛上最大的,唯一的一颗树,不过被包裹住了,很难看见里面的躯干。我当时创作的时候,只是在脑海里有这样一个画面,并未见过,后来画了出来,又碰巧见了这部纪录片,才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植物。”
  赵桐听得入迷,青年说完,他还意犹未尽地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还真以为这世界上没有这样真实存在的东西,如果有机会,我也去看一看那个岛上的这种神奇植物。”
  赵显绎心里骂娘,想到,去你娘个屁,老子在一边快热死了,你他妈还有心情和别人聊天,居然还是为了一颗你他妈的什么鬼树。他妈的,气死老子了。
  小青年这边又提出问题,说,“桐先生,我看您是在这里站了很久了,才敢上前来向您问候一声的。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不知道您是否能回答我?”
  赵桐说,“请讲。”
  青年怕斗胆,又怕错过了这次机会抱憾终身,犹犹豫豫才说,“我想问您,如果不想在自己的画作里面泄露了心思怎么办?我有一个朋友,喜欢画,却看不懂,不过我任然担心他能明白。”
  赵桐笑,说,“你已经画出来了不是吗?”
  青年一愣,没想到自己的问题根本是多此一举。
  赵桐说,“凡是你想要隐藏的,都是想要表现的,不然,也没有无心胜有心这一说了。”
  赵桐这话,虽然不一定跟画作有关,不过却一定是他的人生体会。凡是想要隐藏的,都是欲盖弥彰。
  青年听了,寻思一阵,如同醍醐灌顶,对着赵桐激动地说,“谢谢桐先生,我明白了,谢谢您!”
  赵桐笑,没什么表示,只是拍了拍对方青年的手。
  小罗冲进赵桐的视线里,着急忙慌地说,“子桐,你看见赵生了吗?他进来找你好一阵了,却依旧没有找到你,我怕他迷路。”
  赵桐万万没想到赵显绎已经早就来了,他吃一惊,说,“哪里?我怎么不见他?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小罗眼睛四处寻找,却在一米不到的地方就看到了站在赵桐身后的赵显绎。如果不是自己进门来,恐怕他已经要热得吐血而亡了。
  小罗指向赵桐身后的男人,说,“这不是赵生吗?”
  赵桐急急忙忙地四处寻找赵显绎,但是偏偏赵显绎就在他眼前他也没看见。
  还在问,“哪儿呢?”
  小罗几乎要为赵生流泪了。
  赵生在赵桐面前,竟然就跟透明的一样啊,那么大一个人,居然还不敌一片绿色的调色盘。
  赵桐终于看到了眼前赵显绎,仿佛是找到了走失了几个世纪的亲人一般,他认出赵显绎的那一刻含着泪说,“是你,我怎么就没有看见你呢。”
  赵显绎扯掉脸上的口罩对他骂道,“我就站在你身后半个小时,你除了看画,跟比人搭讪,你还干过什么!”
  赵桐说,“我没想到你怎么快就来。”
  赵显绎继续骂,“我不来,你就不急?急了不知道打电话!?”
  赵桐说,“可是你说,不准催你...”
  这倒气得赵显绎倒吸一口气。
  小罗也不忍看下去。
  赵桐忙着给赵显绎取下了帽子,又给他脱下了夹克,说,“没事没事,你不要热中暑了,看你脸上的汗,我给你擦擦。”
  赵桐连忙拿出了自己的手帕给赵显绎擦汗,赵显绎牛一般的大眼睛瞪着他,赵桐显得焦急又担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