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恩养 作者:桃心(上)

字体:[ ]

 
书名:恩养
作者:桃心
 
许振华:我怕你恨我。
云恩:不会,我这辈子说过最浪漫的话就是养你。
许振华: 我这辈子最大的好运,就是有了你。
年上,无血缘从小到大养成系。
养子受报恩以身相许的故事。
云国安无力养育和前妻生下的儿子云恩,便把儿子托付给了好友许振华。许振华资助云恩上学,一次在学校里遇到了外来的电影拍摄剧组,云恩被选中成为小小演员。电影获奖之后,云恩进入到演艺圈发展。在事业有成的道路上,云恩用自己的力量报答身边的亲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平步青云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恩,许振华 ┃ 配角:章泽,白烨,唐嫣,宁玫 ┃ 其它:年上,HE
 
 
 
☆、第一章
 
?  第一章借钱
  云国安抽着烟,眉头皱的像一个川字。
  杜晓丽从他身边走过,斜睨了一眼这个男人,仿佛很看不起一样,瞄了两眼,又扭着腰吃着葡萄走去了厨房。
  许振华坐在沙发上抽烟,两根手指夹着烟的姿势很好看。
  但是他和云国安同样,都是沉默地抽烟,一言不发。
  杜晓丽在厨房里吃完了葡萄,又去切西瓜吃,一毛两分钱一斤的红壤西瓜,吃起来冰甜。
  她吃了几牙西瓜,探出身去问房间里的两个男人,“你们吃不吃西瓜?”
  云国安猛然丢下了烟头,用脚死死踩灭了,朝他老婆吼道,“不吃不吃,烦都烦死了,还吃什么西瓜。”
  杜晓丽轻哼了一声,表示颇为不屑。
  又闲闲地道,“不吃就不吃,好大的火气,有本事在这里发火,怎么没办法变出些钱来。”
  云国安被这话堵得说不出话来,一口气憋了好半天,才重重长叹一声,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遇上你们这些讨债来的。”
  杜晓丽本来在房里好好吃着西瓜,听到他这话立刻火了起来,道:“你他妈有本事招惹,没本事承担,算什么男人!我杜晓丽告诉你云国安,我和你是条条框框签了婚前协议的,房子家具家电都是我家出的,都是我杜家的,你要和我离婚,骗我的钱,那是门都没有的事。你想把你那个死娘养的儿子带到我家来养,我也告诉你,屁门都没有!”
  云国安被老婆一阵臭骂,即使在打小的朋友面前也有些挂不住脸面,讪讪地看了一眼许振华一眼之后,许振华用眼神告诉他自己不介意。
  云国安这才捡回一点残存的面子,又虚张声势地朝厨房吼了一句,“哪来那么多废话,你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云国安重新颓废地坐回沙发上,许振华则是继续悠然地抽着烟。
  青白的眼缭绕着升腾起来,化作乌有消失在房间内,许振华坐在那,仿佛和周围的环境都不相干。
  时钟一点一刻地过去。
  到了四五点的时候,云国安终于开口说,“振华,你也看见了,我这里确实没有钱借给你,我和晓丽结婚都是她家出的钱,我这边还要养两个孩子,谭丽走了就把孩子留给谭家,谭家不要了现在又给我,我是...哎,现在晓丽怀着孕,又不可能上班,家里都靠着我呢。工地上还欠着别人钱,我是真没有钱,我如果有钱,一定借给你。”
  许振华抽完最后一支烟,才把烟蒂按熄在烟灰缸里。
  他听了昔日好友的话,并没有流露出来失望,也没有被拒绝的人自尊心被挫的慌张。他反而是很淡定很稳重地安慰云国安,“没事,我都了解,你有你的家庭,要照顾妻子孩子是应尽的责任,我这次没问清楚情况来,让你们难堪了。对不起。”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稳重又动听,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显得矜持又高贵,并不会让任何人难堪,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为自己找台阶下。
  他周身的气场和他说话的语调,显得仿佛他今时今日都并不是落魄的向儿时伙伴借钱的人,反而是身价济济想要拉童年老友一把的贵人。
  云国安本来拿不出钱来被好友看去了就很没面子,听了许振华的这一番,让他更加有些无地自容,他连忙对许振华道,“你说哪里的话,你能来看我,已经是让我很高兴的事了,当初如果不是你借钱给我和谭丽,我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和她结婚..”
  听到丈夫提起前妻的事来,杜晓丽很不爽地故意在厨房发出很大的声音来。
  云国安知音而会意,立刻闭了嘴,不再多说。
  许振华一眼看明白这对夫妻如今的生存状态,女方手里握有钱,故而说话声音都颇大。男方是倒插,在家没钱没地位不说,还要看妻子和丈人诸多脸色。
  许振华在心里默默不赞同这种男卑女尊的地位关系,但是他面上还是显露出来平和和宽容,道,“当年的事,大家都是有一把帮一把。你当时情况确实不易,我正好手上有些富裕,便出手帮了朋友一把,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也就不必多提这些。”
  云国安听到这番话很有些感动。他当年和前妻谭丽结婚的时候穷得叮当响,但是也卯足了力要和谭家小姐结婚,当时许振华正好做倒卖赚了些钱,听说他要结婚,立刻就把所有钱都借给了他。
  时间过去那么多年,当年的那些钱不仅没有还,现在许振华有了困难找上门来,他云国安照样也一毛钱都拿不出来。
  云国安抬不起头来,不禁觉得自己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许振华要站起来和云杜两夫妻告别,云国安立刻按住他说,“你难得来一趟,就在家里吃了再走吧,家里备有菜,等晓丽炒两个菜就可以吃了。”
  许振华不允,云国安的老婆杜晓丽这时走出来,也帮腔着道,“是啊,吃了饭再走吧,常听国安说以前和你在大院里是最好的同学和朋友,这次你远道而来,我们也没有准备什么,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云国安看向自己老婆,朝她使了一个眼色,难得的觉得这一次老婆会跟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杜晓丽有点嫌弃又得意,还立刻回敬丈夫一个“我知道”的眼神。
  然后又白了自己丈夫一眼,好似在怪他,以为自己连这点待客的礼节也没有。
  杜晓丽继续劝,“振华,你留下来吃饭吧,我们家国安平时可想你了,要不是打电话太贵,他肯定每天都给你打,他常常给我说,说振华啊,是他们大院里最受女孩子喜欢的男生,从小成绩好,体育又好,家世也…”
  杜晓丽刚说到一半,便被丈夫云国安打断了。
  云国安使劲给媳妇使眼色,让她不要再说下去,一边又偷偷注视着许振华的表情。
  他深知,对徐振华来说,家世就是他一辈子的痛。
  云国安看了看许振华的脸色,见他仍是一脸平静,才赔笑道:“振华,我们难得见,真的,你就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再走吧,再说你这时候走也没有回G城的公交车了,不如在家里吃了饭,睡一觉,明早再走,明早我骑摩托送你去车站。”
  许振华站在他们两夫妻面前,平静的面容下露出些些难色出来。
  对于昔日好友的热情相约自然是好事,但是这并不是在他计划之内的事,他不习惯做这样破坏自己原本计划的事情,即使是好的调整,他也会稍微感到不适。
  云国安见许振华不回答,以为是刚才自己老婆提了他家世的事让他不高兴了,不免用责备的目光看着自己老婆,又暗中数落她不会说话。
  杜晓丽十分不耐烦丈夫这样说教自己,她平时在家里都是独大惯了,他云国安什么时候不是对自己鞍前马后伺候地舒舒坦坦的,现在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山一样的男人,自己丈夫就爱惜起面子来了,这样一对比,就让杜晓丽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心里不舒服,自然脸上表情也不会好看。 云国安责备的目光看过来,她杜晓丽还爱理不理了。
  装作不知道刚才自己说错了话的事,把脸侧到了一边去。
  家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怪,云国安和杜晓丽忙着相互埋怨,抱怨,使眼色,许振华则是困扰着应该如何拒绝老友的好意。
  这时家里的门被悄悄地打开了。
  敞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张小小的脸来。
  杜晓丽正不满丈夫的行为,见家里那个作死的死孩子回来了,立刻拔高了声音喊道,“你开了门回家来,鬼鬼祟祟躲在门口做什么!老娘若没看见是你,抄起东西来当做贼打死你也是活该。”
  杜晓丽脾气素来泼辣火爆,许振华来的时候已经见识过。
  这时候又见她如此毒辣地咒骂,性格淡泊如许振华,也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不知道她为何这般大的火气,但见她那副横眉怒眼的样子,许振华就并不想在云家多待。
  门慢慢被打开了,许振华转过身,一个小小人一步一移地从门后走出来,眼神带着怯意,脸上也带着紧张。
  杜晓丽眼神轻蔑,早已看到那是丈夫家前妻留下的孽种。
  此时孩子放学回来了,她便更加轻视和冷笑道:“你拉着一张脸干什么,家里什么没有好吃好穿给你供着,你还给老娘拉着一张脸,老娘欠了你的还是亏待了你的。”
  云恩嘴角嚅嗫着,过了一阵,才慢慢看着人叫了一句,“杜姨好,爸爸好。”
  眼睛渐渐移到许振华身上,想要招呼他,又无从认识,只得低下了头。
  杜晓丽心里极不待见这孩子,觉得他嘴笨人笨四肢也笨,这回见他不招呼客人,便正好有了心中泄愤的借口。
  上前去掐了孩子的手臂一把,骂道,“就哑巴?!客人在这里都不知道招呼?平日都是怎么教你的!”
  云恩被杜晓丽留着指甲的手掐得直躲,云国安在一旁干着急,却也不知道上前阻止。
  这样的事情平日必定发生过无数次,孩子被破逼得往墙角落退了几步,杜晓丽还在步步推搡。
  往几次云国安不敢阻止,是因为惧内,但现在有外人在场,他实在不好当着朋友的面让他见了自己儿子被继母打骂的场景。
  上前一步拉过了儿子,挡在老婆面前,云国安护住了孩子对许振华介绍道:“振华,这是我儿子云恩。云恩,来,过来叫许叔叔,许叔叔是爸爸的老朋友,今天专门从G城来看我们的。”
  云恩对G城并不陌生,那里是她母亲的家,他对此有印象,他记得自己就是从G城被送到了父亲这里来。
  他被父亲用手护住了能够躲避开后母的打骂,他抬起眼睛来打量眼前的男人,眼神还是一贯的发怯。
  杜晓丽被丈夫拦住了,眼里都在冒火,但是她到底是一介女流,力气怎么也比不过男人大 ,所以只能算了。
  许振华站在云国安面前,一言不发地至高往下看着他身旁的孩子。
  云恩看了看自己父亲,又去看他,眼神微有疑惑,并不清楚这人的来路。
  只是听从了父亲的话之后,他声音很细小地对许振华招呼道,“许叔叔好。”
  ?
 
☆、第二章
 
?  第二章请求
  许振华留在了云国安家吃饭。
  云国安的媳妇颇为大声地在厨房炒菜。
  她倒不是不爽云许两个大老爷们在客厅抽烟聊天,而是一边炒菜一边不断恶语相向地责骂云国安的儿子。
  许振华在客厅里听着厨房传来的冰冰邦邦声,夹杂着时不时的一声咒骂,他和云国安之间也无话可聊,两个人只能坐着一根根地吸烟。
  上桌之前菜饭摆好了在桌上,一切都是孩子布置的。
  云恩动起来手脚麻利,却还是不免又被杜晓丽给了几下在身上。
  许振华从客厅走出来正好看见那孩子被杜晓丽狠敲狠打却并不吭一声,手脚动得更为勤快的样子。
  他深黑的眼底流露出一丝波澜,不自觉地又微微皱了皱眉。
  云国安本打算邀请许振华喝点酒的,但是他看了一眼媳妇那凶悍样,又默默打消了这个念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