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恩养 作者:桃心(中)

字体:[ ]

 
  云国安感到欣慰,又觉得感动,心里有一块重石头卸下了。
  之前还以为这么多年没有见儿子了,他必定是和自己生疏了,但是云恩这时抱着他,他才觉得,父子之情不是那么轻易抹去。
  不由得心口温暖,拍了拍抱着自己大腿的儿子,语气感慨感叹道,“云云,爸爸来看你了。”
  言下之意,是太久没有来过了。
  云恩他们吃过晚饭,云国安便在一旁等着。
  傅大娘问他真不吃?
  云国安一直笑,说自己吃过了,并不饿。
  傅大娘见劝他没有,这才罢手了,吃过饭之后去收拾碗筷。
  云恩见到他来,是最高兴的。
  他的高兴不是那种外漏的表情,只是怯生生的,因为很久不和父亲在一起了,有些不敢,但是又心里更多的是想和父亲亲近,说话。
  他迫不及待牵了云国安上次送给自己的小狗去给他看,道,“爸爸,你看,安安快生小宝宝了。”
  云国安正在院子里和许振华说话,低头见了儿子眼神清澈明亮,犹如这世上最清的水最静的湖,时间过去,他还是当初那个拘谨内向的乖孩子。
  云国安眼神慈爱,摸了摸云恩的头,蹲下来和他平视,答应道,“嗯。”
  云恩笑了一下,心里是高兴父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又给他说着小狗的近况,说,“爸爸,你说安安会生几个宝宝呢?”
  “爸爸你会看到安安生宝宝吗?”
  最后他问,“爸爸会什么时候走呢?”
  云国安说,“过几天就走了,出来出差看看你,看到你跟着许叔叔这么好,我就放心了。”
  云恩由此便懂事地点头,道,“家里的妹妹还好吗?”
  云国安在信里面跟云恩提过杜晓丽生了一个女儿的事,于是云恩便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妹妹。
  但是那个孩子身体不好,从一出生就让云国安操碎了心。
  云恩现在能这样大度问起来,完全就是一副大哥哥模样,这倒让云国安欣慰了摸着他的小胳膊,笑了笑道,“好,妹妹很好。”
  云恩点了点头,目光闪了闪,然后就若有若无缠着父亲说起别的事情来。
  许振华在一旁见了云恩这样亲近云国安,又是乖巧懂事的模样的,笑,但是又不由得有些摇头。
  这并不是他觉得有什么不好,而是他想到,云恩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跟和云国安在一起的时候倒完全是两个模样的。
  原本以为云恩跟了自己在一起会是一如在云国安身边一样乖巧可爱的样子,但是他真正接手了云恩之后,他才知道,其实云恩的真面目并不止如此。
  他会撒娇,会使坏,还会闹脾气。
  他在云国安身边不曾敢的,对着他,倒是能肆无忌惮地亮出来。
  许振华这才知道,原来云恩在高兴的时候就是会对着人笑,但是不高兴的时候,就是面无表情 。
  当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面无表情,也不全是他不高兴,只是他不愿意应付很多事,于是才懒懒,又冷冷的模样。
  看着他觉得是个软绵香软的小孩子,但是其实才不是!
  云恩有着双重性格,做错事的时候会装乖认错,不高兴的时候也会冷脸谁都不理,更多时候是随心所欲的,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他就像是一只聪明又美丽的猫,你太靠近它,会把他赶跑,只有等他自己慢慢靠近了贴上来,太会觉得这只小动物软萌软萌的可爱。
  许振华由此想自己是不是太纵容云恩了,才会把他惯成这样。
  他以前跟云国安在一起时分明不是这样的。
  那样的他,完全是温润沉稳的一个乖孩子,眼睫毛扇得慢慢地,一点也没有身上的那些娇气和躁气。
  不过只要他被云恩那双雨过天晴一般的清澈眼睛看着,他就不由觉得,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云恩面无表情的一张脸清冷着,但是却眉眼间带着清丽的冷艳,许振华常常因为觉得他太过好看了,才忍不住多责骂和批评他。
  他对此也是极其头痛。但是又无奈,好笑。
  云恩和云国安现在在院子里面逗弄小狗玩,他又恢复了那个软软小小甜甜的模样,很喜欢对着云国安笑,云国安随便说一句什么他都会高兴地尖笑出来。
  许振华由此觉得他就像冰淇淋,握着是冰冷的,但是吃在嘴里,确实甜的。
  云恩便是给人这种感觉。
  吃过晚饭,许振华原本还打算跟说自己明天要离开的事,但是现在看来,云国安来,他也只能留下陪着,并不能回K城去工作。
  不过也没事,云国安只是来呆几天,一定还会因为工作回去,到时候他再和云国安一起走便是了。
  许振华想着,就这样决定了。
  父子两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云恩到底是乖学生,虽然舍不得离开父亲,但是也知道自己有作业要做,他恋恋不舍地回房去写了作业,还特意嘱咐父亲,不要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走了。
  云国安笑,没想到他这样黏糊自己,但是这么黏自己,又让他有做父亲的满足和甜蜜。
  晚上睡觉的时候,云恩自己提出要和云国安一起睡,许振华当时正在给他准备牙刷,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不过随后又点了点头,说了好。
  云恩说着话懒洋洋地靠在墙上等许振华给他准备好换洗的衣服,之后一个人走进淋浴房去洗澡,等他洗好了出来伸手就能拿许振华之前准备好的衣服穿上。
  洗了出来,又让许振华吹干头发上床睡觉。
  看着许振华这样照顾云恩,云国安在一旁见了,也不禁对许振华这样伺候云恩感到有些惊异。
  他奇怪问,“这些事不能让他自己做吗?”
  许振华手里拿了毛巾和浴巾,道,“平时我不在,他就一个人做,我回来了,就是我做了。”
  云国安没想到许振华现在俨然已经成了自己儿子奶爸的角色,他反应不过来一般,愣愣点了点头,说,“哦,”之后许振华又说,“你要不要现在去淋浴,云恩睡下了,你洗了进房间去,床上有一床薄毯。”
  那是给他准备的,云国安还有些被“自己居然被许振华伺候了”这样想法怔住,不过许振华收了吹风机和毛巾走了之后,他才去浴房洗澡。
  ?
 
☆、第三十五章
 
?  第三十五章劝说
  许振华待众人都休息下了,独自走到门院外去抽烟。
  现在他已经很注意在云恩在的时候不抽烟,但是今天晚上见整栋房子都安静了,他就一个人想要静静地抽根烟。
  走到院子外,空气里是夏日空气的清新和乡间水田的湿润。
  很好闻,混合着烟味一起吸入肺中,再吐出来,有种舒心的感觉。
  云国安这么久不见了云恩,云恩见他感情依旧,甚至还提出了要和爸爸睡这种话,许振华默默抽着烟,心里想着这到底是血缘的关系。
  如果是自己和云恩的话,那就不会这样了。
  他和云恩各自有自己的房间备在傅大娘家,每次从外地回来,都未同云恩睡过一张床,这大概是他觉得这样犯不着,也感到这样做不妥。
  傅大娘家宽敞,有的是房间住下,他不习惯和人一起睡,大概云恩也不习惯。
  最开始云恩并不是他领养过来的孩子,只是草草被云国安一托,然后就带他到了K城。
  那个时候云恩对他很排斥,完全不信任他,这种情况下,两个人自然不可能睡在一块儿。
  到了后来云恩渐渐接受了他作为养父的身份,两人关系稍有改善,但是这时,许振华也没想过要和孩子一起睡。
  他觉得云恩不是自己亲生的,这样做起来有些怪异,而且就算以他的性格来说,即便是亲生的儿子女儿,大概也不会亲密到要一起同床共枕的地步。
  这样种种的原因追究起来,许振华就没有陪过云恩睡觉。
  但是他们两个之间,要说是父子温情,也不是没有。
  只是总是欠缺那么一点火候。
  没有父子之间的感情,却正是培养出了一种亲近之人才会有的默契关系。
  比如许振华照顾云恩日常生活这一点,云恩已经觉得很自然了,接受了,并没有抗拒,反倒是渐渐养成了习惯似得,见了许振华在家里就不自觉地要多依赖他一些。
  亲密动作没有什么,但是说话神态和眼神,都透着是一家人的气息味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住久了在一起,自然而然就成了这样,有了某种默契在。不言不语,不温不淡的。许振华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
  云国安如今来了,倒似无意在提醒这一切之前经营起来的平和在倾斜了。
  许振华思绪飘得很远,想起养了云恩这几年也不是完全两个人都没有发生过矛盾和摩擦,只是在他觉得最艰难的那些时候都带着云恩过来了,云恩现在和他偶尔会有不愉快,他也不认为那些事有什么大不了。
  而且云恩确实算是很省心的孩子了,基本上很少哭闹,也很少有不讲道理的时候。
  只要许振华好好和他说,轻声细语地给他讲,他开始不能接受,但是之后也多半都会顺着许振华的话。
  许振华觉得云恩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而自己也不是他亲生的父亲,两个人之间能相处成这样,已经算是多少很有缘分和福气的事了。
  故而他也并不要求过高,只是想着能平安抚养孩子长大就行。
  等将来自己有了能力,一定送他去自己表叔,袁青唯以前学习过的学校上学。
  许家家教严明,父亲苛责,从不管孩子,只是放养,沉迷于自己的小天地,吟诗作画,两耳不闻窗外事。和妻子关系不和。
  而母亲慈爱,到底偏心,也算不上好母亲。给许振华的关爱可谓少之又少。
  许振华在许家这样的家庭环境里面成长起来,做事脾气都很克制硬朗,对人之间的亲密接触也很淡泊。
  他不清楚别人家的父母和子女关系如何亲密,但是他知道自己和自己的父亲之间,亲密程度建立在思想和感情上,而非肢体语言与亲密接触上。
  许将军一生戎马,和儿女的接触的时间都不多,流露出来的感情也极其克制内敛,对许振华的引导和教育,便是体现在言传身教。
  许振华认为父亲是自己人生的第一人生导师,从他少年至成年后,都一直是自己内心某种坚固稳定的存在。
  父亲让他呆在自己身边,见识各色人和事,介绍社会各界名流给他,然后教他识文断字,做人明理立身的本领。
  父亲对于许振华来说,更多是精神上的指引和支撑,多过其他物质上面一切。
  他如今想起往事来,虽然有不好的记忆,但是也有温情脉脉的部分,一幕幕犹如历历在目,记得父亲常常在书房里面叫一声“御铮”,然后他就飞快地跑进书房去听父亲的吩咐。
  父亲大多都是吩咐他倒茶,送水,或者整理屋内垃圾这些下人才做的事情。
  许振华作为一个许家的三公子,在许大将领面前,也只是听父亲使唤的小役。
  这些事不知为何许将军不喜让长子和长女做,也不想让下人做,旁人进他的书房都会被他打出去,偏偏只有许振华,随便进出,他也没什么话。
  这似乎就跟很多厨师都不喜欢别人进如自己的厨房同理。
  觉得自己的领地,有很强的领地意识,他人的出现会感到紧张,由此一旦有外人擅自闯入,便会暴跳如雷。
  除了许振华,表兄弟袁青唯,还有一些好友来拜访而外,家里的人,确实都是不受父亲欢迎进到他的书房。
  许振华有时会趁着父亲在书桌上撑着手臂打瞌睡的时候猫着腰进去拿书架上的书看,他年少顽皮,对外界世界的无限憧憬和向往之情都全部倾注在父亲那一排排,一列列的古典古籍上。在他眼中,父亲极其富才学和智慧,明清时代的线装本摆满了整个书架让他心驰神往,总忍不住要偷偷去翻看父亲的书,想知道父亲所看的都是些什么书,书中的世界又是如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