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恩养 作者:桃心(下)

字体:[ ]

 
  许振华又从未公开在任何场合介绍过他的身份,故而一些走得近的朋友知道他有养子,但是都并未真正引荐过。
  云恩并不是不关心许振华有多少钱,而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关心,许振华是自己的爸爸和许振华是个有钱人这两个点比较起来,云恩肯定会比较在乎前面一个。
  于是他学起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来,也没有章泽那般努力和操心。因为无需为了生计应酬。
  章泽是为了讨饭吃,而云恩纯粹是为了自己开心的。
  徐振华不逼迫他,觉得他只要按自己的喜好,好好读书就好。
  他最喜欢乖巧优秀的孩子,云恩唯有做到这点就能让他很开心,这样简单单纯的快乐,已经很足够让两个人都幸福快乐了。
  此时的云恩,不得不说他就像个小王子一样,待在许振华为他铸建的城堡里面,无忧无虑地快乐长大,心里想着,以后也要这样和爸爸每天在一起生活就好了。
  无论他自己意识到这点没有,但是在章泽心里,他确实是这般认为云恩的。
  于是章泽见了云恩在一旁为自己拍手称赞,他就无奈地摇摇头,觉得自己遇到的那些问题其实跟云恩说了也无用。
  顶多只是说出来让心里好受一些,但是其实,云恩还只是一个孩子呢,他和自己认识的那些有钱人子弟差不多,唯一云恩好的,大概就是他的纯真和无邪了。
  章泽想,自己现在想这些干什么呢,说出来给一个孩子听,也无济于事。他是个成年人了,应该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才对。
  他觉得自己不如说些其他的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活泼一些,便道,“别像个小花痴一样看着我,过来来挥几杆。”
  云恩这时带着一顶灰色的遮阳帽,手上是打球的手套,抱着一只球杆站在那里。
  太阳毒辣,照得他雪白的脸上,一半阴影,一半亮白。
  白晃晃得直闪人的眼睛。
  他笑吟吟的,听了章泽的话,便撇撇嘴,道,“章泽哥哥,我不怎么会玩,只在学校学过一点,不过我运动细胞也不丰富,每次和同学玩,他们都嫌我笨。你看了,也会嫌我笨拙。”
  云恩这样略带撒娇又有些委屈的口吻说话,连章泽听了都忍俊不禁。
  他摇摇头,遗憾地叹息道,“看来你是没办法靠运动天赋博女生眼球了。”
  云恩立刻点头,也认同道,“是的是的,他们都说我是小孩子,小矮子,一辈子离不开爸爸。”
  他说这话的时候极其认真,睁着大大的眼睛,稚嫩白皙的脸上也流露出一种坦然平和的神情来。
  章泽反倒被他的话弄笑了。
  柔声问,“那你不介意吗?”
  云恩道,“开始是介意的,还为这种事情哭过,但是后来就想明白了,这并不是什么恶毒的话,也不是不好的评价,只是在大家的心里他们是这样认为,所以就这样看待我了。不过我知道我自己并不是他们看到的那样。”
  章泽问,“那是什么样?”
  云恩,“我不是小孩子了,只是长得不高,大家才会这样认为。但是我确实离不开爸爸。也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在我这个年纪又有谁能真正离开父母呢?大家都害怕同学笑,才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他们想用否认这一点来体现自己长大了,能够独立,但是其实都是不能的。同学们正好是抓住了我这一点才这样说我,不过我不介意他们这样说,因为这是事实,我愿意承认,他们不愿意承认罢了。”
  云恩这样承认,就是因为那次离家出走之后后来突然醒悟到了。明白到了自己离开许振华其实做不了任何事情。许振华提供给他的不仅是物质,还有安全感这种东西。
  他从未在周寿出现之前意识到自己对许振华的依赖如此之深。
  但是周寿离开之后,他却觉得自己和爸爸的关系更加紧密了。
  他深深地意识到,自己爱许振华,就如同敬畏敬仰一位父亲那样尊敬和爱戴他。
  许振华在他心中的形象就像神灵一样高大,这倒并不是因为他身上的气质还有气势,而是因为云恩在他身边长到现在,逐渐能明白许振华作为一位父亲的苦心和不容易,能体谅他,也能逐渐明白他种种言行之后的心情。
  云恩的心因为他的父亲而变得柔软和柔和,是明白到了自己爱着许振华而需要他,他不愿意和许振华分离,也不愿意做出让许振华伤心和难过的事情来。
  他逐渐想让许振华因为自己而高兴和骄傲,所以才要努力做到让许振华开心和满意的事情。
  他在这样想的时候,就证明他已经开始懂事,成长了。
  云恩又道,“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做什么事情来报答爸爸,但是我可以做我能做到的事情来让他开心,高兴,看到他因为我而舒心快乐,这是最让我感到有成就感的事...我以后有能力了,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像他照顾我一样。”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亮闪闪的,含着笑,上扬的嘴角也带着温暖和幸福的幅度。他脸上的神情有一丝感觉自己是不自量力的羞赧,印着红晕的,就跟秋海棠一样红艳,但是带着少年特有的单纯和笃定,那是一种极其珍贵和纯洁的感情和信念。
  章泽听了他的话,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他想起了自己家里的弟妹,也是这般说话的,说,哥哥我们长大了,一定帮你,不让你再这么累了。
  不过他又怎么会让弟妹来吃自己吃过的苦。他吃苦就是为了让自己所爱的人不受多一分委屈的。
  章泽想到此,就目光往远处一眼碧绿无垠的青草地看去,然后用感慨地口气转移了话题,道,“我们过去那边的别墅休息一下吧。”
  云恩觉得好,两个人便过去在前面一个别墅休息了。
  球童跟在他们后边,开着高尔夫球车,带上了他们的行李和球具。
  到了休息区的别墅之后,云恩叫了鲜榨的果汁来喝。
  现在是七八月酷暑的时候。
  虽然清水山庄这边并不热,是在山上,专门修来给有钱人避暑的。
  但是云恩在大太阳下站了一阵子,还是觉得热汗直冒,非得要喝一点清凉解渴的东西才行。
  他脱下了帽子和手套,身上是一身合身的高尔夫球服,白玉一般的面庞热出了细汗,细腻得连毛孔都看不到,真正是肤若凝脂。
  他没注意到刚才给他端果汁过来的服务生都被他的好皮肤好得吓到了。
  上了饮料之后都还在频频回头过来打量他的脸。觉得他这样的面貌,配上那般好的皮肤,都不像是个小男生,反倒像是个金童一般才对。
  章泽这时从身后走了出来,他刚去签了今天过来和云恩消费的一笔账单,云恩看到他,就笑含着吸管,眼睛笑得弯弯地道,“章泽哥哥。”
  章泽今天心情有些抑郁,他觉得有几分对不住云恩。
  本来是他高高兴兴约云恩出来玩的,但是却因为自己的心情问题,有些像这K城的梅雨天一样让人气闷。
  他努力地扯了嘴角笑道,“怎么,还休息的好吗?这边有我的一部分投资在这里面,你以后要过来玩,说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云恩还不知道这里是章泽的投资修建的地方,他一下嘴巴张得老大,圆鼓鼓的眼睛炯炯有神,发着光,惊叹道,“这里是章泽哥的地方?好厉害啊,这里修得真漂亮,山清水秀的,又很安静迷人,真是好地方。”
  章泽听了云恩的赞叹,就自嘲地笑了一下,道,“不算什么,跟你爸爸的事业比起来,我的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
  云恩不清楚许振华是个什么家底,不过听章泽这口气里面有些颓废的意思,他也跟着忧愁了下来。
  微微皱眉看着章泽,道,“怎么能这样说呢,这里就已经很好了啊。再小的成就也是成就,章泽哥哥你会的东西我爸爸不一定会,如果要这样比的话,那就太不公平了。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
  章泽用手撑着额头,前几天忙着电影的事情让他没有睡好。
  他听了云恩的话,心里倒是宽慰了几分。
  道,“你个小家伙还挺会安慰人的。”
  说着又扭了一把云恩鼻子。
  云恩没有安慰人的意思,他只是把自己心里所想所感的观点表达出来罢了。
  但是章泽分明是赞同他的话的意思的。
  他浅浅地对章泽笑了笑,道,“这本来就是真的,爸爸常说每个人活在世界上都是有一定的使命而后价值的,我们不应该随意判断别人的生活和价值,这样对别人很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偏见和傲慢。章泽哥哥你今天看起来精神不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之前不好意思问你,现在问你,你会不会介意啊?”
  云恩说话的时候还有些小心翼翼的,他是担心章泽不高兴了。
  章泽听到他的问话,颇为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道,“是关于投资的事情。我新制作的电影马上就要开拍了,但是资金不够,很担心电影会不会就此流产...哎,说这些也没用,我再想想办法吧。”
  章泽不愿意在人前显露出来一点点的疲惫和不堪,这是因为他是个高傲的人。
  所有自尊心强的人都多多少少会露出这样的逞强和硬撑来。
  因为他们觉得示弱是软弱无能的表现,所以才要有多大苦和多大的委屈都一个人自己抗。
  熟不知,这样是很累人,别人看着,也会替他们受累。
  人终归有极限,到了那根弦崩得很近的时候都还不能松一下的话,就很有可能会断掉。
  云恩正是感受到了章泽这种辛苦的感觉,他才替他感到担忧。
  他略带忧愁地问章泽,“章泽哥哥,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不要急,慢慢想,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如果我能帮上你,那就好了。”
  云恩是个特别重情义,知恩图报的人。
  从他之前说要报答许振华的养育之恩,就可以看出来。
  其实不单单是父亲云国安教他,他自己骨子里面也有一份特别重恩守义的血魄在。
  他不愿意看到身边的朋友亲人受苦,这是一分极为难得的慈悲心。
  而章泽听了他的话,则是愣了一下,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找云恩说这件事。
  他大脑里面飞速地转了几秒钟,才踟蹰道,“你爸爸他...”
  云恩问,“爸爸他怎么了?”
  章泽还在挣扎。
  他把云恩当弟弟一般看待,从心底来说是真不愿意开口向云恩提钱这事的。
  他倔强的性格不曾让他在亲朋好友面前开过口,低过头。
  大家都以为他是个能力极强,做什么事都能举重若轻的人,但是没人知道,其实他也会遇到困难而艰难万分的。
  章泽以前做演员时候是个痞子一般的小孩性格,大大咧咧,鬼马精灵。
  但是后来自己经历事情多了,也吃过苦头,翻过跟头,被人坑过。
  他留心起来,人这才变成熟了许多。
  章泽这边苦无门路,事到了紧要关头,最后他咬牙一横心,问道,“云恩我能见见你爸爸吗?我想找他谈投资电影的事,如果方便,可否请他答应见我一面?”
  章泽没有说,让你爸爸来给我的电影投资,而是说让许振华给一个见面的机会,这已经是十分客气委婉的话了。
  他差点脱口而出“让你爸爸来给我的电影投资”这样的话了,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太无耻脑残,于是就忍住没说。
  他这样说,一是因为他觉得这种事情让云恩一个小孩子来说并不太好,云恩受许振华的宠爱固然,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孩子,一个成年人让一个小孩子为自己办事说话,未免显得太没尊严,也太没品了。
  仿佛是占了小孩子天真纯洁的便宜一般,说出去让人知道,也有些掉价。
  二来就是,章泽并不能肯定以许振华的度量,能够答应给自己投资。
  看在云恩的面子上许振华能考虑固然好,但是若是让自己去找许振华说,说不定成事的几率更大一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