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命恋+番外 作者:雨洛萌(上)

字体:[ ]

 
 
书名:命恋
作者:雨洛萌
 
夏晨从未想过自己的命运会因为一张纸而改变,因为钱签下如同卖身契的契约婚姻书,因为赌约失败必须履行契约下嫁他人。
李森炎,这个本该在他人生中不该出现的男子,却成了他的契约婚姻者,同住一个屋檐下,形如陌生人,不切实际他信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吻,一场变故,平安度过这一年的梦境却因他喜欢上李森炎而支离破碎。
PS:1V1,人&妻受X前冷漠渣后霸道忠犬攻,不喜的小盆友请点红色叉叉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婚恋 阴差阳错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晨、李森炎 ┃ 配角:方易扬、冥珞、苏铭凡、 ┃ 其它:契约、婚恋、甜虐牵绊
 
 
 
☆、第一章 命运转折点(上)
 
?  山水围绕的美丽C市,在一座小城镇私立医院特别接待室里,一个显得瘦弱有点脏乱的男孩正对自己手中的纸张显得茫然、无奈,颤抖的手没有停止,等待他的人却也没有继续僵持在这怪异的气氛中。
  “怎么?对纸上的条件有意义。”
  过长的黑发遮住了左眼,泛白的脸色没有血色,为此一身正装的中年男子也没有继续逼问对方,而是选择温和口气说:“夏先生,我想这张契约对你来说有利无害,至少对你现在的情况而言是绝对有利。”
  夏晨惊了一跳,紧紧抓住手中的纸张,压住嘴唇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最终没有任何开口的怨言和反驳,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夏先生。”夏晨盯着对方递过来的笔,再次盯着纸张上那醒目的四个大字‘契约婚姻’就全身冰冷,只是三个小时的时间,他的命运就要因为一张纸而发生改变,而他能做的就只能接过对方的笔签下这份耻辱的婚姻。
  回到三个小时之前——
  早起的夏晨和往日一样去河边提水准备回家做早饭,回家的途中遇见一位满头白发身着中山装杵着拐杖的老人,老人向他询问了附近的路线,夏晨也回答了并指了方向,结果等来的是回到家的夏晨被后妈狠狠的辱骂。
  “夏晨,你做什么吃的,一桶水需要提这么久?不知道这个时间已经下地干活了,你想饿死我是不是。”高大结实的中年妇女怒气冲冲朝着夏晨骂,夏晨没有回答只是低头提着水进厨房。
  “哟——你小子翅膀长硬了,懂得不吭声反抗了,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你还不知道老娘是谁了?”说着结实的女人扬起身边拇指大小粗壮的棍子就朝夏晨身上挥去。
  夏晨没想过反驳,因为他知道这女人也就是这所谓的后妈的心思,气急了给两棍就行了,省得惹是生非,然而已经初中生的夏阳也就是夏晨的弟弟可不会这么容忍自己这个后妈造势,上前握住挥向哥哥的长棍,不满道:“你凭什么打我哥,你有手有脚不会自己去做。”狠狠的甩开长棍,差点让范一梅踉跄摔一跤,而这一吃亏瞬间激怒了范一梅。
  “好你个夏阳,竟敢对你老妈出手,我今天不打你我就不叫范一梅。”范一梅说着就扬起手中的长棍朝着夏阳挥去,夏阳不急不慢的躲着陪范一梅玩,甚至还做出了反抗的举动。
  意识到不妙时,夏晨立马上前拦住要发火的夏阳,“小阳,不能冲动,你知道夏夕还要……”
  “哥,我们不能这么吃亏,她凭什么打我们,我们又不是她生的,不就是学费和医疗费,大不了我不读书出去赚钱。”
  “夏阳——不准在说这种话,不读书去赚钱你以为这钱很好赚吗?”夏晨很少发火,哪怕是范一梅打他他也能忍住不反手,但是唯独读书这件事上夏晨绝对不允许夏阳有二心。
  “哼,一个二个都不是东西,一点尊敬长辈的意识都没有,夏阳,怎么不叫嚷了,不是还想对我出手吗?”范一梅想起刚刚夏阳对她的不敬就来气,丢掉手中的长棍,转身进屋朝着里屋走去,那一间的屋子住着谁夏晨和夏阳是最清楚不过的。
  “夏夕……”
  “夏夕,你还要给我睡到什么时候?老娘今天一个个挨着收拾你们。”范一梅抓起柜子上放着的鸡毛掸子就朝夏夕打去。
  夏夕前夜有些受凉,所以身体不太舒服,再加上先天性心脏病的关系,所以不能激动,今日范一梅这揍人的举动绝非简单打一顿就了事的。
  夏夕遭受了范一梅的几次鸡毛掸子狠狠的打之后,忍着手臂和不舒服的身体立即跳下床和范一梅玩起猫腻,而也在同一时间,夏晨和夏阳也赶进来阻止范一梅的击打。
  “你要是再打我妹妹,信不信……”
  “信不信什么?打我,有本事就打,打啊……”范一梅挑衅刺激着夏阳的神经,脾气比较暴躁激动的夏阳没有沉住气,扬起握紧的拳头挥下时被夏晨阻止了,“想想夏夕的病。”
  夏阳愤怒的情绪因为夏晨这句话而平息了,手指骨头在吱吱响,愤怒的眼神还没消失,但是握住鸡毛掸子的手松掉了,松掉的鸡毛掸子给了范一梅发泄的工具,狠狠的挥动手,搭在夏阳身上的第一下,被夏晨挡住。
  “哥,我不让你挡,做错事的是我,有本事冲着我来,别拿我哥发泄。”
  “闭嘴——”
  “你们今天谁都别想逃过。”范一梅继续挥舞手中的鸡毛掸子,手臂和背部的疼痛仿佛习惯似的,夏晨只是皱了皱眉头,扭头对着夏阳眼神示意带着夏夕出去。
  夏夕仿佛明白了似的,流着泪嚷嚷道:“哥,我不出去,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承担,哥……”
  夏夕的哭嚷更加刺激了范一梅的愤怒,身体传来火辣辣的疼,夏晨忍不住皱起眉,夏阳发现夏晨的疼痛的皱眉,忍耐着内心的怒火抓住夏夕走出卧室,而也在一瞬间,夏阳拉着被打的夏晨往园子里走。
  “妈的,敢逃跑,我今天一定要狠狠揍你们,敢反抗老娘,老娘打死你。”范一梅换了之前握住的长棍朝着夏阳身上挥去,夏晨推开夏阳结果害得夏夕站在离范一梅最近的地方,长长的拇指大小的长棍狠狠的落在夏夕的背上。
  “疼……”
  “夏夕——”夏阳先一步跑上去护住夏夕,紧接着夏晨挡住弟弟妹妹前冷漠的直视停下来的范一梅,“有什么事朝我来,不要找我弟弟妹妹的麻烦。”
  “哼,别以为你也是个好东西,贱种,你怎么不去死,不,我今天要打死你。”范一梅想着这么多年的苦就愤恨,长棍一下两下的落在夏晨的身上,及时再能忍的人也受不来这狠狠的击打,夏晨站直的身体也被打在地上半跪着。
  “别打了,我错了,我再也不多睡了,求你别打了。”夏夕哭泣的求饶着,然而并没有用,不如说夏夕的哭泣的脸给了范一梅一剂兴奋剂,手上的力度更加加重,“我让你们皮,打死你们,一个个贱种贱货,都是你们害的我失去了一切,去死。”
  “嘭,嘭,嘭……”
  夏阳一直想反抗却被夏晨一直按住身体阻止着,哭泣求饶的夏夕还是没减,太激动的情况也酿成夏夕捂住胸口难受的叫嚷起来,夏阳立即上前扶着夏夕,“夏夕——不要激动,夏夕,放松情绪。”
  “夏夕,夏夕,你怎么样了?夏夕……”夏晨担忧的完全管不了身体的疼痛和范一梅那继续的击打,整个心思都放在了夏夕的身上,见到夏夕勉强说着我没事,心疼的恨不得手指捏碎手掌。
  “要死给我死一边去,夏晨,你那是什么眼神,想揍我,杀我,你个贱种没本事就不要给我露这个眼神。”范一梅说着就扬起手中的长棍朝着夏晨打去,这一次夏阳挡在夏晨最前面,接受这一棍的打击,不过这棍子最终没有落下,稳稳的停在半空中某个结实的人手里。
  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带着墨镜黑色西装的高大的男子身上,范一梅想要用力夺走棍子却根本使不上力,最后只能怒意的盯着男子骂,“妈的,你是谁?竟敢管老娘的事。”
  “做人不能这么绝,会有报应。”
  夏晨抬起头,看到的是不久前遇见的问路的那位老人,当目光对上老人的视线,想到的是厉害二字,之后他脑子里只听见了老人一句,“老陈,先送他们去医院顺带通知律师和警察,家庭暴力绝不容忍。”拐杖落地的那一瞬间,夏晨那一瞬间才意识到这位老人不是普普通通那么简单。?
 
☆、第二章 命运转折点(下)
 
?  到达镇里唯一一所私立医院,夏晨和夏阳就一直守候在诊疗室外面,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自己身上的伤口,一旁站着的女护士有些心痛,这衣服和这伤痕……家庭暴力真是可恶至极。
  女护士上前拍了拍夏晨的肩膀,温柔的说:“不要担心,诊疗的医生是这里的院长,你应该是他们的哥哥,可要坚强啊!”
  夏晨的心在颤,他有多久没有听见关心他的话语了,如果不是强忍着,估计眼里的泪水早就流了下来,侧头对着女护士露出淡淡的微笑,“谢谢。”
  这句谢谢之后,诊疗室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年长的医生,四周瞅了瞅,最后将目光放在眼前的夏晨和夏阳身上,“你们是夏夕的哥哥?”
  “是,是的,医生,我妹妹她没事吧,她……”
  “先冷静下来,她没事,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不过……”院长看了看夏晨和夏阳,憔悴和破烂的衣服,他都有点不忍心说出接下来的话。
  “不过什么?医生。”夏阳着急的询问道。
  “医生,你说好了,没事的。”夏晨的微笑绝对是勉强,院长真不知道这男孩到底遭遇了什么才能在这种时候还能平静的微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夏晨的头,“我知道你肯定受了很多苦,虽然我很不希望这件事是发生在你们的身上,但是……世事无常,夏夕的心脏不能在拖了。”
  说道这里夏晨和夏阳已经明白院长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他们的妹妹有先天性心脏病,一直都是药物维持才能到现在,然而现在告诉他们心脏不能在拖了,不就意味着要尽快做手术,而要做手术必须用到的东西就是钱。
  有些懵了的两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性格冲动的夏阳,上前抓住院长的衣袖,“医生,请你救救我妹妹,她才十四岁,请你救救她,我求求你了。”
  院长先生急忙的扶住要下跪的夏阳,安抚道:“你不要激动,我会想办法,不过……”脸色沉下来对夏阳来说绝对是个打击,没有说破的话语也算是给了夏阳一种安抚,松掉的手无力的踉跄靠着墙,最后狠狠的朝墙上打了一拳,“可恶……”
  夏晨一直保持着冷静的状态,毕竟在他们当中只有他最大,他要肩负起这一切,抬头平静的询问道:“大概要多少钱?”
  院长沉默的许久,轻声的回道:“二十万。”
  二十万,二字后面跟了五个零,那五个零对夏晨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力不从心。一瞬间夏晨身体无力的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旁懊恼的夏阳侧头盯着夏晨,但最终没有走向自己哥哥身边,因为他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安慰夏晨。
  周围都沉寂在一片死气悲伤的气氛当中,院长和护士都心疼这两个孩子,穿着都是补了的衣物,皮肤黄瘦的明显就是营养不良,手臂上清晰看见的伤痕,明显就知道这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这么大一笔手术费用要怎么让这几个还是孩子的人承受。
  “院长,就不能再,再少点吗?”
  “你应该知道这已经是我们最低的治疗费用了。”院长的回答女护士的沉默都是现实的,私立医院不必公立医院,各项治疗费用都要高出许多,即使这是一座小城市,但是换心脏手术的费用也不低,二十万对这所私立医院确实是最低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