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父爱难消+番外 作者:公子闲

字体:[ ]

 
《父爱难消》作者:公子闲
 
 
原创  男男  现代  未设置  正剧  美人受  高 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自小无父无母的唐萧终于爱上了一个人,正当他爱得深沉,
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之时,才得知,这人原来是他父亲。
他说过不永远也不会放手,他说过,男人背叛就杀了他……
那人说过,他是他一个人的。可是,他怎么舍得,舍得他受千夫所指……
他本不在意天理伦常,但那人有身份有地位。
他不想毁了他,于是,他主动离开……
 
剧情都是浮云,肉才是王道。
呵呵……请听作者yín乱的笑声~
 
 
第一章 干柴烈火的相逢
  一条修长有力的大腿从被子里伸出来,床上高大健壮的男人好像受什么刺激了,一下就坐起来。
  掀开被子,他郁闷地看着自己的腿间,那里一片白浊的液体,凉凉的湿润触感让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
  唐萧最近一直在做春梦,对,就是春梦,比起他在部队的那五年还要多的春梦。
  最让唐萧苦恼的是,他一直看不清春梦的主角,但即使这样,他也觉察出他春梦的另一半是男人。
  人生过去二十一年,唐萧一直认为自己是直男。
  即使在军营那种全是男人的地方,有多少男人给他示好,他都没有沦陷。
  这就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现在到处都是长腿细腰的美女,他虽然工作不好,没车没房,但长得好啊,总不至于缺美女。
  然而现实是,他开始做春梦了,还每晚都饥渴地梦见和男人翻云覆雨,梦里是做得酣畅淋漓,醒来却只得每天换床单,整个人越来越欲求不满。
  唐萧从来没发现自己xìng.欲这么强!
  认命地起身收拾床铺,唐萧穿上简单的T恤和短裤,将他完美的身材体现无疑。他身材高大,比例完美,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充满力量的美感。
  洗漱完毕,唐萧拿了钱包钥匙出门觅食。
  “来人啦,撞死人了,这没良心的车主还撞了人就想跑,真是欺负我们穷人啊……”
  唐萧在路边摊快速地解决完早餐,就听见路边传来如此不雅的影响市容的叫唤声。
  习惯了军队里的铁血男儿的直爽性格,唐萧最受不了这种无理取闹的事,他慢慢踱步走向事故的中心。
  果然看见一辆白色的保姆车,旁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高瘦男人,那人有一张精致漂亮的脸,戴一副无框眼镜,此刻薄唇紧抿,面上看不出表情,一副极为冰冷的样子。
  唐萧静静地看着男人,只觉得心跳好像漏了一拍,瞬间就乱了。
  那人也看着他,镜片下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大伙评评理啊,这人撞了人就不想负责……”
  刺耳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唐萧不耐烦地转眼去看那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油光满面,精神颇好的样子,身上除了一些摔倒时沾上的尘土,实在看不出哪里伤了。
  唐萧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冰冷的男人是遇到碰瓷的无赖了。
  男人突然道:“我根本没碰到他!”
  声音冰冷清冽,不带丝毫感情,但唐萧就是觉得它该死的好听。
  “我还有事,这是我的名片,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车就放在这里,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男人走近唐萧,递给他一张名片道。
  待唐萧反应过来,男人已经越过他,看也不看碰瓷的男人一眼,大步朝前走去。
  中年男人反应过来要去拦他,却被唐萧拦住了。
  唐萧当过兵,身上一股硬汉气质,正气十足,再加上体格强大,那男人一时也不敢动。
  唐萧低头扫了一眼手里的名片:萧蓦然,腾云实业董事长兼总裁。
  卧槽,这么一条大鱼,难怪这小虾米想要讹他。
  只是,这人怎么这么信任自己,什么都不问就把这件事交给他处理?他看起来就这么像好人吗?
  唐萧好笑地对中年男人道:“大哥,人是大老板,你我只是小人物,我看你也没什么伤,这事就这么算了,咱就别追究了。”
  男人一听就炸毛了,骂道:“你谁啊你?凭什么你说算了就算了?撞到的又不是你,要是给我撞个脑震荡或者内出血什么的,你负责啊你?”
  唐萧眯着眼睛探究地看着中年男人,直到男人都觉得发怵了才道:“大哥,你懂什么叫大老板吗?那就是你说你脑震荡了他就真的可能给你弄个脑震荡,你说内出血他就真的可以给你弄个内出血,他们可是杀人于无形的刽子手,你要是想死的话我可不拦你,你就在这守着,警察马上就来了。”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由于他人纳税大户,警察一定会非常公正地解决这件事的,毕竟能为这样的大老板服务的次数不多,他们可得拼了劲儿地为他解决麻烦……”
  不等唐萧说完,中年男人灰溜溜地拍着裤子上的灰走了。
  唐萧放松地伸了个懒腰,打算回家再补个回笼觉。
  对付这种地痞流氓,他可是很有一套的,打发了围观的人群,慢悠悠地忘家走。
  手里捏着那张薄薄的烫金名片,脑里不自觉地就现出那漂亮而冰冷的男人。
  如果忽略掉那人身上的华贵衣服,那人还真符合他春梦里的对象。
  唐萧摇了摇头,甩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根本不可能再见第二次。
  下午,唐萧准时来樱花娱乐上班。
  樱花娱乐是一家高级娱乐会所,接待的人非富即贵。唐萧退伍以后就被分到这里做保安,工资比别处高一点,但还是摆脱不了底层劳动人民的命运——为了三餐奔波。
  他因为长得好看,就被分派在门口迎宾。
  一辆黑色轿车低调地停在门前,车主下车就朝唐萧走来,自有人去给他泊车。
  唐萧饶有兴味地看着朝他走来的漂亮男人,不自觉地挑起眉毛,似笑非笑地看向男人。
  “早上的事谢谢你,没给你惹来什么麻烦吧?”男人面无表情地道,即使说着谢,但他脸上的冷意可一点不减。
  “你认识我?”唐萧问道,虽然没有点明,但他知道男人知道他问的是男人之前认识他吗?
  “是,我知道你是这里的保安,只是不知道叫什么。樱花娱乐的保安都是部队里出来的,所以我信得过你。现在,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晚上有没有幸请你吃饭?”男人,也就是萧蓦然道。
  “吃饭倒不用了,我叫唐萧,很感谢你对我工作的肯定,祝你今晚玩得愉快!”唐萧礼貌地道。
  这时有人在远处叫萧蓦然,萧蓦然又看了唐萧一眼,并没有强求,只是朝唐萧点了下头就离开了,只留给唐萧一个惹人瞎想的背影。
  唐萧若有所思地看着男人的背影,眼睛一不留神就溜到了男人的细腰和翘臀上,还有那笔直修长的双腿。这样的男人,如果干起来,味道肯定很好!
  唐萧绝没想到,还有与他有同样想法的人。
  要说萧蓦然,已经三十九岁的男人了,别说身材保持得极好,就是那张脸,也没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仍然青春靓丽着,显然是受上帝眷顾了的。
  这样的男人,若不是位高,无人敢肖想,早就被人吃干抹净了。
  但今晚还真有个胆大包天的人,就想要把他弄到床上去。
  唐萧换到客房部巡逻的时候,刚好在监控里看到萧蓦然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扶着朝客房走去。
  他也没在意,本来嘛,客人玩累了,喝多了,留下来休息是常事,甚至有人情投意合,开个房来一炮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唐萧总觉得不踏实,他一直盯着监控看,也没见那个高大的男人出来……
  他突然灵光一现,跳起身朝客房跑去,如果他没看错,萧蓦然是被人半抱着拖进房间的,换个说法,他已经不清醒了。
  而那个高个男人,唐萧却是认识的,那人最爱玩男人,他见过他玩伤过几个男孩,手段残忍。
  萧蓦然就算喜欢男人,也不会和这样禽兽不如的男人搞在一起。
  唐萧直觉要出事,他上前去敲门,里面的人根本不应。
  好在隔壁的房间没人,他直接从隔壁房间进入,从阳台爬到萧蓦然所在的客房阳台。
  唐萧打开阳台玻璃,就听到yín糜的喘息声。
  “放开我,你个卑鄙小人,竟然给我下药!”
  “宝贝,别怕,哥哥一会儿就把你干得欲仙欲死,操翻你个小骚货!”男人猥琐地道。
  “不要,放开我……”萧蓦然此刻的声音哪里还有冰冷,而是含着喘息,情色意味十足。
  “小美人,我怎么可能放开你,我今晚一定会好好疼爱你,做到你下不了床,让你哭着求饶。你是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多久了!为了干到你,我可计划了很久!”猥琐的声音又道。
  唐萧拉开窗帘,就见男人伏在萧蓦然的身上,身体情色地摩擦蠕动。看到这一幕,他只觉得一股原始的愤怒涌上心头,叫嚣着,让他将胆敢侵犯萧蓦然的男人撕裂粉碎。
  来不及思考,唐萧就已经冲到床边,在男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个手刀将其砍晕,他眼疾手快地将男人提起丢到一边。
  就看见躺在床上的萧蓦然,脸颊绯红,呼吸急促,衬衫被解开,露出白皙的胸膛……因为他来得晚了,那上面还有手指的捏痕。
  两人对视一眼,唐萧不做声地俯身给他扣上衬衫扣子,将男人半抱起来,扶着男人出了客房。
  男人呼吸急促,身上似乎无力,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唐萧的身上。
  “带我去地下停车场取车!”男人凑到唐萧的耳边道,灼热的呼吸喷进唐萧的耳朵里,让他的身体忍不住地轻颤。
  唐萧架着男人乘电梯到停车场,将男人塞进轿车,自己坐进驾驶座,打算把男人送回家。
  哪知他还没发动汽车,男人就倾身过来,搂住他的脖子,火热的唇压到他的唇上。
  唐萧僵着身体不敢动,他做了二十一年的处男,没接过吻,没做过爱。
  在男人贴上来的瞬间,他是可以躲开的,但那一瞬间,他的本能让他选择了接受,心跳瞬间超过一百,向一百五飙升……
  男人在他的唇上磨了一下,见他没有反应,就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嘴唇。
  “张嘴!”男人不耐烦地低吼道。
  此刻的情景和春梦里何其相似,唐萧被动地张开嘴,任由男人毫无章法地入侵……
  唐萧当过兵,定力惊人,即使在此热烈的情景之下,他仍然保持清醒,一动不动。
  直到男人的手抚上他挺立的粗大分身,修长灵活的手指在哪里抚慰着他的欲望,才让他的喘息乱得不成样子。
  男人放开他的嘴唇,带着笑意道:“好看!”
  “嗯?”唐萧不解地看着男人。
  男人抚着他的脸,争着漂亮的眼睛迷离地道:“你这样很好看!”
  情动的样子。
  
 
第二章 yín荡又禁欲的初夜
  男人看上去不是很清醒,至少不像清醒的时候那么冰冷,此刻带着情欲的他更像一个真实的人。
  唐萧暗想,温香软玉在怀而不乱,真是太考验定力了。
  男人的长相和身材无疑都是他喜欢的类型,如今还这般诱惑他,他的身体已经叫嚣着要干这个男人,只是他的道德底线让他不能这样去做而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