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笑+番外 作者:玉师师

字体:[ ]

 
文案:
古玩掮客王三笑,单身多年之后偶遇旧情人魏琮,干柴烈火一碰就燃,在一次次古玩交易中感情升温……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三笑,魏琮 ┃ 配角:王八贤,魏栩,赵良,杨灵秀 ┃ 其它:古玩,玉师师,破镜重圆
 
金牌编辑评价:  
古玩掮客王三笑,跟随父亲一起,参加了一位古玩行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的葬礼。谁料想,单身多年的他,竟然在这里偶遇旧情人魏琮,干柴烈火一碰就燃,在一次次古玩交易中感情升温…… 
文章以古玩为背景,题材新颖,吸引着读者眼球。作者文笔老练,人物刻画生动形象,开篇父子间的对话篇幅不长,却将父子二人的性格、形象完美的勾勒出来。而旧情人重逢的情节,也十分吊人胃口,让读者期待后续发展。
==================
 
  第1章 不经意重逢
  
  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京沪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宾利风驰电掣而过,车内,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后座,拿一把小银刀修剪着雪茄,对旁边的年轻人摇头晃脑道:“北京人爱称玩儿家,什么叫玩儿,玩儿的是眼力、是学识、是境界!现今这个时代,总有那么几个人,肚子里半点墨水都没有,也敢上拍卖场去一掷千金争强斗富,活该倾家荡产,那叫玩儿?那叫作!还玩儿家,玩儿蛋去吧!”
  身边的年轻人笑眼薄唇、明眸善睐,天生一副多情爱笑的风流样儿,他笑嘻嘻地看着胖子吹牛皮,适时地附和道:“那你说说怎样才能叫玩儿家?”
  “古玩古玩,不古不玩,”胖子伸出一只养尊处优的胖手,端详着五根手指上的四个宝石戒指,三分得意七分自怜地咏叹,“像你爹我这样才貌双全、智勇无双的风流人物,才能称得上真正的玩儿家。”
  年轻人按下他的胖手,叹气:“自家人面前,咱说点儿实在的。”
  “嘿,怎么就不实在了?”王八贤笑得满脸都是大写的父爱如山,他捏捏年轻人的腮帮子,“王三笑,你这看不起亲爹的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王三笑拍掉他的手:“先把你这漫天吹牛皮的臭毛病改了再说。”
  “逆子!”王八贤指着他的鼻子笑骂,“怎么叫吹牛皮呢,你爹我可是在身体力行地教育你什么叫观今鉴古,什么叫博古通今,什么叫玩儿,来,就说说咱们今天千里迢迢前来吊唁的这一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吗?”
  王三笑看着车窗外洁白的雾凇,淡淡道:“古玩行的唐老前辈,德高望重,高寿八十六岁,算是喜丧。”
  “喜个屁,他是高寿了,可他那老来子才二十岁,”王八贤慢悠悠点燃一根古巴雪茄,抽一口,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如今老爷子俩腿一蹬过去了,留下一个屁事不懂的小王八犊子和满屋子古董,后面该做什么,还用老子教你不?”
  王三笑嗤了一声,轻声笑道:“老头,唐老尸骨未寒呢,你就急着瓜分破落户,忒不厚道了。”
  “你懂什么,唐老爷子一生光明磊落、拥党爱国,从国外迎回流失古董大小共计三十六件,悉数捐献给博物馆,是个一等一的大收藏家,”王八贤用兰花指捏着雪茄,在淡烟中眯起眼睛,“可惜唯一的儿子是个五毒俱全的坏种,老爷子六十六岁才得了这么个老来子,宠得不知天高地厚,老子活着的时候就敢偷古董出来卖,更别说如今死了,我要是按着不出手,古玩行里那些虎豹豺狼把这小畜生的骨头碴子都吃了。”
  王三笑点头:“我明白。”
  车子风驰电掣地驶进北京城,在大京城的车水马龙中穿梭,流畅的车身在遍地豪车之间也算不上出挑了,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昌平殡仪馆门口。
  王八贤咬着雪茄推门下车,抬头,眯起眼睛端详着肃穆的殡仪馆大门,满腹感慨地唏嘘两声,抖开风衣抬腿走去。
  两人走进追悼大厅,唐老爷子在古玩行里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前来吊唁的人们排起了长队。
  王八贤手持一束白菊花,指着孝眷中跪在第一个的缟素少年,不屑地哼哼:“看见没,那小王八犊子长得还贼拉俊俏。”
  “爸,您连已故的唐老一起骂进去了。”
  “怎么,我骂不得?”王八贤翻着两只虾皮子眼,十分猖狂地说,“他活着的时候我就敢指着鼻子骂,现在死了,我连骂句王八犊子都不行了?”
  王三笑看着遗像上慈眉善目的老人:“只是死者为尊。”
  “我够尊重他啦,”王八贤指着孝眷们面前火盆里烧着的一叠叠纸钱,振振有词,“我给他烧了天地银行好几百亿的纸钱,让他在下面可着劲儿的花,顺便给他儿子托托梦,早点还了欠我的三百多万佣金。”
  王三笑总算听明白,怪不得自家胖爹这一路过来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搞半天,唐老爷子欠钱不还就算了,如今嘎嘣一下驾鹤西去,胖爹还得来吊唁,果然是个十分郁闷的事情。
  “估计不止欠你一个人的钱,”王三笑指着吊唁队伍里几个人,低声道,“看那几个人的脸色,一个个跟吃了苍蝇似的,估计也在郁闷着呢。”
  王八贤提起眼皮看过去,微微笑了一下,“儿砸,如今这小眼神儿很是不错呀,”他一一指着那几张陌生面孔,“那个大龅牙脸色可真够臭的,知道是谁么?潘家园赫赫有名的大jiān商,特别不是个东西……他后面第三个,那个戴眼镜的衣冠禽兽,肚子里没几滴墨水还爱装专家……唉哟,唐老面子不小,连魏家都来了……”
  “哪个魏家?”王三笑一怔,抬眼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冷不丁撞进一双点漆般的眸子,整个人倏地愣住了。
  刹那间,数千日夜的滚滚红尘在眼前呼啸而过,刮起的烟尘遮天蔽日,顷刻间让他两眼刺痛双耳轰鸣,支离破碎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上混乱的脑海。
  “还能是哪个魏家?古玩行里还有第二个人是魏老爷子那样的身份、那样的赫赫战功?”王八贤诧异地回头,看着王三笑道,“儿砸,刚刚还夸你眼力好呢,这一眨眼就变智障了。”
  王三笑倏地回过神来,掩饰地蹭蹭鼻子,看向自家胖爹,反唇相讥:“我不过是给你一个显摆的机会而已。”
  说罢,目光随意地扫向旁边,只见那人也仿佛没料到会在此地相见,眸子中有一抹惊讶一闪而过,转瞬已归于平静,他淡然地与王三笑对视,微微一笑,客气而又疏离。
  久别重逢的招呼止于点头而已,王三笑略一颔首,漠然地转过头,随着队伍走到祭台前,跟着王八贤低头默哀,然后将手里的白菊花插在了香炉上。
  ……操!
  王八贤回头,满脸震惊。
  “抱……抱歉,”王三笑大为尴尬,连忙对孝眷道歉赔罪,将错插的白菊花拿出来,接过香束握在手中重新行悼礼。
  从追悼大厅出来,王八贤嘬着牙花子围儿子转了两圈,指着他的鼻子奚落道:“说你什么好?关键时刻掉链子?菊花插在香炉上,嘿,三少爷有创意!”
  “行了,别说了,”王三笑恼羞成怒,心想我就一时脑抽,可被你逮着机会了是吧?
  “为啥不说呀,”王八贤乐颠颠地拿儿子寻开心,仿佛儿子偶尔犯个小错能让他乐呵半年,“唉哟我真后悔刚才怎么没拍个照留念,这种事情可不是经常见。”
  王三笑简直想大义灭亲,恨声:“缺大德了吧,人家葬礼上你拍照……”
  声音戛然而止,他看着前方挺拔的背影,脚步不由得顿了一下。
  “哟,魏总,”王八贤朗声叫道,笑着走上去,一张胖脸上全是假得都快变成真的了的笑容。
  魏琮回过身来,淡漠的视线在王三笑脸上划过,看向王八贤,伸出手来,谦和地笑道:“八千岁,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好得不得了,”王八贤握住他的手,一叠声问候:魏总身体好?令尊身体好?令堂身体好?令大哥身体好?令二哥身体好?令三哥身体好?令……数不清的哥哥姐姐侄子孙子的身体都好?
  王三笑忍不住有些想笑,心想自家胖爹真坏,谄媚得过头了就仿佛是讽刺一般,谁不知道这魏家的老爷子比刚刚故去的唐老还要牛逼,膝下共七子五女,还出自六个不同的妈,幺子魏琮芳龄才二十八周岁,其大哥家的孙子都能和小明星传绯闻了。
  不过这魏琮倒很是淡然,神色不变地看着王八贤满嘴跑火车,还有闲心开玩笑道:“托八千岁的洪福,魏家全都安好。”
  “那可真是古玩行之幸啊!”王八贤朗声谄媚,“如今看到魏总这般丰神俊逸,便想到老爷子当年横刀立马的雄姿,一闭上眼睛,仿佛还能看到……”
  这货夸人实在是直白得让人听着牙疼,王三笑看一眼腕表,打断他:“去西安的飞机还有两个小时,今晚不吃羊肉泡馍了?”
  “去去去!”王八贤立马打住,对魏琮一拱手,“那就在此别过了。”
  魏琮和气地笑笑:“家父最近很喜欢龙眠居士的书画,希望八千岁何时遇到了,能帮魏某行个方便……”
  “没问题!”惦记着正宗羊肉泡馍的味道,王八贤急吼吼地钻上车子。
  魏琮转脸看向王三笑,伸出手来:“很久不见。”
  “是有些年头了,”王三笑握手,一触即分,他抬头,一双风流笑眼中带着圆滑的浅笑,“没想到魏总也会来参加唐老的葬礼。”
  “世交,”魏琮道,“你……最近一直在南京?”
  王三笑的视线在对方脸上扫过,落在远处积雪斑驳的苍松上,漫不经心道:“满世界乱跑,这年头,挣口饭吃不容易。”
  王八贤钻进车里,一连声地催促司机开车,一回头,哟,自家傻儿子还在车下磨蹭呢,探头出来,嚷嚷:“儿砸,干嘛呢?”
  “就来,”王三笑应了一声,对魏琮微微颔首,转身拉开车门上车,风衣在眼前一扫而过,重重关在黑色的车门内。
  车窗外,魏琮神色淡定地看着宾利从眼前缓缓启动,然后以火箭的速度消失在视线中,他低头,拇指轻轻摩挲着几个指尖,久久回味着方才的触感。
  
  第2章 火速又相见
  
  去机场的路上,王三笑仰在靠背上闭目养神,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高楼大厦,一点一点将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逼出脑海。
  然后一转头,看到瞪着一双虾皮子眼睛看着自己的胖爹,顿了一下:“我知道自己这样的翩翩美少年十分英俊潇洒,但是老头,你是我爹,请控制好面部表情,怪瘆人的。”
  王八贤嘬了下牙花子:“听你这小混球说话怎么有点儿牙疼呢,”他上下打量着自家傻儿子,“儿砸,你跟那个魏琮之间是不是有点事儿?”
  王三笑心头猛地一抽,然而表面却纹丝不动,淡淡地瞥他一眼,问:“没什么事儿,怎么这样问?”
  “看你俩刚才打招呼那怂样儿我尴尬症都快要犯了,没闹崩什么的吧?”
  王三笑傲然地昂起英俊的头颅,朗声道:“就本公子这样的心胸和境界,会和魏大总裁闹崩?跟谁结仇我也不能跟钱结仇吧。”
  “不愧是本王的儿砸,”王八贤用力竖起大拇指,满口夸赞,“瞧瞧这等城府,真不愧是能把菊花插进香炉里的牛人。”
  王三笑恼羞成怒:“你够了!”
  “哈哈哈……”王八贤欺负完儿子,神清气爽地畅快大笑:“没闹崩就行,他老子是古玩行里头一份的傻多速,傻子才闹崩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