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石二鸟 作者:安尼玛

字体:[ ]

 
书名:一石二鸟
作者:安尼玛
 
文案
男版灰姑娘的故事,不过这只“姑娘”不会跳舞,只会打架!
背负着黑历史的男人金盆洗手,来到大城市的底层,打算重新开始。他蹩脚地学着人过正常生活,工作挣钱泡小妞,不成想还没把人追到手,就阴差阳错被人家的男朋友给泡了。伪3P,有少许BG情节(真的是少许);
背景是现代城市,外加西部寻宝乱入,流星石云云完全是为苏而苏,别较真嘿。
 
初次写文,先有了足量备稿,不坑,放心看。结局HE。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庆,颜止 ┃ 配角:何末,小满 ┃ 其它
==================
 
  ☆、擂台
 
  韩庆慢悠悠地走到狭小的座位边,一边玩弄着手上的筹码,一边坐下。屁股还没落到椅子上,他“哟”地又站了起来。座位上扔着一罐没喝完的啤酒,流得座位湿漉漉的,灯光昏暗,他竟然没瞧见。
  他伸手进口袋里想拿纸擦擦,才想起外套留在了车里。韩庆笑笑,随手抹了抹,漫不经心地坐了下来。
  别说座椅,在这个坐满了人的小体育馆里,连空气都是湿的。人身上蒸发的汗、呼喊时呵出的气,以及浓稠得几乎能看见的荷尔蒙气息。
  韩庆喜欢的,就是这种潮呼呼的活力。以及,没多久就会充斥整个场馆的血腥气。
  灯光毫无预兆地暗了下来。人们好像被黑暗吓着了,也不说话了。然后,同样毫无预兆的,擂台上的照射灯同时大亮。
  这么明亮的光,是要照进人的骨头里的,像是手术台上的灯。不知道谁开始叫了一声“医生!”,这一声触动了某种开关,一大波人开始声嘶力竭地喊起来。“医生!医生!”声浪居然越来越整齐。
  之前散漫的喧闹,现在被凝成一股劲儿,一起冲击到空旷的擂台。
  这个擂台跟场馆一样简陋,只架设着最低限度的东西,四边坚韧的绳围,以及白得刺眼的地板。此时,绳围一晃,一个人利落地钻了进来。
  “呼哇!”人们一起大喊。已经有人不受控制地把啤酒罐扔出去,比赛还没开始,观众却沸腾起来。
  韩庆从不喝这里的东西,他觉得是掺了药。他悠然自得地转动着筹码,打量着“医生”。
  在沸腾的人声中,“医生”安安静静地站在擂台边,那样子就像某个傍晚出去跑步的小老板,在路边的大屏幕上看到自己感兴趣的新闻,就随便停下来看一会儿的样子。不过从他刚才钻进擂台里的动作,可以看出他有很出色身体控制力,动作简练,只动用最必要的肌肉。
  “医生”是这个场的明星,他出场不多,因为不太容易找到对手。这里的“黑子”们都怕他精准的出手,还有他文静外表下隐藏的狠辣嗜血。
  于是他有很多拥趸。对手被医生打倒他们会大喊大叫,而如果谁能一拳击中医生总是苍白冷淡的脸,他们会更加兴奋得疯叫起来。
  韩庆对医生却不太感兴趣。他来这里看拳,就跟看斗狗斗鸡没什么两样。他想看的是直白的野性,困兽的挣扎和凶悍。而医生太像个“人”了。人的残酷跟动物不一样,人是算计着施虐的--这种把戏,韩庆在现实生活里看太多了。
  突然声浪大了起来。一个黑影慢慢接近擂台,绳围往上一紧,一松,擂台上就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戴着顶鸭舌帽,穿着略宽松的黑色的背心和短裤,从背心短裤里伸出的修长的手脚,可以看出流畅的身体线条。他上了台就就静静伫立着,过了一会儿,他一把脱掉了鸭舌帽,似乎刚想起自己戴了帽子。韩庆眼神锐利,看到他脱掉帽子的一刹那眯了眯眼睛,可能是不太适应台上的强光。
  “是个还没□□的雏儿啊。”旁边的观众粗暴地笑着。台上这个倒霉的黑子看上去确实是第一次上擂台的样子,脸也生。就在他准备把帽子挂在绳围的矮柱上时,冷不防一个综艺节目似的开朗嗓子响了起来,“小伙子们大姑娘们,你们吃了吗?”,黑子手一抖,帽子掉了下来。
  场上回以“傻比”“滚”的笑骂。常来“大洼”的人都知道,这是老板每次拳赛前给予他的衣食父母的亲切问候。观众鼓噪起来,“废他妈什么话,赶紧开始吧!”
  老板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各位别急,再急投胎不也得排队吗?嘿,还吓坏我们的帅小伙了。”“帅小伙”弯身捡起帽子,挂到柱子上,然后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他对闹腾的现场和恶趣味的老板有点不知所措。
  老板从不露面,但他那鸭子似的嗓音很有辨识度,“今儿个,大伙儿算是来对了,医生可是很久没有开荤了。医生,您看今天黑子这身材、这长相,可合您的胃口?”观众又嘘了起来。
  大洼的拳手分为白子和黑子。白子会事先公布,招徕观众买票,所以一般都是人气高的明星。黑子则是神秘选手,除了老板外没有人会知道黑子是谁。这是为了预防投注前的暗箱操作,也增加了拳赛的刺激性。
  黑子大都是籍籍无名的新手,有时也会有过气名师来凑热闹。白子一般个性鲜明、技术和经验卓越,而黑子就是要敢拼、扛打。
  观众都在心里估算着,这个黑子的骨头有多硬。他们像看牲口那样扫描着他的肌肉、臂长、腰的柔韧度,从他皮肤寻找光阴的磨砺。而韩庆看黑子,从不看体态身形,他看的是眼神和表情。凶相外露的,一般很快就会激起白子的狠劲被打趴,而看上去露怯的--能上这个擂台就没有怂的--多半都心机深沉,这样的人遇到强大对手会适可而止,不会拼命。真正能赢的黑子不多,他们的共同点是气场沉稳,戾气深藏,神情专注。
  今天要面对医生的黑子,却很难看出他属于什么类型。拿下帽子后,他就一直低着头,连对手都不看一眼。观众都在纷纷猜测,他是故意隐藏自己的凶狠,还是要避开医生的锋芒。
  只有当老板一车轱辘的逗贫后,正式地介绍他时,黑子才稍微有点反应。老板用他滑稽的正经语调说,“我们的黑子有一个很威风的名字:弹珠。对,就是会蹦蹦跳跳那种。希望今晚过后,我们的弹珠还能继续蹦达。”
  听到“弹珠”这个词儿,韩庆发现黑子略微抬起了头,左边嘴角极其细微地一扬,看上去,就像带点嘲讽的笑。
  韩庆莫名就明白了。
  弹珠既不是假怯懦,也不是真紧张,他只是......有点不耐烦而已。
  弹珠有一张年轻的脸,以及比脸要稍微老的,沉静的眼睛。
  他的耳垂下卧着一条寸来长的细长伤疤,在强烈的灯光下,人的脸发白,衬得这条伤疤越发艳红。于是韩庆的眼睛总是不自觉地看向弹珠的耳朵。馆里是热的,照射灯下的擂台想必更热,细细汗水从弹珠的额角沿着耳边淌下来,划过了伤疤,韩庆的眼睛一花,感觉伤疤动了动似的,看得韩庆心里一阵发痒。
  老板在说、观众在鼓噪、等在旁边的投注女郎已经忍不住探出身体寻找存在感。平时韩庆一点都不讨厌这种东拼西凑的热闹,但今天他有点烦躁,希望老板能早点闭嘴。
  终于,老板停下来了。或许他只是要喝口水,观众却自觉地安静了。再开口时,老板的声音竟深沉下来,他说:那么,开始吧!
  话音刚落,投注女郎就像土里爆出的牵牛花那样蔓延开来。热烈的音乐响起,衬托女孩们爽朗的步伐。她们手里拿托着个大盒子,分成黑和白两个。投注方式一目了然,看中谁就把筹码投进去。场馆里喧闹声暴起,比任何时候都震人耳鼓。
  这种氛围也是老板喜欢的,粗暴原始热闹,为了实现这个,他不惜工本制造了能储存赌客信息的智能筹码,外表却是粗糙的石块。
  座位拥挤,有些走廊女孩儿过不去,观众就隔着几排座位扔筹码。这些喝了酒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手稳了、眼神好了,都能准确无误地把筹码投入他们想要的地方--或是黑格白格,或是女孩脖子下的深沟里。
  韩庆一般都懒得抉择,随手一扔,都不带看筹码掉落进哪个坑里的。这种赌博游戏提不起他的好胜心。但今天他难得想了想,决定要买弹珠。于是他手指一弹,石块划成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咚,干脆利落地掉进了前三排座位底下。
  “操!”韩庆懊恼地喊了一声。随即又觉得好笑。依照他的懒人逻辑,一个人如果思考太多,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于是,他轻轻松松地把自己的手残,归咎于操了不必要的心的必然结果。
  于是,他懒洋洋地靠回座椅上。
  后背刚沾到椅面,台上就传来震天响的铃声。比赛,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床伴儿》开了,写两货从床上约会变成密室禁锢、绑架逃亡、最后对抗恐怖分子的24小时。纯扯淡,我写着玩,你看着乐。有兴趣请收藏。
 
  ☆、弹珠
 
  弹珠终于完全抬起了头。他的眉目清朗,和斯文白皙的医生一起站在擂台上,没感觉到剑拔弩张的紧张感,反而蛮赏心悦目的。不过这样的和谐很快被打破,弹珠率先出手了。他一拳甩了过去,直接打向医生的脸。
  很平实的一拳,速度不快,角度也没多刁钻,医生向后一仰就躲开了。弹珠接着立起肘子想要击打医生的下巴,医生也避了过去。
  医生是那种靠脑子来打架的选手,通常不会鲁莽出手,看清楚对方的特点之后,他才会寻找时机来出击。这一击也必然像利刃那样剖开对手的防护,直取要害。要说医生手黑,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不够强壮,要真你来我往地打一阵,他可是消耗不起。
  弹珠也不是很魁梧,但1米84的身高对医生挺有震慑力,而且结实的肌肉也很有力量。于是一开场,观众就看见弹珠连连攻击,医生连连闪躲。
  医生手脚灵活,不见得有多狼狈,只是躲来躲去的场面终究不太好看。一些酒精上头的观众发出阵阵嘘声,纷纷大喊:“抽他啊!”而熟悉医生套路的也觉得没劲,弹珠的招数平平无奇,什么花样都没有,就这速度技术,很快就要被医生料理干净。
  果然没多久,医生就出手了,他侧身躲过弹珠一击,顺势抬起腿一勾,把弹珠绊了一下,趁弹珠没站稳,他狠狠地踹向弹珠脊椎骨的尾端。弹珠摔了下去,疼得直不起腰。
  医生又以极快的速度挥拳打向他的太阳穴,弹珠被打得从躬身跪着变成了仰身躺着。一阵风袭来,弹珠眼见医生立肘要击向他的胃,赶紧向旁挪开。但来不及了,医生还是打中了他的侧腰。
  雷厉风行的三下,医生用了几秒的时间就把弹珠打趴。观众席响起雷鸣般的呼叫,一半的声音喊着“医生”,一半的声音喊着“站起来!”
  许多人都不想战斗就这么结束,太不过瘾了。
  在值回票价这一点上,医生还是挺为观众着想的。在废了弹珠一半的战力后,他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也是让自己缓一缓,弹珠肌肉强健,打在他身上的反弹力也够他受的。
  弹珠站起来了。他眼角青了一块,蹒跚着脚步,看着挺狼狈。不过他居然一口气都不歇着,挥拳打向医生胸膛。
  刚才的战况又重演一遍,弹珠打,医生一边躲一边寻找缝隙回击。这次弹珠速度更慢了,显然确是受了伤。
  这么几下后,医生心里一凛。他发现弹珠的速度不快,力道却加强了。弹珠的出手朴实简单,完全不取巧,应付这样直来直去的打法,其实不轻松。弹珠的战略一目了然,医生的分析能力和渊博的战术知识完全派不上用场。更严峻的问题是,对手的心理好像没受到影响,既不急躁也不退缩,就像刚才那些伤没什么大不了似的。
  医生咬了咬牙。在对方一腿横扫过来时,他矮身一避,随即以极快的速度撞向弹珠的腹部。弹珠弯下了腰,医生已经准备好了,双手抓住弹珠肩膀,膝盖用尽全力向上一顶弹珠腹部,一次、两次、三次,等医生松手放下弹珠时,弹珠嘴里吐出的血立刻把地板染红。
  见血的一刻,馆里沸腾了。“医生!”有人按耐不住站了起来,简直恨不得也钻进围绳里把弹珠狠揍一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