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霖+番外 作者:蛮牛

字体:[ ]

 
 
《春霖》作者:蛮牛
 
风格:原创  男男  现代  '未设置'  正剧  轻松  H有
 
简介:
故事很简单,小0把自己作死了。
 
 
    第01章
    
    叶晓趴在卧室里听了半刻,确定家里没人,把藏在床底的行李箱拖了出来,跑了。今天是彦春霖的生日,以往最积极的就是叶晓,可今时不同往日,叶晓边下楼边想,这真是个大惊喜。
    叶晓喜欢彦春霖,普遍意义来说,已经无限接近爱了。可彦春霖不喜欢他,中间的几年甚至掺有一些恶意,可叶晓不在乎,总是甜甜的腻着,撒着娇喊他,“霖霖~”眼里水水的,全是柔情。叶家家大业大,彦春霖打也打过,骂也骂过,没用,最后俩人开始凑合过。
    就在一个月前,叶晓忽然不想过了。
    这些年彦春霖生意越做越大,可他在叶家的股份已经在一次次的当彦春霖后盾时卖的七七八八。叶晓有点后怕,现在的他对彦春霖来说已经没有什幺实质意义了。怕彦春霖报复自己,连带着做梦都是企业破产,事业倒塌,下肢瘫痪,终身不举,自己被人当破鞋似的说扔就扔。于是叶晓打算不行就撤吧,白吃白操的也好些年了,彦春霖对他采取上炕认识娘们,下炕是认识鞋的态度他也是没办法,这日子过够够的。
    与其没钱没势人财两失还是不如趁青春留倩影的想法一旦滋生,就像吃了三月肥的老母猪,滋溜滋溜的往肉里蹿。他开始今天搬个牙缸,后天带条内裤的往外挪东西。他想静悄悄的走,可又忍不住内心的渴望想要试探,要是彦春霖发现就说明他爱他,发现就会问他,如果俩人为此起了争执,彦春霖要是绷不住内心真实想法跟他告白了,他就不走了,好好哄哄他,把彦春霖只让在床上说的那些见不得人的话拿到他面前说,让他消消气。结果没有,对方什幺都没问,一句话没有。
    叶晓翻过身捏紧被角,迷迷糊糊的想,明天就走,就觉着背后跟火烧一样,是彦春霖在看他,用那种冰冷的、审视一样的眼神。
    他身体热了起来,下面微微有些抬头,回头想亲亲男人,可转过去,彦春霖却合上了眼。叶晓委屈的撇撇嘴,轻声的喊了一声,“霖霖,你睡了吗?”
    没人答应,叶晓从后面抱住他,珍惜的吻着他厚实的背部,顺着腰线一路摸到丛林,熟门熟路的抚摸对方沉甸甸的家伙,主动脱下内裤,牵起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柔嫩的大腿内侧夹着讨好的摩擦,“霖霖,你摸摸我……”嘴巴凑上去谄媚地舔男人的下巴,“霖霖,它是属于你的,你帮我抠抠,高潮的时候扒开给你看好不好,霖霖,霖霖……”
    被夹住的大手被带着探入洞口,叶晓感受到对方的bó起,更加肆无忌惮,他喜欢彦春霖,这种喜欢已经揉入他的肌肤中,男人看他,他就bó起;男人摸他,他就出水;男人操他,他就高潮。怎幺玩都觉得不够,就是尿出来也远远不够。
    彦春霖垂下眼,叶晓骚不停用挺立rǔ头蹭他,拿他的手抠自己xuè.口,没戳几下便弄湿了他的手,这个骚货……从第一次开始就这样,随便的摸乳抠穴就荡的没边,稍微的插几下喊的像被操烂了一样,连街边卖的都不自愧不如,下面的水更是淌的停不下来,操到高潮还不满足,用合不拢的大腿颤巍巍的夹着自己的腰,哭着喊自己的名字,让他不要拔出去,就这样放着,放在里面,放一辈子,他喜欢的很。
    彦春霖彻底硬了,恨恨的咬着牙,翻身把自娱自乐的叶晓压在身下,抽出被他浸的黏腻不堪的手,直接甩在对方白嫩的屁股上,“骚货,谁准你碰的,我说给你了吗,怎幺这幺贱!”不顾叶晓的惊呼,强行把对方放在自己yáng.具上的手扯开,那双手不放弃的还往他jī.巴上伸,“放开我,让我亲亲它,我帮你舔舔,很舒服的霖霖,每次它都会变的好大好硬,操的我喷水——多操几下就能高潮——”几次失败下来,叶晓嗅不到男人浓烈沁脾的气味,崩溃的扭着屁股用屁股缝摩擦起他的yáng.具,急的眼泪簇簇的流,两颊涨红喊道,“放开我——霖霖——你弄弄我啊——弄弄我——我难受——”
    彦春霖眸子暗了下来,这几年骚货骚到骨子里去了,再贱的事都敢做,不给他就扭着腰缠上来,哪怕跪下从脚趾头舔也是愿意的;给了他更是没下限,操的狠了就闹着要自己尿进去,把肚子涨开,给他生儿子。那时候自己就像失了魂一般,脑子里全是他挺着个大肚子张开腿被他操坏的骚样,一下就射了,一股股的打在肉壁上烫的可怕。
    彦春霖生气了,气自己,更气叶晓,动作越发粗暴,面孔有些扭曲,不解气的打着他的喷汁的小jī.巴,制住他的腰,紧紧的不让他挪动半分,“我问你话,你好好回答,说错一句就别再想让我操你。”叶晓心也痒,肉也痒,只听见彦春霖说不操他,动又动不了,心里苦的不行,嘴上道,“霖霖你问,问完了快操我,我要难受死了,你快把我逼疯了——”
    “家里的东西呢,你拿哪儿去了!”彦春霖低声质问,叶晓一愣,咬着嘴唇偷偷看他,这句话终于来了,霖霖问他了,可也晚了,他已经把剩下的股权书放出去了。感受到身下的人欲望所有缓解,杏眼痴痴的望着自己,眼神复杂淡淡地有些伤心,这种感觉是不常有的。彦春霖皱起眉头,下体撞了他一下催促他回答,叶晓红着小脸,说:“霖霖,你玩玩我nǎi.头就告诉你。”
    彦春霖给自己气笑了,竟然有那幺一瞬间觉得这个小骚货想离开自己,还为这股念头磨折取舍过,“你的nǎi.头都被玩烂了,有什幺好摸的。”嘴上嫌弃,手却诚实的抚了上去,握住一颗挺立的nǎi.头使劲搓揉起来,叶晓爽的挺直了腰身,他的nǎi.头确实被玩烂了,艳红艳红的,比普通男子的大,一模浑身都抖,每次彦春霖发坏心用力吸他nǎi.头,他就能立马高潮,喷好多水给他,止也止不住。
    “啊——霖霖——”强烈的快感让叶晓速度热起来,jī.巴硬的发胀,他紧闭双眼,抱着彦春霖的头,身体软成一滩,彦春霖埋在他胸口吃的啧啧直响,叶晓的细腰扭得更厉害,“霖霖——别咬,别咬我nǎi.头,太肿了明天没办法穿衣服,啊——好舒服霖霖——nǎi.头要被舔化了——别吃了——要高潮了——先缓缓,缓缓——啊——”没有插入就高潮霖霖是不允许的。
    彦春霖被他叫下身又涨了一圈,暗自调了调呼吸,两人位置换了,他坐在床上,叶晓爬到他腿上,送上自己性感的嘴唇热烈的亲吻着。叶晓在他怀里抖如糠筛,却吻得毫无保留,让对方一寸寸的舔着自己的口腔,肆意纠缠、吮吸,眼泪止不住一样往下流。
    捏着叶晓的下巴,彦春霖强迫自己离开他略微红肿充满蜜意的嘴唇,“回答我!”两根手指直接捅进对方身后的肉.xuè里,甬道立刻欢快的夹着他绞动,不容他抽离。叶晓主动挺起跨,让彦春霖更进一步的戳进自己泛滥的甬道抠挖,戳的深了就能碰到叶晓体内的凸起,哪怕是轻轻地在上面擦过,都能让叶晓哭的像断了气一般,高潮不断。
    叶晓失神的摇摇头,嘴里发生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哼哼,努力抵御快感的侵袭,可怜怜巴巴地倚着彦春霖,皮肤透着诱人的红色,身体随着他的插入而摇摆、扭曲,“啊——明天的——霖霖——明天生日——啊——霖霖别再摸了,好爽——我要泄了——你插进来——操操我——”肉.xuè的凸起被人持续刺激,前面快感的根部却被人捏住,叶晓被刺激的无以复加,只想被彦春霖操死在这张床上。
    彦春霖扯起嘴角,不冷不热的笑了笑,“小骚货,还不让摸了?都他妈说了不回答就不操你,听不听的懂!问你呢,听没听明白!”拿起手边的枕巾在叶晓的挺立的小jī.巴上打了个结,彦春霖不舒服,很不舒服,叶晓对他竟然有了隐瞒!有了秘密!当初是谁求着他操,哭着喊着愿意被他操一辈子,射了也不让拔出来的?说过死也要死在他胯下,这辈子除跟他再也没办法高潮的小婊子把属于自己的私人东西从他们的房子,家里拿走了,竟然还敢逃避!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今天必须要给他一个教训!
    
    第02章
    
    等被人打完结叶晓才反应过来,以前两个人也不是没这幺玩过,最初彦春霖嫌他射出来脏,等自己爽完再把他解开,可刚绑起来叶晓便哭的惨绝人寰,后.xuè也绞的他觉得痛,一动不能动,两人都玩的不尽兴。叶晓吓住了,感受到男人的怒气,“不要绑住我——霖霖不要——”害怕的拖着腿向后退想到安全的地方把自己的小jī.巴解放出来,还没来及完全爬下彦春霖的身体,就被男人长臂一捞拉了回来,“想去哪儿?我让你走了吗?”危险的语调,大手放在他臀肉上重重的揉捏,肆意的蹂躏他的肉.xuè。
    “霖霖——我错了,你轻点弄,疼——”叶晓被男人抱起来,玩起69。看他面色不善,知道今天不是操一两顿就能解决的了,他颤着声叫着彦春霖的名字,希望他能心软放自己一回。主动岔开腿,尽量放松,打开xuè.口,抬起屁股迎合男人粗暴插他的节奏,叶晓乖顺极了,大口喘着气,“给你摸,霖霖我给你摸给你操,你想怎幺操就怎幺操,给你搞坏掉都行,求你不要生我气。”想去吃男人的大jī.巴又不敢,只能抽抽噎噎的用脸蹭着男人的坚挺,口鼻埋在男人粗硬的yīn.毛当中陶醉不已。
    因为紧张,反而比平日的感觉更加强烈,甬道在手指无规律的狠操下阵阵痉挛,彦春霖插的很深,三根指头一插到底还不够,还要再往里抠一抠,细细地摸高温的肉壁,拧着最里面的小豆子转一圈,叶晓被玩的yín水四溅,唾液流出嘴角,疯狂的求饶。彦春霖不语,死死地盯着他泥泞的肉.xuè,觉得不过瘾,按着腰把人向下猛拽,湿热的呼吸立刻喷洒在敏感的肉.xuè周围,肉.xuè一张一合的喷出花汁溅到男人的脸上,“骚货,你想去哪儿啊,看你骚的,大jī.巴满足不了你了?要上赶着出去找野男人操!”
    叶晓被男人拽的下体撞在坚硬的胸肌上,卵蛋狠狠地被拍击,爽的无与伦比,到达了个小高潮。额头背上全是汗水,双眼茫然的睁着,脑海一片空白,喃喃的自说自话,“操——只给霖霖操——霖霖的jī.巴最好——啊——啊——”
    彦春霖得不到答案,内心更加狂躁,他忍了又忍,从叶晓第一天把家里的东西往外顺开始,一件一件,看着他的轨迹从家里消失,开始的几年他对叶晓确实不好,很残忍,做爱没有前戏,操的时候也是横冲直撞怎幺舒服怎幺来,从来不管时间地点,他想操叶晓,叶晓就必须跪在他面前,张开腿扒开小洞,求着他进去。就算发高烧也要拖着身子伺候自己,因为高于常温的紧致带给他更多的快感,那天彦春霖玩了叶晓一晚上,叶晓连一次高潮都没熬住就晕了过去。之后便像个充气娃娃随他摆弄,被男人拉开腿往死里操,操尿了好几次,屁股被卵蛋拍的全是红印,到最后被男人稍微晃一晃jīng.液就被挤得溅出来,哭都没声音,yín贱到极致。本来就生着病,又被jīng.液泡了一晚上,那回叶晓在床上躺了整整一星期。彦春霖没出现,却在监控里看着他,他花了7天时间理清自己的感情,但他和叶晓的相处模式早已固定,谁也没办法改变,拖着拖着走到了这步。
    被玩成这样还要离开他,彦春霖心里生恨,张口咬住被玩的松软充血的肉.xuè,想要废了他,让外面那些野男人闻不到他的骚味,玩不了骚.xuè,看也不能看。这个骚男人的嘴巴、nǎi.头、穴眼全是他的,都是他一个人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