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逼婚路上有你有我 作者:月落豬蹄

字体:[ ]

 
书名:逼婚路上有你有我
作者:月落豬蹄
备注:
 
文案
方晴晴是Les,马立非是G,一对因年龄而面临逼婚的青年,机缘巧合得到心头肉的故事。
 
清水文,偏……现实向,但仍是个傻白甜的故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马立非,方晴晴,阿炫,林一诚 ┃ 配角:一干人等 ┃ 其它:
==================
 
  ☆、第一章、相亲失败十八次的恶果
 
  第一章、相亲失败十八次的恶果
  现在,有一个姑娘。
  她有点任性有点嚣张,还有一点强人所难。
  咖啡已经续到第四杯了,姑娘依然不依不饶不松口。
  看着墙上贴的禁烟标志马立非头疼难忍,这个时候真的很需要一支烟。
  抚慰他受到池鱼之殃的可怜心灵。
  不是不同情方晴晴,相反,对她的遭遇他感同身受。
  相亲失败十八次,当然这是方姑娘故意为之,但是这直接导致的恶果就是,方家太后暴怒如一座喷发的火山。
  岩浆滚滚,跨过上千公里的距离三个省市的行政区域,直接把方晴晴活埋。
  「今年,不带个男人回来,你也不要回来了。」
  明显是最后通牒。
  据说,方晴晴做得也太过分,她把方家太后七转八拐拜托的不知哪位高人介绍的男人吓跑了,而且是吓到一去不回头型。
  马立非好奇她到底怎么做的,方晴晴说,简单简单,坦白得告诉那位男士小女子是佛门信徒,带发修行,满三十五就要出家为尼。
  她边说边做娇羞状,马立非差点把咖啡喷方晴晴脸上。
  「你这么做会遭天谴的。」
  「天谴个P,」方晴晴呸了一声,「长得尖嘴猴腮样老娘忍了,一口一句在老家多么有钱,这边是多么高薪,前程多么多么美好,我呸,呸,呸!」
  呸了三声后,方晴晴以喝酒的气度把咖啡一饮而尽。
  马立非寻思着是不是要改咖啡厅而酒吧,这等魄力,拿来灌威士忌还差不多,就别糟蹋这捞什子的蓝山咖啡了。
  苍天在上,不是心疼钱,可是那玩意真的不便宜啊!
  「还问我,交过几个男朋友,我当时就翻脸了,直接扔过话去,老娘不是处女——可惜你没看到他脸顿时煞白那样……」
  「方大小姐,麻烦你,这里是公共场合,注意形象。」
  又是一阵晕眩,马立非更加想抽烟了。但对话还没到□□,接下来方晴晴提出的建议,差点没把他吓到桌子底下去。
  方晴晴道:「马先生,我仔细考虑过了。身边要是没个男人的话,估计到哪都是压力。尽管我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这种压力,但天天这么活着,保不准哪天我会自寻短见的。」
  她半起身,逼视着马立非,一字一句:「为了你的红颜知己,小马,请你献身吧!」
  献身?这女人在说什么?
  「我们结婚吧。」
  马立非嘴巴张得可以吞噬咖啡杯,他难以置信得看着方晴晴,声音都是挤出来的:「你说什么?」
  「你没毛病,我也没有。小马,你三十了,我后年也要攀上那道什么鬼败犬女王的关卡,与其被周围的人烦死,不如我们两凑合着结婚吧。结了再离,万事大吉。」
  「……还很押韵嘛。」马立非终于在下巴脱臼前把嘴合上,苦笑一声。
  不管是他还是方晴晴,他们都不大可能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中跟心爱的人结婚。他是没有情人,方晴晴有,在英国,而且,也是个姑娘。
  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啊。
  两人本是同校校友,方晴晴晚马立非两届,之所以会相识,并且在这么多年来始终把最好朋友的头衔互给对方,跟这一层不无联系。
  他们在市里网络组织的一次GAY和LESBIAN的聚会中相遇,怯生生粉嫩嫩绿油油的两学生,没找到啥同性情人,反倒因为同校而多聊了几句,几年下来,友情之树长成高可参天庇荫一方之姿。
  俗套得说,马立非是方晴晴的男闺蜜,方晴晴是马立非的红颜知己。
  但两人绝无可能上床。
  倒不是没好奇过,只是,挟泰山以超北海,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可以抱可以亲,欲望燃烧不起来——
  后来,方晴晴幸运得交到了一个情人,两人干柴烈火,烧得旺旺,直接把马立非熏跑了好久。
  而马立非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自己也奇怪,他长得好,性格勉强算温和,平易近人,各方面的条件都不算差,为什么就是一个情人都没有呢?
  三十岁了,好吧!古人云的而立之年,事业是有那么一点了。
  不过马立非仍是个处男。
  前面后面都是标准未拆封的,没办法,他对女人没欲望,也不打算害人家,男人……似乎对他没欲望?
  马立非多少有点羡慕方晴晴的个性,大大咧咧,喜欢就直接上,管它一二三四五六七,不行再不行嘛。他做不到,就算相中了哪个男人,他也扭捏到没办法去跟人家搭讪,更不要说鼓足勇气向对方表白:「嗨,宝贝,请接受我三十年的纯洁之身吧。」
  这些年就如此这般晃悠晃悠得过,两人毕业了,都在本市找到工作。方晴晴在一家民办大学当了老师,马立非则在做了两年公职之后辞职成自由职业者,写些杂文剧本什么的。
  人永远是重色轻友的。
  方晴晴跟情人打得热火朝天那几年,没多给马立非时间,但等到情人去英国留学,终究还是马立非陪着她机场送人,酒吧通宵。方晴晴不是本市人,亲人都在外地,偶尔有个头痛脑热,需要就医抓药,都是马立非仗义相助。
  不要说方晴晴感动,旁人看了,也啧啧感叹方晴晴的好运气。
  两人对外,就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示人,至少在本市如此。
  当然远在天边的方家太后并不知道,否则就不是逼相亲,而是直接逼婚了。
  「你家大人没有逼婚吗?」方晴晴斜眼看马立非。
  说到马立非家,那是中产阶级稍微上提一点的家庭,马家老两口也只有马立非一个儿子,说不逼那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马立非与方晴晴不同,他奉行阳奉阴违,有时候干脆就让父母连影子都找不到,消失于本市茫茫数千万人口中。
  反正,成为同志已经是天大的不孝了,再不孝一点,也不会再在自己良心上增加任何负担。
  「方小姐,结婚不是闹着玩的。」马立非从口袋中掏出烟盒,抽出一支在手指间把玩,「真结婚的话很烦的。到时候结婚后又闹着要你我生小孩,那可怎么办?」
  方晴晴若无其事道:「那就趁他们闹之前,果断离婚!之后就可以说,上一场婚姻造成的心理创伤太大,不结了!」
  马立非把烟衔在了嘴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或许也不是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人潮涌涌的咖啡厅,马立非开始认真得考虑起方晴晴的这个建议。
  此时,方晴晴正招手要来第五杯咖啡。
  
 
  ☆、第二章、结婚不就是两个人的事吗?
 
  第二章、结婚不就是两个人的事吗?
  按照本国法律的规定,结婚的程序并不算复杂。
  有工作的请工作单位开未婚证明,没工作的找当地居委会,只要有公章就行,私刻的刻得像模像样的话,一般也不会细心彻查。
  主要是身份证户口簿照片这类的得带着。
  方晴晴的户口学生时代迁出,工作后就移动到工作的学校去了,所以不是难事。马立非就难了,他的户口还跟父母的在一起,要请出户口簿,就得惊动父母大人——当然结婚这么大的事不惊动也不行,可是马立非就是想咬牙瞒到最后。
  「晴晴啊,父母都知道了,到时候离婚可怎么办?我爸妈都是特爱面子的人……」马立非想到未来,还是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方晴晴刚刚挂断电话,嘟囔道:「以后事以后再说了,先解决眼前难关吧。我跟我妈说了,早就有男朋友了,马上要结婚了。她那边好像不信,把我臭骂了一顿。估计,差不多就要忍不住冲过来教训我了。」
  马立非手指自己的鼻尖,苦笑道:「意思是,我还得见你妈?」
  「废话!马先生你不要用肺说话好不好?」方晴晴咬牙切齿。
  她其实也很紧张,两人决定下这一步之后,都感觉压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倍增。
  希望能够一劳永逸吧,阿门。
  「对了,今天几个同事和学生听说我要结婚,吵吵嚷嚷要给我办单身派对。你今晚可别又找地方喝酒啊,到时候我要醉了你得来接我的。」
  马立非不由得叹气,他实在是怕喝醉酒的方晴晴。
  这女人除了很容易醉之外,还一喝醉就哭,一哭就会开始絮絮叨叨得想念她那远在英格兰岛的情人。
  说句心里话,马立非其实并不看好方晴晴的这段感情。
  异地相恋已然是艰难,还要异国,还要同性,另外加上情人的年纪更轻,个性更跳脱,这诸多因素加在一起,要修成正果,只怕得要月老施恩。
  不过月老管不管他们这些只爱同性的人呢?若是不行的话,丘比特……?
  甩开这些有的没的胡乱思绪,看着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马立非习惯性得收拾好笔记本电脑,笔记,笔加上书,塞进一个单肩挎包里,准备到住处几百米开外的通宵咖啡吧去悠闲度日。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他特别喜欢那家咖啡吧的风格和氛围。
  不会播放不知所云吵吵闹闹的外文歌曲,也没有各种花里胡哨的陈设布局,桌与桌之间的距离完美符合心理学中陌生人间的社会间隔数,烹煮的咖啡不会太酸也不至于奶味十足到揍死咖啡豆,晚上九点以后吧内还供应酒——虽然也禁烟,不过马立非还是决定忍受。
  他第一个卖出去的剧本,就是在这家咖啡吧内完成的。
  虽然收入不多,但这里绝对是他的风水宝地,六千字都能行云流水。而换了别的地方,马立非刚敲下主角的名字就已经瓶颈了。
  当写到累时,马立非就会要上一杯伏特加,倒也不是对这酒有特别偏好,只是喝开了,便一直喝下去,就像他培养起来的任何老习惯一般。
  方晴晴是知道他习惯的,所以才会特别嘱咐不要喝酒,以便开车接她。
  在咖啡吧泡到十一点多不到十二点,果然手机响起来了,马立非深深得吸了口气,接起手机,里面传来的,却不是方晴晴的鬼哭狼嚎,而是一个颇动听的年轻男声:「是马先生吗?」
  马立非刚应一声是,手机一时无声,接着就是吵闹不堪的人声,又过了一会,才重新安静下来,那边的人继续道:「马先生,方老师说过她要是喝多了就麻烦你过来接她回去。你方便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叫车,不过我不清楚老师的住址。」
  他既称方晴晴为老师,应该是方晴晴的学生吧。
  马立非立刻道:「你告诉我地点,我马上过去。」
  对方报出来一个地址,马立非不敢怠慢,赶紧收拾了一桌的东西往外跑。
  吧内的老板见怪不怪得笑问:「小马,又去接女朋友啊?」
  老板是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原本是名大记者,从报社退了开的咖啡吧。马立非既然是夜晚的常客,也和老板聊过天,当然方晴晴也来过数次。
  马立非笑着扬扬手,跑回住家的地下车库,把小丰田倒出来,匆匆上路。
  单身派对!
  开在路上的时候马立非有些郁闷得想,结婚不就是两个人的事吗?别说像他和方晴晴这种图省事的结婚不该那么麻烦,即便是郑重的婚姻,说白了不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决定在一起生活吗?到底闹得周遭世界全部要跟着打转的意义何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