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在天亮的时候 作者:面面不面了

字体:[ ]

 
 
 
书名:在天亮的时候
作者:面面不面了
 
简单的爱情,治愈系,半娱乐圈文。
几年前的旧文整合,现在看写的很多不足,但是故事还是自己喜欢的,不管写成什么样都是自己写的,不舍得蒙灰,不改了,就这样。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续
 
?  那天童艾劫做梦了,他看见自己和盛萧还在那个昏暗的小房子里。狭小空间里除了一张书桌就只挤得下一张双人床。
  就是在这,他和盛萧度过谎言一般幸福的5天6夜。他们盘膝坐在地板上,彼此只隔着一个肩膀的距离,童艾劫伸手握住了盛萧细弱的肩膀,然后便用力将盛萧拥在了怀里,下巴轻轻搁在他的头顶。
  童艾劫喜欢这么抱着盛萧,好象只要这样,就可以将盛萧揉进自己身体里带走似的,让他异常的安心。
  “你会这么一辈子抱着我的吧?”盛萧问。声音闷闷的从童艾劫的胸口传出,可就这么短短12个字却像落进童艾劫心里的石头,激起了阵阵涟漪。
  “你愿意就可以。”童艾劫笑起来,他这一辈子放荡惯了,曾经下过多少决心,许过多少诺言,连他自己也记不清,可他想没有哪次有这次这么认真。他更用力的搂紧盛萧,想起来连他自己也觉的好笑,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喜欢盛萧的呢?
  “我才不信呢。”盛萧笑了,抬头看着童艾劫,“因为任性,连自己妈妈的葬礼也没来得及参加的家伙说出来的话我怎么可以相信?”虽然在童艾劫怀里的家伙依旧笑的像天使一样干净,却暗暗的伸出利爪,撕扯着他心里最大的伤疤。
  童艾劫放开抱着盛萧的手,掏出烟,点燃,转头看窗外那漆黑如墨的夜空。忽明忽暗的烟头微光映出盛萧惨白却绝美的脸庞,他们之间,身体无论靠的多近,心上却永远被大大小小的伤痕隔出遥远的距离。
  “我想这就是习惯吧,到现在……我还是在伤害你。”盛萧双手环膝,将头深深的埋了进去,“最后一次了,还是这样。”
  “什么……最后一次?”
  盛萧抬起头看童艾劫,晶亮的眸子显得异常的认真:“童艾劫,你从没答应过我什么,可现在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而且不许不做到好不好?”
  “你说啊。”童艾劫弹去烟灰漫不经心的说。
  盛萧用力捧住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答应我,好好活着。”
  香烟自指间滑落,掉在地板上,火星飞溅开来,残破微弱的光芒奄奄一息。
  “我不答应。”
  “那我会恨你。”
  童艾劫的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在知道自己妈妈的死讯也没哭过的他现在却忽然哭的像个孩子:“我不要答应,我不要。为什么你们都只丢下我,为什么总是在扔下我之后还要我好好活着?我一个人……我一个人……”
  盛萧将童艾劫揽进怀里:“童艾劫,你比谁都清楚这对于我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因为知道死亡的可怕所以不要你也这么快来面对。我只是想要你活着,就这样而已。”
  “不要离开我,我们还可以逃,逃到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童艾劫说完才发现这句话的苍白无力,他们无处可逃,这世界已经狭小的没有他们可以藏身的世外桃源。
  盛萧笑起来:“傻瓜,古人的台词还拿来用。不过,如果有来生我到希望生在古代,我要再次遇见你,然后我们就躲到没人可以找到我们的深山里,多好。”
  童艾劫蜷缩在盛萧的怀里,失去了说话的力气。床头的闹钟仿佛要使尽它最后的力气一般叫嚷着,盛萧放开怀里的童艾劫,对着他绽开一个微笑,童艾劫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笑容——那是和他第一次遇见盛萧时,醉酒的盛萧对着他露出的第一个笑容一样的微笑,纯净的像雨后清晨迎来的第一屡晨光。
  童艾劫霍的睁开双眼,熟悉的天花板,梦里的闹钟原是不远处的电话,一声一声,仿佛是有人将它砸进这荒凉的夜里似的。童艾劫自沙发上起来,落地窗外的惨白的月光撒进来,诡异的悲凉。
  “喂,哪位?”
  “是艾劫吗?我们找到你舅妈和那个人了……那个人他……”
  “砰”的一记,电话机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又弹落到了地上,塑料的薄片四处飞溅。童艾劫面无表情的望着那一地红色的支离破碎良久,忽然就大笑起来,在空荡荡的房间,童艾劫仰头大声喊起来:“盛萧,我答应你我会活着的,你听见了吗?我答应你了,说到就一定做到。”悲怆如兽最后的嘶吼……
  “东报讯:昨天,在武伊巷发现一男一女2具尸体,女死者大约50岁左右,据警方透露,此人可能是本市著名企业家郑某,而另一具男尸身份暂且不明。警方初步估计是男方将郑某杀死后因畏罪而饮弹自尽。本报将对这起案件做追踪报道……”
  ?
 
☆、第 2 章
 
?  肖裴从宿舍大包小包跟个难民似的把自己这几年的积攒搬到新租的房子的楼下时,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下,是真的脱离学校,自己出来闯荡了。
  肖裴租的这个房子虽然离闹市口很近,但是房租却出奇的便宜,昨个自己同中介来看过,干干净净的两居室,电器用品一应俱全,美中不足的就是要和房东同住,听说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没什么古怪嗜好,就是有点洁癖,前面在中介找了好几个合租的,都因为这个问题又把租客给捻出去了,所以地段这么好的房子,租金还便宜的如此诡异,才会一直没有租出去。
  这小区八成也有些年代了,没有电梯,房子在五楼,肖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的行李都抬到楼上,开了门,里面空荡荡的,自己来了两次,都没见到这房东的庐山真面目,自己的房间是右手边的小卧房,和房东的主卧隔一个洗手间,客厅是共用的,收拾的很干净,不过房东应该是个比较严谨的男人,整个房间没有一点多余的摆设,显得有点空落落的。
  肖裴把自己东西都整理好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的点了,从行李箱里掏了一碗泡面,这晚饭也算是有着落了。肖裴在厨房溜了一圈,发现这厨房,居然也干净的不像时常开火的样子,翻了翻冰箱,肖裴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里面除了矿泉水牛奶和啤酒,什么都没有。
  肖裴守着自己泡面的当口,门外传来了钥匙□□门锁里的声音,肖裴意识到,房东回来了!因为自己是个刚毕业的新鲜人,没工作没积蓄,要想在这样的地段找到这样租金的房子着实不太容易,所以肖裴一早就下了决心要好好表现,讨好这位房东。
  肖裴冲出厨房的时候,房东正在换鞋,明显被他冲出来的样子吓了一跳,不过肖裴也吓了一跳,这房东长的……未免也太过帅气了吧。忘记说了,肖裴学的是表演,他的学校,长的周正的实在是一抓一大把,肖裴看了四年,多少有点免疫,可是这个房东,和时下流行的五官精致到毫无破绽,比女孩子还清秀的男人显然不同,严格来说他的五官不算是最精致的,只是拼贴在一起,英气十足,也许和经历有关,眉眼之间透着坚毅和霸道,皮肤白皙到有点苍白,身材纤长,却不显瘦弱,在合体的西装下好像也要爆发出无限的生命力,撑着门框换鞋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就透露出一些不同于常人的贵气来,总之和肖裴原先预想的三十多岁的舔着肚子的中年大叔或者戴着眼镜的宅男形象相去甚远,肖裴一下就呆在原地,不过房东好像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将换下来的鞋子放到鞋柜就走进来:“你是新来的房客?”
  “啊……对,对,我叫肖裴,今年24岁!”肖裴从愣怔之中回过神来,脸一下子烧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回答到。
  男人点了点头:“童艾劫。”便不再搭理肖裴,进了自己的房间,随手关了门。肖裴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因为学的是表演,所以喜欢观察身边的人,从外貌推测一个人的性格是他经常做的事,而且对于这样帅气的男人,他更是没有办法,肖裴知道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已经很久了,不过这样的事,在自己那个学校,就算被人发现了也算不得什么新闻,一到晚上,情侣藏身的小树林里,大约要有小半是和他这样的人,好奇也好,天生也罢,在那群做着明星梦,什么时候都有着充沛活力的孩子身上,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尝试或者不能接受的。
  吃完饭,肖裴躺在新家的床上,想着心事,现在终于有了住的地方,接下来就是工作的事了。如果说四年前的肖裴还是个天真纯洁的孩子,看着电视上那些演员光鲜亮丽的外表以为那就是他们全部的生活,那么在这四年里,已经把他的那点单纯全部磨掉了。
  肖裴喜欢舞台,当他站在舞台上,灯光洒在他身上,他就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那个只活在舞台上的戏里的人物,可是无论自己多么有表演天赋,每次去片场,也只能当万千龙套里的一个,露个脸已经是极限,更何况是要给个台词。片场里那么多同门的师兄师姐,在片场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是讲上一两句台词,领个盒饭便要赶去下个片场,在这样疲于奔命,穷困潦倒的情况下等待着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那时肖裴才明白,当初不顾家里反对,出来闯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还好,自己在学校认识的一位学姐,现在在自己家公司给自己表哥当董事长助理,他们公司支下有一家经纪人公司,正在招助理,肖裴决定去试试,怎样都好,肖裴还是希望,能离自己的梦想近一点,哪怕只有那么一点……
  第二天肖裴起床,房东的门还是关着的,昨天自从他回来之后进了房间,肖裴就没见他出来过,直到大半夜,肖裴已经迷迷糊糊的时候才好像听见隔壁传来洗漱的声音。
  肖裴今天要去面试,所以一大早起来对着镜子试穿新买的那件西装,虽然是应聘助理,穿的正式些总归没有错,肖裴对着镜子左照又照,发觉自己真的没有穿正装的命。肖裴天生一副娃娃脸,走到哪都特别招雌性生物的喜欢,可就拜自己这张脸所赐,都二十四的人了,一点成熟男人的味道都没有,穿上这身正装也好像小学生偷穿爸爸的衣服一样。
  肖裴叹了口气,走出卫生间,却发现房东已经起床了,穿件睡衣坐在沙发上喝牛奶,房东穿的是睡袍,只有腰间系跟带子的那种,修长白皙的腿若隐若现,要命的性感,肖裴一大早就能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他实在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忧郁了。虽然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向,可肖裴可怜兮兮的只有一次极其短暂的恋爱经验,是和自己的一位学长,不过也只发展到牵牵小手亲亲小嘴的份上,因为他们只认识了月余学长便毕业了。
  他知道学长不是完全的同志,只是看肖裴傻乎乎的好玩,肖裴心里明白,可是还是禁不起那样温柔的对待,沉沦了,可是学长毕业的时候,他说这样不正常的关系,他不想继续下去了,两人便友好分手了,肖裴被伤的很深,虽然这个学校的人都不会在意自己的取向,但是这样的关系,依旧无法脱离“不正常”三个字。
  当肖裴还在回忆自己短暂的恋爱,顺便思考如果成天面对眼前的这样的美色自己会不会憋疯这个严肃的问题的时候,房东开口道:“你认识苏晗?”
  肖裴一愣,见房主抬抬下巴,示意他放在桌上那张学姐的名片。肖裴点点头:“你也认识我学姐?”
  “谁认识那疯女人。”房东不屑的撇撇嘴,肖裴在心里下了判断,肯定认识。学姐这个人是有点……人来疯。
  ?
 
☆、第 3 章
 
?  肖裴准时到达那家经济公司的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那栋漂亮的大楼。把学姐的名片递给前台,女孩立刻笑的分外甜美:“您就是肖先生吧?苏姐一早就交待过了,您去十六楼找陆总监就可以了。”肖裴不得不感叹学姐在这里的影响力。电梯到达十六楼,绿唯经济公司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便在眼前了,这家经济公司很有名,学校里多少人挤破脑袋的想签进这家公司都未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