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的我的爱的礼物+番外 作者:卉木陆君子

字体:[ ]

 
大学时的初逢,随之而来的那份悸动,让彼此相识、相知、相爱。
毕业后一年的同居,却又让他们渐行渐远。
那个童年时代曾是苏嘉铭的一切的人的归来,终促成了他们的分手。
可缘分却没有让他们就此结束。
苏嘉铭后知后觉,终于发现,君修烨才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礼物。
Plus:简而言之,就是一以为自己心里一直有哥哥的小攻蓦地发现自己最在乎的人早已是小受的故事。小攻应该不算渣,当然,这是偶的观点啦,医生小受很坚强独立,当然,又是偶的观点。篇幅不长,喜欢这种现代微虐心的亲可以来看看哦~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修烨,苏嘉铭 ┃ 配角:苏嘉臻,李逸,项昀 ┃ 其它:破镜重圆,虐恋情深
 
 
☆、第一章 我该怎么办
 
?  窗外的阳光很明媚,透过厚重的玻璃窗,照进不怎么明亮的房间里。
  房间内暗淡的光线中依稀可见一男子清俊的面容。
  男子的神情有些迷茫。
  浅色的凤眸中的忧伤不言而喻。
  “滴——”
  最原始的手机短信提示铃响起的那一刻,男子暗淡的目光霎时亮了起来。
  但当他点开短信后,那双明亮的凤眸却是黯然失色。
  短信只有寥寥几个字,可见发信人的敷衍和随意——
  修烨,我晚上不回来了。
  手机屏幕无机质的光亮深深地刺痛了君修烨的双眼。
  他和苏嘉铭同居了近一年。
  他们俩凑足钱买下了这间并不大甚至有点嫌小的房子。房子大小其实无关紧要,在君修烨看来,只要两人能彼此相守,就算是住在草屋里,也照样是一种幸福。开始的几个月,他们的确很快乐。每天清晨都能看见爱人安详的睡颜,每天黄昏都能看见爱人真实的笑容,君修烨认为这就是属于他君修烨的幸福,他以为他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显然,在现实面前,他太天真了。
  半年前,君修烨就能明显得感觉到苏嘉铭对他的疏远和冷淡。
  他知道他们之间一定出了问题。他也想找个机会和苏嘉铭好好谈谈,但这个机会似乎再也没有出现的可能性。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苏嘉铭第几次彻夜不归了。
  他掐指算了算,忽然嘴角微微上勾,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算起来,他竟然有整整一个月没有见到苏嘉铭了。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在脆弱的时刻,都会回忆起往昔一些美好的点滴。
  至少,君修烨是这样的。
  自从和苏嘉铭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后,在许多个孤枕独眠的夜里,君修烨都梦见了他和苏嘉铭大学时代的琐事——他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爱,到最后,如何相守,到如今,如何变得冷淡……梦到这里戛然而止,他也突然惊醒。
  反反复复,每次都是这样。
  现在,他似乎不用睡着,眼前都会浮现大学时代苏嘉铭那张青涩的笑脸。
  苏嘉铭……
  君修烨无力地靠着床,紧紧地抱着枕头,喃喃出声。
  初遇苏嘉铭已经是三年前的事。
  君修烨依然能清楚地记住苏嘉铭看到他第一眼时脸上所流露出来的每一丝神情——有惊讶,也有惊喜。
  那时他们都才大二。苏嘉铭读的是金融专业,而他读的是医学。
  君修烨知道苏嘉铭并不喜欢历史,但不知为何,或许是称作缘分的东西,使他们那天不约而同地拿了那本线装的《竹书纪年》。
  诚凛大学图书馆二楼靠窗的一个书架两边各站着一个人。
  他们的手搭在了一起。
  他们睁大了写满惊诧的双目,怔怔地望着对面的人。
  每次回忆起这个场景,君修烨都会忍俊不禁。
  他清楚地记得那时,苏嘉铭动了动嘴唇,却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跑了。
  而他,则是站在原地,轻笑了一声:傻瓜。
  图书馆的偶遇并没有让君修烨放在心上,他以为他不会再见到苏嘉铭,毕竟作为A市最好的高校的诚凛大学中的专业那么多,学生也那么多,但偏偏命运没有让两人之间的缘分就此了断。
  在大二的元旦晚会正式举办的前一天,和苏嘉铭一起表演钢琴和小提琴协奏的陆风发起了高烧,翌日的早晨也不见退烧。就在苏嘉铭倍感无力的时候,陆风突然说他想起了一个人,既是诚凛大学的,又是钢琴天才。那个人便是曾和陆风一起学过钢琴的君修烨。陆风相信凭君修烨出众的钢琴天赋和能力,让他在一两个小时练熟《梁祝》并非不可能。
  身为苏家二少的苏嘉铭在诚凛大学中的人脉很广,三两下就打听到了陆风口中的君修烨和自己同一年级,读的是医学专业。不足为奇,苏嘉铭想。当然,这种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
  当背着小提琴琴盒的苏嘉铭来到琴房看清那端坐在钢琴的黑白键前的人影的时候,两人愣是一惊。
  “你……你是……”
  “那本《竹书纪年》我已经看完了……”
  两道声音在狭小的空间同时中响起。
  又是四目相望的尴尬和惊诧。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回过神来,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开始认真地练习合奏。
  元旦晚会中的那出钢琴和小提琴协奏震撼了许多人。
  身着白色燕尾服的少年端坐在高雅的三角钢琴前,一身黑色西服的少年玉立在他身后。
  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自由翻飞,深褐色的弓摩擦着琴弦极速地来回移动。
  或许没有人注意到两位少年演奏时的神情是那么相似——轻合着双眼、嘴角微翘,因为他们的合奏实在太过完美、和谐,让人不忍心分散出一点精力去关注别的事物,只想全身心地沉浸在宛如有生命般的协奏中。
  “滴——”
  原始的手机铃声响起。
  君修烨再没能沉浸在过去。收拾好情绪后,他才迟疑地接起了电话。
  那头传来李逸焦急的声音。“修烨,你快来,有名伤患刚送到医院,应该是烧伤,伤得挺严重的!”
  君修烨轻应了一声,挂了电话便披上外衣向房门走去。
  “砰!”
  门被关上,空余一桌已不再冒热气却纹丝未动的家常菜。
  等君修烨到手术室时,手术已经进行了大半。
  众人在君修烨的到来后,都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手术在君修烨的组织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半个小时候,患者被平安地推出了手术室。
  “小烨,你持刀越来越稳了!”摘下口罩,李逸轻轻拍了拍君修烨的肩膀。
  君修烨吁了口气,淡淡地笑了笑。
  毕业后到市人民医院工作的君修烨年纪虽轻,但能力却是很强。在校的实习期间,君修烨十分用心,那时候,人民医院外科副主任李逸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而心细的孩子,待他毕业后正式来人民医院工作后,对他更是上心。君修烨是真地从内心敬佩和感激李逸副主任的。即便能力再强、专业知识再丰富,如果没有李逸副主任,君修烨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接手那么多台手术,不可能积累那么多的实战经验。
  现今君修烨已经成为A市人民医院无数小护士心目中的完美情郎,能力强,人品好,外貌又出众。人民医院中只有极少部分人知道君修烨的性向,这极少部分人中包括了李逸。得知君修烨的性向时,李逸并不是没被震惊到,但惊愕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并没有停留很久,马上他便神色如常,表示能够理解。这对于君修烨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安慰。他二十岁那年,也即大三那年,接受了李逸的告白的那一年,同父母出柜。自那以后,他便和父母断绝了关系。君修烨总是感觉李逸像他的哥哥一样。李逸对他性向的理解,让他觉得温暖,恍如睽别多日后,受了伤的心灵再次感受到亲情的滋润。
  李逸是个感情和心思都特别细腻的人。他很敏感地察觉得到君修烨这一年间的变化,不是身形的变化,也不是技能的变化。相比一年之前初到人民医院时的君修烨,现在的君修烨沉默的时间渐渐变长了,微笑的时间渐渐变短了,甚至现今即便他笑的时候,也仿佛带着些许忧伤。
  “小烨?”李逸站在君修烨身后。
  君修烨摘了手术手套,正在洗手,“嗯?”
  “小烨,你和他,是不是……”李逸看见君修烨唇边淡淡的笑僵住了。
  君修烨僵住的笑容在他关上水龙头的那一刻倏然消失。他的神情很凝重,“前辈,我该怎么办?”
  ?
 
☆、第二章 那我们就分手吧
 
?  “苏总,这是我们和谢氏的合作案。”方芸将合作案递到苏嘉铭跟前。
  苏嘉铭微微颔首,接过合作案,正要浏览,却发觉方芸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还有别的事?”
  方芸踯躅了片刻,才开口:“有一位姓君的先生想要见您。”
  君这个姓氏并不常见。苏嘉铭已经能料到那人是谁,“那就让他进来。”
  深褐色的檀木门的一开一合间,先前办公室内站着的仪容端庄、举止高雅的女助理已然不见,多了一位身着米色休闲衫的清俊男子。
  不知多久没有这样四目相对。
  见到这个人之前,明明有很多思念想要倾述,等真正见到这个人之后,君修烨才发现除了干涩地唤他一声名字,别的什么都说不出口。
  “嘉铭……”
  “你来这里做什么?”
  明明不是很恼怒厌烦的语气,但也足已让君修烨心中狠狠地一痛。
  或许这会是件非常可笑的事情,两人同居已将近一年,君修烨却是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第一次看着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靠着皮椅坐在那张宽大而整洁的办公桌后。
  不得不说苏嘉铭真地很适合穿西装。
  贴身的西装将他颀长的身形描绘得细腻独到,即便坐着也能感受到隐藏在上等的布料下的身躯的力量以及从苏嘉铭身上弥散开来的强大气场。
  那人精致而深刻的五官早已糅入骨髓,熟悉得再不能更熟悉,但此时逆着光看去,君修烨却忽然觉得十分陌生,陌生到可怕。
  微蹙的剑眉,半眯的黑眸,英挺的鼻梁,紧抿的双唇,再无半点青涩的痕迹。
  “嘉铭,我……”相比之下,自己的变化微乎其微,依旧是一紧张就结巴。
  苏嘉铭随意地咪了口咖啡,“我想我没那么多时间,我真地很忙,修烨。”
  好久没有听见他亲口唤自己的名字,君修烨微微有一些发怔。待回过神来时,视线不知不觉落在了办公桌上的一个小相框上。
  相框中是两个男人勾肩搭背的照片,只是,其中的一个男人是苏嘉铭,而另一个却不是他,是他所不认识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和现在的苏嘉铭一样,英俊深沉,不,甚至比苏嘉铭还要硬朗十分。
  苏嘉铭顺着君修烨的目光望去,发觉他在看那个小相框,不知为何,他忽然开口解释了一下:“他是我哥,苏嘉臻。”
  君修烨恍惚中“哦”了一声。
  他真地很想问苏嘉铭,这是在解释吗?你愿意解释,就代表我在你心中还没变得那么不堪是吗?
  当然,他没问,因为他是君修烨,不愿意为苏嘉铭添堵的君修烨。
  当然,他无法忽略,照片中,苏嘉铭往苏嘉臻身上投去的目光,或许不如初见他时的灼烈,但真真实实的存在,还很温情。
  “修烨。”
  “嗯?”君修烨不解地望向苏嘉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