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怜取眼前人 作者:凌乱语

字体:[ ]

 
 
书名:怜取眼前人
作者:凌乱语
 
方鸿生:他迷失在精神风暴,听不到看不见,五感皆失,终焉的黑洞等待着他;他搭建起虚无的轮回世界,惟愿长醉不愿醒,沉醉于与那人的百世纠缠。
晏黎:他走进迷失的精神风暴,忘却了自己,忘记了任务;他变成那人手中操纵的木偶,被迫溺亡。
————
短篇小说集锦。受某种写法,或者剧情或者某个句子而启发,把脑洞用非连续的短章节呈现出来而已。通常是一时激情,没有大纲,也没有计划,但尽量把我所想的全部说出来。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鸿生、晏黎 ┃ 配角:罗祐祺、朱丽叶、方彤云、方鸿运、林慕 ┃ 其它:弱强·美强·主攻·L
 
 
 
☆、记日(一、邂逅)
 
  20151001
  他还活着。
  他老了,从心到身体的衰老。虽然印象中一直是康健的,但毕竟年纪大了,心脏也一直不好使。
  他看着我,目光一如既往的温暖慈爱——这以前很让我得意和感激,现在想来只是可笑;又因为秘密不再是秘密,更加外露和明显。看在他不定什么时候就……我忍了!他一定很得意!
  生生死死都在这一次次医院进出间淡薄了恐惧,也许唯有遗产才是真实和可图谋的,可到底还是难过呢。
  路遇一条正在追着母犬嗅闻下-体的金毛,茂密的白金长毛间杂棕色,一看就觉得天真蠢笨的脸挂着垂涎和下流,倒是和人类没什么区别。
  本能的欲望,虚荣的欲望,永不满足的欲望。
  狗主人在远处召唤着自家宠物,一张小白脸儿有点儿眼熟,桃花眼虽小小得恰到好处,水汪汪的,细腰长腿,挺勾人。
  金毛回头望望,哦,原来这才是那小白脸儿宠物,说了一句趁早把狗给阉了省事,桃花眼飞来一记白眼,拽着狗气赳赳走了,屁股还挺翘。
  离公馆越来越近,蓊郁树木掩映,黛青色墙瓦传递出年代的味道,儿时的记忆里伊人音容笑貌,让我唤她姐姐。多年以后,父亲成了我爷爷,果真是一对奇葩的知心爱人,父不父,母不母。
  20151002
  做了个梦,梦见她把我送出公馆。
  离行的车黑沉沉的陷进清晨的迷雾里,姐姐苍白几近透明的脸玉色一般晶莹,几声咳嗽,血色染上,涂抹了胭脂一样,美得凄艳。她说了什么,梦中还是清晰的,大抵是什么谎话吧,当时的我满是雀跃兴奋,坐上了车,依恋地回头看了几眼,也只几眼,不知离别是离别。
  一整天郁郁难以开怀,午饭难吃,楼下女管家饲养的猫叫也觉得刺耳。镜子里寡淡的表情,眼底的愤忿,望之生厌。晚上却仍是人模狗样收拾了赴约,罗祐祺一路上电话催死人,老地方,老样子,打着脱单的名号行着苟且,便愈加的放纵。
  喝得醉醺醺,在某个面目模糊的人嘴里打了一炮,没滋没味。回公馆,回那个女人的遗产。
  疯狗狂吠,竟透出绝望和凄厉来,我挖了挖耳朵,眯着醉眼脚步一晃三颠地过去,猫爪似的月,浑浊的月光下,刀锋的反光眩人眼目,狗叫得更加心慌。
  哈哈,那条活该要阉掉的蠢狗。好像有人对着我吼,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不知道?!方渐儒你知——麻痹的,敢打我!我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捡起块板砖,一头扎进斗殴的战场。我拍,我拍,正着拍,反着拍,上拍,下拍,拍不死你——干!谁使阴招,腰眼儿被扎了个洞,血噗噗地往外冒,痛啊,痛死了!捂着血洞,虾米一样蜷在地上,手机,手机!不知道肾就在腰这块么傻逼!还来?爷赶着上医院!别打了,别打——咦,谁这么英雄,帮爷挡了?又高又大,不会是老头给我安排的保镖吧?自己被揍成了一副熊样,真是没用,啧,看你忠心救主的份上不开除你了。
  小少爷,小少爷……谁啊,别喊了,老子头晕,冷,痛,让我安静地睡一会儿。
  20151003
  我前脚出,你后脚进,是不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哪天去南庙烧香如何?老头笑成了枯菊脸,杵着龙头拐杖颤颤巍巍好歹站着,我一个小年轻这里青那里紫,身上还缝了针,哪哪都痛,想我一豪门少爷,即使爹不疼娘不爱,也是身娇肉贵,中二时期也是我揍人没人揍我,阴沟里翻船,燥得慌,还想砍人。
  管家来报告姓晏的小子怎么劝都不听赶着要出院。
  我挥挥手,爱出不出,没找他算账已经是我给他最大的仁慈了。阴着脸,至于那群揍人的小混混和背后的主使,打狗看主人,狗惹了我,连主人带狗一起整!
  说起狗,那条活该断子绝孙的蠢东西,要不是瞎叫唤,我哪那么倒霉,下次再遇见,我亲手送你去医院!
  我快死了,就剩点儿东西让人惦记着,这两人是我给你请的保镖,你别任性,指不定又出昨晚那事儿。老头说得严肃,我无所谓,反正工资不是我出。
  大概是见我答应了,老头又提出让我去公司上班,我摇头,不去,方彤云干得挺好,我去了碍眼碍事。
  老头叹叹气,发话让我住到伤好,我点点头,赶紧回吧,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少出来晃悠,对了,给我请个厨师,现在这个吃腻了。
  老头走了,我打电话给罗祐祺,这家伙还在床上醉生梦死,懒得跟他废话,敲诈完,让他给我查,太岁头上动土,不要命了!
  20151004
  你这明明是自食恶果,干我何事?还我的火箭炮!罗某人吃了瓣酸橘,龇牙咧嘴不忘说话。
  呸!不是你,我会出门?不是你,我会喝醉?要你个游艇算我大方,再废话我就把你艳照发你老婆。
  人还不是我老婆呢。罗祐祺嘀咕,扔了橘子拈葡萄吃,葡萄籽吐了一地,涎着脸笑,你看这不是我刚买没多久,还没过足瘾呢。
  我又不拖回来,在你那放着。
  操,你这是想开的时候随便开,还不付保养管理费啊。
  行了,我车库里那辆车你开走。
  你舍得?
  废话,你要不要?
  要要!罗祐祺眉开眼笑,俊俏的脸硬生生透出了贼味儿,语气谄媚极了,哥,你说,想怎么整这小子,我给你出气。
  怎么出?暴打一顿?方鸿运,这小子可不是好惹的,那姓晏的怎么招上他了?
  我看着手上几页纸,方鸿运,老头的孙子,名义上堂哥,小时候没少跟着方彤云欺负自己。
  罗祐祺贱兮兮地解释,方鸿运爱玩小明星,最近看上了个小白脸儿——晏黎英雄救美了?不是,嗨,你听我说啊,那小白脸儿叫林慕,别说,长得还不错,唱歌也好听,不好拒绝,一直躲着方鸿运,那一次躲不过了,眼看就要被带上去了,这小子喊了一圈狗仔,趁着他们被包围的时候,猛地冲出来,拽着小白脸儿就走,这下方鸿运不敢动小白脸了,憋着气呢。
  罗祐祺眉飞色舞,一句重点都没有。
  现在小白脸和那姓晏的在娱乐圈算是混不下去了。哦,姓晏的,是个武替。他俩一个地方出来的,叫——叫什么不记得了,反正是个山疙瘩小地方。要我说,姓晏的真够有情有意,那时候一天几份工连轴转就为了供小白脸上大学,小白脸书读出来了,约签了,还得忍着男朋友每天报上跟其他女人闹绯闻——
  停停停停停,说了半天,晏黎是林慕男朋友,所以他给他出头,所以现在被方鸿运封杀,是吧。
  对!罗祐祺从果篮里摸出一根香蕉。这果篮还是别人送的,这家伙空手来,嘴巴就没停过。
  你也要吃?
  吃你的!
 
☆、记日(二、好感)
 
  20151015
  出院了,老头送的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我夹在中间,罗祐祺在前头开车,一路上笑个没完,一看就知道心里没想好事。
  两保镖,瘦一点儿的叫倪匡,带着眼镜斯斯文文不像保镖,高壮一点儿的叫郝大勇,个性憨厚,看上去就好欺负,除了那身板也不像保镖。老头这都找的什么人啊。
  不耐烦地叫他们随便找个房间住,有什么需要就去找女管家。罗祐祺抽着鼻子,说哥我真没觉得你弱过,可今儿个你被他们包围着,那感觉——
  闭嘴!
  罗祐祺利索地闭上了嘴巴,伸着脑袋专心找那股香味。
  慢腾腾把自己摆沙发上,看着他那傻样,真心不想承认他跟自己从小玩到大。
  罗家是半路起家,在方家祖宅那片区都是几世富贵,就罗家是个特殊,自然特殊对待。那时候我的身份也就是个被承认的私生子,两个被孤立的小孩自然玩到一起,坏事一起干,罪名他来扛。
  你有没有闻到?
  什么有没有闻到?
  好像是炖猪蹄的味道。罗祐祺说着朝厨房走去。
  我闻闻,好像是有这么一股香味。
  不知道罗祐祺在厨房里做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端着个大海碗,嘴巴牙齿舌头一齐动着,说话模模糊糊,真挺好吃的就是没炖到火候。
  废话,好好的炖着你半路给劫了,火候到位了才有鬼。看着他吃得满嘴油花,香味一股股飘过来,我简直火冒三丈。
  罗祐祺!
  啥?鼓着腮帮子无辜状。
  我露出个阴测测的笑容,这好像是我家厨子做的吧。
  罗祐祺秒懂,乖乖盛了一碗过来,顺带又给自己填满了。
  住了十一天院,吃得没油水,一碗猪蹄顿时让人幸福得升天,虽然是没到火候,但不知放了什么,一点都不油腻,还有一股淡淡的清甜味。
  摸着肚子,罗祐祺一张脸满足得荡漾,我先走了,你这新厨子我看行,下次再来吃。
  我也满足地靠着沙发,挥挥手,不想跟这蠢货计较。
  晚饭厨师没来,女管家接的电话,很不满,我懒洋洋躺在沙发上,换着电视台,说了一句既然人家有事就算了。
  女管家这才停止了斥责,放下电话问吃什么。她是老头从管家学校高薪聘请过来的,原本在学校做老师,有点严肃,也不管闲事,但确实把公馆打理的不错,就是她那猫,冷不丁叫一声,叫得人心慌。看她平日里冷冷清清,也没个朋友家人的,我忍了。
  随便。
  停下换台,电视里一个综艺节目,一群小鲜肉,有个人脸挺眼熟,这不是那狗主人吗,原来他就是林慕。镜头挺少的,出丑的镜头倒是一个不缺,很抹黑形象的,看来被方鸿运封杀的够惨。
  对林慕这种人而言,惨不是什么人都不敢用你,从此从娱乐圈销声匿迹,而是吊着你,让你还有希望,却一点点绝望,踩高捧低哪哪都有,何况是娱乐圈,只要你不甘心,你迟早会低头。方鸿运打得一手好算盘。
  冷笑,随手换台。
  20151016
  没了脸上那花花绿绿,看上去还挺好看,剑眉星目鼻子挺,上唇厚下唇薄,一张长脸,线条凌厉,下巴比较窄,有点尖,让人联想起海边的枯石山峰的棱角,总之是很英俊而男子气概的。身材高大,约莫一米八五,穿起围裙倒是合适。
  我舀起一勺粥,喊了一声站住。
  晏黎是吧。
  是。
  名字有什么讲究吗?
  没讲究。
  吃过早餐了吗?
  吃过了。
  你不演戏了?
  流畅的对话到了这儿停顿了一下,不知道。
  你想演咯?
  不知道。
  我仔细观察着对面沉默的青年,没学历,没家世,也没有梦想,身上透着疲惫,却不知疲惫,突然之间觉得可怜,便说你想演了可以跟我说,不过不许耽误了给我做饭。
  青年诧异地望过来,很快收敛了表情,露出个微笑,道了一声谢谢。
  我默默夹了一筷子咸菜,微酸而脆,清爽开胃,口味适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