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没事儿老瞅我干哈呀QAQ 作者:地水师

字体:[ ]

 
 
书名:你没事儿老瞅我干哈呀QAQ
作者:地水师
 
话说我们的主角,是孙洋洋小童鞋。这是一位从小就被家里面当成小王子来教育的小男生,又干净又懂事儿。
  一句话概括,那就是———讲文明懂礼貌,活泼可爱尊老爱幼。
  每天早晨,孙洋洋他都会自己站在小凳子上,打上香皂,把小手儿小脸儿洗的香喷喷的,然后将小凳子收好,规规矩矩的吃上一碗饭再喝好一杯牛奶之后,就趿拉着一双大拖鞋啪叽啪叽的跑回房间换好服。穿上幼儿园统一的灰黑格子背带裤,再套上一件小白衬衫——哎呀!我们孙洋洋真是帅死啦!!
  不过就这么个乖乖的小孩儿为什么一到幼儿园门口就哭呢?安安静静的流着眼泪看着你,哎呦!他妈这颗心碎的哦!这可真是愁死他妈妈了。
  一天,妈妈忧伤的问孙洋洋:“羊啊,幼儿园好玩么?”
  孙洋洋对对手指头:“……好玩……”
  那就不是幼儿园的事儿啊,妈妈那个愁的慌啊,又接着忧伤的问道:“那你咋一到幼儿园的门口,就不开心就哭呢……”
  孙洋洋听见他妈这话,没忍住,泪眼汪汪的又开始瘪瘪嘴了。
  “菜菜……菜菜哥老瞅我……我……我害怕!他……他老瞅我干哈呀……”
蔡清戈:那是因为你好看。
  这是一个讲述一名小变态是如何从小就快准狠地找到老婆并死死盯住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洋洋 ┃ 配角:蔡清戈陈思满 ┃ 其它:只是个清淡的小甜文~\\\\\\\\\\\\\\\\(≧▽≦)/~
 
 
 
☆、么么哒
 
?  提醒午休的铃声在响了第二遍之后,坐在靠窗位置的孙洋洋站了起来,他左右看了看班级里已经趴下的同学,看见有的人被耀眼的阳光照着,不舒服的蹭了下脑袋,便转身要去把窗帘拉上。
  孙洋洋动作很慢,他一边用两只手上下握着窗帘,一边看着窗户外面。直到他看见操场尽头的篮球场上,最后一个少年也转着球慢悠悠地进了教学楼,孙洋洋才“唰啦”一下,把整个帘子都拉上,挡住了外面金灿灿的骄阳。
  拉好窗帘之后,孙洋洋动作迅速的从书桌里拿出了一包湿巾和一包纸巾,作势一扔,就抛在了同桌的位置上,然后孙洋洋赶紧面朝窗户趴好,假装自己已经睡了很久的样子。
  等到蔡清戈进到教室,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见的就是随便扔置在他书本上的湿巾和纸巾,还有孙洋洋那颗背对着他的黑茸茸的脑袋。
  蔡清戈没出声的一笑,动作放轻地拆开湿巾,擦掉脸上还有脖子上的汗,然后又用纸巾擦干。
  刚要将这两样东西收起来,蔡清戈就看见旁边搁了大半个班级的杜决正比着拜托的手势,嬉皮笑脸的看着他。蔡清戈做了个投篮的动作,把纸巾扔了过去,得了杜决一声thankyou之后,蔡清戈也累累的趴下了。
  他才不会给杜决湿巾呢!像他们这种半大的初中小子,整个人都是埋了乎汰的,除了女生,也只有他们家孙洋洋会记得在书包里揣上一包湿巾,把他和自己都弄得干干净净的,这种待遇,他才不跟别人分享呢!
  蔡清戈看着孙洋洋的后脑勺,笑眯眯的在心里查着秒数,一、二、三……
  孙洋洋突然轻声哼唧了一下,把一直歪着的头慢慢挪正,埋在了交叠的手臂之间,小声嘟囔道:“蔡清戈,你赶紧闭眼睛睡觉!”
  蔡清戈就“嗯”了一声,也把眼睛闭上了。
  这是他们吵架的第二天,两个人就这么和好了。
  两个人吵架的原因其实可简单了,孙洋洋家住在蔡清戈家楼下,一直以来都是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当然啦,都是坐班车,要不然也不会吵架了不是?蔡清戈家里没有孙洋洋家条件好,他妈妈总觉得每个月都要交两百块钱的班车费,一年下来怪贵的,就一狠心给蔡清戈买了辆自行车。这下可好了,从小到大都没分开过的小兄弟要各走各的了,蔡清戈还沉浸在小小年纪就可以独当一面,能够自己骑车上学,可以装逼如风的喜悦里没反应过来呢,孙洋洋却不开心的小幅度的撅起嘴来了。
  孙洋洋看蔡清戈骑在立好的自行车上,倒蹬着脚蹬,把车链子骑的嗖嗖响,没忍住心里的不乐意,问了一句,“那你以后都不和我走啦?”
  “我可以骑快点嘛,等到班车站点那儿我再带你回家呀!”
  可是班车站点就在孙洋洋他们小区的马路对面呀,孙洋洋翻了蔡清戈一个白眼,哼道:“我才不用你带呢!”然后就噔噔噔的跑回楼上去了。
  之后从周一到周二,按照正常作息出门的蔡清戈在上学的时候都没看见等在班车站点的孙洋洋,等到了学校,孙洋洋也不和他说话。
  蔡清戈纳闷的一想,啊!孙洋洋这是不乐意了!为什么不乐意呢?蔡清戈又往深了一想,乐了,孙洋洋这是不愿意一个人儿,想让他陪着呢……
  蔡清戈心情好的趴在桌子上,反正他也睡不着,就又睁开眼睛盯着孙洋洋看。
  孙洋洋对蔡清戈这人简直是练就了生理性敏感呀,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把脑袋从胳膊里转了过来,他也看着蔡清戈,“哎呀!你别老看我!你一看我我就睡不着,下午的化学我还不会呢!还有一个月中考了都!”
  “没事儿,我教你!”蔡清戈伸手去扑棱孙洋洋的脑袋,“杜决让我教,还得请我吃绿豆沙呢!我上赶着白教你!”
  “哼,用你?”孙洋洋又把脑袋放正,眼睛闭上了。
  孙洋洋和蔡清戈今年都是初三,上学期开了化学,刚开始的时候,孙洋洋还能摆弄明白,等到下学期的课,孙洋洋就觉得什么一价氢氯钾钠银;二价氧钙钡镁锌,三铝四硅五氮磷;二三铁,二四碳,二四六硫都齐全;铜以二价最常见之类的化合价口诀多的简直是在欺负人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好好的理科,还有这么多东西要背,每次他翻开练习册的时候,心里都是一堆的弹幕——这个老师没讲,那个书上也没有啊,全都超纲了吧?马上就中考了,他看着挺有信心的,可心里也老着急了。
  蔡清戈说话算数,等到了午休结束的铃声一响,他就把孙洋洋给薅起来了。孙洋洋起床气大,直个劲儿的在那哎呀,烦死人了……的说个没完。
  蔡清戈也不理他,把自己那本画了好多小人过招的化学书打开,抽了张卷子指着一道化学题就开始讲。蔡清戈那可是化学老师眼里的宝,没事儿就爱叫他去办公室开小灶儿。
  困意盎然的孙洋洋最后还是没拗过蔡清戈,连着唉声叹气了几声,最后张开嘴巴做了个要咬人的架势,嗷呜一声,也把自己的化学书打开了,抽了同样的卷子出来。
  到了最后一个月,学校也好像忽然放松了政策。晚自习从两节课变成了一节,结课了的科目,一天能轮上一两节课,也就是发卷子做卷子讲卷子,上自习问老师。
  所以在相当于整个下午都是自习的几节课上,蔡清戈就拿了刚考完的两张化学卷子,一道一道的给孙洋洋讲。
  孙洋洋趴在桌面上,起初听的还认真,一直看着蔡清戈的笔在纸上勾勾画画。可到后来,孙洋洋的注意力就不集中了,他先是横着胳膊听,不一会儿又换个姿势竖着胳膊靠在上面听,最后眼睛就一直盯着蔡清戈。
  蔡清戈撇了一眼他,“你不看题,看我干嘛?”
  “谁让你老看我了!”孙洋洋背着肩膀,小幅度的抻了个懒腰,“从小儿你就爱瞅我!你说,幼儿园小学初中!你都看了我十二年了……我这才看你一眼,你就不乐意啦?”
  “你要是会做这道题,我随便你看,”蔡清戈捏着笔在孙洋洋脑袋上敲了一下,“这题你都能错?这不是《点拨》上的原题么?哎!孙洋洋,你是不是眼睛瞎了?人家题里面写的3,怎么到你爪子下面就变成4啦?你考试的时候看我了?”
  “你在一考场我在二考场,中间隔一个墙呢!我透视眼呀看你,再说要看也是抄你答案呐!”孙洋洋反应快,赶紧就还了一句,一边说一边从蔡清戈手里赶忙把自己的卷子拽了过来,从头到尾的看了遍题,接着再往自己列的算式上一看,这整张脸都抽抽起来了。
  “哎呀妈呀!我怎么又这样了呢!”孙洋洋用手里的油笔在那道错题上使劲儿的划拉了几下,跟自己赌气的直皱眉毛。
  “我好容易才把这种马虎的毛病给改了……怎么越到考试越回去了呢?”孙洋洋一脸胃疼的模样,哼唧来哼唧去的,坐他前桌的小姑娘,一回头,“孙洋洋!你大姨妈来啦?”
  孙洋洋瞪着眼睛,“陈笑灵!你不要天天把大姨妈挂嘴上啦!男生听了多不好意思呀!”
  陈笑灵脸一鼓,“你不好意思了?真没看出来……那你哼唧的时候小声点儿啊,我这题做不出来都快烦死了!”
  “什么题呀?”
  “上午发的化学。”
  “哎!那你问蔡清戈呀!他都会!”孙洋洋献宝一样,两只手手心向上,将低着头做题的蔡清戈隆重介绍了出来。
  “呸!”陈笑灵马尾辫一甩把头转了回去,“就你成天霸着他那劲儿,哪来的时间轮到我啊!”
  孙洋洋对着陈笑灵的后脑勺吐了下舌头,一扭头,就看见蔡清戈在那抿着嘴乐。
  “你乐什么乐呀?”孙洋洋恼羞成怒的伸手拍了下蔡清戈的胳膊。
  蔡清戈扯着他手腕,将孙洋洋的放到了桌面上,“别闹,学习。”
  “哎?你这人……”孙洋洋讨了个没趣,也蔫了吧唧的趴在桌子上,改错题了。
  没一会儿,无聊又不想学习的孙洋洋又开始捣鼓蔡清戈了。
  孙洋洋歪着头,向上斜着眼光,问道:“菜菜,你是不是要考五中啊?”
  “嗯,我妈让我上五中。”蔡清戈看孙洋洋一眼,“你不是也要考五中么?”
  “是呀!我家里的哥哥姐姐全是五中出来的,我就算是继承家业也得去呀。”孙洋洋伸着手指头,划楞着面前堆成一摞的教辅书,“五中听说可严了,晚自习要上到十点呢……不想去……”
  “那是全省重点,”蔡清戈把笔搁下,抻了个懒腰,顺势伸手摸了摸孙洋洋的头发,“听话,咱两一起考。”
  “好的吧……”孙洋洋耷拉着脸,“你可不许半路反悔呀!”
  ?
 
☆、么么哒
 
?  距离晚自习结束还有半个小时呢,孙洋洋就开始收拾书包了。
  蔡清戈在一边拿着学习机看小说,眼角余光就能看到孙洋洋小声嘟囔的时候张张合合的唇瓣。
  “收拾就收拾,别老唠叨呀。”蔡清戈拍了一下孙洋洋低着的脖子。
  “不磨叽的话,我记不住要拿什么……”孙洋洋可怜兮兮的抱着自己还没拉上的书包,下巴杵在几本大练习册上,两个嘴角向下一弯,就变成了个交集符号。
  蔡清戈把自己手里的学习机放下,接过孙洋洋怀里的书包,放在腿上。
  “化学点拨,英语点拨,数学教材全解,语文每课一练,物理大卷子……哎,你这还要带薯片回去啊?回家的时候,在楼下买不就行了嘛……”
  蔡清戈一边替孙洋洋检查书包,一边把说过的东西往外拿放在桌子上,孙洋洋一下就把书包抢过去了。
  “哎呀!你检查就检查嘛!拿出来我还得再装一遍!”孙洋洋护着怀里的书包,低头一看,就剩个笔袋还有几张折吧的不成样的数学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