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自由在死 作者:红的颜

字体:[ ]

 
 
 
 
书名:自由在死
作者:红的颜
 
liberty in death
1.温柔攻爱哭腹黑受 HE
2.本文又名【一场灭门案引发的JQ】【我的爱人是我的杀父仇人】【论萌娃到腹黑的转变史】【关于我完全不理解攻的脑筋是怎样长的】等
3.食用时遇到错字错句,认为逻辑有误观点有病BUG略多,或者任何想法,请尽情的负分留言挑刺吐槽……我需要批评看法观点=L=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全部去死
 
  幽静的夜,犬吠声突兀响起,吵闹声惊动好梦的守夜人,身子一抖,他意识模糊的张眼,只看到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连疼痛都来不及传来,整个人摊倒在地。
  粘稠的雪喷洒了一地,血腥味使得看门狗更加躁动,冲擅闯者呲牙露出威吓的低吼。
  穿着青色淡雅长袍的男人毫不在意的踏过脚下尸体,与表象极为不符的是面上嗜血扭曲的表情。
  “你——!?”从屋内赶出的数名男子惊疑不定,为首的男人静静看了一眼地上一刀毙命的伙伴,轻叹,“是我等眼拙,惊扰了贵子,还望公子手下留情。”说完唤来自己留在屋内的儿子。
  诚局促不安的看着屋外,应了一声,只略思忖就蹲下来将被捆绑在地的人一一松绑,少年模样的粽子除掉束缚后狠狠瞪着诚,却因为血液不通手脚麻木又不得不倚靠着诚走出门。
  “父亲!”少年急切的唤道。被绑架后一直压抑的不安恐惧的心迫切的想要去往能带来安全和温暖的亲人身边。少年挣扎了一番,被诚似搀扶实压制的架住。
  “我兄弟的死就当作赔罪,贵子归还与您,此事一笔勾销,公子意下如何?”首领道。
  青色长袍的男人微微一笑,随手将跨在腰间的钱袋扔至地上,钱袋散开,袋口露出厚厚一沓银票。
  “这?”
  “怎好叫你们白忙一场,赎金我已如数带来,全部家当还有不少余钱……就,买你们的命吧。”
  众人皆是一惊,腰间刀剑不约而同出鞘,诚默默从怀中抽出匕首,抵住少年脖颈动脉,沉稳模样开口道,“叶少爷这几日十分想念您,我们索要赎金并非要逼人走投无路,老爷您就当出些许银钱赏了一群讨饭的,少爷看着也是没经历过这些事的,莫再多吓着他了。”
  青衫男人看向自己已经恐惧的要哭出来,却坚强忍住泪的孩子,刀锋刺破皮肉,有血液蜿蜒而下染红了浅色的袍子。
  他轻笑,“吾儿,乖,等父亲杀了这些人,就带你去陪你母亲。”
  少年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这熟悉又陌生的人,身体颤抖着更厉害,诚皱眉将匕首移开了些,眼睛却望向一旁众人,“父亲?”
  没有人回答他,刀光剑影间,血液纷飞,惨叫声不绝于耳,宛如人间炼狱的情形使得两名还不过十二的少年一时之间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两人愣在原地,还维持着拥抱着匕首横在脖上的姿势。
  “父亲!”诚首先找回了理智,丢开了怀中少年,企图冲进战圈。
  混战中其中一名伙伴眼尖脚快一脚将先前扔在地上的钱袋踹到诚怀里,“跑!兄弟们有命回来就去找你,没命……呵呵。”
  诚盯着与青衫男人缠斗的父亲,伤势不明……或许需要伤药?默默的将钱袋收好,转身往屋内去。
  “嘿臭小子——让你跑你往回走什么?”汉子气急败坏的吼,下一秒被一刀砍翻。
  失去倚靠的少年瘫软倒在地上,夜里冰凉地板的温度透过肌肤渗入身体,颤抖的久了,身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脑子也没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不明白。父亲明明性情温和,喜静,手无缚鸡之力,面前拿着刀剑一刀一条人命的家伙是谁?
  这是披了父亲的皮的恶魔——!
  厮杀终于暂停,恢复寂静的夜,月光清冷照亮土地,青衫男人一身青衫已经沾满鲜血,慢慢踱步走向少年。
  “挽秀,走吧,我们去见你母亲。”
  “不……走……”少年控制不住嘴唇,连说话都艰难。
  长剑挽出银花,停在少年颈边。
  “……走开……走开……”
  耳边有异动随破风声而来,从屋内急速射出的弓箭穿入男人胸腹,紧随其后的是重物撞击,凌厉的匕首刺入心脏。
  嗅着浓重的血腥味,诚面无表情的看着身下的人,视线又移向满地的尸身。
  ……?
  死意味什么?
  “不要哭了。”诚看向挽秀,“很吵。”
  挽秀看都不看他一眼,哭的昏天暗地。
  “你知道刀剑意味什么吗?”年幼时父亲这样对诚说道,“当你拿起它,就要有随时都会付出生命的觉悟。所以死什么的,你老子我这个坏蛋头子早就有这个觉悟了,或许是仇人或者是官府,也许是明天或者今夜。”
  “那为什么要干坏事?”
  “你懂什么?”
  “就是不懂,所以问。”
  “没那么多借口,反正什么时候我要死了,你赶紧跑,也不用想什么报仇,老子我也是罪有应得。臭小子省事的愉快的,该怎么混一辈子就混一辈子去吧。”
  诚费力抽出匕首,在温热的尸体上擦拭刀刃。
  漫不经心的想到……可是首先,现在该怎么办,尸体怎么处理,惊动官府又该怎么处理,逃去哪里,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些,父亲都没告诉过他。
  哦,不,应该逃去的地方,父亲一直都准备着——他们的老窝,躲藏追捕仇家的最佳据点。
  带不走父亲和伙伴的尸体,诚弯腰拾起父亲的长刀,斩下一节指节,还有伙伴的,拿厚布层层包裹。不能放火,相邻的房屋会被殃及,且动静大。时间也不多,越快离开越好,打更人巡逻嗅到这浓郁的血腥味会起疑,即使侥幸,邻家人应该也被惊动,现下因为恐惧不敢轻举妄动,至天明自会有那胆大的来看个究竟。
  衙役查探时,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能查出什么来,能查到哪一地步,这些诚也统统不清楚。
  或许应该试图混淆视听,将叶挽青的尸体抛到野外,只要没发现凶手的尸体,伪造出一副武林中人寻仇模样,嗜血魔头就此诞生?
  诚思忖的看着叶挽青伏在地的身体,别说是带着具尸体出城了,连能否安全躲过官府的追查他都没什么把握。
  沉塘,埋尸,还是什么都不管,干脆弃尸而逃。
  叶挽秀撕心裂肺的哭声传进耳中,皱眉又犹豫是否应该放那少年在此处,反正自己也不过是个孩子,又如何能照顾另一个跟自己相差无几的孩子?
  只是……照叶家老爷的话,似乎叶挽秀的母亲,已经去世?想到有消息说叶母速来身体不佳,听闻孩子不见生死不明忧急暴毙,叶挽青情深意重,遭受打击之下走火入魔,大约也能解释的通。
  至于叶家老爷分明是个文弱书生……此刻也算不上是重要的事,无所谓了。
  诚于是有些踌躇。静静听着叶挽秀的哭声,想到自己也算是间接原因导致叶挽秀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还是杀父仇人。家破人亡,叶挽秀应该还有一个表叔,平素不常来往,并不亲近。放着不管,难保不会流落街头饿死冻死惨死……
  ……
  “你父亲……沉塘,埋尸,你选一个吧。或者有更好的方法,也可以。”诚迟疑。
  叶挽秀哭的专心致志,压根没听见有人对他说话,诚默默扭回头,扛起叶挽青悄无声息的出了门。拐角就进了一家后院后山,顺手牵羊一块大石。行至半程,瞥见古祠里的水井,旧时候附近家家户户都靠这口井打水吃,慢慢的有条件的人家里都有一口井,这井就几乎没人来光顾了,井口长满了青苔。转念便将人和石头捆了个结结实实吊进了水井里。
  回去时叶挽秀已经停了哭声,一张惨白的小脸木愣愣没什么表情,眼睛肿成两条缝,早先少爷模样毁了个七七八八,狼狈的很,却还是不发一言。
  这小少爷大约从小长在平和温馨的环境,生平头一回遇见这种事,心智没开又年幼弱气,经不住打击,就算是带走人,心死了也不一定活得下去。念头一闪而过,诚抗起人就走,叶挽秀也只挣扎几下,就不再动。
  穿过大街小巷,顺走谁家一套衣服换下自己那身还带着血迹的衣服,背着不知是晕过去还是熟睡的叶挽秀混在第一波出城的人中,跟紧了一对中年夫妇,作出一副跟随父母出城的模样,顺利的出了城门。
 
☆、总是要死
 
  背着叶挽秀体力耗费的很快,赶在中午到了一处村落,寻了乐意做生意的人家,讨了一间偏房,让背上的人躺下休息。叶挽秀瞪着眼看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醒了也默不作声,跟个木偶一样随人摆弄。
  农妇看着叶挽青这幅样子有些怕:“这好好少年郎怎么这幅模样?”
  诚摇摇头,“有没有热食?赶了一早路,现在饿的两眼发黑。”
  农妇:“有的,有的,今天刚抓来的鱼要吗?还有我院里鸡,土生土长,养得肥滚滚,给这少年郎补补身子最好不过了。”
  “要,去弄吧。”诚掂量着给了枚碎银,“够吗?”
  “够了。”农妇笑,“干粮钱都算上,也够的。”
  门关上,脚步声远去。
  “你在想什么?”诚问。父亲,母亲,昨夜的场景,还是,什么都不去想。
  真的听得到自己说话吗?不然为什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如果你想回家,我可以送你回去。”诚揣测他是否已经猜到父亲话语中透漏出的叶母的死讯。
  但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诚不再搭话,叹了口气靠在床头,看着包的方方正正的布包,想到父亲的尸首也不知会葬在何处,悲哀伤痛迷茫一齐涌上心头。
  过不久妇人端了盆盆碗碗进房,就看见两个少年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沉默着收拾好就退开,诚舀了碗鸡汤,递到叶挽秀面前,没反应,捏勺子舀了汤喂,也不喝。
  “……如果你想死,我可以给你个痛快。”诚收回手,“反正死不就是那样么……躺在地下,什么都不知道,就像睡着了一样,世间的俗世也不会再烦心。”
  “我以为你想救我?”叶挽秀嗤笑。
  “救你?带你走只不过顺手,你想死便死,想活我就养。随便。”
  “用我父亲的全部家产。”
  “也是你,我父亲还有我十数名伙伴的买命钱。”诚毫不客气,“现在你父亲的全部家产都成了我的。”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赏脸带上我跑路。”叶挽秀咬牙。
  诚:“感谢倒不用,我带上你,只是觉得多一人不多,少一人也不少。”
  叶挽秀怒道:“你没有心的吗?对什么事都能随便?你杀了我父亲却想收留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虽然我确实是你杀父仇人……但我父亲也是被你父亲杀的。”诚提醒,“所以你是我杀父仇人的儿子。”
  叶挽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