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紫溯为烨 作者:默解

字体:[ ]

 
书名:紫溯为烨
作者:默解
备注:
文案
小时候他们许下了约定,长大后他们都实现了,可是他却抛弃了他,一走便是八年,八年来他是如何撑过去的,最后......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青梅竹马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夙沙烨/穆珵 ┃ 配角:乔笙贺/喻天翔 ┃ 其它:
==================
 
  ☆、再相见
 
  第一章
  夕阳馀晖,阳光照进房里染红了黑暗,也让他残破的记忆鲜明了起来。
  「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小时候的夙沙烨小心翼翼的开口,不料,女孩的回答却是这样的。
  「我妈妈说不能跟你一起玩,因为你没有爸爸,不是好孩子。」
  孩子的话是最真实的,却也是最残忍的,大人总是这样,将自己的意志加诸在孩子身上,一句话便可以将他伤得遍体鳞伤。
  夙沙烨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明白这个道理。
  所有的痛他都往肚子里面吞,他不愿意让自己的母亲知道,他也不愿意哭泣,那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的欺负他。
  「私生子,不乾净的东西,没有爸爸的小孩,哈哈……你还要来上学吗?都不觉得丢脸吗?」
  嘲笑的语气,不安好心的眼神,夙沙烨被一群男孩子团团包围,进也不是,退也不能,只希望能把自己缩小,小得他们找不到,这样他们也许就不会欺负自己了。
  没有爸爸也不是他的错啊,为什麽大家都要这样对他?他到底做错了什麽?明明,明明就是那个男人抛弃了妈妈啊!
  双手抱着头,尽量避免拳头落在自己脸上,希望回家妈妈不会看见。
  一直到光明闯进了他的眼里,他是一个转学生,长得很英俊,怎麽看……都不像是愿意和这样的他当朋友的人啊!
  冲进人群,他抓得他的手腕生疼,他陪他挨打,他帮他对抗那些人,後来老师在课堂上问,你们以後的梦想是什麽?
  我不知道,因为那个男人给母亲的钱,足够他花一辈子了,而且像我这样的人又能当什麽呢?
  下课了,他还是那样抓着他的手腕,手很疼可是却温暖进心底,他说:「小烨,我以後想要当比他们更坏更坏的坏人,这样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记忆中的他,挥舞着小小的拳头说要保护他,为了他以後要当坏人,为了他,要变得很强很强,当时的自己又是怎麽回答的呢?
  夙沙烨对着他灿烂一笑,「珵要当坏人?那我就当医生吧!这样就算埕受伤了,我都可以治好。」
  「小烨要一辈子陪在我身边,绝对不可以抛弃我。」
  孩子的童言童语全部储存在那泛黄的回忆里。
  细碎的呢喃从房间角落传出,「穆珵,你真的是坏人。」
  最终到底是谁抛弃了谁?我还在这里,你却已经走了。
  凌晨一点,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的回忆,想也知道是谁打的,举起话筒,耳边传来一日往常的急促语气,「小烨,你现在赶快过来,有紧急病患。」
  是啊,只有紧急病患才会愿意让他这样的医生治疗,平常哪里有人会愿意让他这个私生活糜烂、恶名昭彰的医生动手术呢?
  珵,我真的好想你。
  车子疯狂的在道路上飞奔,他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至少可以让他忘记一些事情。
  匆匆换上白大挂,身体依靠在墙壁上,夙沙烨又再次陷入回忆,一直到老院长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小烨,对不起这麽晚还把你叫出来。」
  夙沙烨摇头,那张雌雄莫辨的脸上是一抹淡淡的笑,「没关系,平常什麽都不做,我才觉得不好意思。」
  「小烨其实是个好孩子。」老院长慈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目送他走进手术室。
  「麻醉好了吗?」
  「抱……抱歉。」看着另一位医生手忙脚乱的,夙沙烨只是无奈的笑,一直到抬头,他看清楚那个人的脸。
  如雷轰顶一般,夙沙烨僵在原地,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手术刀,他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一向以外科医术为骄傲他居然……害怕了。
  手术台上苍白的脸,紧闭的唇,眉宇间的霸道,熟悉英俊的面孔,腹部上深可见骨的刀伤,触动心弦的血迹。
  第一次他希望他永远不要见到他,为什麽多年後的相见,居然是在手术台上,为什麽要这样对我?
  夙沙烨忽然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只要有回忆陪伴就好,你为什麽要以这种方式出现,为什麽!
  踏出手术室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一样,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绷紧的弦,终於放松,可是心情却五味杂陈。
作者有话要说:  警告,主角可能有些小白莲,不过这是有原因的。
 
  ☆、逃跑
 
  第二章
  如果要看见变成尸体的你,那我宁愿不要看见你。
  巡房,他连一次都没有去就跑了,这是第一次,不是病人先嫌弃他,而是他先跑掉,院长会气死吧……
  可是他却不知道要去哪里,回家?不,穆珵知道他家在哪里,旅馆?那种冷冰冰的地方他也不想去,所以……他做了一个最蠢的选择,酒吧,还是同性恋酒吧。
  穆珵出院这天,巨大的音响声充斥在夙沙烨的耳边,酒,一杯一杯的被他灌下去,热闹,吵杂,可他的心仍然空虚的恐怕,他知道,今天,他出院了。
  调酒师不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这麽喝酒,可是……看见旁边不怀好意的眼神,他第一次想要劝人,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男人。
  微薄的嘴唇勾着美好的弧度,可是却带着淡淡的哀伤,彷佛被全世界抛弃一般,那人穿着白色丝质衬衫,黑色风衣带着些许禁欲的气息,修长挺拔的身材,让人想要狠狠疼爱一番。
  酒杯被推夙沙烨的面前,男人带着磁性的声音蛊惑着,「这杯,我请。」
  正如调酒师的猜测,有人上去搭讪,酒里不知道参下了什麽东西,他却不能提醒他。
  抬头黑色的眼睛并不清明,很明显是快要醉了,他一手撑着脑袋,连摇头都是罪过的风情万种。
  目送那个男人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凌晨三点,看来今天他不会好过,许多黑道人士都盯上了这个可口的身体,调酒师摇头,惋惜的把那个身影抛至脑後。
  □
  穆珵醒来第一句话就是:「他人呢?」
  站在床边的男子抓了抓头发,支支吾吾的回答,「呃……大嫂跑了。」
  「去哪了?」
  看着自己老大的表情,他觉得接下来的答案绝对会让老大想要杀人,乔笙贺很苦闷缩了缩脑袋回答,「炼桦。」A市数一数二的同性恋酒吧。
  碰的一声拳头狠狠砸在床上,穆珵挣扎着要起来,「我操,长胆子了他。」
  「穆珵,火气别这麽大,你这样伤口会裂开,缝合起来很麻烦的。」一身白大挂的人走进病房,拉开窗簾,让阳光灑了进来,「而且现在是我,可不是小烨给你缝合,你可要想清楚。」
  「喻天翔,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而且……」斜长的眼睛露出了些许嗜血,无形的压力油然而生,「让你顾人,你给老子顾到【炼桦】里,你要怎麽负责?」
  喻天翔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完全没有把穆珵放在眼里,「这不是还没出事吗?大不了你早点出院去保护他。」
  穆珵撇嘴,也不继续追究喻天翔的责任,反正那家伙本来就这样,而且他还不怕他,就是软硬不吃的一个人,大概只能跟他说的一样,早点出院了,「他怎麽会去那里?」
  喻天翔那张经常上扬的薄唇,似乎开口就能倾倒众,「恐怕是某人太过华丽的出场方式吓跑他了。」
  穆珵沉默的看着喻天翔离开,「乔笙贺,让下面的人盯紧【炼桦】。」
  「是。」
  □
  昏黄的灯光,让夙沙烨栗色的长发更加突兀,手腕被有些熟悉的力道抓住,蛊惑人心的声音传到耳边,「做我的人。」
  歪着头,夙沙桦呢喃着,「穆珵?」
  男子微微一愣,笑着哄他,「是我。」
  「穆珵,我爱你,可是你为什麽要这样出现在我面前?我好害怕……」夙沙烨的手不自觉的抚上男人的脸,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不是穆珵。
  捧着夙沙烨小巧的脸,男人笑着问,「如果你永远留下来,我就永远陪你怎麽样?」
  「你不会再离开了吗?」夙沙烨眨了眨眼,长长的眼睫毛在灯光下留下了一片阴影,不像男人异常漂亮脸孔,勾得男人嚥下自己的口水。
  「当然。」
  就在夙沙烨要把自己卖掉的那一刻,有人一拳就往男人的脸上招呼,「操,老大的男人你也敢碰,王济你他妈还有没有脑子?」然後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大嫂,你没事吧?」乔笙贺抓着夙沙烨的手,紧张的看着他,笑话,他大嫂可比任何人都金贵,要是他大嫂出了什麽事,他还有命活吗?
  夙沙烨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王济身上,他挣扎着,「穆珵!」
  乔笙贺努力的拉住想要扑进去的夙沙烨,眉毛皱在一起,像是打了结一样,他又不敢对夙沙烨做什麽,一直到某救世主的出现。
  低沉熟悉的声音传进夙沙烨的耳里,吸引了他的注意,「叫我?」
  穆珵一把将人扯到自己怀里,乔笙贺顺势放手,然後窝到一旁的角落,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像电灯泡 。
  黑色的眼睛有些迷茫,他看着穆珵如同小学生一般天真的发问,「穆珵?那他是谁?」
  穆珵无奈宠溺的笑着,伸手揉乱他整齐的头发,「是骗子,就让你不要乱跑,小心被骗。」
  
 
  ☆、娃娃
 
  伸手想要捞身边的娃娃,可是却扑了空,而且这触感……不对劲!
  夙沙烨猛然张开眼,想要撑起身体可是一双手却环上他的腰,那双手发力,他被压回床上,一个男人的怀里。
  夙沙烨挣扎着,声音有些颤抖的喝斥道,「放……放手!」
  「小烨……」沙哑低沉又富含□□的声音让他身体一僵,「不要动了,否则後果自负。」
  「穆……穆珵……」他的身体在抖,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黑色的瞳孔却是涣散的,似乎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穆珵抓住他的肩膀,强迫夙沙烨看着他,他明显不对的样子让他有点慌张,「小烨,小烨,看着我,你怎麽了?」
  拳头一个一个落在穆珵胸膛上,金豆豆掉得穆珵看了觉得难过,「走开!你为什麽回来?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抱着夙沙烨的手不自觉的缩紧,他心疼的安慰着他,「我没有不要你,小烨,我还在这里,不是吗?」
  「穆珵,我恨你……」眼里滴滴答答的落下,最後夙沙烨居然趴在他胸膛上睡着了。
  手轻轻抚着夙沙烨的背,穆珵脸色柔和让人感到放松,他大概只差没哼摇篮曲,「乔笙贺。」
  门缓缓的打开,外面待命的人恭敬的走进来。
  「我要小烨这八年的资料。」
  「是。」
  乔笙贺走出去,在门关上前,他听见他那堪比活阎王的老大,轻声细语的对着大嫂说:「我会补偿你的,以後我养你一辈子。」
  老大很爱大嫂,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八年来,大嫂一直都有人暗中保护,谁要敢对大嫂动手动脚,穆珵一定会把他拆了,正如同地下室的王济一样,只是乔笙贺不知道,他爱得如此深。
  穆珵轻手轻脚的走出门,然後他看见还在门口发呆的乔笙贺,眉毛拧了起来,乔笙贺一愣,赶在穆珵发作前,跑了。
  穆珵揉揉太阳穴,心里十分感叹,乔笙贺落跑速度简直倍数成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