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夏叶之春 作者:阔叶林

字体:[ ]

 
他被继父毁掉了所有,性格温柔内向,若不是那一次的机缘巧合,他不会认识萧子夏,不会有勇气活下去。生来便充斥着不幸的他,是否最终会得到他不敢奢求的幸福……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杭雪春 ┃ 配角:萧子夏,叶纪 ┃ 其它:换攻,童年阴影,总裁,长篇,豆腐首发
 
 
☆、噩梦开始
 
?  一个平淡无奇的夕阳泛着金波的傍晚,十二岁的杭雪春被妈妈接回了家。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印象中的妈妈永远冷着面孔,将手机夹在脸与肩膀之间不停地打电话,手头则是白花花的令人晕眩的公司账务表,偶尔不忙了,就与一帮男男女女出去喝酒打牌,闹到深夜便回来与爸爸吵上几句。
  他和妹妹两个人从小都是爸爸陪,像这样被妈妈开着宝马带回去还是第一次。
  车子里的温度刚刚好,气氛却很尴尬,一千零一夜的香水味叫他有些毛骨悚然,于是他开口:“妈妈……上周的数学测验,我拿了一百分……”
  “嗯。”后视镜里妈妈的妆容精致,却没有半点变化。
  杭雪春有些泄气,和爸爸在一起就不会这样,可以聊许多话题,还能撒娇买两只棉花糖。
  爸爸是个温柔的人。
  他轻轻笑了。
  ---------------------------------------------------------------------------
  家里出奇的冷清,杭雪春想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出哪里不对。
  “妈妈,妹妹怎么不在家?”杭璇才九岁,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没有玩伴是不会乱跑的,所以每次她都在等哥哥回来。
  杭霞的目光冷下来:“小春,你以后没有妹妹了……别再问这个问题。”
  他立刻噤了声。
  妈妈疲惫地长叹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开始向外拨电话。
  “西西,我让你聘的保姆呢?怎么还没到!你这个月奖金不想要了是吧?手脚再这么慢信不信我炒了你……”
  杭雪春默默地走回楼上自己的房间,经过妹妹的屋子时他发现,里面已经空了,墙上的美少女海报都不见了踪影。爸爸呢?他悄悄走进主卧,床单干净熨帖,而衣帽架上只剩了女人的东西。
  他忽然地有些想哭。
  可是他不敢,让妈妈发现了,妈妈会生气的。
  不久保姆来了,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总算将杭雪春的兴致提起了一些。
  “蒋嫂,你这手艺真不错,看来这月薪八千也不亏。”
  妈妈就是在难得的夸人是时候脸上也不会露出一丝笑容的,她是嘉思的老总,所有的事都是她说了算,包括兄妹俩跟谁姓。
  保姆笑了笑,看了一眼杭雪春,岔开话题道:“太太,小少爷长得可真好看,一看就知道是亲生的。我做过几十家的保姆,都没见过这么俊的孩子,将来接了您的家业,绝对是高富帅。”
  难得的,她噙了一丝笑意抬眼看了看杭雪春,随口答道:“就那样。”
  ---------------------------------------------------------------------------
  日子平淡地过了一个月,杭雪春才发现自己已一个月没笑过了。
  好想念爸爸,还有妹妹……
  他们过得好吗?
  虽说是不肯相信,但杭雪春也不是傻子,知道父母离了婚,爸爸丢下他带着妹妹走掉了。
  每天放学变成蒋嫂去接,蒋嫂不太会开车,便每回接了他叫出租车回来。
  杭雪春小小年纪,便知道了什么叫惆怅。
  然而一个陌生人的到来,生生将他推入地狱。
  那是一个周末。
  “小春,叫邵叔叔。”妈妈竟然在笑,杭雪春有些不敢相信,讷讷答道:“邵叔叔好。”
  “杭总,这就是小少爷啊,啧啧,真是好看到没话说。”这个叔叔看上去很年轻,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浅灰色的西装笔挺,他笑着,摸了一下杭雪春的头。
  他预感到不妙。
  果不其然,没出两个星期,那邵叔叔便提着个大行李箱住了进来。
  “小春啊,叔叔和你妈妈结婚了哦,你要是不愿意叫我爸爸,那就叫叔叔吧,我不会逼你改口的。”邵叔叔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身上稍浓的男士香水味微微呛到了他。
  杭雪春不知该怎么回答。
  “衍东,这孩子嘴笨,光脸好看,什么都不会说。唉,都是他那爸教的。”
  “霞,孩子还小嘛,慢慢来,不能急于求成。”
  “他要是像你一样能说会道才好呢,你多教教他,小春可乖了,很听话的,被你教上两年肯定大变样。”他们一边说笑着,一边走进了卧房,妈妈回头看了一眼儿子:“早点睡,想要什么就喊保姆。”
  房门关上,只留杭雪春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这回他再也没忍住,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悲伤得擦都擦不干净。
  ---------------------------------------------------------------------------
  他仍旧叫邵衍东为“叔叔”,继父则主动承担起送他上下学的责任。
  明明他也是笑容满面的,可杭雪春总觉得害怕。
  对爸爸的思念日积月累起来,变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塔,他夜夜睡在里面做梦。梦里爸爸牵着妹妹,和自己一起出去放风筝。
  蒋嫂忽然地被辞退了,由继父掌厨。
  继父的手艺确实不怎么样,他也确实年轻,才二十七岁,刚刚脱离单身。但妈妈不嫌弃,仍旧鼓励他。
  杭雪春是个乖小孩,从来不懂得批评人,即使一天一天地瘦下去了,也一句话都不说。
  因为爸爸说做人要宽容,男孩子尤其要这样。
  六月里梅雨不断,有时夜里也会有惊雷,妈妈正在此时出差去了广东开会,据说连开带玩要去半个月。
  就在妈妈走的第二天晚上,继父忽然很亲热地抱了抱杭雪春:“小春,怎么瘦了?今天有点冷,叔叔和你一起洗澡好不好?”
  其实杭雪春一直害怕自己会在妈妈出差期间被他杀掉,虽知这是妄想,却还是摇了摇头:“不了,我——”
  “小春真的好可爱哦,”继父忽然强势地打断他,“叔叔特别想和小春一起洗呢,小春为什么不愿意呢?叔叔非要和你一起洗!”他脸上挂着的笑已有些含义不明,迅速地脱了衣服,只穿一条内裤便钳住杭雪春的胳膊将他往浴室里拖。
  他没有办法,只好妥协。
  浴缸虽大,但坐了两个人还是略略嫌挤,杭雪春已在极力退让,却还是和继父靠在了一起。
  “小春,你那样坐,不会不舒服吗?”
  他没回答。
  “小春,叔叔一直很害怕你会不喜欢我,叔叔哪里不好你也不说。小春你不要这么防备我好不好,你妈妈看见了会伤心的……”天气的确很冷,水汽蒸腾,一时看不清继父的表情。
  嗯?自己让继父为难了吗……
  “不是的,叔叔……”
  “那你坐过来嘛,那里很冷的。”雾气中伸出一只手来,杭雪春下意识地要挥开,却又生生止住了,任那只手揽过自己的肩膀向那一头带去。
  热水漾开,杭雪春一个支持不住,摔进了继父怀里。他慌忙撑起身子:“对不起……”
  继父抱住欲逃离的他:“没关系,小春,叔叔抱抱你,帮你洗好不好?”
  声音不同于平时,微微的有些沙哑低沉。
  杭雪春太小了,听不出其中情/欲的味道,只是觉得继父不对劲,却又不明白是为什么。?
 
☆、强权与弱势
 
?  “叔叔,我自己洗就行……”
  快逃……他心中只有这个念头,似乎预感到会有什么恐怖的事即将发生。
  十二岁的他能想到的最吓人的事只有死,他还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活法叫做“生不如死”。
  “小春真是太美了,眼睛好漂亮,身子也好看……”继父没听见他说话一般,自顾自温柔地将热水泼到他身上,骨感的手指滑过/他/幼嫩的肌/肤,仿佛冰冷的刀片游走。
  杭雪春坐不住了,微微挣扎起来:“叔叔,我——”
  忽然他触碰到了一样事物,那么烫,那么硬……
  是什么……他忍不住低头去看。
  “不行了。”继父的薄唇吐出一句低语,迅速低下头去吻住杭雪春的小嘴,同时抱住他站起身来,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就这样带着浑身的水汽快步迈进卧室。
  杭雪春完全吓呆了,任继父的舌在他口内索/取,一时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直到后背贴上棉被柔软的触感,才稍稍回过神来。
  继父在吻我?
  杭雪春看过偶像剧,知道男生很爱女生的时候会吻她,可是,可是自己是男孩子啊……
  他刚要反抗,继父忽然放开了他,桃花眼含笑,声音说不出的奇怪:“小春,叔叔教你做快乐的事情好不好?不告诉妈妈……”
  杭雪春感到继父在用一根很烫的棍子戳他,四肢挣扎起来:“不、不要。”
  “真的不要吗?会很快乐的……”
  “不要,叔叔你放开我,不要再戳我了……”
  继父的眼神忽然冷下来,左手迅速抓住他两只细弱的手腕扣过头顶:“小春,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继父的力气太大了,根本挣脱不了,杭雪春用力扭着身子想要逃脱,殊不知他这样做对于继父来说,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诱/惑。
  继父的右手游移到他臀/间,轻轻叩了叩那幽/门。
  没有润/滑……他忽然犯起愁来,自己忍到现在已经快要爆了,竟然还不能一/插/而入……邵衍东愤恨地骂了句娘,吐了些唾沫出来,就着唾沫勉强摸索了半天,好在刚才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身体已经有些打开了,他稍费了些功夫,终于插/进去一根手指。
  杭雪春只感到一阵无法言说的恶心,他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继父的开拓仍在继续,转眼已容下了三指。
  痛,无边无际的痛将他吞噬,似乎后/穴已经撕裂一般。杭雪春突然尖叫起来:“不要!啊——拿出去——”
  继父眸中一道寒光闪过,抽出手来干脆地扇了他一巴掌:“贱/货!你再叫我弄死你你信不信!”
  力道用得很足,杭雪春一下子被打懵了,眼泪胡乱地流着,流过那半边被打肿了的脸。
  那根很烫的棍子捅进来时,他半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目光空洞,只有眼泪还在不停地流。
  外面在下雨,一道一道的闪电落下来,照亮了四周连绵不绝的黑云,窗帘裹挟着闯进来的冷风上下翻飞,他早已听不清耳边继父的粗喘。
  这样的凌迟持续了多久,他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一道热流,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忙不迭地闭上眼。
  是什么?他已经不想再去管了。
  “哼,连□□都不会,浪费了这副好身子。亏我还没身寸在里面,搞得跟jiān/尸一样。”继父的声音冰冷,继而离开了他的身体。
  杭雪春浑身脱力,又睁不开眼,手腕被勒出两片淤青,身上到处都是那个禽兽留下的吻/痕,后/穴更是痛得不似自己的。为什么没有死呢?死了多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