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主总要我爱他+番外 作者:古莘

字体:[ ]

 
 
本文又叫《预谋邂逅》
林浔是个不温不火的二三线小明星,因为被某个有权有势的金主大人看上,开始红了。
他以为自己是个替身,最后才知道自己是被替身的。
娱乐圈文,包养文,主受文
 
内容标签:恋爱合约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浔,江睿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  小雨淅淅沥沥,顺着林浔的脸庞流下,他缓缓倒下,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心,想要伸出手,最终却无力的垂下。
  “好!过!”导演兴奋地一挥手,喊道。
  助理小芹赶紧拿了条干净的毛巾给林浔披上,开心地笑了起来:“林哥,终于过了!”
  她的欢呼声包含着太多不一样的情绪。
  林浔嘴角翘了翘,轻轻地“嗯”来了一声,声音低沉。他的头发基本上湿透了,顺着脸颊流下,在镁光灯的照射下,隐隐有着禁欲的味道。
  他是长得很好的,白皙的皮肤,红嫣的嘴唇,最惹眼的是一双丹凤眼,他看你的时候,毫不在意,配上他慵懒的性子,不经意间就被勾了魂去。
  连导演也是这么认为的,让林浔当男配是上头安排的,他本来不太情愿,但见到林浔本人后就不那么想了,演技差点就差点吧,现在的观众不都喜欢看脸吗?
  他走过去安抚几句,让林浔回去好好休息,别忘了之后的宣传,说以后有好的剧本肯定不会忘记他。
  林浔摆了摆手,说:“这么折腾的我以后不接了。”
  当时进娱乐圈是因为王卫告诉他当明星既轻松来钱又快,他一贯懒得厉害,否则凭着王牌经纪人怎么能不温不火十年呢?
  导演被他的话噎了一下,终于知道王卫每次提到林浔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憋屈的原因了,要不是上头吩咐,他也不至于自己贴上去。
  进了保姆车之后林浔拿了本八卦杂志往脸上一挡就开始休息,保姆车宽敞又豪华,是他这几天才开始有的待遇。
  小芹在一旁叽叽喳喳不停,一会儿说起女主角真人比屏幕上还好看,一会儿又说导演脾气没有传说中那么坏。
  她是一个热情过度的女孩,从林浔出道的时候就开始跟他。没有因为他不出名而怠慢,也没有因为他被包养而瞧不起。
  耳边是小芹絮絮的唠叨声,林浔闭着眼睛开始算日子,周五,金主大人召唤的日子。
  冷清,第一次到金主家,林浔就是这种感受。冰冷的瓷砖,高档泛着金属质感的家具,整个房子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可以居住,能称为家的地方。
  林浔忍不住笑了起来,的确不算家,只是一个用来和包养的情人上床的地方。
  他进门,往沙发上一躺,听到厨房有动静,估计是保姆阿姨,看金主还没有来,索性就先休息一会,这次的角色真是把他累坏了。
  江睿端着菜到客厅的时候发现他的小情人正躺在沙发上睡觉,把手里的盘子放在餐桌上,他顺手拿了一条毯子替林浔盖上。
  他的眉头微微皱着,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一遇到烦心事就不耐烦的皱眉,像一只慵懒的小猫。江睿情不自禁地想去抚平他眉间的褶皱,林浔恰好睁眼。
  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薄唇微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眼眸下垂,三十岁的男人有着那个年纪该有的沧桑,原本算不上英俊的脸因此增添了几分魅力。
  林浔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扬起身子蹭了蹭他的脸,“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睿站起身子把他抱起来,双手托着林浔的下巴,让他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往餐桌走去:“在你过来之前。”
  “嗯?”林浔一眼看到满桌的菜,惊讶的看向江睿,“是你在做菜?”
  江睿将他放到座位上,笑道:“尝尝味道。”
  不用他说,林浔很自觉的拿起筷子开始试菜,他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到嘴里,还没有吃完就忍不住夸赞起来:“好棒!你都可以去当厨师了!”
  “喜欢就多吃点。”江睿目光温柔,“我以前的愿望就是当一个厨师。”
  林浔被他温柔望着,差点忍不住打一个寒颤,总觉得对方透着自己在望着什么人。但作为被包养的一方,既然金主有倾诉的欲望,他也只好顺着话题问下去。
  “为什么想当厨师?我以前只希望身边的人都是厨师。”
  江睿深深看他一眼:“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他跟你一样,希望身边的人都是厨师。”
  林浔笑着打了个哈欠,知道接下来的话题不是他该知道的,自然的转移话题:“看来世界上还是懒人多啊。”
  江睿也不深究,只是笑道:“懒成你这样的可不多。”
  林浔将嘴里的菜咽下去,赞叹一声:“我有福气哇。”
  江睿微眯着眼看他,抬一抬下巴,狭长的丹凤眼往上扬,林浔冲他笑起来:“看吧,存款要没了就有人愿意养我,还把我照顾的那么好,你说我福气好不好?”
  被他这一眼看的□□发热,江睿忍不住撷住他的下巴,啃咬起来:“我更有福气。”
  用钱买来的算什么福气?林浔心中觉得好笑,脸上却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更加热烈的回应他的亲吻。
  这顿饭当然是不能好好吃下去了,也没有人在乎这个,两人吻着吻着就抱进来了房间,一顿餍足之后,江睿似乎是对林浔刚刚的表现非常满意,搂着怀里的人还有温存的欲*望。
  “累吗?”
  林浔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心想有权势的人大概都是这幅模样,都把表面文章做的那么好。一脸关切的问他累不累,倒还不如直接让他睡觉来得贴心。
  “黄导有个剧本,男主是个哑巴,不会太辛苦,我帮你要了过来。”
  林浔闭着眼睛抹了把脸,“不想演。”
  看着他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江睿忍不住笑了起来,吻了吻他的鼻尖:“我保证,真的不累。”
  林浔唔了一声,推开他靠近的脸,烦躁的问:“你都要养我了我干嘛那么累?”
  “我想看你熠熠发光。”
  “好吧好吧,谁让你对我那么好呢。”
  看的出来身边的人耐心已经到了临界点,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快睡吧。”
  “唔。”林浔翻了个身很快睡着了。
  江睿盯着他的睡颜看了许久,坐起来靠在床头,下意识的想抽根烟,转念想到身旁的人最讨厌烟味,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他觉得好笑。
  这么多年了,自己竟然还跟个愣头青一样,简直无可救药。
  ——————————
  第二天林浔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王卫让他去拿剧本,还说这次好好演肯定能火,挂了电话,林浔暗叹一声,金主的动作可真快。
  王卫在公司等林浔,看到来人带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只露出一个白皙的下巴,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将完美的身材展露出来,他一点都不觉得江睿那样的人物会对林浔上心很奇怪,就算他不是同性恋也觉得林浔诱人的紧。
  林浔不知道王卫内心的想法,摘下墨镜随意的丢在桌子上,懒散的往沙发上一靠,“剧本呢?台词多吗?”
  王卫翻了个白眼,他十年前在马路上发现林浔的时候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签下他,只觉得这个少年一定会红遍全世界。
  前几年他把所有的资源都留给林浔,跑前跑后去替他拉剧本,甚至放下了手里的一个影帝,谁知道这人竟然懒成那个样子!
  一会儿说台词太多不演,一会儿又说动作太难不演,还说什么演个小配角就好,能赚钱又不会太累。
  刚开始王卫还会苦口婆心的劝,但后来这几年也就随他去了。他没有想到林浔竟然会愿意跟着江睿,他那种性格,根本就不可能为了物质委屈自己。
  王卫想不通归想不通,现在林浔居然愿意演主角了,他说什么也要把这十年的本都捞回来。
  “大明星,你演的是个哑巴,没台词。”
  林浔轻轻笑了起来:“看来我真能火,都提前叫上了。”
  “别贫了,赶紧回去琢磨剧本。”王卫哭笑不得的将剧本扔在他身上。
  剧本讲的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哑巴,在孤儿院长大,在绘画上很有灵气,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
  哑巴喜欢和他一起长大的孤女,他供养孤女读书,留学回来的孤女青春富有活力,很快就和一个富二代开始谈恋爱。
  剧本主要刻画的是三个人的情感纠葛,有大片大片对哑巴的心理描写,最后一幕是哑巴的一幅画得了奖,画面上他站在远处,看着一对情侣越走越远。
  这样的文艺片很考究演技,特别是眼神的特写。林浔的演技说不上好,而且以前只演小配角,也不会特意去琢磨自己的演技。但这次不一样,没有台词就意味着更注重演技。
  林浔忍不住抹了把脸,江睿还说不会太累,简直太过分!他还想着下次见面时要怎么找回场子来,江睿的电话就来了。
  “阿浔。”
  这一声阿浔让林浔恍惚了一下,曾几何时,似乎有一个人也喜欢这么喊自己。
  “阿浔?”江睿长久听不到回应,又喊了一声。
  “我在。”林浔回过神来。
  “晚上有时间吗?约了黄导,一起吃个饭。”
  都安排好了还问有没有时间!林浔忍不住腹诽,嘴上却说:“好。”
  “我来接你。”
  林浔愣住,金主这是要来他家吗?
  “阿浔,不可以吗?”他把声音压低,轻轻地声音像带着魔性一般穿过电话直击林浔的心脏。
  他脑子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好哇。”
  “我五点过来。”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就怕林浔反悔一般。
  林浔话音刚落就后悔了,他扫了眼乱糟糟的房间,丢得满地的衣服,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金主看到自己生活这么随意后会不会抛弃自己??
 
☆、第二章
 
?  江睿四点半就到了,林浔刚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江睿毫不介意的坐在堆满衣服的沙发上,拿过林浔手里的毛巾,体贴的替他擦头发。
  双手空下来的林浔乐得指使日理万机的江董做这种小事,“不能摩擦,发质会受损。”
  “我还以为你不在乎这些。”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手里的动作到底温柔了很多。
  “我得靠这吃饭呢,怎么能不在乎呀!”
  “王卫说你这房子都是公司分配的,这几年根本没存钱下来。”
  “存那个干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要是哪天一命呜呼了岂不可惜?”林浔随意笑着回了一句,再多的钱他也不是没有过,最后变成怎样了呢?
  江睿急忙捂住他的嘴,满脸严肃:“你不要乱讲话,快呸掉。”
  林浔先是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你还挺迷信的。”
  “快呸掉!”江睿一点不觉得好笑,这种事情怎么能乱开玩笑,天知道他只要一想到林浔可能会死掉这种事情差点要窒息。
  林浔更加笑得欢,差点从沙发上滚了下去,江睿眼疾手快抓住他,他才止住笑:“呸呸呸!行了吧?”
  “阿浔,以后不要说这种话。”江睿下巴抵在他额头上,青色的胡渣刺得他痒痒的,低沉的声音让他情动。
  林浔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双脚攀上他的腰,下半身轻轻地摩擦江睿某个开始抬头的部位,“我想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