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钟先生的烦恼 作者:液液液液液

字体:[ ]

 
       ~︺  
     
《钟先生的烦恼》作者:液液液液液
 
文案:
 
是肌肉壮受爱上我。
 
钟先生被渣受绿帽后分手出国,结果他那浑身都是肌肉的壮硕下属竟然跟他表白。
 
可他不喜欢肌肉太多的,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钟先生是攻!钟先生是攻!钟先生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骄傲与卑贱》里钟先生的故事。
 
 
 
    楔子
    
    “钟季,我们分手吧。”黄嘉益面无表情地看着钟季,语气很平淡。
    夏日的午后,阳光毫不吝啬的透过咖啡厅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洒在这两个面对面坐着的人的身上。
    “好啊。”钟季微笑,显得比黄嘉益更冷静,都不问为什么,也不挽留,直接便答应了这个要求。
    “……你……”黄嘉益几乎愣住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个字来。
    接着,钟季站起身来,自钱包里拿出一张纸币放在桌子上,拎着包便要走。
    “钟季,你都不问问理由吗?你为什么这么绝情!”黄嘉益也站起来,喊住了背过身去的人。
    钟季回头看他,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失,“我绝情?你想让我知道什么理由?是我做得不够好?是我不会爱人?又或是我没有答应你来成华上班的要求?还是我没有给你提供优渥的生活?”
    黄嘉益被钟季问得哑口无言。
    “你的这些话,已经在我们无数次的争吵中说了无数次。我不先提分手,是因为我觉得我们相处三年了我还顾及情分,还想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总说我不爱你,不重视你。可我要是不爱你为什么还能包容你那臭脾气,包容你和别人上床;我要是不重视你会不眠不休的帮着照顾你生病的母亲并在她去世的时候为她守灵,而你还能安心在学校考试。黄嘉益,这些事儿我并不想提,毕竟大家心知肚明。我们这种人,能找到一个觉得相处还不错的对象就很不容易了,所以这么长的时间,我也是用了心的在和你相处。”
    黄嘉益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钟季会把旧账翻出来一页一页的念给他听,而且出轨这事儿也被他知晓,是啊,钟季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碰过他了,也越来越冷淡。
    钟季头也不回地走了,黄嘉益突然有点后悔把他约出来提分手,明明……钟季对他很好,只是时间长了,再也没有激情,而钟季过于沉醉在工作中,以致于忽略了他让他觉得寂寞,所以才去找了别人……
    正这时从后面的座位上站出来一个人,走过来拥住了他的肩膀说:“嘉益,别在意这么小心眼儿的男人,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可黄嘉益并没有答复,他直直盯着钟季离开的方向,眼睛都不眨一下。
    
    第一章
    
    飞机降落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异国城市中,钟季拿好行李下了飞机。
    他的上司兼好友敬锋说李湉会来接他,还特地问他记不记得李湉。
    李湉,他能不记得吗?当年敬锋成了成华的老大,给他升为副总便不再担任敬锋的助理,于是在给敬锋挑助理的过程中,自己挑中了李湉,这家伙跟着自己没干多长时间,就被敬锋要走了,接着还跟着敬锋来到国外办分公司,据说成绩突出表现优秀,特别得敬锋的器重,但他这次并没有跟敬锋回国。
    因为长途飞行睡眠不足,他有些头疼,只想快些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于是便加快了脚步,谁知刚出来,就被叫住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高大而又壮硕的男人再冲他挥着手,“钟副总,这里!”
    钟季抬起头,那副熟悉的面孔正冲着他傻笑,随后跑到他面前,整个人几乎要把他罩住了一样,“我来接您了,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
    钟季从来没觉得自己矮,而此刻,李湉站在他面前,这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让他觉得十分压抑,他记忆中的李湉可不是这个规格的,在国外的这几年,他是不是又壮了?“记得,李湉嘛。”
    “嗯,您飞了这么久一定累了吧,车就在外面,您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您休息两天再去公司也没问题,这边的运营很稳定。”李湉接过行李,难掩心中的喜悦,一边走一边碎碎叨叨的跟他念着。
    记忆中的李湉并没有这么能说啊,当年他还觉得这家伙够稳重,怎么几年不见,就显得聒噪了呢?一定是他太累了产生的幻觉。
    上了车,钟季并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闭着眼睛休息,李湉也不再讲话,放些舒缓的音乐,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钟季似乎睡着了,但并不踏实,等他被李湉叫醒,车子已经停在一栋房子前。
    “钟副总,就是这里了。”李湉下车拿了行李,用钥匙开门,把钟季引了进去。
    很宽敞的房子,被收拾的非常整洁,因为是夏天,所以空调也开得非常凉爽。“您的房间在二楼,我的房间在一楼,您好好休息,如果有事可以打内线电话115找我。”
    听完这话,钟季意识到一件事:“我们都住这里?”
    李湉点头,说:“是的,您来之前我租的房子刚好到期,敬总觉得您一个人在这边也需要照顾,而我刚好会做饭又会收拾家务,这间房子还足够大,所以就说让我在这边住一段时间,等您有伴儿……或者觉得不方便了,我就会搬走的。”
    “哦……也不用那么麻烦了,敬锋说他和邱月铭回去住个一年半载的就回来了,我不用在这边常驻。”邱月铭的父亲邱老师前段时间胃里长了个瘤,吓得邱月铭匆匆忙忙先回国了,敬锋随后也回去了。“邱老师的瘤是良性的,但邱月铭也想陪他父亲养好身体,在家里住一段时间,看你刚分手,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吧,那边经营很稳定,需要操心的事情不多。”敬锋是这样对他说的。
    “哦……”李湉低下头,似是有些失落,随后却又5抬头笑起来,说:“看我只顾着说话了,钟副总,我带您去您房间吧,你整理一下好好休息吧。”
    “嗯。”
    钟季来到自己的房间,宽敞而又整洁,他去洗了个澡,换上舒服的睡衣,拉上遮光窗帘,空调也调到合适的温度,盖着被子,很快睡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醒来的时候,屋里还是漆黑一片,拿了表看,发现已是晚上,时差让他觉得有些混乱,但空荡荡的胃部在提示他该吃些东西了。
    他从床上爬起来,揉着头发开门下楼,绕过楼梯,空气中已然飘散着食物的香气,显得十分温暖,他甚至有些恍惚。——和黄嘉益在一起的三年,他一直期盼有这种温馨的时候,可黄嘉益并不会做饭,试过几次,烂摊子都是他收拾的,他幻想的温馨时刻便也成了噩梦,之后他也不做要求,几乎都在外面吃饭了。
    好吧,黄嘉益已经成为过去了,他只是想想而已。
    李湉似乎听见他下楼的声音,从厨房跑出来看他,“您醒了?”
    “嗯。”
    面前的李湉穿着一件白衬衫,袖子被挽到胳膊肘,但是因为这家伙的胸部、肩背以及胳膊的肌肉都十分可观,衬衫的布料被撑得紧紧的包裹在身上,然而他却系了一条粉红的碎花围裙……这样的打扮还真是……奇特……
    李湉似乎注意到钟季一直在看自己的围裙,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解释道:“这围裙是超市买东西送的,反正也在家里穿……哦,您渴不渴,我给您倒水,饭马上就好了,五分钟吧。”
    “不急。”
    钟季接过水,坐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儿才觉得意识终于清醒,接着就被李湉喊去吃饭。
    餐桌上的菜样式很多,但分量很小,只摆在了他的面前,而李湉吃的则是一份由水煮西兰花、煎鸡胸肉、全麦面包、水煮蛋白构成的健身餐。钟季也算明白李湉那一身肌肉的由来,没多问,便埋头吃饭了。
    不得不说,李湉的手艺很好,在被询问过味道后,他沾沾自喜地说:“我这是跟邱月铭学的,不过我吃得东西很简单,也没什么机会展示,真高兴您喜欢。”
    钟季看着李湉的笑容,竟也有些被他的单纯打动。毕竟他比较适应的是在国内和黄嘉益一起生活时那家伙糟糕的生活习惯,而换到了地球的另一边,一个不算太熟的人给你做了一桌好菜,他把房间打扫的十分整洁,还真是天壤之别。
    饭后,李湉给了钟季一部手机,说里面有新的号码,还说让他多休息几天,公司并没有特别需要决断的大事,尽管放松就好。
    钟季看他说这话时的小心翼翼,不仅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我的事?”
    李湉愣了一下,诚实地点头说:“是的,我一直在关注您,您来这里的原因我一清二楚。”
    “为什么?”钟季问。
    “因为……因为我喜欢了您很多年。”
    钟季显然被这句话吓到了,他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大块头红了脸,眼睛却亮晶晶的看着他,很坦诚、很认真。
    “我喜欢您很久了……从我刚进到公司的时候开始。”李湉似乎见他只是被吓到而没有其他的反应,便决定对他坦白,尽管这并不是太好的时机。“我家里不太喜欢我念书,想让我高中毕业就回家做生意,但我并不太喜欢家里的生意。我成绩很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又念了研究生,毕业后进了咱们公司。当时就是您负责面试的我,我就觉得您太帅太有气质了,一直是我想成为的那种人。然后我就……喜欢上您了……可是那时候,大家在私底下传您和敬总形影不离的,一定是一对,我就想,敬总那么厉害的人,当然值得喜欢了,你们俩多配啊。后来被您要去做助理,我激动得当天晚上都没睡着觉,可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敬总要走了,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敬总身边另有其人。我怕您因为敬总而觉得难过,所以便没急着跟您说,谁知没过多久,您的身边竟然也……有了人。我就觉得我自己啊,总是晚了那一步。所以我决定跟着敬总出国,前段时间竟然听说您分手了,当时我就恨不得回国跟您表白,机票都买好了,正准备请假的时候,敬总却说您会过来,所以我就在这边等您了。我跟您说了,并不是逼着您同意,我只是想让您知道我心里面的想法,我不想再因为晚了那一步而后悔。”
    这事情实在是突然,钟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李湉这个人是不错,可从外型上来看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即使他有一颗坦诚的心。
    “当然了,您不答应我也没关系,我知道我太唐突了,但是请允许我一直追您,我保证我不会烦到您的。因为我实在不想再错过了。”
    “这真的有点突然,而且不是我不答应你……可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眼睛还上下打量他那身壮硕的肌肉。
    谁知李湉却绷起胳膊上壮观的二头肌,说:“这个是我的爱好,我的社交网站上很多粉丝的,因他们为喜欢看我晒肌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