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吃货的自我修养 作者:黎明与破晓

字体:[ ]

 
书名:吃货的自我修养
作者:黎明与破晓
文案
知名艺人颜莱颜值高,身材好,声音低醇的让人听多了耳朵会怀孕,拍起戏来敬业的不要命。
但他最为公认的一点还是——吃货本质。
多少明恋暗恋颜莱的美人为此伤透了心,甭管你是男是女,是美人还是丑人,在他眼里都不如一碗美食来的璀璨耀眼光芒四溅。
 
对此,颜莱家那只成精了的猫有话说:1,我是个神厨 2 近水楼台先得月 
 
注意事项:
1 短篇,争取10天内完结
2 CP就是那只成精了的猫没错
3 这就是篇傻白甜,虐狗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娱乐圈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莱,馒头 ┃ 配角:刘照,江瑞 ┃ 其它:娱乐圈,美食,吃货
==================
 
  ☆、第 1 章
 
  1 毛血旺
  桓城在下雪,而且是鹅毛大雪,砸在人的脸上冷冰冰的,逼着人们连滚带爬的回屋取暖。
  这个时候站在外面的不是赶路的人,就是神经病。
  颜莱不是神经病,但他演的是个神经病。
  一个痛失所爱,穿着薄薄的一层单衣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的神经病。
  摄影师缩在宫殿内拍摄着眼前的场景,宫女站在殿内抱着狐皮大氅就要往外跑,御医赶紧上前一步将人拉住“别过去!”
  小宫女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他,“你拦我做什么!殿下就穿着那么薄的一件单衣,他的身体怎么熬得住!”
  “但你现在过去只会惹怒他。”御医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冷酷的说出事实,“他只想用这种方式来减轻心里的痛苦,你过去他不仅不会穿上大氅,反而会对自己更残忍。”
  宫女一怔,眼泪像是掉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垂下来。
  “不好啦,太子晕倒了!”
  随着一声惨叫,镜头下的男人铁青着一张俊脸晕倒在地。
  “卡!”
  随着导演喊停,剧组人员连忙抱着衣服就冲过去往颜莱身上套,经纪人刘照跑在最前面,抢过大氅裹在颜莱的身上,入手的肌肤却让他感觉一阵透心凉。
  冷冰冰的,就像一块千年寒冰。
  “热水,热水快来!”刘照死死地抱着他,心里暗骂这个混蛋太敬业,导演都说拍个一二分钟意思意思就行,就他偏偏要拍足整段剧情,说是要把那种气氛完全烘托出来,不能让观众失望。
  这一拍,就是十分钟,到最后整个人都冻僵了。
  这么想着,刘照只觉得手腕一凉,低头一看就见颜莱攥着他的手,从牙缝里挤出来三个字,“毛血旺!”
  妈的,这个时候还想着吃呢!
  刘照扭头朝门头望去,嘴里咆哮着,“毛血旺呢,买来没有!”
  “来了来了!”
  小助理徐宁拎着袋子跑进来,“毛血旺买来了!”
  颜莱的双眸骤然睁开,漆黑如深谭的目光紧紧盯着徐宁跑过来的方向。
  刘照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还在地上的颜莱已经像是一阵风一般冲过来,抢过徐宁手里的毛血旺,直奔大殿内而去。
  现场一片哗然。
  围在不远处来探班的的小粉丝们也是罕见的沉默了,呈现了一种目瞪口呆的现象。
  刘照:……颜莱你能镇定点,维持住男神的形象吗?
  他一脸郁悴的走进屋,就看到大众男神国民偶像颜大明星大大咧咧的坐在小凳子上,嘶溜嘶溜的吃着一大份毛血旺,吃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作者有话要说:  (づ ̄3 ̄)づ╭?~短篇文,十日内完结
 
  ☆、第 2 章
 
  2 葡式蛋挞
  颜莱正在拍的是一部古装宫廷戏,改编自晋X文学城言情大神月照涟漪的成名作《庭深》,后来作者给这篇文加上一个通俗易懂的别名,《邪魅狂狷穿越女:娇俏帝王不承欢》。
  刘照此时正拿着颜莱的手机发微博,还不忘给《庭深》刷刷话题:
  颜莱V:大家好我是颜莱的老妈子刘照,你们懂。就在刚才,颜莱穿着一件单薄的外衣站在雪中足足十分钟,终于完美的拍全了‘病雪’那一幕,我和剧组的大家都快被他的敬业精神感动哭了。
  当导演喊“卡”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扑了上去,只见颜莱用力的握住我的手,低醇黯哑的声音吐出来三个字“毛·血·旺!”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摊上这么个吃货我的心好累#庭深#
  打完一长段话,刘照还不忘放上去三张配图。
  一张颜莱穿着单衣站在雪中伫立不动宛若雕塑,一张颜莱坐在屋里优雅的吃着毛血旺,最后一张是吃完毛血旺红光满面的颜莱正在往门外走。
  微博一发出来粉丝们就爆发了全部的热情,刘照就刷新就收到上千条的回复,再一点开看热门评论:
  月照涟漪:我也要哭了,自从微博取消140字限制,刘老妈子的话唠属性暴露无遗【再见】
  男神看我我是美食:微博太长不看,直接点开图舔屏才是正道(¯﹃¯)
  刘照表示心好累,他再也不要给颜莱打理微博了!
  颜莱拍完戏准备回家,就看见经纪人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盯着他,怨念几乎都要实质化了。
  “???”颜莱一脑门的问号,“怎么又摆出一副被我QJ了的模样?”
  刘照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闭嘴!回家!”
  颜莱惊悚的发现自家老妈子开着车一句话也没和他说,一张嘴就像被缝上了一般,一路上车里呈现了一种诡异的寂静,这不科学!
  好在当车停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刘照安静了一路的嘴终于忍不住了,“你说今天晚上田螺姑娘会做什么美食?”
  颜莱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不猜,反正是什么都没你的份。”
  “别啊!”刘照哀嚎,“颜大大,看在我有功劳又有苦劳的份上,别对我这么残忍啊,您就赏小的一口饭吧,小的保证以后再也不敢和您甩脸子了,以后您说东我绝对不说西,您说西我绝对不往东,您想吃红烧牛肉我绝对不买红烧排骨,您……”
  “闭嘴。”冷冰冰的甩出两个字,颜莱顿时发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刘照像个受虐的小媳妇一般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身后,跟着他进了屋。
  笔直的大长腿一顿,颜莱微微低头黑眸里划过一丝沉思,清浅的甜味窜进鼻间,尽管味道不浓但是这股味道却经久不散,未见其容却已经勾起了他的食欲。
  颜莱笃定的开口,“是蛋挞。”
  跟在后面的刘照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直奔厨房,颜莱迈着轻巧的步伐跟在后面走进去,烤箱里赫然放在一盘烤的色□□黄,外皮酥脆的葡式蛋挞。
  而烤箱上边,蹲着一只圆圆滚滚的大白猫。
  白猫看见颜莱进来,发出甜腻腻的叫声,“喵~”
作者有话要说:  (づ ̄3 ̄)づ╭?~如无意外,下午还有一更
 
  ☆、第 3 章
 
  3 大吉岭红茶
  客厅里超大英寸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着综艺节目《非常之夜》、这一期的嘉宾是影帝江瑞。颜莱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蛋挞,怀里的白猫乖乖的窝在他腿上像个温暖的火炉,还时不时的用脸颊蹭蹭饲主的手。
  刘照端着一盘盘的蛋挞放在茶几上,看看闲适的颜莱,再看看舒服到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一个猫叫声拐三个调的白猫,郁悴的发现自己简直就像是颜莱家的佣人。
  “叮叮叮。”
  门铃声响起,心情不爽的刘照选择无视,转身进了厨房。
  颜莱和怀里的白猫面面相窥,最后无奈的将最后一口蛋挞塞进嘴里,起身开门。
  门口单手撑墙的男人手握着一朵玫瑰,俊美偏阴柔的面容上挂着能融化一切冰山的温柔笑意,一双桃花眼不用刻意放电就将人迷得七荤八素,身上散发的荷尔蒙强烈到完全就是一个人形□□。
  最重要的是,门外这张脸和屋内电视机那张脸几乎就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门外这张脸更加生动也更加欠扁。
  江瑞非常自觉的绕过颜莱朝客厅走进去,最后在沙发前面停下,他温柔的注视着上面的白猫,将玫瑰花递过去,低沉的嗓音如同弹奏的钢琴声“朵朵,几天没见你更加美丽了。”
  白猫沉默的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他,完全诠释了自己的态度。
  刘照嘴角一抽,恨不能冲上前去对着他咆哮,江影帝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好吧,和这位不靠谱的影帝比起来,他深深地感觉自家艺人颜莱还是很体贴的。
  江瑞在颜家自在的和在自己家没有什么区别,他逗完猫就直接大腿一伸坐在沙发上开始吃蛋挞,边吃嘴里还有话说,“颜莱,田螺姑娘的厨艺简直神了,你真的不考虑找出她的真身,然后求个婚绑定一下吗?”
  “考虑过。”颜莱坦然回答,“但是还没成功将人揪出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厨房端出来泡好的红茶,浓郁的香味飘荡在空中刺激的人更加食欲大开,刘照屁颠屁颠的接过去沏茶的工作,迫不及待的饮了一口。
  回味完红茶的味道,他才将疑问提出来,“为什么不安装监控?”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个神出鬼没每天跑来给你做饭的田螺姑娘,都出现将近俩月了,也没看你用什么办法找人。
  结果他的话一问出口,颜莱和江瑞在第一时间异口同声的回答,
  “打草惊蛇算谁的?”
  “万一没抓到,田螺姑娘倒是不来了岂不是没有美食吃了?”
  刘照“……”面对吃货的逻辑我也是醉了。
  白猫抖抖耳朵,将自己团成一个圆球眯眼睡觉。
  颜莱看着它的动作轻笑一声,伸手在它脖子上来回揉捏,漫不经心的说道,“还有,容我提醒你,江瑞,你再喊一句朵朵我就将人扔出去。“
  江瑞闻言猖狂大笑,“朵朵不是你给它取得名字吗,怎么取了名字还不让人喊?”
  “我那时候以为它是只母猫!”颜莱恼怒,“既然是公的自然要改名,以后你只能喊他馒头!”
  馒头也不见得好听到哪去。
  刘照腹诽着,但是更好奇另一个问题,“那你是怎么发现真相的?”
  “噗——!”江瑞一口红茶直接喷了出来,他一边咳嗽着一边用纸巾擦擦嘴,再看颜莱已经黑下来的脸色顿时忍俊不禁。
  “咳咳咳,这个问题问的很好。”
  颜莱果断将怀里的猫丢在一边,直接扑上去对江瑞饱以老拳。
  “艹!”江瑞猝不及防挨了一拳,连忙躲开颜莱的暴走范围,还不忘嘴贱的回答刘照的问题,“因为他有一次揉猫肚皮的时候摸到了一个凸出来的小东西,又揉了两下结果……卧槽颜莱你轻点!”
  肚子上又挨了一拳,江瑞拼着肉痛愣是说完了,“结果他把猫揉硬了,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个湿漉漉粉嫩嫩的小JJ哈哈哈哈嗷——”
  刘照沉默的看着江瑞乐极生悲,被一只猫挠的满脸花。
  馒头挠完凶手,“嗷呜”了一声然后“嗖”的窜进卧室不出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