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光影流沙 作者:君孚

字体:[ ]

 
 
《光影流沙》作者:君孚
 
文案:
     男孩不顾一切地追求幼时的偶像,
 
得到了,了解了,最终却想问:为什么世间的一切都会随时间变化,停留不了一分一秒?
 
男孩迷茫过,最后理解了,放弃那些华丽的外壳,接受对方的不完美,才是成熟的爱情。、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期颐,边简,徐知 ┃ 配角:贺卓文,卢克,索菲亚,陈原 ┃ 其它:时装,设计,模特,校园
    
    ☆、20060328
 
      百般无聊地翻着手里的书,顾期颐看着里面讲的字符如读天书,适时响起的上课铃打断了他的阅读。
  随手把书夹在课本里,手指并没有从书本里抽出来,头已经抬了起来。
  “什么课来着?”顾期颐心不在焉地出声问自己身边的人,目光扫过讲台,没有看见正主,却在自己身边发现了那个老师。
  那人出奇年轻,没有一个高中老师该有的一切特征,随意穿着衬衫没领带,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把人衬得斯斯文文,直叫顾期颐想叫一声学长。
  “我给大家上心理辅导。”那老师的目光有意无意扫过顾期颐,声音清亮,“是徐老师。”
  因为和心理医师打过几次交道的缘故,顾期颐顿时就不自在起来了,觉得徐老师那目光简直堪比x光,斯斯文文外表根本就是狼披着的羊皮。
  于是正襟危坐了起来,不料手还拽着书,那本c语言就直挺挺地摔到了过道。正想去捡,不料羊皮狼被抢先了。羊皮狼用他的x光照了一边书名,就还给了顾期颐,嘴边一抹饶有兴趣的微笑,弄得顾期颐心里直发毛。
  “刚刚从初中出来上高一,会有很多心理上的不习惯,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去3号楼4楼找我。”徐老师又补了一句,“也不一定是心理方面的,当然单纯是对心理学感兴趣也行。”
  徐老师踱步上了黑板,清亮的嗓音还在说着有关事项,顾期颐已经没什么兴趣了,看了眼在下面看小说的同桌,瘪了瘪嘴,把书扯到下面继续百无聊赖去了。
  顾期颐本以为这课会就这么在徐老师的个人讲话中结束,也许会加几个蹩脚的笑话,顶多做几个老掉牙的心理游戏。然而桌子上的药瓶就在自己看着c语言发呆的时候,被人拿走了。
  “……这个年龄下,尽量不用药物来控制情绪,”抬头是徐老师和煦的微笑。
  顾期颐下意识就想夺回来,却抢了个空。四周几个活跃分子带头发出了笑声。
  徐老师摇着瓶子,看了看瓶底,“当然,这只是一瓶维e——过了期的维e。”
  在四起的笑声里,顾期颐却呼出一口气。
  然而这时,徐老师却打开了盖子,顾期颐心说不好,心里头闪过个把念头,却并无他法。有些事,害怕闹大的是他。顾期颐低头不敢看徐老师,而徐老师看过药以后却只是顺手带走了。
  “那里面是啥?”同桌贺卓文低低地问,三分关心七分好奇。
  顾期颐直说要死,直接拿眼角看他,随口搪塞他,“毒芹,本来是留给你用的。”
  贺卓文自觉闭口,觉得虽说自己同桌本来就为人冷淡,这时是比平常更不待见他了。然而,不多时又看起小说来了,还十分认真地在书里用铅笔写了笔记。
  下课铃一响,顾期颐猛地抬头,而上头那只被他认为是羊皮狼的徐老师敏锐地发现了他的目光,姿势优美地向教室外一偏头。
  顾期颐心领神会,知道这是想和他出去谈,但是他摇了摇头。
  徐老师举了举瓶子,做了个口型,不急不慢地出去了。
  顾期颐把头枕在自己的小臂上,狠狠地盯着那本c语言的书,要不是看着它,怎么会被注意到!
  教室里吵吵闹闹的,说着各种话题,那些女生的声音和男生的声音被顾期颐兀自分开,一种直飞天际,一种沉入水底,而自己的声音只在真空的密室里——无法传递。
  因为是寄宿高中,不巧今天才只有周二,顾期颐盘算了很久还是在吃完晚饭时决定去那个3号楼4楼。如果在那就随意敷衍他几句,如果不在,那就更好了。
  顾期颐是高一新生,对自己的高中校园并没有什么亲切感,也没那么熟悉。食堂出来左边就是小卖部,学生络绎不绝,多是买点餐后点心,也有就干脆蹲着外头吃泡面。另一边则是篮球场,也是熙熙攘攘,大男孩们打着篮球,多少有点青春的影子在里头。顾期颐扫了一眼篮球场便转身背对着走开了。
  3号楼前面是图书馆,落地窗让图书馆里面一览无余。顾期颐鬼使神差地就进去了,整个图书馆是亮白色调的,书架是漆成铝灰的金属质感。顾期颐人在书架前,目光却不由往3号楼4楼飘。深深叹了口气,还是滚出了图书馆,认命地往楼上走。
  楼梯的木质扶手落了尘,顾期颐有一搭没一搭地扶着扶手不知不觉间满手沾灰。因为整个三号楼是封闭的环形布局,顾期颐自顾自地认定到了四楼还要找找才找到徐老师的办公,结果却是一到四楼抬头就看见大大的“心理辅导”,字体还是粗笨的黑体。
  “徐老师?”顾期颐敲了敲门。
  门没有关,但是也并没有人回答。
  “徐老师?我是……”顾期颐想要找个形容词提醒老师却还是没找到,有些不耐烦就推门自己进了。
  房间不大,不过只有一张桌子,地方就显得地方宽敞。整个空间是很浅的绿灰的,办公桌就在窗户边上,对面是一张躺椅。在躺椅后面是起到隔断作用的书架,然后是一组鲜绿的沙发和木质的茶几。
  顾期颐对此没什么评价,只是快速到办公桌上找他的药。办公桌很干净,只有一些纸和笔,还有就是电脑。电脑亮着,顾期颐扫了一眼就停下了正要打开抽屉的手,抬手转到鼠标上。
  电脑开着,页面停在教务系统,而那个老师的账号是登陆的。
  Lucky!顾期颐感到愉快,比起自以为可以学学c语言,看看sql语句,就可以黑了学校数据库,找到那个人的资料,还不如现在手快直接查。
  顾期颐可以感觉到右手微微颤抖,有些不稳,却还是摸索起教务网。大概是学校教务网没什么人性化的交互设计,顾期颐很久才摸索到学生查找。而门外也恰巧响起了脚步声,不急不慢地,却让顾期颐咬牙切齿了起来。
  2,0,0,6,0,3,2,8,回车……
  门却被打开,徐老师还是那个样子,风轻云淡,“你来了,坐。”
  顾期颐看了一眼屏幕里张令人怀念的面孔,狠狠心关了网页,从电脑边挪开了。抬头就给徐某人一个抱歉的笑脸,因为过于残念,非常抽搐可怖。
  徐老师吓了一跳,“怎么?”
  顾期颐讪讪,避重就轻,“老师,对不起,我不该在你的课上乱看书。”
  “不打算聊聊你的药?”徐老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孩子。高高瘦瘦清清爽爽的样子,皮肤偏白,发色偏黑,五官轮廓还是稚嫩的,一副水嫩灵气的样子。说话间可以听出属于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漫不经心,在人群里他一定看不出他的问题来。
  “对不起,我不该吃过期的维e。”顾期颐并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托词,于是只能和眼前这个人打太极。
  徐老师叹了口气,径自走回他的办公桌旁,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再看看伫在一边没什么精神的男孩,右手指了指躺椅示意他坐下。
  顾期颐知道这下是持久战了。
  “维e是浅黄透明的胶囊,”徐老师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一边操作电脑一边和顾期颐聊天,“你那个是百忧解,我这个好歹还是认识的。”
  顾期颐见他说破,有点怔怔的,目光在徐老师和地面之间徘徊,不知怎么说好。
  徐老师也不出声,只是继续观察他。男孩穿了一件灰色v领的t恤,显得他的脖颈细长,纤细的左手手腕戴着一只深蓝色的护腕。
  “你想知道什么?老师。”顾期颐打断了他的观察。
  “发生了什么?”徐老师盯着顾期颐看,像是想起了什么,“你叫?”
  “顾期颐。”顾期颐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有看心理医师的,老师不用担心。实际上我的疗程估计也快结束了,所以,为了我的健康,老师还是把药还我吧。”
  徐老师摆弄着电脑,“我叫徐知,你喜欢电脑?想当程序员?”
  顾期颐心说谁要知道你名字,口上糊糊,“还好。”
  “还是想当黑客?骇客?”忽然徐老师就抬头看了顾期颐,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边挂出了顾期颐在课上看见过一次的笑容,目光闪烁里又是多了一些复杂,“比如,黑个学校电脑玩玩。”
  顾期颐脑子转的飞快,大概这个顾老师在数据库里查查自己,看见了自己刚刚查的记录?
  “和老师没关系吧,”顾期颐站了起来,准备逃跑,“晚上我还有自修。”然而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今天要请假回家。
  “不如,我们做个交换吧,顾期颐同学。”徐老师看着顾期颐。
  顾期颐愣在当场,“为什么管我的事?根本没什么理由。”随即冷冷一笑,“还是说是有救世主情节?”
  “你不要?我可以帮你找你要的资料。”
  这下顾期颐可以肯定徐知已经知道自己用过他的账号找东西了,回答道:“可以。”
  “你先说说你自己。”惊讶于顾期颐的毫不犹豫,徐知问。
  顾期颐重新坐下,手摸着躺椅的花纹。斟酌再三后还是开口了:“我是单亲家庭,父亲关心我却不爱我,让我很烦恼。”说完看着徐知就闭口了。
  徐知啼笑皆非,心说这小子看上去有副鲜活灵气的皮囊,就知道是个有心眼的,也只能看了一眼资料,“你想知道他的什么?名字?性别?大家说好的交换。”
  “他当年到底犯了什么错,受了什么处分?”顾期颐有些尴尬,有些激动,还有些莫名的害怕,所有的感情混合在一起让他手略略发颤。
  徐知看在眼里,只是摇摇头,“没有这方面的信息。”
  “怎么会?”顾期颐直接冲过去了,贴着徐知就盯着电脑屏幕。
  因为靠的很近,徐知可以感受到顾期颐的呼吸,细细碎碎并不规律。他有意识地往边上挪了一挪,“其实,这是我的母校,这个人大我一届。”
  看着屏幕的顾期颐木木的许久才回味过来,转过头看着徐知,才发现自己和徐知靠的是有多近。移开一段距离,顾期颐才晃过神,“你知道……不对,如果是这样,你才大四……你不要耍我。”
  徐知起身,去身后的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温水递给顾期颐,才回答,“所以这只是实习嘛,因为假期在忙别的,回过神来没联系上什么单位,正好母校的心理老师生孩子去了。我没说吗?”语气平平淡淡。
  顾期颐没喝水,“那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徐知却是掏出了药,还给了顾期颐,“时间不早了,你还要晚自习,下次聊天的时候在说吧。”
      
    ☆、交易
 
      贺卓文发现同桌这几天更奇怪了,一到下午下课就玩失踪。以前天天捧着看的c语言什么的,最近已经尘封起来了。
  对着一切反常的现象都有强烈好奇心的贺同学决定跟踪顾期颐,决定下午一下课便鬼鬼祟祟地跟在不远处。
  但是他估计错了一点,人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