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浮华圈子Ⅰ 作者:花祭春/千十九

字体:[ ]

 
  
第 1 章
 
  安臣站在睡房门前,额上青筋突现。
  
  房里传来阵阵暧昧的喘息声,聋子都听得出来房里的人在做什么。
  
  妈的!来我这里借住居然还敢带人回来睡?!还要在主卧室里玩?!当我家是什么?!
  
  安臣用手抚额。这几天自己为广告公司的事忙得快死了,难得回来休息一下,那混蛋居然霸占自己卧室和别人搞三搞四?!
  
  安臣吸了一口气,在里面的叫声最激烈的时候一脚踹开房门。
  
  “砰!”房门大开。
  
  床上的两人一惊,转头看房门旁站着的人。
  
  安臣觉得自己像那些捉jiān的老婆一样。不过,他没有她们的恼羞成怒,反而有点幸灾乐祸。打扰别人的好事,是很快乐的。
  
  他双手抱胸,倚在门边。虽然房里的灯光暗黄暧昧,但他相信自己的笑容一定光亮到可以刺伤那两个“jiān 夫 yín 夫”。
  
  他吹了一声口哨。“好兴致啊,两位。继续吧,不用管我。”
  
  感觉到身下人微微打颤,上面的男人轻轻耳语,“不用怕,我们再来。”接着,他抬头看安臣,笑得邪气,“还是你最了解我,知道我最喜欢打开门来做。”
  
  身下的小孩还喘着气的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快速抽 插起来,让男孩惊叫出来。接着,那叫声由惊讶转为享受。
  
  “啊!啊……”男孩显然还很生嫩,没几下就射了出来。满脸春色,眼神迷离,嘴唇微张。啧,好货色都被凌尚这混蛋糟蹋了。安臣皱着眉,还有我那昂贵的床单,也不幸牺牲了。
  
  凌尚的精力显然太好,男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啊……我真的不行了……”可身后的野兽正在兴头上,才不管他死活。
  
  半个小时后,安臣看了看时间,自己站在这里够久了。
  
  他走上前,“够了,你赶快搞定!”
  
  什么?人家这么卖力,居然只有这样的评价?!而且我还没做够~这样很伤身耶~你有没有人性啊?!凌尚一边忙于活塞运动,一边瞪着安臣,用眼神传递着他的不满。
  
  安臣眯了眯眼,“不满意?我马上打电话给虹姨,让她领你回去!”
  
  凌尚脸色大变,眼里闪过无数种情绪。最后,他咬咬牙,皮笑肉不笑,“好,我都听你的。”
  
  男孩意识模糊,虽然觉得被人看很羞耻,但灭顶的快感让他无法思考。“啊!”重重喊出一声后,男人离开了他的身体。男孩只有大口大口呼吸的份,话也说不出来一句。
  
  凌尚取下保险套,扔到垃圾桶里。他一边捡起地上的裤子穿上去,一边拨通手机。
  
  “喂,小杰?嗯,完了。你现在派人过来接他回去吧。那小孩身体的柔软程度还不错,动作虽然生涩,但很多有钱人就是喜欢这类的。就这样,安臣家的备份钥匙在我妈那里,你去问她拿吧。”
  
  说完,他合上电话,却对上了安臣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是个工作狂,把工作都带回家了?”
  
  凌尚笑了笑,勾着安臣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当然。还有,我爱死在你那张床上滚被单了……想着如果是你在我身下,那感觉该有多爽……”
  
  安臣扯了扯领带,“你真是禽兽。好了,快去洗澡,别把我的衣服弄脏了,你全身都是汗臭味。”
  
  “你也没洗吧,我们一起。”凌尚拉了拉安臣那条BURBERRY的领带,勾引着他。
  
  安臣挑眉斜睨他一眼,“那……你还不快去放洗澡水?”他压低嗓音,勾着嘴角说道。本身就充满磁性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更是性感得要命。
  
  “遵命。”
  
  安臣淋浴时,凌尚坐在浴缸里,盯着他的裸体看。“呼~安臣,你的裸体是我见过的,除了我自己之外,最完美的。”
  
  水流沿着比例均匀充满阳刚味的躯体顺畅地往下流。
  
  “谢谢。”安臣闭着眼睛,享受着水流的冲击。
  
  凌尚从浴缸里起来,走到他身后,双手揉着他的肩膀,给他做按摩。
  
  “啊……”安臣舒服地叹了出来。“再大力一点。”
  
  “你真有那么累啊?”
  
  “你没心肝,我在公司通宵了两个晚上,居然还敢这么问?我为生计奔波忙碌时,你这个混蛋却享受温柔乡!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呵呵,别忘了,这都是你自找的。明明是安家的二少爷,却说什么自食其力,非得出来搞公司;还有,我也有工作的,可不是整天呆在这里。只不过今晚刚好被你碰见而已。”
  
  “……你得给我买过新的床单,还有刚才破门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弄坏它,明天你找人过来看看。”
  
  “哎,你还真当我佣人使啊!”
  
  “谁叫你在我房里滚被单?搞得乌烟瘴气,分明就是找死,我没对你动粗算好了。”
  
  “哼!洁癖狂,小气鬼!”
  
  “臭种马,死流氓!”
  
  ……
  
  安臣从浴室出来,那小孩不见了。床也整理过了。高级俱乐部的人手脚就是麻俐。不过,让凌尚住进来,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要不是他家装修,真想把他扔出去……
  
  他摊在床上,眼皮自动阖上。
  
  “喂,你的头发还是湿的,想感冒啊?”
  
  “嗯,让我感冒死了算了。那个广告策划已经让我痛不欲生了。”
  
  “什么广告啊?”凌尚硬是把他拉起来,给他擦头发。
  
  “……卡地亚钻饰的年末广告。这是我们第一次代理他们的广告,不能搞砸了。既要有新意,也不能丢弃传统。前几个方案他们都不满意,觉得太前卫了,不太符合公司的高贵形象,怕一些名流顾客接受不了。”
  
  凌尚挑挑眉,“那还真难搞啊。”
  
  安臣长长叹了一口气。“亏我家年年买那么多卡地亚的产品,真是白花钱了。”
  
  “干脆叫安老大出来帮忙算了。好不好?”凌尚开玩笑地说道。
  
  “……你今晚是不是想到街上去睡?”
  
  “好好,当我没说过。”
  
  “喂,迟一点是你爸生日,你回不回去啊?”安臣突然记起,下个月就是凌尚父亲70岁的生日。
  
  “不回去。反正少我一个不少。”
  
  安臣拉住凌尚给他擦头发的手,抬起头看他,“真不回去?虽然你的家事我不该干涉,但是……他都把酒店的业务交给你打理了,你就当是回礼呗。”
  
  凌尚笑了,“嘿,安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我啊?还是那老头给了你什么好处啊?”
  
  “你少乱说。我只是觉得和一个70岁的老人计较,太小气了。再说,你是凌家的独子,总要在大场合里露露脸吧?”
  
  “……独子?我只是一个私生子,我妈在他们眼里永远是风尘女子,我干嘛要回去受气?”
  
  “唉,不管你了。自己看着办吧。”安臣揉揉头发,准备倒头大睡。
  
  “哎哎,先别睡,吹干再睡!”
  
 
 
 
 
第 2 章
 
  第二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顶级住宅大厦的二十八层。
  
  两个大男人正以各自奇怪的姿势,在KING SIZE的床上睡着大觉。
  
  此刻,手机铃声非常不适时的响起了。
  
  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像夺命呼叫一样。
  
  凌尚皱了皱眉头,艰难地睁开眼睛。他推着身边的安臣。“喂,你电话响了,快搞定它!”
  
  安臣嫌恶地翻身,“嗯……不用管。一听铃声就知道是齐非那家伙。”
  
  铃声还在继续响,丝毫没有停止的趋势。
  
  “啧!吵死了!”凌尚干脆坐起来,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混蛋,你还让不让人睡啊!再打来你就等着上医院!”凌尚口气相当恶劣地说完,“啪!”的一声盖上电话。
  
  他躺回床上不到十分钟,房门打开了。
  
  “居然敢在电话里吼我?凌尚你找死!”一把中性的声音由门口往床边靠近。接着,被子被掀了起来,一阵冷风让床上的两人打颤。
  
  “你干嘛!”安臣一肚子起床气,把枕头扔向齐非。
  
  齐非接住枕头,“干嘛?已经是上午11点啦,还睡?真是浪费周末的大好时光!梓辛前几天买了一艘游艇,今天下水,我们准备过去庆祝,你们这两只马上起来!”
  
  凌尚恨恨地问安臣,“你脑子是不是秀逗啦?怎么可以把家里的钥匙给这个娘娘腔!”
  
  安臣摇摇头,叹气道,“别说了,我正在后悔中。”
  
  齐非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双手抱胸,笑得邪恶,“好了,赶快起来梳洗~给你们十分钟!”
  ―――――――
  
  四十分钟后,一辆猩红的法拉利招摇地出现在码头停车场。法拉利里面的三个人更招摇,让码头的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从驾驶座上下来的是齐非,他一头及肩碎发,左耳还带着白金耳环。一身休闲装,围了一条淡蓝色的围巾,整个人散发着慵懒而明亮的气息。
  
  副驾驶座上的是凌尚,他戴着针织帽子,搭配一副超大号墨镜,薄而性感的嘴唇微微翘起,又帅又邪气。
  
  从后座出来的是安臣,米色条纹衬衫,领子下系了一条几何图案的丝巾,外套一件黑色马甲,还有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装束随意简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