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浮华圈子3+番外 作者:花祭春/千十九(下)

字体:[ ]

 
  
    “……你说,当初我们怎么会想到这么损的计划的?”凌尚突然发问。
    宁海腾转头看他,“……你开始后悔了?”
    “对何修童,有一点。”
    宁海腾沉默一阵。然后,他问,“你对他动心了?”
    动心?“我不知道。”凌尚摇摇头。
    又过一阵。宁海腾忽然问出一个问题,“凌尚,如果何修童和骆梓辛两个,让你选伴侣,你选哪个?”
    实在是对不起梓辛。竟然将他与何修童放在一起对比,竟然将他当作凌尚的一个选项。
    轮到凌尚转头看宁海腾了。“……什么意思?”
    宁海腾耸了耸肩,“没有,用一个极端的对比,看看你的口味而已。”
    “……无聊。”凌尚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问题。
    宁海腾无声笑了笑。他知道凌尚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但如果凌尚真的很在意骆梓辛,凭自己对他的了解,他自然会推测自己问这个问题的原因。
    骆梓辛的心思不好猜,宁海腾还没把握现在就是他这个旁观者告诉凌尚对方感情的时候。所以,给一点点提示就够。
    希望凌尚不要往错误的方向上走。
    ----
    是夜,凌尚浸在露天按摩浴池中,双手搭在浴缸边缘,远眺都市璀璨夜景。
    “凌尚,如果何修童和骆梓辛两个,让你选伴侣,你选哪个?”
    宁海腾不是那种会心血来潮说无聊话的人。
    于是,他的这个问题,像黑暗中千丝万缕的细线——密密缠绕交织,又隐隐约约不得其真容。 若栽头进去,犹如掉入迷宫,找不到出路又恐会钻牛角尖。
    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它,把它当作云烟,吹一吹便散。
    凌尚从水里起身,扯过毛巾围住身子往室内走。管家已兑好伏特加,恭敬地递与他。
    一口冰酒下肚,浑身一阵舒爽的激灵。
    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好好睡一觉吧。
    倒在大床上,凌尚闭上眼。
    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今天骆梓辛热辣的眼神,像要融掉他,然后吸干他的骨水。
    让人有毛骨悚然的战栗感。
    凌尚睁开眼。或许只是欲求不满。他自己是,骆梓辛也是。
    “凌尚,如果何修童和骆梓辛两个,让你选伴侣,你选哪个?”
    问题又缠上来了。凌尚转了个身。
    宁海腾真可恶。好像他知道什么□□,搞得别有深意似的。
    他绝对不会去问他的。问了,反显得自己在意。况且,这种问题,即使有深意,又能深到哪里去?
    不如蒙头大睡。
    但内心似有一只蜗牛角触上,触碰面积不大,但黏糊糊地,叫人不好受。
    万一,万分之一的机会,如果骆梓辛对自己有超越友情的感觉……
    呵。自己对他也有超越友情的感觉,但那不是“爱”。
    只不过贪新鲜,只不过没得到。
    因为彼此比肩而立,所以雄性追求征服的欲望更为强烈。
    但得手以后,欲望满足,新鲜感消失,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呢?他们的友情,还能一如以往么?
    不要说什么再见亦是朋友。曲终人散之时,永远有遗憾与唏嘘,更甚至,有恨。
    骆梓辛或许能挥一挥衣袖,全身而退。
    凌尚下床,将剩下的伏特加喝完。
    但自己呢?
    凌尚放下酒杯。
    或许,他会匍匐在骆梓辛脚下,亲吻他的脚趾。被他踩着头往泥巴里摁,也甘之如饴,还忧心对方的脚板会不会因此受伤。
    最大的丑态,莫过于此。
    所以,何修童和骆梓辛之间选哪一个,答案显而易见。
    ----
    何修童回到巴黎,整个人精神焕发,像刚充完电的金霸王兔子,在餐厅里外忙忙碌碌,好不快活。
    他的转变,全数落在一位老人的眼里。
    这天,他值完日班,便到“成爷爷”家吃午饭。
    ----
    说起和成爷爷的相识,何修童只能用“惊奇”来形容。
    成爷爷已经八十多岁,瘦削,深深的皱纹,穿深色的唐装,一双眼睛隔着镜片仍旧锐利。他的嘴唇很薄,下巴很尖,不言不语时,很容易就流露轻蔑。
    偏偏他真不爱说话,只点一杯红茶,就在餐厅里坐一个下午。有时红茶不合味道,他皱一皱眉,看一眼侍应生,后者的背脊直发凉,赶紧替他换一杯。
    所以成爷爷在侍应生中被传为“魔鬼老头”。
    何修童刚来法国那会儿,因为口才不好语言不通,一直都呆在厨房里。好不容易能出店面,就被组长点去招呼魔鬼老头,“他是个中国人,你不能说,总能听懂对方的话吧?”
    无奈之下,何修童战战兢兢地过去替老头下单。谁知后者瞄了他一眼后,眼睛顿时睁大,脸色整个都变了,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他巍巍地想说什么,一个字都还没蹦出老人就捂住了心口,好像发病一样,吓得何修童干愣在那里,不知怎么办。幸亏其他工作人员马上过来,有扶着老人的,有拨打急救电话的,现场一团乱。
    老人被送走后,何修童解释不清,于是很无辜地被组长和经理训了几顿,最终又回厨房呆着。
    这些事情,他没有向凌尚说。
    出乎意料,几天过后,老头又回到餐厅,还点名让何修童过来下单。
    “不好意思,那天吓着你了。”魔鬼老头的声音干沉而沙哑,有些骇人。
    何修童赶忙摇头,“您、您没、没事就、就好了。”
    老头听他说话结结巴巴,皱眉看了他一会儿,叹了一声,“还是给我点一杯红茶吧。”
    “是、是的。”
    茶送上后,老头让他叫经理来。
    之后,他又能出店面当侍应生了。
    何修童常常为过来喝下午茶的老头下单,一来二去,便慢慢和老头熟络起来了,后者允许他称他为“成爷爷”。
    成爷爷是来法国休养的,这家餐厅是他当年和妻子认识的地方。每天,他都会步行一段距离,专门来到市区这里喝一杯红茶。
    成爷爷还带何修童去他的家吃饭。何修童陪老人走了一段路,便发现一早有车候着他们,还有司机恭敬地替他们开车门。
    汽车慢速地驶向巴黎郊外,路两旁梧桐高耸,不时有野兔窜出马路,跃几下就没入对面草丛中。
    到达目的地时,何修童揉了揉眼睛。成爷爷的家,是巴黎郊外的一座庄园,鸟鸣草绿,后院还有葡萄藤在茁壮攀爬。
    “成、成爷爷,您、您的家很、很大、很、很漂亮啊!”他惊叹。
    成爷爷没说什么,倒是一旁的管家笑着对他说,“何先生要是喜欢,可以经常来,也好与老爷做个伴。”
    何修童原先觉得不好意思,但在吃了一顿地道的中国菜后,他舍不得不答应了。身在他乡,能吃一顿正宗的家乡饭菜,可称得上“奢侈”。
    “唐人街的菜做得太标准太明亮,没有带上中国人骨头里那一份阴郁与柔绵,吃起来不像味。”成爷爷是这样说的。
    和老人接触下来,何修童发现对方是外冷内热的人,尽管说话不多,但不代表他不清楚状况。何修童惊讶自己对成爷爷的熟悉程度。除了一开始有点怕他,他对这位长辈生出更多的亲近之感。
    他也开始和老人谈及自己的事情,当然,隐去他喜欢男人这一点。但说到后期,他控制不住,大部分内容都关于凌尚。
    成爷爷总是默默地听着。到最后,他一针见血,“你喜欢他?一个男人?”
    何修童怔住。他脸红了,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耷拉下脑袋,习惯性地说,“……对、对不起……”
    老人脸色很不好看,周身一股风雨欲来之势。
    这以后,成爷爷有两个星期都没有来餐厅,也没有与他联系。
    何修童很懊恼。他应该要注意的,毕竟是老人家,对“同性恋”肯定有看法。
    失落了一阵,一晚,成爷爷的管家来找他了,“何先生,您现在有空吗?老爷之前病了,今天才有些起色。他一个老年人在异乡,我怕他这种时候特别孤独,您愿意去陪陪他么?”
    “好、好的。”
    何修童到老人的房里,只见老人靠着床头,佣人给他喂药。他的手干枯地覆在白色的床单上,像折断了的树枝。
    一股难以言明的酸苦涌上心头,何修童忍不住就掉了眼泪。
    “男子汉,哭什么?”注意到何修童后,成爷爷皱紧眉头,“过来。”
    “对、对不起……”何修童过去,坐在床前。他直觉认为是自己害老人生病的。
    “你看你,像什么样?”沙哑的声音说着,干枯的手抬起给他擦眼泪。
    “您、您感、感觉好、好一点了吗?”
    老人看着何修童,最后叹一口气,“……还行。”
    管家此刻上前,“老爷,何先生还特地做了些您能吃的点心呢,您这些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现在要不要尝尝?”
    “对、对呀,您、您得补、补点营、营养……”
    成爷爷没说话,朝管家挥一下手,后者心领神会,“我马上拿来。”
    这之后,两人的相处模式又回到原来那般。
    直到何修童得知凌尚和齐圆的绯闻。
    ----
    “你前阵子回国,见着那个凌尚了?”
    在老人家里吃完饭后,何修童陪老人下围棋。围棋这东西他跟着成爷爷学了一阵,到目前为止还是很笨拙。
    “你那只白子,退回去,再走一次。”成爷爷点着他刚走的那一步,说到。
    他慌忙退回一步,挠挠头,走另一步。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对方表情,老人不说话,表示同意。何修童松了一口气,点点头,“嗯,我、我见、见着他了。他、他特、特地来机、机场帮、帮我找、找回钱、钱包呢,真、真的是一个很、很好很、很好的人。”
    “那他和齐家那个女孩子什么关系?”
    “他、他和我、我说,他、他们现、现在只、只是朋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