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分手两年后我依然爱你+番外 作者:十二月kk

字体:[ ]

 
 
    《分手两年后我依然爱你》作者:十二月kk
 
 文案 
 
郁成泽退圈那年,他的恋人只是一个娱乐圈小鲜肉。
两年后他重整信心回国,他的前·男友是一线大咖,兼圈中三大娱乐公司之一的CEO。
要想打一个翻身仗,人在屋檐下就不得不低头,郁成泽给自己三个字:忍忍忍/(ㄒoㄒ)/~~
*********文案二**********
两年前郁成泽狼狈退圈,出走国外,两年后郁成泽以lotus亚洲区广告模特的身份重回国内。
前路却依然不好走,年近三十被圈内人嘲笑老男人的过气男明星,这次却准备打一个翻身仗……
cp:郁成泽X明起帆(过气男明星大叔受X人气大咖兼传媒公司总裁年下攻)
扫雷:本文年下,攻受相差7岁,是一个披着娱乐圈背景皮的,破镜重圆的故事,不虐,轻松风格_(:зゝ∠)_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年下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起帆,郁成泽 ┃ 配角:森森,吴淡淡 ┃ 其它:娱乐圈,年下,轻松
 
     
    第1章 001 黑白之间
    
    大洋彼岸,美国,洛杉矶郊区的一栋别墅中——
    此时正值初春,天气还尚有些冷意,别墅中一个小姑娘长长的头发编成麻花辫垂在胸前,她盘坐在小茶几边,一手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一手拿着手机嘴里一连串的英语对着手机那边快速的说道一串话。
    她对面坐着两个男人,一个金发白皮肤的男孩拿着本《经典诗词三百首》,开口说的中文字正腔圆,到是发音很纯正的普通话。
    这金发男孩背了一中午的古诗,这会儿把书扣放着,闭上眼摇头晃脑很是陶醉的背诵道:“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他身边的男人低着头,正在刷渣浪微博,不时的把一个男孩的图片保存到手机中。
    这男孩背完黄鹂,继续背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再而衰,三而竭。”
    他身边的男人刷微博的手顿了下,男孩继续陶醉的背着:“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
    他对面的女孩敲字的手停了,手机也挂断了,那女孩碧绿色的眼睛诧异的看着他。
    男孩还在继续:“大江东去,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
    他刚背完这句,整个客厅的氛围诡异的沉默了一秒,下一刻这男孩的脑袋,就被身边的男人拿起他扣在桌上的书敲了一下。
    金发的男孩停止了正陶醉其中的背诵,气呼呼的看着敲他头的人:“郁,你为什么打我!”
    那男人看着他,黑色的头发,黄色的皮肤,眉眼清俊,是这三人中唯一的亚裔,他盯着这金发的男孩开口:“道格,你买的是盗版书吗?”
    对面的女孩眨了眨眼:“书是正版的,肯定是道格一口气背了太多首,背串了。”
    “我背串了吗?”金发男孩还是不解,他抢过书,去翻他背的那几首,结果沮丧的低下头,挠了挠自己略长的金发,“可是我感觉自己背的很顺啊,一点都没觉得哪里不对。”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再而衰,三而竭。
    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
    大江东去,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
    道格身边的中国男人,郁成泽回想着这小孩之前背的三句诗,最后不得不承认,字面上是很顺口,但是这意思已经完全歪解了。
    不过这串的也很有意思,郁成泽忍不住笑起来,道格撇着嘴趁他不注意,去抢他手中的手机,郁成泽一失手,手机被夺了。
    道格抢了手机,界面上是一副电影宣传海报,上面几个大字,黑白之间定妆海报,然后便是一个男人的正面图像,图像侧面是小字,明起帆饰洛恒。
    道格有些拿不准海报上这男人的年龄。
    就像他身边的郁成泽,他觉得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模样,可实际年龄已经三十一了。
    这海报上的男人道格看着也就二十岁左右,穿着黑背心和迷彩长裤,脸上也有迷彩,头发抓的凌乱但却很有型,最重要的是明明是个中国人,道格也觉得这是个美人。
    鼻梁挺直,眼睛的形状大而漂亮,瞳孔漆黑,郁成泽歪着脑袋也在看这张海报,他看着海报上那人眼神冷意森寒,只觉时间突然回溯。
    那一年黑色的雨伞下,他的面容慢慢显露,也是这样冰冷的眼神,仿若眼中堆积着经年未化的霜雪,透露出一种泛着冷意与漠然的美丽。
    道格会的形容不多,他中文虽好,古诗宋词也背得快,却算不上灵活使用,没注意到郁成泽一时的愣怔,这会儿只能憨憨的笑道:“这真是个美人啊,郁你认识他吗,他绝对是我能辨别出来的那种亚裔长相。”
    郁成泽面色不变,伸手把自己手机拿回来,一副他仿佛在做很正常的事情一样,把这张图片保存到了手机里,同步到自己云盘账号中。
    “感觉这部电影不错,等上映了请你们去看。”郁成泽面不改色的说电影,不理会道格说的“美人”,顿了顿,还是有些欲盖弥彰的加了句,“好像是中国那边最近新兴的一个影星,演技还不错的样子。”
    “我找到预告片了。”对面一直没参与话题的女孩把电脑转了过去,她不动声色的瞄了眼郁成泽,郁成泽闭上了嘴。
    道格把电脑挪过来,点击了开始,网速很给力,三分多钟的视频展开,海报上的年轻男人是主角,这个视频其实不是预告片,只是个剪辑出来用来宣传的片段,一分多钟的短视频,是碎片化的,一直围绕着一个小姑娘展开。
    那画面一开始是冰冷泛着灰败的暗色调,以一个小女孩的视角来展现——
    七八岁的小女孩拎着破旧的小熊,被女人牵进新的家。
    脸上有着疤痕的男人虐打这个女孩。
    白色的粉末做成真空袋塞进了小熊玩偶中。
    小女孩拎着小熊在废旧的尾楼中跑着,摔倒在了地上。
    她扬起脸,小小的孩子脸上满是绝望,一双军靴出现在了眼前,视线上移,是迷彩长裤,黑色背心,尖而苍白的下颌……小女孩被一双手抱了起来,那双手上带着一串藏银的古朴手链。
    画面这时也由灰白的暗色调变成了明亮的颜色,蓝色的天空下小女孩被一双手笨拙小心的换上白色的连衣裙。
    朝阳初升,小女孩的小手被大手牵着来到早餐摊子前。
    她耷拉着小腿坐在木凳上,低下头喝粥,对面伸过来一双手,给她夹了一筷子酱饼。
    中午大大的太阳,小女孩坐在便利店门口,她抱着小熊,撑着下巴看着穿着迷彩长裤的那人在发传单。
    过了会儿那人跑过来手里拿着根冰棍,把她抱进怀里,冰棍小女孩吃一口,这人吃一口,这人手腕那里藏银的手链反射着一点点日光。
    晚上夜幕降临,大手牵小手走在夜市,小女孩和这人蹲在一个摊子前,大手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在她身上比划着,小女孩摆了摆手,那人还是递了钱将衣服买了下来。
    暖色调的画面到此为止,画面蓦然又变成黑白的冰冷色调,面容阴狠的毒\枭,被抓走的小姑娘,退役的特\种\兵,画面凌乱,打斗的场景不断闪现……
    最后归为清晰时,小熊的玩偶被开膛破肚,它不远的地方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小女孩倒在血泊之中。
    一双手将小女孩抱进怀中,手腕上藏银的手链反射着冷意。
    镜头不再以小女孩的视角展现,暗色调的镜头中出现一只苍白的下颌,泪水顺着那苍白的下颌不断的滑落。
    镜头继续上移,一张青年的脸出现,他头发略长,凌乱的扫在脸上,露出的脸苍白的吓人,更让人惊心的是那双漆黑的眼眸中沉浸着无法形容的绝望。
    有什么东西消失了,一行字浮现在画面上。
    镜头中闪过早餐小摊前吃东西的小女孩。
    有什么东西再也回不来了,一行字接替着上一行字。
    画面中出现了乖乖的坐在便利店前等他发传单的小姑娘。
    有什么东西……被毁掉了,男人抱着小女孩的尸体站了起来。
    画面回溯,出现了夜市上不让他花钱买裙子的小女孩。
    有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再也再也不会出现了。
    最后一行字出现,这人的正脸出现在画面中,这是个长相极漂亮的青年,可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漂亮了,那张脸上此刻森寒冷漠,眼中的冷意如同最锋利的剑锋——
    蓦地他低下头,眼神变得温柔而悲伤,怀中的小女孩闭着眼,他像是这孩子的哥哥也像是爸爸,慢慢的走着,那么温柔那么悲伤的看着仿佛只是睡着的小姑娘。
    画面上慢慢浮现出几个大字——黑白之间,四月三十日盛大上映。
    郁成泽看着,一阵恍惚,脑海中的画面还停留在那人温柔而悲伤的面孔上,耳边突然传来抽泣声,他从恍惚中惊醒,侧过脑袋就看到道格拿着纸巾擤鼻涕,哭唧唧的喊道:“为什么小姑娘要死,他们两个相依为命多不容易,我最讨厌毒\贩\子了,毒\贩\子都该死!”
    郁成泽看着他,道格擦了擦眼泪:“郁,你要安慰我吗,那你把肩膀借我用用。”
    郁成泽摇摇头,慢吞吞的回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是萝莉控?”
    道格睁大眼,这金毛中文是真好,连萝莉控都知道什么意思,他“呀哒”一声怪叫,扑倒郁成泽身上:“你怎么这么冷血!哇哇哇,这片上映了我一定要看!还有那个男孩的演技真好啊!”
    郁成泽扒开这小孩,他听到道格说主演演技好,心里一惊,只觉脑海中快速的闪过几张脸,那人傲气的脸,撒娇的脸,温柔着的脸,最后定格在一张漠然的脸上。
    郁成泽心想他演技一向这么好,现在过了两年只怕更好了,面上却不显心中所想,他故作轻松的回道:“等上映了网上找盗版吧,这边又看不成。”
    “去中国看吧。”道格贼兮兮的回道,“我们一起去中国看吧,这次可能要去中国拍摄呢,咱们顺便在那玩一段时间再回来。”
    这回轮到郁成泽诧异的看着道格,他还不知道去中国拍摄的事,没人告诉他,道格吹了两声口哨,模样秀气漂亮的金发小男孩脸上露出几分轻浮的样子:“中国出美人啊,我要追这个明!”
    郁成泽这下彻底愣住,道格还在兴冲冲的继续:“他绝对是1,而且背心下面身材也很棒,我爱上他了郁,这次去中国我一定要把他追到手,追不上也至少要和他上次床!”
    道格说的兴致勃勃,说了好一会儿抬头看郁成泽,客厅落地窗前的日光映射在郁成泽身上,这人像是在发呆,日光映着他的眉眼,清俊而漂亮。
    道格看的心痒痒,伸手摸了一把郁成泽的脸,被郁成泽瞪了一眼,这逗比吸了吸鼻子,捧着自己的心夸张的哭诉:“郁,你为什么要是0呢,你的长相我也很喜欢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