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未墨观(双向暗恋梗) 作者:笑言之末

字体:[ ]

 
    方砚从少年之时就很喜欢魏羡之。
    他很清楚魏羡之一直在利用他。
    后来他瞎了眼睛,也只当这是自己识人不明的报应。
    ……
    上面是用来骗人的,其实正解是:这是一个两个人双向暗恋的温馨故事!
    内容标签:年下 破镜重圆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砚魏羡之 ┃ 配角:赵谓楚贺燕北城 
 
 
    第1章 方墨观(一)
    
    方砚自小就喜欢魏羡之却不能明说,因为魏羡之对容易到手的人从来都不珍惜,可也是奇了,很多人明知道魏羡之是在利用自己却也心甘情愿供他驱使。
    方砚觉得那个姓魏的大约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在他眼中世上之人只分为可用与无用。
    所以为了能让魏羡之对自己青眼相加,方砚尽力想成为魏羡之眼中的有用之人,但是……他的想法并不成功。
    他无才无德,相貌也就是说得过去。
    哪里有魏大公子那样风流倜傥、足智多谋,可方砚有一个先决条件是旁人没有的,他算是魏羡之的表哥,他们家在魏羡之贫寒之时接济了他。
    但显然这并没什么卵用,他小时候可没少仗着自己少爷欺负魏羡之……
    有一次他将茅厕之中的扶手锯断了一半儿,表面看不出来,等魏羡之进去之后他们一群少爷围着偷笑,很快就听到了魏羡之的叫声,听到这声音一群公子笑得更为肆无忌惮。魏羡之过了许久才从茅房中出来。
    方砚连忙叫人围了上去,好一阵的冷嘲热讽。
    魏羡之连看都没看方砚一眼,转身就走,那表情好像他们才是满身污秽之人一般。可其实那时候魏公子并没有往后那样的心如磐石,他才不过十余岁,一边走一边红了眼眶,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这算是魏羡之的黑历史了……
    不是因为他这般狼狈,只是因为他回去抱着母亲的牌位哭的时候被方砚看见了,于是这成了他一辈子的污点。他是这样想的可没想到方砚看见他哭了自己却慌了。方砚总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跟魏羡之过不去了,他喜欢魏羡之。
    就是那种想让魏羡之时时都看着自己的喜欢。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方砚有些害怕,那他不就和围在魏羡之身边的那些人没有区别了?所以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他非但没有对魏公子好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
    这下他总算是成功吸引了魏羡之的注意力,嗯,如果不算魏羡之极为咬牙切齿的神情,那这事儿简直完美!
    后来方砚也反思了一下自己,他到底是喜欢魏羡之呢,还是喜欢那种被一个极为出色之人注视的感觉呢,大约是都有吧。
    方砚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等梦再醒来时他发觉自己还在那个牢里。他不记得自己被关了几天了,他的眼睛被别人用烟熏瞎了,本来那些人今天还说要过来砍掉他的四肢,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没动静了,估计是那些人打算换一个手段折磨自己。
    刚刚被关进牢中的时候方砚很害怕,可现在他已经不怕了。
    再胆小如鼠的人死前估计也有一瞬间的心如止水,方砚琢磨着自己应该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他仰躺着,双目皆眇早就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黑夜。他特别饿,肚子一直在叫,难道他们想出的新手段就是要活活饿死自己?
    这让方砚有些难过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这些同族太不厚道了。
    他承认自己确实对不起他们,哎,可怎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痛快呢。
    他又有了些困意,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已经不再牢里了,他摸了摸身旁的被子,锦面的,好料子,他已经好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被子了,方砚有些珍惜地来来回回又摸了好几遍。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好心将自己从牢中放了出来。
    他被逼着吞了一块儿炭,整个嗓子都烧坏了,声音嘶哑,所以他不太想用这种声音说话,方砚很想喝水,他爬了起来,摸着床猜想了一下水壶在什么位置,他慢慢地往那边儿挪动了几下,果然摸到了水壶,他赶紧又摸了个杯子想给自己倒杯水。
    可水没倒好,一半儿撒在了自己的手上,水还有点儿烫,方砚一下就把杯子扔到了地上,他听见杯子碎了的声响自己也吓了一跳。
    “你没事儿吧。”
    是魏羡之的声音,方砚一时间有些僵硬,他不想这样见魏羡之,他瞎了,嗓子变成了这样,没错,他没用了。
    对魏羡之而言,他已经没有用处了。
    方砚明白,自己很快就要被魏羡之赶出去了。
    要是真让魏羡之扫地出门那自己也太尴尬了!
    所以方砚决定先发制人。
    “我……”方砚清了一下嗓子,他的声音太哑了,“我要走了。”
    “为什么。”
    “天下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魏羡之沉默了半晌。
    “你不想见我?”
    好奇怪的脑回路……方砚暗暗叹息。
    “只是想离开京城。”
    “好,那你走吧。”
    至此之后,方砚就再也没见过魏羡之。
    ……
    废话!当然是见不着了!因为他瞎了嘛!
    不仅见不到魏羡之,隔壁老张、对门老王他都见不到了好吧,所以千万别以为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从头到尾只是魏羡之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黯然神伤好不好!
    有话为啥不能好好说!
    方砚听完这话赶紧连跑带颠(磕磕绊绊)地跑了,他很怕听到魏公子和他说:“你没用了,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那样的话方砚会很难过!他岂不是连魏羡之的声音都听不到了!所以他跑了,魏羡之看见他跑得这么快,很明显更心塞了。
    但是方砚是跑不远的,两人暂住在琏王爷的王府中,前阵子京城内乱,王府被烧了一半,但还是很大,不瞎的人都要找半天路,更何况瞎了的人……
    所以在魏羡之以光速向王爷辞行、收拾行李、叫上侍童小连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原地打转,估摸着也就走了五十几米吧,魏公子对自己如临大敌的姿态有些难堪,不,应该说是非常难堪!意料之中两人走岔、擦肩而过的情节屁都没发生好吧!
    于是魏羡之就这么看着方砚在原地迷路,叫小连去把他忘拿的那一小箱珠宝拿来。
    别问他为什么有珠宝!男人就不能收藏珠宝啦!
    他本来想上去拉着方砚,可又想到方砚不想理自己便有了个打算,既然方砚能听出他的声音那他就不说话了,真是神逻辑,这时候不应该上去死缠烂打吗……魏羡之悄悄叫来下人,穿了一身下人的衣服。
    方砚瞎,但是摸总能摸出来吧。
    所以他在方砚手心里写字,谎称自己是个下人,可以把方砚带出去,方砚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别人对他也没什么可图的,也就放心地让他领着出王府去了。
    小连,也就是魏公子的侍童,他很无语地盯着前面两个人。
    魏羡之也是,自己想当哑巴也就算了,还要连累自己,小连心里苦!小连心里都是小情绪!本来王爷还给他们准备了车马,哪里知道魏公子竟然回绝了,理由是:他现在装成一个下人,下人怎么可能租得起车马。
    魏公子心思缜密。
    这种事情自然想得面面俱到。
    呵呵,真是太他妈面面俱到了,小连咬牙切齿,行李都是自己拿着的好不好!
    几个人走了好久还没出京城。
    方砚很奇怪,不太懂这个下人为啥一直跟着自己。
    问他,他不说话。
    只是在方砚手心写,我是哑巴,不能说话。
    方砚害怕触到别人的伤心事也就不再问了,他身边没有多少银子,有点儿后悔自己就这么跑出来了,他双眼都瞎了,没有一技之长,找不到活干,挣不到银子,估计只能饿死了。方砚摸了摸自己腰间,有个荷包,里面的银子只够吃一顿的了。
    可是……要是他节俭一点儿可以吃三顿!
    算了!挥霍吧!尽情挥霍吧!
    魏羡之一个没看住人就没了,方砚不见了。
    魏羡之心急如焚,连忙叫上小连去找方砚,他们找了一下午,方砚到好,在全京城最好的酒楼里吃了两个烧鸡、一个猪蹄、半个肘子,撑得走不动道。明明吃的很饱了,可他还是心里很难受,就是说不清的那种难受。
    他原来以为只有饿肚子才会让他难过。
    现在肚子鼓鼓的,可心里空空的。
    他想去找魏羡之,即使刚刚从他那里离开。但他没有理由了,方砚通常都会找点儿事儿去告诉魏羡之,比如什么情报呀,秘密呀之类的,那时候魏羡之会很认真地听自己说话,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去见魏羡之他一定会把自己轰出去。
    太丢人了!
    况且,他也进不去王府了。
    早就知道楚贺,就是琏王爷,很喜欢魏羡之。
    哎……方砚觉得自己要失恋了。
    他摸了摸自己鼓起来的小肚子,心里只稍微好受了那么一咪咪。
    等魏公子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酒楼门口,夜深了,他住不起客房,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他有想见的人,可估计那个人不想见他。
    方砚心想,为什么自己没死在那个牢房里呢?
    活着真是太苦了!
    
    第2章 方墨观(二)
    
    方砚发觉跟着自己的那个下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又找到了他,还在他伤春悲秋的时候把他拎了起来,两个人交流似乎十分有障碍,因为吞了炭,方砚声音变得嘶哑难听,所以他不大爱说话。那个“下人”是个哑巴,要说什么只能在他手心写字。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它告诉我们:真诚地交流是多么的重要与可贵。
    过了好久两个人才搞清楚情况,魏羡之谎称:自己收了魏公子很多银两,魏公子让他来照顾方砚。敢情就是给请了个保姆呗。方砚本来想推辞,可是他身上没有银子,眼睛也瞎了,没有任何生存的技巧,所以他只能点点头同意了。
    他想的很简单,等自己适应了看不见的生活,凭着自己可以果腹之时就让这个下人离开,不能总是麻烦别人。要不说这几年方砚的变化还是挺大的,本来他还是一个衣来伸手的大少爷,一朝败落,竟学会体谅他人了。
    魏羡之见他同意了稍稍松了口气。
    之后几人住进了一家客栈(京城的客栈)……
    魏公子开始在心里默默哭穷,可他怎么会没有银两呢?他分明很有钱,但为了伪装成一个下人,本着:一个穷苦的下人怎么有钱开三间客房的原则,最后决定他和方砚住一间,小连自己住一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